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兒的小說作業~曾季衡,唐傳奇小說改寫練習
2017/08/14 14:32:01瀏覽1208|回應1|推薦70

這是女兒古典小說課程的作業~唐傳奇小說改寫練習,小說的主角名字不變。

原小說作者:裴鉶,原小說篇名:曾季衡,本文改寫靈感來自九把刀的月老。

很喜歡女兒的文,以前她是我的粉絲,現在,我是她的粉絲了!

(一)
「我回來了。」住在日本的第二年了,我還是有一回家就打招呼的習慣。然而,就和過去的687天一樣,我只是個沒有人在家等我的單身男子,沒有人會像課本的應用會話一樣,回我一句「你回來啦。」,課本都是騙人的......
「你回來啦。」突然一個身影飄了出來,是的,真的是用飄的,這個透明度......不會錯的,我撞鬼了。「妳...妳是誰,無冤無仇的妳跑來找我幹嘛?」雖然很害怕,我還是強作鎮定的這樣問了,和鬼交鋒,第一步就是氣勢不能輸,不過...為什麼這隻鬼說中文?
「學長,你這太傷人了吧?雖然我已經當鬼滿久了...我啊!是我啊,我走的時候你哭得那麼慘,你竟然忘記我是誰?」總算看清楚這個半透明物體了,原來是...去年因病走掉的學妹,回台灣參加她的葬禮時,想到她小我兩歲,還這麼年輕就離開人世,加上和她相處的趣事太多,就在那裡痛哭流涕了。
「不過,妳怎麼知道來找我?日本的鬼連理都不想理我......」學妹突然不說話了,憐憫的看著我。「幹嘛一直看著我不講話,還用那種眼神看我……」她逕自飄到我的沙發上「坐」著,不跟我說話了。
今天一整天上班都心神不寧的,早上起床的時候學妹竟然還在,還很有朝氣的用日文跟我說早安,和昨天晚上凝重樣子完全不同,到底是什麼狀況,而且為什麼要來找我?雖然我從小就看得到鬼,但是也沒遇過什麼親人朋友過世後來找我啊......
心不在焉的上完一天班後,「我回來了。」「你回來啦。」今天的招呼語還是有回應,看來學妹還是待在我家。「學長,你真的想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嗎......」學妹嚴肅的看著我,該不會......我快死了吧?「妳說吧!不過我可以知道死法嗎?」我的理想死法是老了安詳的闔眼啊,看來是沒辦法了,該訂機票回去看看爸媽了嗎?
學妹皺了皺眉,「你以為我是死神嗎?」「不然...妳來找我幹嘛?」「我不是死神,我是,月老。」月老?「牽紅線的?不是一個老爺爺嗎?怎麼會是妳?」「學長,我們鬼,是很忙的。」
學妹語重心長的看著我,開始解釋死後的制度。「我靈魂離開身體之後,就有死神帶我到地獄。」「跟妳說多做點好事多積點口德吧,還真的下地獄了。」學妹瞪了我一眼,「你也會下地獄的好嗎?你以為天堂那麼好上去?只是下去而已又沒有受刑。」
「下地獄之後,因為生前或多或少有犯過一些錯,但是又不至於要處刑,我們就必須選工作來做,有點像勞動服務的感覺吧?等到工作任務達成之後才可以去投胎,或是繼續完成下一個階段的任務,再申請上天堂。」「那妳為什麼當月老?這個最輕鬆嗎?」「最輕鬆的是死神,只要帶滿一定數量的靈魂,任務就完成了。我會選月老,是因為......」她紅了眼眶,是我害的嗎?我現在該怎麼做?不管死的還活的女生我都沒輒啊......「我希望他不要一直想著我,趕快找到下一個能一起幸福的女孩。」學妹深吸一口去,把這些話說完。我想起來了,她有個快要結婚的男友,可是...這跟來找我有什麼關係?
「那妳去幫他牽紅線不就完成了?了遺願又解任務。」「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他家太虔誠了,我接近不了,而且他的佛緣越來越強烈,看起來快要下定決心出家了。」「那跟妳來找我有什麼關係?」
「他出家後就和我是不同體系了,會上天堂當個小仙人,雖然沒有禁止戀愛,但是我是很難再遇到他了,所以我要努力上天堂!」
「這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被她越搞越糊塗了……「學長,你知道為什麼都沒有鬼來找你嗎?」學妹直直地盯著我,「為...為什麼?」被學妹盯得好不自在,難怪那麼多人說女鬼的眼神很恐怖......
「來找你的鬼,要嘛月老、要嘛死神,不然就是生前和你有仇,或者死後被你冒犯。你還沒到要遇到死神的時候,大家也還真和你無冤無仇,所以你會遇到的鬼,也就只有月老。但是你對月老來說,是一個難度超高的任務,我們的任務只管完成數,不管難度,所以大家當然都略過你,去找簡單的人牽紅線。」
「所以...我被月老遺棄了?」難怪我一直都是單身?「也不是啦...我這不就來了嗎?」學妹尷尬的笑了笑。「妳...另有目的吧?」好歹也是認識幾年的學妹了,心虛的樣子還是看得出來的。「大月老說看我可憐,解掉一個高難度任務就讓我作弊去天堂體系了啦。」學妹惱羞成怒的說完了,讓我結成姻緣就能上天堂,我...到底是多艱難的任務啊......
「不對,你們月老不是紅線牽了就達成了?為什麼還分難度?」自怨自艾完之後我突然疑問。
「學長,你聽過有緣無份吧?」學妹語氣變得有點沉重。
「妳是說...八點檔鄉土劇常常出現的劇情那種的嗎?」
她給了我一個熟悉的白眼,「對啦,差不多是這樣。我們牽上紅線後,會幫你們增加相遇、相識的機緣。但是會不會在一起,要看你個人造化;能在一起多久,是你的命運,就連大月老,也沒有改變你命運的權限......」學妹又垂下眼。
「妳...被牽上紅線過嗎?」學妹苦笑,舉起她的左手,一條細細的紅線綁在她的小拇指,雖然她結打得緊緊的,尾端卻越來越細......
「我跟他,就是有緣無份。這種狀況,紅線會自己斷掉。你看,這條線就快斷掉了。」她嘆了口氣,在我面前憑空消失,不愧是鬼。

    

(二)
「早安,季衡。」定妍是和我一樣來自台灣的同事,也是公司裡唯一跟我說中文、讓我對母語還不會生疏的對象。「學長,是她嗎?」為了幫我牽線學妹今天跟著我到公司,一看到我和異性說話,馬上掏出紅線。
「早啊,定妍。」回應了定妍的招呼,我回到位置上才開始理會學妹。「妳別鬧了,妳已經從早餐店阿姨問到女同事了。」「學長,你也挺精明的,只要其他人在,你說不理我就不理我呢......」學妹邊說邊把玩著手上的紅線,看著我的其他男同事們,我突然想起,她生前有個興趣,是看BL小說......。
「抱歉嘛,總不能在別人面前一直跟空氣說話......」小心翼翼的看著她,我實在對男人沒有興趣啊。「我配對也是挑人的好嗎?學長,你直接跟我說誰適合你吧,我懶得觀察了。」「妳真的很急著解任務啊……」學妹不再回答我,只是晃了晃她的左手。「好吧,定妍其實真的不錯…跟我爸媽也不會有語言不通的問題。對了我說妳啊,怎麼跟以前一樣愛躲起來,心情難過就一個人回家哭,其實你說出來旁人都很樂意安慰妳的。」學妹皺起眉,就跟任何心虛的樣子一樣。「你再亂說話我真的要把你和男人牽線了!」她又惱羞成怒地消失了,任性的傢伙......至少也先幫我和定妍牽上紅線吧。

     
(三)
「我回來了。麗真?」今天回家又和過去兩年一樣,沒有任何回應,今天在公司跟學妹說錯什麼話了嗎……。
和學妹初次相遇是在社團的新成員自我介紹。她很開心地自我介紹,自然的燦笑電到了好多社員。「咦?我的興趣嗎?我喜歡看BL小說和漫畫。」那些社員們心中的小鹿似乎變得理性一點了。「而且我喜歡在心裡偷偷幫我男友配對,你們不可以告訴他喔。」原來死會了啊,大家都突然冷靜下來了,真是一群現實的人。
成果發表會那天,學妹滿懷期待得抱著她的作品們,「學長,等等就要展出了耶!」她雀躍的笑著,真是個愛笑的女生。展覽的時候,她故意假裝成參展者,在她的作品前面徘徊。「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啊?」「放錯的吧,看看這構圖還有拍攝技巧,我現在手機隨手一拍都比它好看了。」「還有這個後製技術好粗糙,如果不是放錯,那這個作者真是太糟糕了。」學妹僵笑著離開展場,平常笑彎的眼睛變得好紅。結束後的慶功宴,她沒有來。
那天之後她常常纏著我,要我的作品當範例,但是每次問起展覽當天的狀況,她總是顧左右而言他。教了她攝影技巧後幾個月,她突然休學了。「麗真休學了?」社長也疑惑著,畢竟她的作品持續在進步著,難道又受到了什麼刺激?後來和她同班的社員說,她病了。
去醫院探望她時,她看著我,蒼白乾裂的嘴唇勉強撐出一絲笑,又皺了眉。「痛就別笑了。」曾經那麼紅潤的嘴唇,總是上揚到最高的弧度。現在的她連微笑都有困難,我實在…不忍心看。她眼神透露出無奈,又好像想到了什麼,努力開口:「學長,我的作品,有,進步,嗎?」大概是太久沒有撐開嘴唇了,乾裂的唇紋中滲出了一點血。「妳的作品很好,已經比我優秀了,果然是嚴師出高徒啊。」我盡量用平常輕快的語氣回她,在這裡哭了只怕她會更難過吧。她眼角泛出淚,看起來又想笑了,卻因為已經滲血的嘴唇而作罷。
「你是……?」一個沒看過的男生進來病房,身上掛著一個平安符,手上的手鍊也是驅邪的水晶。他一進來,原本充斥在病房的鬼魂都消失了。「初次見面,我是麗真社團的學長。」「啊,你就是季衡學長吧,麗真很常提到你,說妳教她很多東西,又很風趣。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麗真的男友,敝姓李。」「那我就不打擾了,麻煩你照顧麗真了。」馬上離開病房,讓他們好好相處。
隔大概兩個月,就傳來不幸的消息了,我回想上次探望她的情景,這兩個月,她一定撐得很辛苦吧,看著她黑白的照片,還是那個燦笑的弧度,眼角、嘴唇,都透露出她拍這張照片時的開心,可現在都黑白了。「學長,這張構圖怎麼樣?」「你站好,我來幫你拍」「學長,這樣後製可以嗎?色調會不會奇怪?」再見了,那個總是蹦蹦跳跳來問問題的瘋女孩。
「學長,你喜歡那個女同事什麼?」學妹突然冒了出來,打斷我的回想,不想也罷,看她現在的五官,又跟生前健康的時候一樣了。只是在日本遇到她以來,從來沒看過她像以前一樣的燦笑。「定妍啊,她很有禮貌,上司交代的人物也都有辦法處理,薪水和我差不多,和我家人也不會語言不通,也沒有什麼不良僻好……」我越說學妹眉頭越深,「你有沒有喜歡人家啊?」「喜歡?別鬧了,有人喜歡我就不錯了,我還有什麼好挑的?」單身了快三十年,我根本已經放棄這件事了……反正我喜歡人也不會喜歡我,還是別輕易喜歡人得好,到時候失戀又要再喝酒傷身。
「你給我積極點啊!」學妹看來是看不下去我的自暴自棄了,激動的揮著她的手,晃來晃去的紅線有夠礙眼,等等,這個晃動的樣子……「妳的紅線是不是斷了?」學妹定格了一下子,看著垂下的,紅線的尾端,眼角開始泛淚,又消失了。先幫我…牽和定妍的紅線啊,我想我爸媽會滿意她的……

     
(四)
學妹消失了一個星期,我都懷疑她直接去投胎了,我看著空蕩蕩的小拇指,果然除了她,沒有其他月老要把我當成任務啊……。「早啊,季衡,我下個月要回台灣一陣子,你要順道一起回去嗎?」定妍問我,她的微笑總是很有禮貌的,微微上揚的嘴角,國際標準的微笑。我卻突然想起學妹那個無所顧忌的燦笑,「我父母下個月有行程呢,回去只能守空房看家了,恕我無法和妳同行了。」「沒關係,我也問得太唐突。」定妍的語氣有點失落,但聲音還是溫柔而平穩,畢竟職場打滾久了,各種應對都是訓練有素的。
「你回來啦。」今天不等我開口,學妹先聲奪人。「妳肯回來啦?」看她坐在沙發上,突然覺得心裡有些開心。「今天是2/14,我還沒牽紅線定妍就來找你了,你竟然拒絕她?」情人節!?「哪…哪有人情人節做這種邀約的?」「也是,你現在確實,也不要有什麼感情羈絆比較好」「為什麼?」學妹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好吧,我不問就是,別這樣看我。對了,那妳的……」我指了指她的左手小指,依然是空的。等等,我好像在戳她痛處,好不容易她回來了,不會又要消失了吧?
「他沒有出家,而是他的正緣出現了。」「正緣?」「我是他月老牽錯線的對象,他命運注定好的正緣其實一直在他身邊,因為我的關係他們當了好幾年朋友……」「妳怎麼知道?」「我去閻王辦公室打雜的時候不小心看到的。」「這種機密都能被妳不小心知道……」「常去和他聊天他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那妳的正緣呢?」「這就真的不能看了,奇怪的是,你的我也不能看,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增加任務難度。」
「不過學長,我還是別幫你亂牽姻緣了。」「為什麼?」「日本有沒有什麼推薦一生必吃的東西啊?或者必去的景點?我生前都沒去過,好想看看。」又開始了,這傢伙,不想回答的問題不是消失就是轉移話題。
這幾個星期讓學妹跟著我去了好多地方,明明自己沒辦法吃,又硬要我點,「妳是不是忘了妳已經沒有臉書和IG可以發照片了,而且我的薪水都要被妳揮霍完了啊。」「最後享受美食的還不是你,沒感謝我就算了竟然用這種態度對我。」學妹瞪了我一眼,跑去和其他的鬼聊天了,日語進步得滿快的嘛。
「麗真啊,既然妳前男友都找到正緣了,妳為什麼還一直待在日本?」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到。「因為最近這裡的月老在放假,台灣沒有。當然繼續待在輕鬆的地方囉。」「為什麼放假?」「因為,要換另一個部門接手了。」「哪個部門?」「你一個凡人問那麼多幹嘛?」學妹不耐煩的直接消失。
下星期就是定妍的回來的日子了,不知道到時候月老開工了沒。長輩一直逼婚了,喜歡什麼的,還是找個條件符合標準的就好。反正定妍應該也不會太難相處,談戀愛還是留給學生時代吧。況且相處久了還是會有一些感情的。只是學妹有這樣任性的消失了,就算沒有幫我完成任務的必要了,也算報答我生前教她的東西嘛……。

     
(五)
3/12,定妍坐在台灣家的電視前,看著日本福島核災的新聞。原本預計那天要回去的,突然延期的行程,讓她躲過了一劫。她卻高興不起來,視線停留在死亡名單上,「曾季衡」。
那個笨蛋同事,本來自己對他有一點好感的。不向其他日本男人有令人受不了的大男人主義、薪水有和他差不多,和父母也不會有語言上的障礙。原本想,感情可以之後再培養的,先釋出一點善意慢慢讓他考慮自己,想不到,就這樣永別了……
「笨蛋,就叫你和我一起回來了嘛……」定妍擦了擦淚,入職場這幾年,她好像也忘了如何放聲大哭。

「所以,你說的另一個部門,是死神......」我無奈地看著學妹,我也變半透明的了,「天機不可洩漏嘛,但是你死前該吃的該玩的都了結了,你也算是幸運了。」原來,她是偷偷的再讓我死而無憾?「學長,所以你要選什麼工作啊?」「月老吧,感覺比較有趣。」而且偷偷注意妳那麼久了,妳終於恢復單身可以追了。
學妹笑了笑,「可以去幫定妍牽紅線了,要注意,她不喜歡大男人喔。」「妳到底多久之前就知道我會死了啊?」「說了這是祕密啊。」她惡作劇的笑了笑,跑去物色定妍的對象。我看了看我手中的紅線,不知道兩個月老還可不可以互套紅線。
閻王翻著生死簿,王麗真的正緣欄,端正的寫著「曾季衡」。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loating99&aid=106605532

 回應文章

心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8/16 14:13

很有趣味

讚啦

凌嫣(floating99) 於 2017-08-17 11:48 回覆:
謝謝您有耐心的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