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蘇貞昌吳釗燮也是贅字?
2020/08/21 09:34:38瀏覽3262|回應2|推薦19

1、

《楞伽經》記載,大慧菩薩參加法會之始,劈頭問了佛陀一百零八個問題。可以說這百八句,上天下地無所不問,就連「女男不男」的跨性別議題,都替後世眾生給問了。

別以為涉及政治體系,或種族、族群歧視的問題,大慧就以之為諱,避而不論了。實在講,這位象徵真如自性的菩薩百無禁忌。當然,佛陀也沒有在怕的,你敢問,我就敢答。

於是問「生句」答「非生句」,問「種性句」答「非種性句」,問「族句」答「非族句」,問「王句」答「非王句」,問到最後的總結,即為「字句非字句」。

言語道斷,心行處滅。

所以,云何為「政治句」?倘佛陀再來,也一樣兩者結合,答之「政治句非政治句」。

什麼意思呢?

大慧菩薩問的是,六道眾生的生滅疑惑,佛陀則奉送一真法界的真如實相。

什麼道理呢?

好比外交部嫌「中華民國」的國號是贅字,以刪之而「酥胡」,大有深感自慰之爽勁兒。可說穿了,無非「幼稚」而已。當知中華民國,豈是吳釗燮能說刪就刪得了的?

然則這個部長總是見功邀功,一旦出了事就人間蒸發,閃得不見人影。我們可不可以厭惡其人,視「吳釗燮」為贅字,把他的生命給刪了?

不可以的,實在也辦不到,就像想把為人刻薄的蘇貞昌,視同贅字直接抹去,是行不通的。

實在講,人生在世,沒有一樣事物不相互依存。比如沒有滿清,無法締創中華民國;沒有國民黨,成就不了共產黨和民進黨。這林林總總,如同《華嚴經》描繪的帝網天珠,彼此照耀彼此敲擊。非如此,世界非世界。

想想看,哪怕一張A4白紙,實際依存著樹木、土壤、陽光、風聲、水聲、各種蟲鳥吱吱聲,以及農民和工人的勞動聲。重要的是,倘無地球的成就,就沒有你我的存在,沒有毛澤東的小紅書流行於世,不會有蔡英文和陳菊的吃香喝辣。

真以為除去中華民國,台灣國就會出現,民進黨就可萬年執政了?請先讓蔡總統活一萬年再說吧。

蔡英文句非蔡英文句,當體即空。

2、 

清晨六點十來分,我坐在巷口早餐店的近門處,靜等老板做出兒子和女兒要吃的乳酪餅。

即便只短短十幾分鐘,與其想些有的沒的,不如拿來觀照。觀照什麼呢?人聲、車聲、電風扇吹著的聲音,以及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蟲鳴聲,還有空氣交相碰撞的微波聲。

這一大波無所不在的聲音,宛似聲塵之海,波浪起浮,高低不定,動靜互異,都來到我耳螺內螺旋形的耳道中。

如果當下的念頭隨波逐流,被生滅相續的聲音帶到外面去了,這叫「出流」。

我們這顆心就是這樣離開家,不只一輩子,而是生生世世都在外頭流浪,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涕下。這種悲從中來,其實是自己把自己的心給迷失了。

反之,我聽是聽了,但任聲音來去,聞而不隨,只一心觀照這耳朵能聞的功能。觀著觀著,這念頭的意根一不動,外面的聲塵就在內心安靜下來。

此之謂,入流亡所,亡所入流。

文殊師利菩薩說,這叫「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讚嘆如是觀音法門,「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脫」。

如是看下去,看它個幾十年,總有看到諸佛如來坐在耳根盡頭處,放光動地之時。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nghu999&aid=149290106

 回應文章

sigmache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3 09:36

賴總統http://blog.udn.com/sigmachen/138279717宣事聚眾全台解嚴禁戴口罩殺蔡英文判亂中央罪A錢當道http://blog.udn.com/sigmachen/144549737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20-08-23 10:05 回覆:
謝謝

安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1 12:41
好文。
體一相別。藉塵引悟,聲塵指月,聲塵雖不是月,然於心一體。

臨安府(今杭州市)上竺圓智證悟法師,俗姓林,台州人,本習天台,依台蓮仙法師修行。
  有一天,證悟法師向白蓮法師問起具變(理具事變,體同用異。具是就體而言,變是就相、用而言)之道。白蓮法師指著行燈(行夜路時所用之燈)道:“如此燈者,離性絕非,本自空寂,理則具矣。六凡四聖,所見不同,變則在焉(就好比這行燈,無有自性,遠離是非二邊,體自空寂,是為理具。雖是同一對象,然六凡四聖所見,各不相同,是為變在其中。理同而變異,個中關鍵取決于個人的業力)”。
  可是,證悟法師聽了,迷迷糊糊,並不能體悟其中的妙旨。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證悟法師一邊掃地一邊誦《法華經》,當他誦到“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一語時,始悟其旨。
  于是他便把自己的所悟告訴了白蓮法師。白蓮法師當即印可了他。
  證悟法師悟道後,即前往臨安上竺,住山示眾。自從領眾以來,他深感天台學者“囿于名相,膠于筆錄”,以至天台這一重實修之法門,逐漣演變成為文字之學,遭到禪宗行人的鄙視。于是他便前往台州禮謁護國此庵景元禪師。
  夜間深談的時候,證悟法師提到蘇東坡居士宿東林寺時所作的一首偈子--
  “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
  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
  說道:“也不易到此田地。”
  此庵禪師道:“尚未見路徑,何言到耶?”
  證悟法師道:“只如他道,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若不到此田地,如何有這個消息?”
  此庵禪師道:“是門外漢耳。”
  證悟法師聽了非常納悶,便道:“和尚不吝,可為說破?”
  此庵禪師道:“卻只從這裡猛著精彩,覷捕看。若覷捕得他破,則亦知本命元辰落著處。”
  聽了此庵禪師的教導,證悟法師當即便用功參究,整個晚上都不睡覺,天快亮的時候,寺院的晨鐘突然響起,他一驚,心中的疑團頓時消散,于是便步東坡居士之韻,另作一偈,云:
  “東坡居士太饒舌,聲色關中欲透身。
  溪若是聲山是色,無山無水好愁人。”
  天亮以後,證悟法師特地把此偈呈給此庵禪師看。
  此庵禪師看了,故意說道:“向汝道是門外漢。”
  證悟法師一聽,便起身禮謝。
  不久,有僧為建馬祖殿前來化瓦,並求取法語,以便發揚宗風。證悟法師遂書偈語一首,道:
  “寄語江西老古錐,從教日炙與風吹。
  兒孫不是無料理,要見冰消瓦解時。”
  此庵禪師見了,知道他已經徹悟,笑道:“須是這闍黎始得!”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20-08-21 13:10 回覆:
謝謝安心兄,引得好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