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拂雷現世
2017/10/04 10:55:57瀏覽489|回應2|推薦0

               

伏羲式是指古琴的形制

     二,拂雷現世

  紫英看著桌案上自己用仙法修好的雨墨硯,尋思著要去那裡尋把能和太幽古琴不相上下的神琴賠給南華神君。太幽古琴這樣的神器,毀於一場暴亂,南華神君肯定有如痛失知音,紫英很了解這種感受。她明白南華神君不會怪罪於她,基於道義,還是必須賠給人家,畢竟琴是自己壓壞的。

  「紫英!紫英!」韶宮熟門熟路在鳳儀宮殿門外喊著她的名字。

  「二叔,南華神君怎麼說?」紫英到門前迎韶宮入內。

  韶宮把慕玄今日整理好的內容摘往桌上一丟,「他要妳不必介意。他自己再去找一把琴就是。」

  「二叔,我聽說上古名琴中除了太幽外,還有一把拂雷琴,您知道它現在那裡?」

  韶宮摸著下巴,沉吟道:「拂雷呀──我記得這把琴失蹤好久了。當年,天界大戰,我們和龍族把麒麟族趕下界後,再沒聽說它出現過。那時我還小,記不真切了。慕玄都說不要妳賠了,妳又何必耿耿於懷?」

  「琴是我弄壞的,不賠給人家總是不好。既然二叔也不清楚拂雷琴的下落,只好找人再造一把。」

  韶宮點頭道:「說得也是,妳堂堂鳳族的公主,欠人一把琴,傳出去還真是不能聽。說到斲琴,六部中雷部的那個司雷星君倒是箇中好手。改天,我替妳去跑一趟。」

  「二叔,您不是音痴嗎?如何和司雷星君談斲琴的事?」紫英好心提醒韶宮。

  韶宮難得的老臉微紅,乾笑道:「這倒是。說到音律,妳是比我強得多。但妳一個姑娘家跑去找司雷星君,被妳父皇知道,我肯定會被他燉成雞湯餵狗。」

  紫英眼睛一轉,手拈仙訣,剎那化身一俊俏的小公子。「二叔,您看這樣行嗎?」

  韶宮含笑點頭,「妙啊,我怎麼沒想到?事不宜遲,我們走。」

  紫英急忙阻住韶宮,「二叔,您忘了紫英還在閉門思過。房中無人,若被人發現……」

  韶宮手往額頭一拍,「瞧我全忘了。那妳快去快回,萬一妳母后來瞧妳,我可瞞不住。」

  紫英斂衽一笑,眸底閃著精亮的光彩,轉身翻上雲頭,往雷部疾飛而去。

  飛了約莫三刻,雷部就在眼前,遠遠的雲層中有五彩的光華衝天,隱隱傳來鏗然的琴音。紫英訝然的按住雲頭,在一旁仔細聆聽。心道可惜彈琴的人功力不夠,運指間,總有些許雜音。

  紫英聽了一會兒,尋著琴音落下。一紅臉的漢子正在調整一把伏羲式古琴的琴絃,看到紫英,忙不迭的把琴收進琴匣中。

  「這琴可是拂雷。」雖只一眼,紫英看得真切。那形制,那音色,以及在天空出現的五彩光華,都和傳說中的拂雷一樣。

  紅臉的漢子瞇起眼睛,「小公子倒是眼尖,才這麼一眼,就認出拂雷來。看來你也不是等閒的神仙,今日來有什麼事?」

  「正是為了拂雷琴而來。」

  那人抱琴疾退了數步,「你想強搶?」

  紫英淡然道:「你也是愛琴的人,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強奪也不是我的作風。」

  「你想如何?我乃雷部司雷星君,你若想從我手中搶走拂雷,小心我到天帝前參你一本。」

  「放心,我不會用武力強奪。以物換物如何?」紫英拿出紫龍,「此乃應龍的龍骨所化,名曰紫龍。夠份量換取拂雷嗎?」

  「這笛雖是上古神器,和拂雷比起來仍差了一截。何況,我好琴,這笛子雖好,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攏上琴匣,就要走人。

  紫英那裡肯放,急忙攔著他道:「鳳凰神木。」

  司雷星君聞言立即停下腳步,轉頭道:「你說什麼?」

紫英雙手一開,一截六尺長的木頭立現眼前。

「這…這是鳳凰神木,竟然有六尺長,啊!天啊,真是鳳凰神木,這紋理、色澤、觸感,真是太棒了。」鳳凰神木是每個斲琴師的夢想,司雷星君那能不見獵心喜?

  「如何?可換得拂雷琴嗎?」

司雷星君一聽要換拂雷,撫著木身的手馬上從神木上移開,但眼光仍不捨的盯著不放。

原來拂雷琴是鳳族的至寶,若干劫前天界大戰,輾轉被他所得。他一直小心的藏著,不敢讓人知道,那知今天拿出來把玩,竟被紫英撞見,心中暗恨。他不清楚紫英的來歷,見他年紀小小,出手便是罕見的寶貝,恐怕不是普通的神仙。何況他已經看到拂雷琴在他手裡,若是傳出去,必定會引來很大的麻煩。

司雷星君瞇著眼睛,細細打量了紫英一番,便道:「小公子年紀小小,要拂雷做什麼?」

  「我自有我的用處。如何?要換嗎?」

  司雷星君見紫英孤身來到,四下無人,毒計暗生,便說道:「我的琴只與會彈琴的人交換,若你能用拂雷彈上一曲流雲,我便考慮考慮。」

拂雷琴對於功力仙法極高的人有相乘的作用,若是功力仙法稍差,久彈拂雷不僅有害,嚴重的甚至會遭反噬而魂飛魄散。而流雲又是所有曲子中最長的一首,連司雷都彈得力不從心,他想紫英小小年紀,肯定不如他,所以故意要紫英彈流雲。

「可以。」紫英毫無畏懼,伸手接過拂雷。

司雷星君暗笑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等一下魂飛魄散,可別怪我狠心,是你自己撞上來自尋死路。

紫英將拂雷琴在手中拈了拈,指尖輕撥了琴絃,聽聽它發出的聲音,微微思考了一下,把絃調緊,當下就彈起來。

只見紫英勾、挑並用,流雲真如流雲般自琴身中流洩而出,四周的空氣漸漸變化,隨著曲調轉折,氣流倏變,草木動容,沙沙回響,不多時,無數花雨從天而降,居然是天女聞曲散花而來。司雷星君驚得嘴都閤不攏,這等異象是他從沒發生過的。拂雷的霸氣一向聞名,沒想到然能彈出如此柔和的音質和音色,可見此人的琴藝已出神入化。

司雷星君妒火中燒,決意要殺死紫英。不等紫英彈完,便截斷她道:「好了,我知道了。拂雷琴這等神器,讓你用鳳凰神木換走,實在很不划算。」

  「司雷星君還要什麼?」

  司雷星君惱紫英一眼認出拂雷琴,一計不成一計再生,「你的眼睛很明亮,不如把它給我吧?」

  紫英毫不猶豫,「可以。」

  這下換司雷猶豫了,殺意更盛,咬著牙說:「我現在就要。」司雷暗暗打定主意,只等紫英摘出雙眼,他就一掌打死他滅口,將紫龍和鳳凰神木佔為己有。

  「一言為定。」紫英不疑有他,以為司雷願意換琴。

  「你還沒有把眼睛給我,等你把眼睛給我,拂雷琴就是你的。」司雷星君雙手負在背後,暗暗運氣。

  紫英深深再看了拂雷琴一眼,忍痛摘下眼睛,交給司雷。

  司雷佯做接過眼睛,一掌擊向紫英。說時遲那時快,紫英輪指往拂雷一撥,巨大的震波把司雷彈飛,紫英抱著拂雷琴趁機躍上雲端,頭也不回的往鳳族疾奔。

  「可惡的臭小子,我的拂雷琴呀~~」司雷星君一拐一拐從地上爬起來,紫英早沒有蹤影。

  紫英緊緊抱著拂雷琴,心道:這司雷星君心機真是深沉,竟想趁機殺人奪琴。還好我有防備,不然真要慘虧。

  紫英忍著劇痛,溜回鳳儀宮。一回房裡,韶宮迎上來,「如何?」

紫英把拂雷琴交給韶宮,失眼的劇痛,疼得她全身顫抖。

「二叔,我被拂雷琴的音波震傷,先回房去療傷。」

  韶宮扶住紫英,驚道:「傷到那裡了?我看看。」

  紫英拂開韶宮的手,「我先回房,千萬別讓任何人進來。二叔,拜託您。」語罷,跌跌撞撞的衝回內殿去。

  

  紫英摸回房中,打開藥箱,摸了好半天,才找到了百花仙露塗抹了傷口。尋思著現在眼睛沒了,肯定會被發現,得想個辦法瞞過眾人。

  「對了,玉靈明珠,我記得在……」失了眼睛的紫英磕磕碰碰的在房摸索著放玉靈明珠的寶盒。

  韶宮忐忑不安,一直留在鳳儀宮正殿沒有離去。他對紫英的疼愛不假,在整個鳳族裡,就只屬紫英和他最投契。方才見紫英回來,臉色十分蒼白,知她傷得不輕。現在又聽到內殿裡砰砰磅磅的聲響不斷傳來,他更是坐立難安,萬一紫英……

  「紫英--」韶宮在內殿門外叫了幾聲她的名字,半天沒有回應,韶宮急得撓耳抓鰓,「紫英-紫英-二叔進來了。」推門就要進入。

  「且慢,二叔,我沒事。您先別進來。我沒事。」

  韶宮耳貼著殿門,低聲問道:「紫英,妳怎麼了?傷得很重嗎?」

  紫英把玉靈明珠化為眼珠,總算能微微視物了。她使了仙法把房內的擺設復原,好半晌才開門。

  「紫英,妳這孩子,真真急死二叔了。到底傷得怎樣了?」韶宮一進門就扣住她的脈門,仔細的診了診脈,脈象中有些虛弱,確是受了內傷,但不嚴重,也沒有明顯的外傷,暗暗的鬆了口氣。

  「二叔,我被拂雷震傷了雙眼,估計要幾天才能復原。」

  韶宮聞言跳了起來,「什麼?傷了眼睛。這拂雷琴這麼狠霸,妳到底是在那裡發現它的?」

  「說來話長。二叔,我受傷的事,您千萬不能說出去。百日論道我就不去了,今天的道論麻煩二叔唸給我聽好嗎?」

  「這不急,妳先養傷。傷了眼可不是小事,萬一復原不了,大哥非把我拔毛抽筋不可。」

  「不,每日的道論我不想中斷。明天我還要請二叔把我的論卷拿給南華神君。」

  韶宮知紫英決定的事從不更改,嘆口氣說:「好吧。累了,就和我說。」

  

  ★★★★★★★★★★★★★★★★★★★★★★★★★★★★★

  百日論道已將進入尾聲,自那日別後,連著七天紫英都沒有再來,連愛熱鬧的韶宮也跟著缺席。慕玄不由得後悔當天的情不自禁,累得紫英受到家法的處罰。他知道鳳族家法對女性是十分嚴苛,像韶宮這麼散慢的神仙,對其家法都十二萬分的忌憚,可見鳳族的族規是多麼的可怕了。

  「慕玄,拿去。」韶宮又是在會後出現,匆匆的丟下一卷道論就急著要走。

  「等一下。」慕玄拉住韶宮,「你不是說紫英被罰禁足兩天,怎麼這麼多天還沒被放出來?」

  韶宮有氣無力的回答,「她早就解禁了,不巧又病了。所以病癒前是不會再來的。」

  「病了?可要緊?」慕玄心頭一緊,拉著韶宮不停的追問。

  「要緊的話,我還能這麼悠哉嗎?休養兩天就好。」韶宮拿了今日論道的摘要,頗有深意的問道:「慕玄,再過幾天,百日論道結束,你和紫英將不會再見了。你可有什麼話要我帶給她的?」

  「不會再見……」慕玄頓時胸口一空,如墬虛無。能得紫英這樣的論道知己,實在難得。唯一的遺憾是紫英乃鳳族公主,一言一行,都不能有任何差池,更別說面對面的論道談心了。慕玄心裡想若紫英是個男子,他們之間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限制。

  慕玄壓下心中的惆悵,「請她多保重。」

  「就這樣?」韶宮壞笑著偷看他。

  慕玄沒好氣的瞪了韶宮一眼,「只能這樣,不然你要我說什麼?」

  韶宮呵呵笑道:「說你愛她呀!」

  韶宮的暴言時而有之,慕玄一向不會當真,但事關紫英的名譽,慕玄不得不鄭重的說道:「這話可不能亂說。何況我對紫英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還嘴硬,你都情不自禁的跑去找她了,還不承認?」韶宮掐著他上次跑到錦棚去找紫英的事不放。

  「都說不是了。我只想謝謝她以紫龍和我的琴曲,並沒有冒犯的意思。」不管他怎麼否認,韶宮一口咬定他對紫英有意,慕玄連死的心都有了。

  韶宮一廂情願的把他們二人硬拉在一起,讓慕玄百口難辯,他從沒有解釋一件事解釋得這麼累過。

  「算了,不和你爭。紫英還等著我回去呢!」韶宮頭都不回的走了。

  慕玄早就習慣韶宮散漫,心中又開始期待紫英的回信。自從和紫英論道後,講道唯一期待,只剩這件事了。

  「相見無期。唉!」慕玄長嘆一聲,無限惆悵不自主在心底滋生,有如春草。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717238

 回應文章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7 18:53
在天神的國度
東西方有兩種不同的境界
西方的神是天生
宇宙洪荒就住在天域
東方的神仙
似要歷經紅塵磨煉
才能羽化登仙
如慕玄有捷徑直接在天修行是異數
因此西方諸神如同凡間人類有著各種職責與情緒
如愛神維納斯執掌生育與航海的女神
東方諸神修真之後
較少有新聞傳到人間
在天上就是清靜無為
所以沒有任何權責劃分
也沒有任何才藝表現(道劍琴三絕)
天啊!那百日論道還精采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07 19:09 回覆:

景寔晚安

東方也有天生的神喔,在道教神祗裡就把神分為先天,開天以及後天三種

你說的是後天的神仙,先天的神與天地同在,是天地靈氣的化身,由於一氣三化,所以有三位

故事中的神寶天尊是一位,還有元始天尊和靈寶天尊

開天神祗指的是三種靈獸:祖龍,元鳳,始麒麟,後來由龍族成為天上的共主,玉帝就是

開天諸神中又有上古神明如盤古,女媧,伏羲,三官大帝又加上佛教的佛,菩薩,金剛等

後天神明就是你所說的人類修道成仙,像八仙就是

故事中的人物都是開天神族的後裔,一出生就是神仙,佔盡便宜,但劫數也

比人多,他們要歷的劫都是大樂大苦,故而小說篇名叫紅塵劫後加了神劫,也就

是說這些劫數連神仙都要經歷一番

道本是天地開始就有,琴據聞是天上的音樂,後被引下凡間,劍就不必說了

天上一日,人間十年是我故事中的設定,在爛柯山的故事裡,就不只十年,

而是百千年之久

開心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09 16:27 回覆:

補充一下:

中國的神仙是有其職權的劃分的,分為四相六部:

四相:

天機內相陸通真人

天樞上相許遜真人

泰玄上相道陸真人

玉清上相尹喜真人

六部:雷、火、瘟、斗、太歲、隨斗六部

各司其職,最常見的是四海龍王,祂們是掌管四方海域的神,

中國的神仙行政上和古代的三公六部相似,並不是混在一起,只是不像西方諸神有愛美神維納斯,愛神丘比特,女戰神雅典娜,男戰神馬爾斯,音樂之神阿波羅等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5 18:14

Dear Sapphire: 您的故事令人.......(可用一大堆形容詞,哈哈哈)。有點希臘眾神的味道~~不離人性也。

祝四天連假快樂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05 18:16 回覆:

大概是我國高時,太迷希羅和北歐的神話了吧?哈哈哈~~

謝謝陸桑光臨指教。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05 18:19 回覆:

剛才按錯鍵。。。就送出留言了~~~

我覺得中國的神仙也很有人性,尤其是看了西遊記後。簡直愛死豬八戒這傢伙,

明明死到臨頭,還在計較他的豬皮是嫩得可以掐出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