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暗巷內,還有幸福嗎】離婚、失親、失業、無一技之長,那些流浪街頭的可憐滄桑女人...(二)
2020/01/22 12:50:39瀏覽537|回應0|推薦59

 

 

女性街友在街頭 她們的生存守則

這些年,或許是因為離婚跟家庭結構的瓦解越來越嚴重,女街友越來越多。2010年,當代漂泊成立,這是一個幫助街友的民間組織,我認識了裡面的社工郭盈靖。盈靖在當時康定街的跳蚤市場認識了已經流浪十年的一個阿姨,她因為先生會打她,很年輕就離家到臺北,小孩就留給先生撫養阿姨剛開始做生意,年紀大了生意不好,就去批些貨到跳蚤市場賣或去撿回收。那時康定街的住戶晚上會把家裡東西清出來,盈靖曾有好幾個晚上幫她整理能賣的包包、鞋子跟衣服。

 

雖然阿姨是可以租2、3千塊的房子,但是她最後還是沒有租,因為這樣的房子通常都在暗巷,環境惡劣,門鎖又不安全,阿姨擔心自己工作完都很晚才回家,如果有人尾隨在她身後,對她做什麼可能也沒有人可以幫他,不如住在外面,遇上壞人還可以大叫她到處睡,睡騎樓被趕,就睡公園,每天就帶著自己的家當移來移去。在街頭,她常睡到半夜被捏鼻子或被人丟石頭攻擊她非常想家想念孩子,好希望再見孩子一面,但是她先生不准因為長年睡外面,都睡不好,加上工作勞累,阿姨身體很差,57歲就走了。

 

2011年,市政府辦花博,看龍山寺附近睡了很多街友,但是觀光客又多,市政府想整頓市容,每到晚上,就開始噴水驅趕遊民。那年冬天特別冷,很多遊民被噴到重感冒,沒辦法好好睡上一覺,苦不堪言一般人平常一天沒睡好,就非常痛苦,更何況街友日日躺在街頭,街頭狀況這麼多,可能被趕,還有蚊蟲這麼多,又睡不暖,現在政府又找人噴水驅趕那年年尾,這件事情鬧得很大,我在那時認識了阿春。

 

阿春那時就睡在龍山寺那附近,寒冬裡,阿春鋪個紙板,蓋個睡袋,可是睡袋裡冷冰冰,好不容易睡暖了,警察就把他挖起來,清潔人員就開始噴水洗地板那時有市議員在議會大罵萬華街友影響市容,要求市府對他們持續噴水。每晚被水噴到無法睡覺的阿春因此罹患了重感冒,非常痛苦他說,這政府簡直是把他們當垃圾,想把他們清掉。她鼓起很大的勇氣站出來,跟當代漂泊一起開了記者會抗議。

 

女街友通常是離婚,或是未婚的貧窮女性,因為失去家人的聯繫,再無一技之長阿春就是這樣,她是雲林人,家裡非常貧窮,兄弟姐妹也多,她小學沒畢業就出來幫人打掃,後來在電子廠上班,做沒幾年電子廠就說要去大陸,她被裁員,從此阿春就很難找工作後來她父母過世了,她回老家,被嫂嫂趕出來,其他兄妹各有家庭,阿春也不好意思麻煩他們,開始流浪到北部阿春想透過婚姻找到依靠也很難,她說,頭路不穩定,日子艱苦,我不敢嫁;也嘸人敢娶我。這些女遊民就像日本社會所說的最貧困女子,因為各種無緣——家庭關係無緣、人際關係的無緣以及制度的無緣,與障礙——罹患精神疾病(精神障礙)、由於家境不佳失去受教育機會,難有穩定工作(發展障礙),從小便注定日後貧困的命運。

https://tw.news.yahoo.com/%E6%9A%97%E5%B7%B7%E5%85%A7-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82ffc20&aid=131586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