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臺灣人正在喪失語文能力
2013/08/27 10:26:35瀏覽6030|回應38|推薦69

今天,讓我們談談南方朔和楊富閔。

 

這兩位,一個老,一個出生在臺南,據說是主張「新鄉土文學」的臺灣年輕本土作家。碰巧這兩個人今天分別在《聯副》和《旺旺中時》各有一篇文章發表,足資談助,堪稱臺灣老少作家的劣質標竿。

 

首先,讓我們看看楊富閔這篇散文的標題:〈我們現代  怎樣當兒子〉。請不要誤會,標題九字中間的空格,不是我故意排列的。現在有誰可以告訴我,這行文字符不符合中文的語法,語意通不通順?

 

很明顯,楊富閔書寫的不知是哪一國語言,但絕不是中文。然則如此狗屁不通的標題,《聯副》主編竟也不加思考的放行了。

 

當知標題令人茫然,並不是來自楊富閔在文學上刻意為之模糊的書寫技巧,如果你續讀此文之內容,肯定會像我一樣,大感憎惡的難以卒讀。比方說,全文開頭的這兩句:

 

「我正在替父親把風。/我趕緊拉上顯示為「治療中」的帷幕,好讓以下一切事宜不輕易被發現。」

 

再次請別誤會,內文第一人稱「我」的父親,並非當小偷,充其量不過是違反加護病房的規定而已。然則「把風」云云,「以下一切事宜」云云,在在說明楊富閔的駕馭語言能力非常笨拙,連「準確」都談不上。

 

問題在於,這樣的劣文,如果是在以前《聯副》的主編,比如林海音、馬各、瘂弦等人的手上,絕對會被退稿。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如此理解,楊富閔是幸運的,碰到現在這位基本連詩都寫不好的女詩人手上,難怪〈我們現代怎樣當兒子〉這種令人駭笑的標題,都可以出現在堂堂大報上丟人現眼。

 

但老實講,也多虧有這種只看出生地和名氣,不管文章質量的女主編,身為讀者的我們也是幸運的,得以親眼目睹臺灣本土作家的中文退化、萎縮能力,竟是如此迅急快速。

 

如果你不信,下面這一段,還可以看到作者是如何把中文運用到如此「出神入化」,保證讓你邊看邊「嘆為觀止」。

 

「我的把風功夫則越發深厚,有一次突然遇到護士闖入,父親緊急撤了手,我腦筋一轉,立刻向護士解釋,看!阿嬤有反應耶、我指著阿嬤眼角的水漬,說阿嬤很像在哭。」

 

幸好楊富閔碰到的不是警察,否則這對父子倆都會因為「把風功夫深厚」,去吃上至少幾個月的牢飯。

 

不獨此也,類似如此前言不對後語,完全背離情感和邏輯的文字幾可謂俯拾皆是。如果說,這就是《聯副》拉抬、楊富閩力促的「新鄉土文學」,我只能嘆息臺灣本土作家簡直一代不如一代的墮落益甚,看來還需要再發動一次「鄉土文學論戰」,搶救中國語言才行。

 

但講到底,這就是李扁執政,一脈相傳不斷「去中化」的結果。一旦任何議題都被綠營政客和媒體無限上綱的泛政治化時,對不起,臺灣人的現世報只能是迅速喪失自己的語言能力──你的舌頭缺了一塊,喉嚨喑啞失聲,臺灣人的下一代子女都大有可能遺傳到群醫束手的「文化鼻咽癌」。

 

而這種無藥可救的絕症,又以南方朔表現得最明顯,最突出。

 

〈政府「卑賤的舒適」應該醒了〉是南某今天登在《中時》的一篇政論。你覺得這樣的標題,通嗎?是否和〈我們現代   怎樣當孩子〉相互輝映,彼此都是狗屁不通?

 

但南方朔猶勝於楊富閔一籌的是,歲數比較大,資格比較老,因此不若後者的純然愚昧,自是可以大加發揮張冠李戴、強詞奪理、死皮賴臉的「南某某厚黑學」功力。

 

倘若你像我一樣有幸讀畢其全文,唯一「學習」到的好處是,終於可以確認南方朔天天都在做白日夢,夢想著一朝醒來,「臺灣已是烽火遍地的社會」,你只能懷疑莫非南方朔住著的,和你我不是同一個臺灣?

 

肯定不是的,因為南方朔曾經一再高呼「讓已經死去的,死去吧」,力主臺灣人的祖宗牌位應該棄置在荒郊野外。但這會兒,為了幫農陣拉抬氣勢,他可是不惜自我打嘴的請出梭羅和甘地這兩具外國幽靈,權且胡說八道的亂消費一通。

 

然則,就美國文學或文化史而言,生前力倡崇尚自然的梭羅,從來只是個反社會的邊緣派作家,他的《華爾登湖》〈一譯湖濱散記〉也不足以成為美國的散文經典巨作。較真講,梭羅只是個傾向於無政府主張的自然風格作家,如此而已。

 

你知道他在〈論公民不服從〉一文中,開頭是怎麼說的嗎?請看下列這段話:「我認為政府應該管得越少越好,但這並不意味我反對所有的政府,我只是歡迎較好的政府,優秀良好的政府應該無為而治。」

 

話雖如此,梭羅的書寫此文,是因為他反對當時美國所發動的墨西哥戰爭,儘管因為拒絕繳稅而入獄,卻是恰恰反證梭羅畢竟還是服從美國政府的諸種法律措施的。

 

現在,請南方朔和綠營外圍的農陣成員回答這個問題──梭羅的「公民不服從」是否自相矛盾,有果斷身體力行過嗎?

 

到得印度聖雄甘地,也是一樣的。

 

請注意,身為律師出身的甘地,面對的是英國殖民政府,不是美國民選總統,更何況他主張的是「不合作主義」,和前者的「公民不服從」能夠相提並論嗎?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甘地不但無法抵抗印度傳統文化的種性制度,論其自身更是要求妻女對他「絕對服從」到底。他在家裡是個不折不扣的威權暴君,但在政治公領域,卻是個和平主義者。很奇怪,很矛盾,對不?

 

但這一切,南方朔和農陣成員是不會告訴你的,他們若非於此無知,就是已經決定欺騙臺灣人到底。所以當南方朔鬼扯淡的,在文末提出只要是人就該勇於對自己革命,革自己命時,怎麼沒想到最該切腹自殺的正是他本人呢?

 

總之,透過上述討論,我們可以發現,當臺灣社會一切都泛政治化時,最先受到傷害的是民眾自身語文能力,接著你的大腦逐漸死去,肢體隨之僵化,感官日益麻木,最終一個一個的都變成活死人,如同南方朔和這位臺南青年本土作家。

 

 

     1:楊富閔劣作,詳見

http://udn.com/NEWS/READING/X5/8122241.shtml

      註2:南方朔惡文,詳見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82700496.html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nghu999&aid=8245865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老書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9 07:12
哎呀,雖然南方朔的文章到處邏輯不通,卻依老賣老賣弄不盡,已經惹得太多文章起而公幹,但卻難得銀老如此解析拆卸,大快也。

不信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8 09:39
 我再幻想,南方朔與銀兄在TVBS2100進行大辯論N個回合(由董智森主持,TVBS也可藉此減輕危害公眾之過)將是如何有趣!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8 10:42 回覆:

讓南方朔上電視?小孩子看到了,會做惡夢。


Skywalker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8 08:34

楊富閔哪篇文章怎麼看都像中學生在寫週記,通篇流水記憶,他想傳達甚麼?!

《聯合》交給這個只會鬧影視八卦的第三代,惕老真的會從棺材裡跳出來痛打他這兩子孫……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8 10:41 回覆:
傳達新鄉土文學啊,呵呵。

北方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8 00:28
此文應立即刊登於中時。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8 06:55 回覆:
呵呵。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試來談點中文]
2013/08/27 21:50
語文最易讀的基本是簡潔流暢吧。

每一種語文有他的簡潔辦法。文字經驗的累積就屬於文化範疇了。去中國文化──想不被舊有約束──要脫胎換骨?去了,古文不看,前人的好作品不在意,英文也許在意看,翻譯作品愛看,結果表達出來,句句又長又累贅,讓人讀得累呢。慣了,大家都寫成這樣子。(我也有被影響而不覺之時。)

中文句子中詞語和音節常一組一組,例如:[現在+我們+一起討論+中文的特色],如果寫成[現在這個時間,我們來聚集討論+中文結構有什麼特色],不是多費了些字又語意令人覺累了嗎?

古文簡潔,大既古時刻寫竹簡不便,也須節省物質,後來印刷昂貴和不普遍,亦須省紙,古文便很有一套簡潔辦法吧,一字、二字、三字、四字,皆可頓句或完句。四字用時,不一定是成語,卻意整和韻律也兼到了。

不知有沒有人喜歡英文,便故意寫成像英文結構句子,認為文法結構嚴謹(例如完整句必有主詞和動詞)。但是英文phrase有前置詞,複句的子句有pronoun領句,一層層的結構分明啊。中文譯不出又直譯時,句子便又長又硬又累贅了。

中文句子本身自由,有時不介意有沒有動詞,主詞有時隱了,意會的句子時有。著名的"枯籐老樹昏鴉",全是名詞,卻可成詩句,以景托出荒淒意境,獨特且感人呢。

精通中英語文的林語堂先生在《吾國吾民》裡有一篇講中英語文的文章,很值得慢讀。好像舉過"枯籐老樹昏鴉"和"坐看雲起時"的意境(現書不在手邊)。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8 06:54 回覆:
倘無扶持中文之心,書寫技巧必流於僵化,則此人無救矣。

OldMan - 風景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7 21:29

南文最大的誤謬是其結論,什麼是政府? 政府的作為現在都是父子騎驢,而嘲笑父子的是所謂的“公民”啊, 包括南方嗦你自己! 自己先掌嘴吧。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8 06:52 回覆:
那他的嘴巴會被自己打爛掉。

Das 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7 20:40

今天公事繁雜,剛好看到就直覺的上網搜尋,想說看來也還有理,就先放上來,後面等到回來看這文章才知道已經引起了更多的討論,哈!

現在那個農陣也轉頭過來叫說台南那案子跟大埔一樣可惡,嗯?還不是因為大家發現原來台南綠營心虛了,這票人才見風轉舵的咬起自家人?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8 06:51 回覆:

去臺南鬧是喊假的。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7 20:05

寫不好沒關係,到底年輕。但刻意賣弄和搞怪,這人已經毀了,一毀就是一輩子。

--------------------------------------

打頭不遇作家,到老反成骨董!!

年輕學搞怪,一輩子畫虎皆類犬!至於老到現在繼續搞怪的,不成妖也成怪了!!可憐啊!因其有可惡之處!!

 

蠻慶幸的!這裡還有很多清醒正直的人!祝大家晚安!!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7 20:36 回覆:

是的。

安心兄,晚安。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7 19:52

沒有深厚的人文素養當然寫不出深度人性的作品!!

現代人已太過於沉溺感官的覺受,很難寫出要用心體會的作品,不過相對的,能用心去體會的讀者也不多了!!像以"江州司馬青衫濕"具體化同是天涯淪落人悲傷情緒的觸動;"大珠小珠落玉盤"引導想像音韻清脆緊湊而明快!寫父子間無言的深深親情,並不容易啊!像我受父親的影響滿大的,雖然40年的相處少有談話或互動,但是對父親的言行卻是看在眼裡學在心底!!臺灣以後很難出現朱自清的"背影"這種作品了!沒了人文涵養,當然橘子就是橘子了,點滴瓶就只是點滴瓶,不能成為命光流失的引子了!唉!!!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7 19:56 回覆:

寫不好沒關係,到底年輕。但刻意賣弄和搞怪,這人已經毀了,一毀就是一輩子。


正藍之聲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8/27 19:46

台大學生寫這種作品? 不過也難怪,看底下這則新聞:

成大校園保險套自動販賣機上架啟用 

http://tinyurl.com/mn74gp7

學校設保險套販賣機,還要成大校長與台南市副市長,一起參與啟用儀式?

台灣這些明星大學,搞這些破壞道德、破壞政府的事,已沒時間了,

哪有時間做學問?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13-08-27 19:54 回覆:

合理懷疑臺南市府、成大和保險套商人官商勾結,陷害成大女生。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