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荒島樂曲 ─ 我在「半島」的日子
2012/03/26 02:12:10瀏覽3139|回應21|推薦129

 

內心寂靜的全部聆聽,是永不止息悠揚的古典樂,

內心臣服的隨波逐流,是我隨身所需要的奢侈品。

 

荒島樂曲 ─ 我在「半島」的日子

 

當然,我不是要說甚麼半島酒店,如果要說「荒島」,那應該是一種被人類文明拋棄的經驗吧,我不太容易想像我在荒島的日子,但想來,我確實可以說一說那年在「半島」的日子;畢業那年考上預備軍官32期,手氣超好抽到海軍陸戰隊,七月南下到屏東龍泉入伍,於是帶著一種唐吉軻德式出鄉關的不安與浪漫,是我第一次離家這麼遠,這麼久

想說的那年,是我服役的第二年,一段待在恆春半島三軍聯訓基地火砲演練的日子,你一定以為那是非常陽剛的艱苦操訓時日;坐在搖搖晃晃的兩噸半軍用卡車上的駕駛兵右側,沿著高屏公路朝向恆春,一邊押車南下的路上,一邊看著右側波濤洶湧的台灣海峽,當時我也是這麼想的,

然而,現在回想起來,那裏幾個月的生活,倒是我心靈上最接近「荒島」生活的日子,我想某種程度上,當我真的與自然聯結的時候,我會感覺到:那種內心寂靜的全部聆聽,就是一首永不止息悠揚的古典樂,而我內心願意臣服的隨波逐流,就是我隨身所需要的奢侈品。

車城四重溪入海處夕陽

沒有網路的年代,只要有一些紙與筆,記得我都會想好好寫寫的,寫甚麼? 那時候,多半寫給父母,我還記得,我也寫了很多情書,寫給誰呢? 老實說,都好像是寫給不是女朋友的女朋友,自己瞎浪漫,也許像我一向常說的,感覺上,寫給某一個美麗的女人,也許只是她可以為你代收你給生命的情書。

離開半島多年以後(正確的說是29…),一直不覺得我會再因為其他甚麼原因回到那個遙遠的地方,但一直以來,總想寫寫那段與自然最接近的日子,夏日清晨,早點名以後立即的晨操;

我常常午夜夢迴而想起,那些個灰濛的清晨,在一天酷暑悶熱開始之前,山間的深綠色新鮮的空氣,沿著我們黑褐色赤膊上身留下的汗水,還有整齊劃一連方隊的迷彩短褲與黑膠鞋,大夥兒精神抖擻的跟著值星班長的口令,沿著山區 5000 公尺的晨跑,

那時候,我感覺不到軍官士兵的階級差別,或是來自南北都市鄉村的差別,只有那種無言感覺到的都是人類與自然的諧調與韻律。


我們的駐地是在靠恆春20公里的保力山區,因為家在台北,所以周末我多半自願留守,以換取一次數天的長假,記得有幾次剛好有颱風所以山上斷電,在燭光搖曳中,幾個同袍,一瓶高粱酒,聽著窗外的呼嘯風聲,說著未來當完兵要做甚麼計畫。

炎炎盛夏的七月,剛好碰到兩年一度的大型師級對抗長風演習,當時是與由桃園南下的一個陸軍重裝師對峙,雖然不是真槍實彈,但是勝負的判定,上關係著師長升遷、下關係到放榮譽假、小兵關禁閉等,都是很真實的結果,所以事前訓練計畫、沙盤推演等與執行都是很認真的:演習前兩個月,每個人腿上都綁二公斤沙袋,進行日常操課訓練作息;

後來演習時遭遇戰是在台南關廟一帶,雙方先遣偵蒐尖兵連,都想探出敵主力以加深自己縱深,形成口袋陣地或計畫迂迴側背路徑等等,一日行進,軍情數變,有時進,有時退;在某一個黃昏,我在一不知名的小鎮街頭,與一群散兵游勇,一身疲憊,狼狽不堪的不知該朝哪一個方向前進,兵荒馬亂,或就是如此。

這時,有一台吉普車突然停在我前面,跳下一位少校軍官,可能是其他營的幕僚或副營長之類的中階軍官,以一種威嚴的聲音質問我:「排長! 你知不知道哪裡是前線? 」我滿臉風沙疲憊,目瞪口結,無以為對;空氣為之凝結了好一會兒,

然後不久,突然隆隆引擎聲大作,從我後面的路上轟然響起:四台戰車快速的開過我們身旁,奔向集結地,我馬上很興奮的指著戰車的沙塵大聲的說:「報告長官,在那裡!」,我這小少尉馬上把邊上的阿兵哥們集結一下,回頭再看了一眼揚長而去的吉普,然後不再猶豫的向著「前線」行進…

我再也沒看過那位軍官,可是我後來發現,他竟是常常出現的典型人物「路人甲」;在我猶豫傍惶的時候,突然會跳出來問我: 「士兵! 你知不知道哪裡是前線?

我想,拿破崙或許會說: 「如果戰場上失去方向,那就朝向炮聲前進!」吧?

我們手上有的這個人生劇本,也許不是我們喜歡的,也許像是一種孤獨站在舞台上的獨角戲,或許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常常有這種在荒島上的意象,一種脫離人間的遙遠感,

對我而言,那是一段青澀年紀,只有一個隨身行軍背包(陸戰隊稱為"忠誠袋",我們私下稱它是重沉袋...),除了軍服棉被,其實裝不下任何古典樂與奢侈品,但是,遠離家鄉心靈孤單不安的日子裏,我想,我第一次學到了如何在孤單之中,信任生命,等待來自自己靈魂深處的生命提示(oracle)與尋找身處時空裏的無言暗藏的祝福。

不好意思,按遊戲規則,就邀請下面幾位,有空說說你們的孤島經驗吧:

痴人如青

陸戰隊

Golf Nut

Miss

舒靈Soula

異色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mptytraveler&aid=6258799
 引用者清單(1)  
2014/10/01 23:20 【udn】 比價後更省錢!班長 迷彩 件式 報告比價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
2013/09/18 13:58
我又回來看這篇文章,一篇我非常喜歡的文章。

藍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願你
2012/10/10 22:40
順這雄壯的"桂河大橋"的音樂 踏著正步往前走 勇不回頭!

小子淺見,有影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服役時是陸軍步兵
2012/08/23 18:02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8-28 04:49 回覆:
Army, or Navy, or Marine, Its all about how our golden ages are under test for body and soul...Good old times

藍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哇! 桂河大橋主題曲
2012/07/18 03:34
俺特喜歡! 尤其是伴奏的提琴聲出來時給人震奮之感!  喇叭聲讓人想起身踏步勇往直前!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7-20 05:34 回覆:

確實 老音樂常常讓人驚豔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美的回憶
2012/04/27 00:25

在半島的日子雖感心靈孤寂

但是寫家書及等待情書的時間

也是一種美好的期待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6-03 10:11 回覆:

在現實與夢幻之間 我們的人性尊嚴得以不倒 而繼續前進 而在"輕舟已過萬重山"之際 我們明白了無言生命的韻律 唯有繼續前進 駐足不前只有迷或無助到下 而答案往往就在前面 就像西遊記一樣 在終點的無字天書 是有精神意義的啟發: 你要的是一個旅程 目的地不是重點

But you have to get there yourself to understand this ...


Tad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喚起年輕時的回憶
2012/04/13 00:43

這真是好久以前的事囉   我服役時的駐地在  清泉崗

下恆春基地時是住在二重溪的茅草屋裡

那年的三軍聯訓  郝伯伯到場視察  因為雨後場地泥濘不堪  所以部隊出了不少的  包

現在想起來  都還歷歷在目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4-13 03:10 回覆:

哇 清泉崗的66師 可是天下第一師呢!

我一直沒有恆春下雨的印象 這樣一說可以想像泥寧不堪的狀態... 那時民國70年 我們好像也還是郝伯伯參謀總長

記得我們團本部直屬連是在四重溪這頭木頭營房 而步兵營是在二重溪那頭 分散的 上頭來戰備檢查 大夥兒還要脫鞋涉溪 走一大段 到恆指部受校閱

也不知怎的 荒島印象 就想到那一段 三個月長的半島野外生活

謝謝您的分享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Good job!!!
2012/04/11 12:59
這篇讀起來﹐ 仿彿在讀梭羅的 "湖濱散記 "。當初本來也想拉你﹐又怕這樣的主題不符合ET 的風格﹐ 沒想到寫來真是另一番荒島的味道﹐ 而且更有一種遺世獨立的荒島感。喜歡﹗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4-12 05:32 回覆:

我這人超懶 又老寫些嚴肅題目 引以為樂 在udn社交太少 不善哈拉 所以多謝你不拉我 是饒了我 XD 你看我都不知該點誰呢 多勉強... James 老好人 不好意思裝傻 所以勉力一回了

我是中道遵行者 學習孔子"聖之時也" 順應因緣 粗茶淡飯獨處遺世能過 滿漢全席風風騷騷也過的痛快 不特地追求自然 也不排斥文明的人類創意 只是偶爾在某些時空 得到些許當時滋味的回味無窮

物質的豐裕 美麗的人事物 並不邪惡 邪惡的是自己的渴求無厭 頻頻不捨的回顧  我相信梭羅寫的是一種 身體力行 證明少欲知足 有機會發現萬物之靈的價值 : 我看到他寫的 在寧靜之中 可以像希臘神話說的 聽到無弦琴之音 倒也是深得荒島寧靜之樂的

不過 一般人若無若干獨處練習 恐怕聽不到音樂 而先發狂了 XD 所以該是有些精神修為才好 不用勉強接受 這位哈佛畢業哲學家的高境界...

咱共勉之


李孟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苦澀的海風
2012/03/30 23:45
在陸戰隊那幾年,駐紮四重溪的日子,算是稍輕鬆點;卻又常伴苦寂的。記憶裡落山風吹在電線上,有如沖天炮不停亂射,卻是印象最深刻的聲音。過去了才覺值得回味,只可惜那些日子很少有機會留下拍照存記。Empty Traveler 寫那段生活如歌行板,又有了另一番品味。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4-01 11:31 回覆:

多謝長官關於落山風的補充:

我有幾次經過台北公館羅斯福路的台電大樓下 那裏因大樓高聳而造成的"人工"落山風的效應 也常讓我回憶起恆春的落山風 我其實曾拍過一些照片 但是在沒有網路的年代 搬幾次家 或是出國 後來就不見了 十分可惜...

但是 四重溪 那裏 看著台陽東升 西沉 天空的記憶 是印象深刻的 對我這個都市孩子來說 第一次感到世界的廣大 與對人類渺小 又狹隘而互相傾輒的厭惡

曾閱讀您許多過去軍旅中的見聞經驗,簡直是活生生的陸戰隊百科全書 向張鳳姐說的"當代史"人類記錄 如果不是這樣寫下來 再過幾年 恐怕都沒人看得懂或體會 我們當時那種您說的「常伴苦寂」的焦慮感 對於曾經青春的我們 那是多麼艱難的人間修煉啊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心靈的交響樂
2012/03/28 16:22

的確,荒島對我而言,就是這麼如Empty Traveler的引申。

生命中的荒島往往是一種感覺四面無人的孤獨心態,雖然四面正來往著擁擠的人群,或是身邊正陪伴著親朋,或是電視裡正進行著某個熱鬧的節目。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心靈卻可能處於四面無人的孤獨狀態,我們可能因此而產生徬徨、焦慮、憂鬱的不安,但是,正如Empty Traveler所言:

在孤單之中,信任生命,等待來自自己靈魂深處的生命提示(oracle)與尋找身處時空裏的無言暗藏的祝福。

生命的荒島相對地向我們展現了一個我們平日見不到的景色,在不受四面人事物的影響下,我們自己必須面對自己,在唯一的一面鏡子裡我們見到真實的自我,這個真實的自我可能比平日醜陋些,也可能比平日美麗些。

我想,能夠在生命的各個階段偶而漂流至某個荒島,而在身無一物的情況下,依舊聽得到一首樂曲,一首心靈的交響樂,呵,該是多麼美好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3-30 05:47 回覆:

我們常常打擊自己的 就是所謂"被迫害感" (victimized) 總覺得自己的不幸 是因為某種別人 所造成的 我想萬一被現荒島 一定也是這樣不得安寧的 這種心情 未必可以因一首歌 一本書 一件奢侈品而改變 那樣的救贖 必然要來自一個光明無悔無怨的 寬大與慈悲的心靈:

根據佛經記載 即使最後不幸 喝到有毒的香菇湯供養而瀉肚將亡 佛陀也一再慈悲安慰供養他 因而自責不已的闡陀 他是人間佛陀在世最後渡化開悟證果解脫的弟子 ; 這種對一切發生都安然 不自憐的力量 必然來自一個有能力聆聽內外 自給自足的光明心靈與靈魂

這是一個每每感動我的人類靈魂高尚可能的最好證明:

我自許 也能擁有那種完全理解生命的高貴心靈 感激一切都是最好最美的發生... 即使 陷在荒島 那樣的絕境可能 我都有一個這樣對自己慈悲的選擇


無名氏
不一樣的樂曲
2012/03/27 17:32
那種內心寂靜的全部聆聽,就是一首永不止息悠揚的古典樂,而我內心願意臣服的隨波逐流,就是我隨身所需要的奢侈品。

�X�B: 荒島樂曲 ─ 我在「半島」的日子 - Empty Traveler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emptytraveler/6258799#ixzz1qMo3n93x

這二句話寫得太棒了!!我真的聽到了一種非常不一樣的樂曲!!

謝謝!!

Empty Traveler (emptytraveler) 於 2012-03-30 05:34 回覆:

也多謝你的"聆聽" XD

我們如此聆聽 其實就是說 我們可以有機會 在毫無資源的一種特定絕境下(如在荒島那樣) 仍然能信任生命 即始看來醜陋的 也是生命最好的發生 唯有如此 我們生命裏的高貴品質 如勇氣 為人著想的慈悲 才有力量

一個人即使 倖存了 而沒有這些 因聆聽 而發自內部的能量 也不過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活人 所謂人定勝天 不是真的在自然力量上的對抗成功 而是在最艱苦絕望的時候 他也有獨樹一格的不卑不亢 不抱頭痛哭 不自憐 就像佛陀一樣 :

根據佛經記載 即使最後喝到有毒的香菇湯供養瀉肚將亡 他也一再慈悲安慰供養他 自責不已的阐陀 ; 這種對一切發生都安然 不自憐的力量 必然來自一個有能力聆聽內外 自給自足的光明心靈與靈魂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