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
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
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一年多沒有上來了(以前的百篇文章移走了)
收到系統通知要刪格了,
趕快跑回來繼續寫文。
圖中教堂是在十九世紀(1882)就開始建造了,
但工程的進度都是看有多少捐款才慢慢完成,
是目前世界唯一還沒有建造完成就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建築物~>
【西班牙 聖家大教堂】2011/08/05

文章數:65
『音樂改變命運 - 委內瑞拉少年交響樂團 El Sistema』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2013/08/03 21:56:47

【動人的紀錄片電影線上觀賞:
『音樂改變命運 - 委內瑞拉少年交響樂團 El Sistema』】

不同的人生軌跡之間,也許只有幾十釐米的距離 —— 一把小提琴長。

用音樂改變貧窮孩子和問題少年的命運,這正是委內瑞拉青少年音樂培訓專案 “El Sistema” 創辦的初衷。
⋯⋯
如今,委內瑞拉隨處可以聽到孩子們演奏古典音樂的聲音。每天,這些孩子都會拿起他們手中的樂器,滿懷熱情奔向各個社區或鄉鎮樂團,用音樂戰勝現實生活的殘酷。

從他們中間,走出了世界著名指揮家古斯塔沃•杜達梅,走出了西蒙•玻利瓦爾省國家青年管弦樂團。

正是音樂,數十萬委內瑞拉孩子得以享受別樣人生。


貧民樂團

在古典音樂世界,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爾省國家青年管弦樂團堪稱獨特。樂團主要成員是孩子。這些孩子並非是那些音樂學院或者音樂學校的畢業生,而是一些出身於貧民窟的兒童。

西蒙•玻利瓦爾省國家青年管弦樂團近日剛剛結束了在美國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的演出。演出由世界著名指揮家、洛杉磯愛樂樂團總監杜達梅爾執棒。

有機會環遊世界,為各地觀眾獻上美妙音樂,西蒙•玻利瓦爾省國家青年管弦樂團的成員是幸運的,因為許多和他們一樣的鄰家孩子仍生活在貧窮、絕望、充斥犯罪的環境,從小就喪失了對生活的希望。

改變他們命運的正是委內瑞拉“El Sistema”青少年音樂培訓專案。這個專案最初建立的目的並非大力培養音樂人才,而是將貧民窟少年和街頭問題少年吸引到“正經事”上來,避免他們誤入歧途。與其說這是一個教育措施,不如說是一項社會措施。

杜達梅爾就是從“El Sistema”走出的第一個國際巨星。杜達梅爾曾說,“音樂挽救了我,犯罪、毒品、絕望每天就在你身邊上演,罪惡離你那麼近。音樂給了我出路,讓我遠離這一切。”

如同國旗

成立西蒙•玻利瓦爾省國家青年管弦樂團是何塞•安東尼奧•阿佈 雷烏 博士的創意。阿佈雷烏13日對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回憶樂團創辦時的情景說:“我們當時只有11個孩子,排練條件非常艱苦。但我有種感覺,這是一個重新事情的開始。”

現年68歲的阿佈雷烏是一名音樂家,曾是一名經濟學家,同時也是一名社會改革家。1975年,正是他以巨大熱情創建了“El Sistema”,當時,阿佈雷烏堅信,委內瑞拉貧窮的孩子們需要古典音樂。

“El Sistema”創建初期,許多人認為這不會解決什麼問題。杜達梅爾說:“許多人認為阿佈雷烏是個瘋子。讓那些貧窮的問題少年演奏古典音樂,我的天哪!”

如今,近30萬名孩子在“El Sistema”音樂培訓專案中學習。委內瑞拉有176個兒童樂團,216個青年樂團,400多個歌舞團、樂團和合唱團。阿佈雷烏說,“32年來,已有80萬名兒童從‘El Sistema’中受益”。

阿佈雷烏說,他說,“毫無疑問,”音樂實際上是改變社會的一種媒介,“而這是委內瑞拉正在發生的事實”。

不僅如此,杜達梅爾說,“‘El Sistema’還改變了委內瑞拉。未來將有上百萬人從這個項目中受益。我確信這一點。到時,委內瑞拉各地都是樂隊。樂隊就像國旗一樣,成為委內瑞拉的象徵。”

改變人生

8年前,當時年僅17歲的萊納爾•阿科斯塔身上滿是疤痕,因參與暴力犯罪事件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青少年拘留中心服刑。

拘留中心組建樂隊後,阿科斯塔開始學習單簧管。阿科斯塔回憶當時情景說,“這是與拿著槍截然不同的經歷。正是單簧管和樂隊改變了我的人生,音樂讓我懂得如何以非暴力的形式對待他人”。

如今,阿科斯塔正在德國學習如何製造和維護風琴。學成後,他將回到委內瑞拉在“El Sistema”總部工作。

保拉•切斯托尼最初加入“El Sistema”時學習的是小提琴,後改學小號。她說,“El Sistema”不僅讓他們學會如何演奏樂器,還教會他們更多的東西。她說:“對貧窮的孩子來說,加入樂隊不僅意味著可以每天正規地學習音樂,還意味著能夠瞭解另一種文化。”

指揮家杜達梅爾說,“El Sistema”項目的意義在於它能夠挽救孩子,“我們有許多問題少年,是音樂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軌跡。”

阿佈雷烏說:“音樂會改變一個孩子的人生。但他最終並非一定要成為職業音樂家。他也許會成為一名醫生,或學習法律,或者教授文學。但音樂帶給他們的將是不可磨滅的東西,並將影響他們一生。”

“演奏並抗爭”

“El Sistema”的宣傳標語是“演奏並抗爭”。在委內瑞拉,也許而這二者是一回事。

阿佈雷烏說:“從本質上說,這是一個對抗貧窮的社會體系,音樂能夠為一個孩子帶來精神上的富足,能幫助他抵抗物質上的貧窮。”

“El Sistema”在各地均設有分支機搆。在拉斐爾•埃爾斯特負責的一個分支機搆中,家對於大多數樂隊成員來說,叫做“Sarria”,那是卡拉卡斯最貧窮、犯罪事件最多發的地方。埃爾斯特說,“在那裡生活的人們幾乎一無所有。差不多一個房間住5口人”。

“Sarria”最糟糕的區域是錯綜複雜的非法小屋和通道。“孩子們中有80%至90%生長在這樣的環境,”埃爾斯特說,“那種地方非常危險。你不能單獨在那兒走,甚至住在那裡的鄰居都會遭到搶劫。”

在貧窮、複雜的生活環境中,“El Sistema”利用古典音樂培養孩子自尊心和自信心。埃爾斯特說,流行音樂無法起到同樣的效果。

“孩子們在家裡可以通過收音機整天收聽流行音樂。他們許多人的父親整天聽著流行音樂酗酒,”埃爾斯特說:“所以,你必須給他們一些不同的東西。當他們在樂團裡的某張椅子上坐下來,他們會感覺來到了另一個國度,來到了另一個星球。他們的人生也許就這樣開始改變。”

阿佈雷烏說,“El Sistema”同樣適用於其他國家,“孩子就是孩子,無論他來自何處。如果能幫助這裡的窮孩子,也能夠幫助其他地方的窮孩子,無論什麼文化,無論什麼種族。因為每個人都會喜愛音樂”。


音樂童年

可以說,音樂和演奏是孩子們生活的重要內容。也許他們演奏的樂曲還很生澀,但他們用對音樂無限的熱情,彌補著演奏技巧上的不足。

每天下午,孩子們排好隊等著上“El Sistema”舉辦的免費音樂課。埃爾斯特說,在他負責的分支機搆裡,參加這個音樂專案的兒童最小年齡僅為2歲。

埃爾斯特說,2歲大的小孩子可以學習韻律等音樂基礎知識,逐漸熟悉音樂語言,4歲時可以學習一種樂器,等他們長大到六七歲就可以在樂隊裡演出了。

埃爾斯特說,“普通孩子需要學習兩三年才能達到的程度,我們三四個月就能達到,因為我們非常努力,而孩子們又深愛音樂。”

也許僅僅用“努力”還不足以形容他們的勤奮。在委內瑞拉,孩子們每天放學後都會練習演奏樂器。在“El Sistema”項目中,共有1.5萬名音樂家指導孩子們學習。此外,演奏水準較高的孩子也會培訓其他孩子。

埃爾斯特說,“一個孩子平均每天學習12個小時,從星期一到星期六。他們只有周日沒有課”,但這並不意味著孩子們會在周日去惹麻煩,“孩子們周日會在家裡自己練習”。
 

最新創作
『音樂改變命運 - 委內瑞拉少年交響樂團 El Sistema』
2013/08/03 21:56:47 |瀏覽 2082 回應 4 推薦 72 引用 0
【小提琴的年齡,以幸福時光為計】
2013/07/26 18:42:07 |瀏覽 393 回應 2 推薦 28 引用 0
小勞作~
2013/07/24 09:56:16 |瀏覽 712 回應 3 推薦 32 引用 0
等候(三)
2013/06/01 00:44:27 |瀏覽 756 回應 4 推薦 99 引用 0
等候(一)
2013/05/24 23:39:10 |瀏覽 584 回應 3 推薦 79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