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論廢除死刑之條件:從國際廢除死刑之經驗看台灣
2016/01/15 19:04:50瀏覽544|回應1|推薦9

其實這篇文章我本來是想要在2014126, 到廢死聯盟所辦的"「鬼島」生與死:2014台灣國際廢死研討會"去反駁的, 整體的架構和立論當時就已經完成了, 但因為一直沒有時間執筆, 而且很多新的資料進來, 所以一直拖到現在. 這幾天心情不好, 尤其選舉又到了, 實在無法安心工作, 所以乾脆在這選舉的最後一天把這篇文章寫完吧.

根據維基百科, 目前全世界總共有105個國家已經廢除死刑, 35個國家久未執行, 58個國家仍然保留死刑制度. 如果用簡單的數學來看, 105>58. 然而, 重點在於, 廢除死刑之後, 有些國家的日常生活並沒有顯著的變化, 但有些國家卻在廢除死刑後, 陷入治安敗壞社會解體的絕境, 甚至部分國家還被迫恢復死刑. 大家都知道, 前者如北歐, 西歐國家, 亞洲的香港, 澳門及外蒙古; 但也有後者如南非, 菲律賓, 以及美國. 很少人知道美國曾在1972年試辦過以聯邦為單位全面廢除死刑, 1976年就又取消, 由各州決定.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 有人說是經濟因素, 有人說是教育因素, 但這些假說都無法解釋窮如外蒙古為何能夠不需要死刑, 富如美國的社會卻危如累卵, 社會結構這麼容易解體.

因此, 我在這邊提出一個新的假說:這些廢死後社會結構迅速解體的國家, 都是移民社會. 只要是移民社會, 就絕對沒有廢除死刑的條件.

為了佐證, 我們把話題拉回到美國. 美國廢除死刑與否, 是由各州自行決定, 目前在50個州之中, 19個州已經廢除死刑, 加上華盛頓DC總共是20. 但在這20個行政區裡, 絕大部分都位於美國的北部和東北部, 換言之, 族群比例基本上非常"", 很少有少數民族. 除了夏威夷和阿拉斯加這2個不在本土的州之外, 不在"純白區"裡面的州只有1, 就是2009年才宣布廢除死刑的新墨西哥州. 然而很遺憾地, 新墨西哥州2013年的犯罪率是全美第二, 僅次於阿拉斯加(又是個廢死州), 而犯罪成長率更"榮獲"全美冠軍.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1040008-1.aspx

所以可以據此判斷, 美國廢死後社會結構沒有解體的州, 主因就是白人仍為人口結構主體, 外來新移民較少所致.

除此之外, 廢死與反廢死論者爭論台灣是否應廢除死刑的時候, 經常以德國作為例子. 2011年有學者認為德國之所以廢死是因為要保護納粹戰犯, 台灣不應學習, 但其實這種論調確實稍嫌武斷, 二次大戰後的集體氛圍才是西歐開始逐漸廢除死刑的因素. 那就是"這場戰爭死得太多人了, 我們應當反思, 是不是應該開始尊重人的生命了"這樣的集體氛圍. 可是, 這樣的氛圍存在現在的台灣嗎? 很顯然也是否定的. 今天的台灣社會面對近120年來的歷史傷口, 基本上都是在"究責", 也就是企圖把傷痛推給單一方面, 都是XX的錯, XX都該死. 這樣的思維其實就是一次大戰之後的凡爾賽和約的思維, 反正這場戰爭都是你們德國人的錯, 你們德國人通通都該死. 凡爾賽和約的結果, 被壓抑, 經濟崩潰的德國, 人民會捧出一個什麼貨色來也就不難想像了. 所以也因此, 為了不希望再度步上一次大戰的後塵, 二次大戰後出現一個對前納粹分子相對寬鬆的和解條件, 以及逐步邁向廢除死刑, 也是可以理解的事了http://www.jrf.org.tw/newjrf/rte/myform_detail.asp?id=3211

可是, 西歐這樣的安定社會可能持續嗎? 很遺憾的是, 越來越悲觀了. 為什麼? 因為新移民來了, 尤其是來自伊斯蘭世界的新移民. 西歐基本上都是基督教為主, 雖然曾經因為教派差異而爆發了30年戰爭, 但停戰協議即西發利亞條約, 為現今的世界秩序建立了基礎. 然而當穆斯林大舉進入西歐, 造成嚴重的文化衝擊, 因此產生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最嚴重的就是去年的查理雜誌事件. 當時在一片"我是查理"的呼聲中, 我卻認為應當冷靜, 因為查理式的"幽默", 其實經常逾越公然侮辱的界線, 如果在美國大概查理雜誌早就被封館了. 大家都知道人人都有一把尺, 每個人的尺不一樣, 積壓久了, 就會產生層出不窮的暴力事件. 到最後西歐只有2個選擇, 就是恢復死刑或驅逐移民. 現在在西歐各國, 到處都有反移民暴動, 甚至選舉結果讓新納粹政黨佔據一席之地, 長此以往真的很難避免走上那條路吧.

先前, 前台視主播烏凌翔(祖籍外蒙古)寫了一些關於外蒙古政治現況的文章, 其中提到, 外蒙古也有前總統涉及貪腐, 身繫囹圄, 隨後保外就醫; 以及是否與中國大陸改善經貿關係, 又怕再度遭到中國大陸統一/併吞的爭議, 很多跟台灣很類似的地方. 不過台灣相較於外蒙古, 情勢其實更為複雜且困難, 理由很簡單: 外蒙古今天的人口結構, 基本上已經沒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漢民族了. 在人口民族結構單純的狀況下, 討論政治基本上再怎麼樣都不會逾越那條界線. 而在台灣, 在族群關係複雜, 困難的狀況下, 要理性分析政治議題, 解決問題, 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 更遑論邁向和解了. 在這種狀況下, 要跟二次大戰後的西歐一樣討論廢除死刑, 根本就是緣木求魚吧.

PS: 在這個世界上, 有一個唯一的例外, 奇蹟之國. 他是全世界所有廢除死刑的國家裡面, 唯一由多元族群組成, 而且還能維繫社會結構穩定, 經濟富裕, 國力強盛. 這個國家就是瑞士. 確實也有很多綠營人士很希望把他們心目中的"台灣國"建設成東方的瑞士, 1986年民主進步黨建黨開始就有這樣的口號. 只是, 孤證不能成例, 我並不了解瑞士, 不知道這個從1291年就建立的古國是怎樣一路走來, 多元族群為何不會分崩離析, 分別再度被德法意給瓜分. 或許如果有人能夠研究這個歷程, 也可以增加參考的地方吧.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ss800148&aid=43662498

 回應文章

黃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1/16 08:01
其實,瑞士還是分成三種不同民族,他們各自過自己的生活,像是法裔的瑞士人,往法國去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