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圍繞在電影台的歲月
2013/12/21 15:23:01瀏覽1438|回應22|推薦113

  住過眷村的人應該都看過露天電影,小時候沒那麼多娛樂,電視只有老三台,節目不多,每天中午開演還要唱國歌,我還真的跟著唱哩!歌聲超嘹亮的,看我腦筋多不會拐彎!電視節目少,就非常期待一年幾次的電影放映!

 

  露天電影就是弄塊白布撐開當銀幕(正反兩面都能看,我就常常站在背面看,因為正面人多,我人小腿短擠不過他們,站在背面多寬鬆啊!),然後用放映機播放,村子裡的人多半都會搬著板凳、椅子過去好好的欣賞,小孩子們常常看不懂劇情在那吵鬧,也有頑皮的小孩故意站在放映機前面,將自己的影子投射在銀幕上,或是做著動物的手勢也投映到銀幕上去,幾個小孩輪著搗亂,干擾大家看電影,讓人很討厭,這個時候,我們村子裡的木工于杯杯就會出來趕人了,只見他拿著棍子一邊揮舞一邊大吼,罵著甚麼詞兒,沒人聽得清楚,反正那聲勢就足以把一群死小孩嚇走!

 

  拉塊白布當銀幕的效果不好,白布太透了,色澤不飽和,而且風大的時候,搖晃的電影裡的人物都變形了,有一次看了丁強和李璇主演的(甚麼片名都忘了)電影,裡面的人物搖晃像地震,看了我那小腦袋都暈了。看江青、朱牧、趙雷演的西施,有一場戲西施在樓梯間跳躍,吳王夫差將樓梯改裝了簧片,西施一跳就有聲音,我都不知道夫差還是音樂家哩!那次也是西施跳躍贏不過銀幕的晃動。沒多久,村子最後面接近排水溝的地方蓋了一個電影台,就是一個架高的水泥檯子,非常寬廣,有階梯可以爬上去,後面是一面大大的白牆壁,這電影台的功能不只可以放電影,還可以搭成戲台子演歌仔戲和布袋戲,也可以開聯歡晚會,請些小歌星來唱歌。

 

  電影台很有趣的地方是那片大牆壁的後面有個房間,堆著于杯杯的木工材料,牆壁開了一個門,打開就直通于杯杯的工作間。不知道當初是怎麼規劃的可以蓋成那樣。于杯杯的好地方是我很愛流連的去處,我愛看于杯杯鋸木頭,那身手矯捷,木頭鋸得又快又好,每次他停下來休息,我就上前握著鋸子也來個幾下,手癢的結果就是把人家好好的木頭、木片給鋸歪,于杯杯看了就大聲嚷嚷,別人怕他那嗓門,我不怕,我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我給他撒嬌兩下,還不就算了,我常去坳他給我釘個小書架或是修理個甚麼?于杯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了我這搗蛋的小丫頭,沒有一次不乖乖就範的。

 

  電影台蓋好之後,雖然沒有了布幔搖晃人物變形的問題,可是每次放映電影的時候,一些毛孩子無聊都跑到檯子上去,幾顆小頭竄來竄去擋了畫面更讓人生氣,就見于杯杯又拿了棍子在那兒粗聲粗氣的趕人。看一部電影得來回趕好幾次這些作亂的壞蛋,有時候連我都想衝上去揍人!

 

  電影台後面是村子的護城河(其實只是一個很大的排水溝),左邊是土地公廟,甚麼時候蓋的小廟我不知道,但我相信眷村剛剛克難蓋好的時候絕對不可能有這座小廟,廟是挨著村子裡右側(我們村子的房舍分三大塊)最後一條巷子的,而這條巷子裡住著一個媽媽大家都管她叫土地婆,我猜這座小廟可能是她邀全村子湊分子蓋的,而每年秋天的土地公生日,她也會挨家挨戶收錢,湊齊了請個歌仔戲班子來唱三天的戲,連著三個晚上都有戲可看,若遇到週日,下午也會加演一場。戲台子是木頭搭的,原來的電影台只能當後台,讓演員化妝,以及存放戲服,一個個金屬的大箱子,裡面滿滿的行頭和化妝品,再往外延伸搭出來的才是演出的舞台,上面加了棚子,中間演出,兩側是吹鼓手。歌仔戲唱得甚麼我不太懂,我的興趣在後台,我常常站在後台看那些角兒化妝、換裝,看得都著迷。有次我看到一個演千金小姐的演員到了後台寬衣餵母奶的景象,可把我嚇得半死,有種心情跌落谷底的失落感,因為我看到戲裡的夢幻角色和現實人生的衝突!小腦袋瓜子無法承受!

 

  歌仔戲開演前,妹妹和一些小朋友都會拿著板凳去佔位子,坐在前面看的比較清楚,我一向屁股尖坐不住,有時候看看戲檯子上演啥,有時候逛到後台,有時候看觀眾表情,有時候看戲台上的布幔上用大頭針扎著許多鈔票,那是現場的一些觀眾打賞的,來看戲的不只我們村子裡的住戶,也有外頭的人。反正我總沒得閒!像隻猴兒!

 

  歌仔戲的演出比露天電影放映熱鬧許多,連賣香腸、棉花糖、糖葫蘆的小販都會來做生意,我有一部分時間也盯著這些攤販瞧,吃不起,看看總行吧!尤其是好奇地看著小販操作的過程,小小年紀看甚麼都新鮮!

 

  一邊看戲,一邊瞄到土地婆到土地公廟那裏燒香,土地廟只是一個小小的神龕,裡面坐著土地公的神像,以及一個香爐。不遠處有個很大的金紙爐可以讓大家燒金紙不會滿天飛。這裡很乾淨,想來應該是土地婆維持的。白天為了方便讓人祭拜,神龕前有打磨過的水泥桌子,在年節時,我跟妹妹會拿著托盤放著三牲去祭拜,妹妹的提籃裡是酒瓶、三只小杯子,還有一些點心供品,托盤是我端的。拜拜這種事才小學的我們根本不在行,都是去到那裏看著其他媽媽的動作,依樣畫葫蘆惡搞的,反正就是執行母親交待的任務。拜完了回家交差之後,就有好料可吃,妹妹老是偷喝酒,拜過的三杯酒,倒回酒瓶裡覺得不衛生,我想學著其他媽媽往金紙爐裡灑,可是妹妹說可惜了,就一口氣幹掉這三小杯酒,我都不知道這孩子怎麼會天生的好酒量,我的舌尖一碰酒就發麻,聞著酒味就犯暈!

 

  除了露天電影以及歌仔戲,也在下午有過布袋戲的演出,台前坐了滿滿的小朋友,小販也來了!我站在那裏看了一會兒,總覺得沒有電視布袋戲播出時的聲光效果,覺得無趣,又轉往後台找新鮮去了,後台可以從戲台子帷幔後的側面觀看的到,只見一個人忙得很,兩隻手要不停地更換布偶,講話的聲調要忽男忽女,一會兒年輕,一會兒老邁!看得我眼花撩亂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後台實在比前面的演出吸引我。

 

  隨著電視以及社會上的娛樂越來越多樣化,露天電影很快的就沒再來播放了,布袋戲次數也少了,只剩每年的土地公生日的歌仔戲還持續著,好像在我高中時都還有,但我都沒空去看,要讀的書太多了,課業繁忙,我變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學之後住校,有沒有再演歌仔戲我也不清楚。之後,眷村的許多變革,或是哪家發生了甚麼我都不知道,偶爾從母親或是大妹口中得知,那個諾大的電影台只剩于杯杯在那走動,他把許多工作拉到外頭的平台上來做,村子裡所有人家的木工、房屋修繕都找他,他終日從早忙到晚,雖然飯量大,但人是精瘦的。眷村改建後,他也是幫很多老鄰居做些簡易的裝潢,可他累壞了還是飲食不正常!我們搬進改建後的大樓沒幾個月就聽到他罹患大腸癌!雖然他很配合的看西醫也吃中藥,可是仍然在隔年轉移到肺部,我去探望他時,他牽著我的手說他沒救了,我們倆的眼眶都紅了!我還是把一個小紅包塞給他,祝他早日康復,那次父親、妹妹和還未跟妹妹結婚的妹夫都一塊兒去了!不到十天就傳來于杯杯過世的消息!我因為要上班,沒去參加喪禮,其實我心裡不想面對他真的不在的事實。一個我從小就習慣看到的長輩,他也是我的忘年之交,有關電影台的記憶泰半都跟于杯杯有關。

 

  今年年初的西洋情人節跟著兩個妹妹一大群家人上淡水玩,晚上遊陽明山,開車經過一處社區,看到了露天電影,只是驚鴻一撇,兒時的回憶一下子就湧上心頭了!

 

  幾個月前,我下班回家開車路過附近的土地公廟(很大一間),竟然看到布袋戲的演出,但完全只為酬神,因為竟然連半個觀眾也沒有,我把車子暫停路邊,搖下車窗看了一會兒,演出內容非常枯燥乏味,完全沒有記憶中的趣味,我連後台都不想去「窺伺」了,就悻悻然地將車子開回家去。原本很雀躍,一下子那復古懷舊心情就這麼被不倫不類的演出給澆熄了。

   無論如何,自己曾經經歷過的那段「電影台歲月」,也就值得在心裡回味再三了。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udi63&aid=10056186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露天電影和紹興戲
2013/12/21 23:42
我小時候也看過露天電影,也是站在布幕另一邊看。不過演的是更早的電影,記得動作都很快 (可能是默片)。最後看到的是越戰的新聞片,還有韓國的新聞,那還是朴正熙當總統的時候,看看多久了。
我們村子裡有很多大陳義胞,有一年請來紹星戲班,演了幾星期。我一來是連浙江話都聽不懂,二來功課忙,沒有去看。
演露天電影的地方後來也蓋了舞台(怎麼每個眷村都一樣),據說教堂捐了不少錢。主要是年節辦慶祝會和過年時發禮物。村子附近後來有個"介壽堂",可能是砲校的禮堂,但是平常是電影院。
蒂兒(fudi63) 於 2013-12-22 11:35 回覆:

我們眷村的早期有沒有放默片就不知道,我們家是後來才搬去的!

看到有越戰、韓國新聞覺得不可思議,唉!那個時候的娛樂竟然少到連新聞都能拿來充數!其實那時候放映了許多影片我也看不懂,或是只記得片段!我還記得揚子江風雲,楊群和李麗華演的,只記得李麗華拿著皮鞭抽向楊群,其他的情節全不記得!小學三年級還是四年級的過年拿到了幾張電影招待券,媽媽帶我們搭車子去中和某個國小的禮堂觀看,事前不知是甚麼片子,入座開演才知又是楊子江風雲,我都挨不住了,至今裡面劇情我還是完全不記得。

我們村子裡有寧波人,常聽他們用寧波話交談,紹興戲的曲風我覺得是高亢熱鬧的,我也完全聽不懂!

看雲姊的眷村附近似乎比較熱鬧,我們這兒就沉寂許多!

我們眷村從未有人來發甚麼禮物,若是有甚麼活動頂多是在自治會舉辦。我們在附近教會倒是在聖誕節拿過拐杖糖這些小禮物。


【Hey 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2/21 15:56
咱們小時候,誘惑少,電視中午才開播,十一點停播,紙牌、燈籠、陀螺、毽子,甚麼都得自己來。自從電視普及以後,各方節目琳瑯滿目,電玩、智慧型手機應接不暇,傳統的戲曲大概再也無法餵飽觀眾的胃口了,酬神的戲大概也就只能演給神明看了。

我念大學的時候住在校外,旁邊就是一座廟和空地,酬神的布袋戲少則三天,多至一周,著實佩服那布袋戲班,拿了錢也認真辦事,一點不含糊,時間一到鏗鏘上戲。只不過底下沒觀眾,但是可就苦了左鄰右舍我們這群忙著應付期中、期末考的學生,一連七天疲勞轟炸,就沒人膽敢向神明抗議呢。
蒂兒(fudi63) 於 2013-12-22 11:12 回覆:

小時候在克難中得到的娛樂是經過一番奮鬥的,因此感受到的歡樂特別強,記憶也深刻!

現在的娛樂多到目不暇給,也就不會珍惜,在腦海的記憶也不會鮮明!

酬神的戲不太精緻,選擇的時段是非假日的下午,沒有觀眾也是必然的,除非拿得出比電視更有張力更炫目的內容來。再則,我們小時候哪天有演出都會宣傳,現在沒有人知道哪日有酬神的表演,當然沒有人前去觀看,尤其上班時日。

現代人的胃口真的被養大了。

布袋戲的鑼鼓再怎麼吵也比不上歌仔戲,我們眷村演出歌仔戲時,住在兩旁的眷戶非但不覺得吵,反而還覺得佔便宜,因為在她家陽台就能觀看了!

我最怕電子花車或是五子哭墓的住家前的喪事,每天又跳又叫的,這才讓人痛苦,比布袋戲酬神還讓人心神不寧讀不下書哩!ㄟˊ咦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