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一)百日論道
2017/10/02 16:29:30瀏覽649|回應3|推薦0

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我會立即拿下來!謝謝!

說到小說創寫,十有八九都是胡說,所以故事裡的人物,地域,職官,半真半假,隨作者高興,看倌不必太在意!

      混沌已經過去數千萬劫,先天神靈陸續回歸本位。開天諸神仍留在天界,維持三界十方的平和、安定。   

      一日,神寶天尊偶開天眼,一靈秀童子立於太清境外,雙手垂拱,貌極恭敬。神寶天尊心一動,笑著對童子招手,「過來,你叫什麼名字?」 

  童子清朗的聲音在清寂的太清境回盪,「慕玄。」 

  「慕玄……,是個求道的好名字。」 

  「那韶宮呢?」慕玄身後露出一顆小腦袋,狡黠的對神寶天尊眨了眨眼。 

  神寶天尊啞然失笑,「你不是來求道的,你是來遊戲三界的散仙。」 

  韶宮不以為意,忝著臉對著神寶天尊直笑。 

  就這樣,一向不收徒弟的神寶天尊破例收徒,還一次收了兩個,這可讓九天上愛八卦的神仙們,當成茶餘宴後的話題好久好久。 

  天界就在這樣平和的氣氛中,無聲無息又過了不知幾多年去。直到那日…… 

  數不清多少年前的那個孤身上到太清境求道的小童已變成翩翩佳公子,現在只要提起南華神君慕玄,天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開天眾神之首的天帝原來欽定未來太子之位非他莫屬,醉心於道術的慕玄,堅不入東宮。天帝無奈,只好讓慕玄同族也頗有才名的堂弟暾入了東宮。 

  慕玄為什麼如此受天帝的青睞?這話說來就長了。本來清靜寡欲,自然無為的慕玄,一向少與眾仙往來。有一次,盤古遺下的神獸燭龍不知為何突然發狂竄出,使天地日月失色,大地異變頻生。天帝急召太子和四相想辦法讓發狂的燭龍平靜下來,沒想到卻讓燭龍加暴動。在此危急之時,慕玄單身一人,攜著太幽古琴到崑崙之顛連續撫了三個月的琴,終於讓狂亂的燭龍平靜下來。並獻上右眼化成九幽燭龍珠,表示對慕玄的臣服。如此異寶,為年紀輕輕的慕玄所得,如此功勳,三界中少有人可與之匹敵。 

  之後,千年一度的群仙論劍,本是各方劍仙匯聚問劍鼎峰,沒想到魔王在此時衝破魔界封印,不但擾亂了群仙論劍,還把戰火漫延到三界九州。仙魔大戰,生靈塗炭,仙魔雙方也損失慘重。眼見戰火漫延,慕玄請命離開太清境,為保家衛國盡上一己之力。慕玄一柄凌霄劍和魔王周旋數千回合,為受創嚴重的仙界爭取復原時機,在大家同心一意的合作下,終於把魔王封印回魔界深處。慕玄也功成身退,回到太清境繼續追隨神寶天尊學道。 

  天帝論功行賞,封慕玄為南華神君,掌天界軍權。慕玄推辭不受,認為擊退魔王是大家的功勞,自己並無尺寸功勳。天帝接受天機內相的建議,只授虛銜給慕玄,不必上朝述職。 

  現在,以道、劍、琴三絕聞名的南華神君慕玄,受師尊之命,開壇講道百日。如此盛會,只要名列仙籍的仙人,都不會錯過。 

  一直以來,慕玄極少參加仙宴,能見到他的人,自然不多。自百日論道一開壇,慕玄卓爾仙姿,月白風清的道仙氣質,搶盡一眾女仙的眼球。膽大的,借論道之名寫情書表白;保守的,送上許多禮物,只為搏君一顧。這一番造作,把素來清靜自持的慕玄搞得渾身不自在。 

  百日論道已過去三分之一,慕玄得到的回饋,除了幾堆小山也似的情書、冠履、衣帶等禮物,一份像樣的道論也沒有。慕玄不禁有些氣餒,到底是自己道術不精,還是道學講得不好,為什麼得到的總是這些與論道無關的東西? 

  「慕玄,今天講得太好了。我在下面,聽得靈寶天尊對你的見解讚嘆不已。」韶宮樂呵呵的向同門師兄兼好友報訊。 

  「是嗎?」慕玄回頭看著堆得幾人高的情書和禮物,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韶宮,為什麼我收到的全是這些東西?」慕玄隨手拿了個簡書一展,「君是女蘿,妾乃菟絲……唉!」不由得頻頻搖頭。 

  韶宮也跟著他隨手翻看,「看來天界翩翩佳公子也消受不起這些許的美人恩。」 

  慕玄努力的把眉頭的皺紋按平,「我這是論道啊,怎麼搞得像是在招親似的?!」 

  「誰讓你長得這麼帥,使得咱們天界的女神們痴狂如此。」韶宮一臉壞笑的說道:「好了,好了,讓你平衡一下。這是我姪女寫的論,你看看吧!」韶宮自袖裡拿出一卷文書,送到慕玄手中。 

  「且慢!」慕玄機警的揮手阻止韶宮,「姪女?你是說紫英?醜話先說在前面,如果又是什麼菟絲女蘿的,莫怪我不念同門情誼。」 

  韶宮毫不以為怪,笑道:「若是紫英真的寫得如此不堪,不用你說,我立馬家法侍候。」 

  慕玄小心翼翼展開書卷,用眼尾餘光快速的瞄了一行後,收起方才不屑的臉色,十分認真的往下讀了一遍。正要捲卷交還韶宮,旋又展開再讀一次又一次。來來回回讀了五六遍後,深吁了一口氣,這才慢慢捲卷遞給韶宮。 

  「少有的佳論,不但把道論融合得很好,還能在我所說的理論上提出新意。不過……,韶宮,我怎麼覺得你姪女的筆法和你很像。」 

  「寫得很好吧,不愧是我家紫英。」韶宮十分得意的說:「紫英若是寫得不好,不就枉費我平日對她的教導。」 

  「教導?」慕玄忽覺得有異,「等一下,你說是你教她的?我記得你每次都是借我的手札回去,莫不是………平時那些策論全是你姪女替你捉刀?!」 

  韶宮莫測高深的笑了笑,「你說呢?」 

  慕玄簡直不敢相信,韶宮和他師事神寶天尊至今,韶宮從沒寫過一篇論述。不禁驚嘆:「師尊這麼多年竟然沒有發現?你隱藏得太好了吧?!」 

  韶宮的秘密被發現,連臉都沒紅一下,意定神閒的說道:「怎可能?那隻老狐狸早就發現,只是沒揭穿罷了。呵呵呵……」 

  慕玄不禁搖頭,想起方才的道論,「看她的文章,應該是一開壇就有來聽道,為什麼從沒見過她?」 

  韶宮誇張的嘆了一口氣,「還不是因為你太受歡迎,這裡三層外三層又三層的人,重重把你圍住,那輪得我家紫英到前面來。一開講,她早被擠到大老遠去了。」 

  慕玄對這篇道論愛不釋手,也興起了好奇心,便對韶宮說:「那明天講道前,你帶她過來,我想請教她些問題。」 

  韶宮遲疑了一下,「若是遠遠看看,帶她過來是沒有問題。你也知道我家家法森嚴,未婚的女子是不能和男子單獨見面的,更別說是交談。況且我家紫英早有婚配,和男人說話,萬一被發現,這可要出大事的。」 

  「是我孟浪了,沒想到這層,這樣好了,我把問題寫下來,你帶回去給她可好?」 

  「這倒是可以。」韶宮爽快的答應。  

  這百日論道的後半期,慕玄經由韶宮,和紫英在書信中論道,慕玄深感契合,日日盼著紫英分析精闢的道論。 

  論道到了第八十天,韶宮神秘兮兮的對慕玄說:「今天找個機會撫琴一曲,紫英會用紫龍笛與你相和。」 

  慕玄精神一振,「紫英今天也有來嗎?」 

  「當然。」韶宮指著人潮最後方的五彩錦棚,「那是我家的錦棚,紫英就在那裡。」 

  慕玄極目往後方看去,遠方一個五彩的帳棚似有人影晃動。 

  「聽說紫龍笛乃是應龍的龍骨所化,音色極美,沒想到竟在你家。」慕玄似乎心情極好,目光時不時的落在遠方的棚頂上。 

  韶宮得意非凡,「哼!這紫龍也不是隨便的人能吹得出聲的,我家紫英可是少有的才女,若不是礙於家法,我都想讓她出來和你一較長短。」 

  「看得出你很以她為榮。」慕玄由衷的讚嘆,「今日就依你所言,在會後撫琴一曲。」 

  慕玄果然在論道結束,彈奏一曲,以娛佳賓。 

  琴聲一起,本來擾嚷的會場,頓時安靜下來。低沉綿密的曲調,緊湊得連針都插不進來,飄渺間徐如輕風的笛音毫無違和的熨貼進來,琴笛的組合自然得好似一體,根本分不出那個是琴那個是笛,偏又能隱隱聽出琴笛的差異。若即若離,合拍合節,令在場聽聞者無不心胸舒坦,不自主的閉上眼睛,沉浸在天籟中。慕玄力貫琴絃,曲調轉為高揚,笛聲也一點不讓的跟了上來,就在極高處,又翩然翻飛到更高處,如此反復幾次,琴笛俱杳,曲聲在此戞然而止,留下無限的懸念。 

  在場眾仙,等了又等,等不到再續的曲聲,才發覺已是曲終。大家先是深嘆一口氣,發現慕玄已不在講壇上,接著鼓動騷亂起來。 

  慕玄一曲結束,回過神來,他已抱琴站在錦棚外。紫英在棚內訝然向慕玄看去,兩人目光交會,心頭都是一震。慕玄根本沒注意棚內面貌平庸,卻有一雙靈動雙眸的少女。他只看到至清至純的元神,耳中迴盪著悠揚的笛音。 

「紫英?」慕玄脫口叫出她的名字。 

「他在這裡!」不知是誰叫嚷了一聲,所有的人像嗑了狂藥似的,失控湧向慕玄。 

  紫英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已被蜂擁而至的人潮,推搡得站不住身,失足撲向慕玄。 

  慕玄本能的伸手去扶她,人潮的力量實在太大,生生把兩人淹沒。 

  好不容易場面稍稍控制下來,紫英愕然的發現自己壓在太幽古琴上,慕玄懷中的雨墨硯滑出,在她面前跌成了兩段。 

  紫英羞不可抑,想站起來,身上還壓了個人。伸手要拉紫英的慕玄隨即不知被擠到那裡去了。 

韶宮排開眾人飛奔過來,把壓在紫英身上趁機揩油的龜仙一腳踹飛,拉起紫英。 

「紫英,妳沒受傷吧?」 

  紫英搖搖頭。急急低頭尋找太幽古琴,不禁呆了。太幽古琴已不復琴型,絃徽幾乎全都斷了,更慘的是琴身從中間裂開,再也彈不出任何聲音。 

  韶宮急忙把太幽古琴和雨墨硯的殘骸撿起來,胡亂用塊絲巾包了,帶著紫英就往會場外衝。 

  「等…等一等,二叔,南華神君的琴……」紫英叫道。 

  韶宮扯著紫英騰雲疾走,「回去再說。要是讓妳父皇知道妳在這出了這種亂子,非把我給宰了不可。」 

  好好的論道就在暴動中結束。 

  南華神君慕玄也好不到那裡去,要不是他跑得快,身上的衣袖差點被熱情的女仙扯破。 

  等慕玄甩掉如痴如狂的群眾,回到會場,韶宮早沒了消息,萬沒想到好好的論道大會會失控變成如此。 

  「紫英應該沒事吧?」慕玄擔心混亂中,紫英不知是否平安?方才自己被擠走時,還見她被一個人壓在地上。 

  次日開壇,眾神仙又像沒事人一樣的來聽講,唯獨不同的是在遠處那個五彩錦棚不見了,讓慕玄悵然若失。 

  講學結束半天,韶宮才慢條斯理的出現。 

  「紫英沒事吧?」慕玄擔了一天的心,終於有機會說出口來。 

  韶宮沒好氣的瞪了慕玄一眼,「叫你撫琴,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台上撫一曲就是,跑來我家錦棚做什麼?」 

  慕玄歉然道:「我只是想去和紫英道聲謝,誰知……」 

  「道謝?我差點被你害死。我不是千叮嚀萬交代要你絕對不能去見紫英的嗎?還好昨天情況太混亂,誰也說不清到底發生什麼事,不然你就準備替我們兩人收屍吧!」 

  「聽你的話意,紫英沒事。」慕玄鬆了一口氣。 

  「沒事歸沒事,你的琴有事。」韶宮把太幽古琴的殘骸包了一包,丟給慕玄。 

  慕玄看也不看,道:「琴壞了,再找一把就是。」 

  韶宮哼的一聲,道:「算你識相。要不是你跑來找紫英,也不會發生昨天的事。紫英被罰閉門思過兩天,不能過來,今天的論道內容快去整理一下,我帶回去給她。」 

  慕玄早有準備,韶宮收下書卷,道:「我先回去。」抬腳才跨出一步,又轉了回來,「我說你該不是看上我家紫英了吧?」 

  慕玄全身一冷,急忙擺手道:「這話可不能胡說。紫英是個論道的好對手,又是鳳族的公主,我那敢有他想。」 

  「是你沒福。我家紫英可是個大美人哪!要不是我大哥堅持紫英一定得嫁入太微玉清宮,我倒覺得,你和她倒也登對。」 

  慕玄想起昨天見到的女子,明明長得平常得很,只得苦笑,「美人?韶宮,你是不是太偏袒你那寶貝姪女了?」 

  韶宮湊到慕玄耳邊,低聲道:「我不騙你。她臉上遮著豐隆君的烏雲絹,任誰看到都以為是個相貌平平的女子,依你的功力,應該不難看出她的真面目吧?!」語罷揚長而去。

 

  韶宮說話十有八九誇大,慕玄也沒放在心上。得知紫英平安無事,擱在心中的一塊大石也就放下。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709262

 回應文章

小魚兒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17 07:47
故事很有吸引力…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17 09:04 回覆:

謝謝小魚兒來訪。

開心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5 22:56

慕玄或是修道之人(又稱公子,戲曲裡的世家子弟)

或惑於聲色

此非人力所劫

實回歸自然本性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06 07:53 回覆:

景寔早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故事創寫是因為讀了西遊記,那時才唸國中高中對希臘羅馬以及北歐神話

十分著迷,雖然有寫些章節,總覺得那裡不對

後來在爬網時,偶然看到一張道教神祗的組織表,讓我壑然開通,一頁故事就此展開

故事中的神仙很有人性,也有各自的七情六欲,唯一有利的事他們是神仙

琴,情也,也是本性啦!哈哈

謝謝景寔

讚啦


雪霏兒_Sapphir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小小解釋一下
2017/10/02 16:33

不是我忽然轉台,在寫龍城傳說時,忽然想到我應該先發表這部的。

原因無他,紅塵劫的確比龍城早寫,資料也最齊全。幾經掙扎後,我還是順從自己的心意。誰叫我是那種違己交病的任性傢伙呢?呵呵呵~~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03 17:18 回覆:
每週預定會更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