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飛往蘇美島的機票--第七章
2009/11/07 00:09:30瀏覽529|回應0|推薦2
第七章                                                                  

濱海的三星級袖珍飯店,呈ㄇ字型,整齊排列著十六棟獨立的小木屋。走進接待中心,像走進自家客廳。左側為櫃檯,櫃檯後面為廚房。右側為書櫃,書香佔據整面牆壁。正中是面大鏡子,可以看到海的姿影。鏡子後面是洗手間,洗手檯在走道,旁邊堆放著雜物及塑膠瓶裝的飲用水。滿臉堆笑的年輕小姐起身合十相迎。她身穿緊身兩截式的傳統泰國服飾,倒和中國式旗袍有異曲同工之妙。她的紫藍色鑲金色花邊的衣服,在木製桌椅中顯得有些突兀,但又說不出的協調。
是海水在柔和我們所有的感官嗎?
我在辦理住房時,皓昇詢問是否有空房。在得知只剩花園景觀小木屋時,他突然轉頭問我:
「梅子,妳要住多久?」
「三週,到二十九號。怎麼,你可以住到那時候嗎?」
「我沒有特別計劃,反正有一個月的假期。三週倒是剛剛好,剩一個星期回台灣處理些事情。這樣我們也可以一起同進退了。」
他回答得非常自然,雙睛定定的看著我。我的心激烈狂跳,幾個問句哽在喉頭,發出的聲音卻像打了個響咯。之後怎麼辦完手續,我完全沒印象,整個廳堂好像都被鏡子反射的水光給漫沒了。

走出接待廳,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迷你吧台,稻草圓頂像一把棕色的陽傘立在花園的中央,吧台左側是五尺見方的游泳池,池邊整齊的放置約十張躺椅,躺椅上還有白色麻布料的大型靠枕,已有住宿客人舒適的躺著,光裸上身,享受著日光浴。繞過吧台,二格階梯走上一塊高起的正方型木質地板區域,眼前置有數十張竹製桌椅,六株高聳的椰子樹圍繞,大片的綠葉在豔陽下盎然生輝,形成天然的遮陽空間。櫃檯小姐介紹這是露天餐廳,如遇下雨,可以改至接待客廳用餐。以餐廳為界線,四周是綠色草坪,修剪平短如綠絨毛巾,紅磚走道點綴其間,幾株不知名的花叢散開植種,花香流溢。
櫃檯小姐一路介紹環境,我和他並肩行走於後,一陣微風,竟隱隱聞到他身上的氣息,像是初夏的陽光,明朗的灑在心懷裏,穩重沉著,卻不會教人亮得睜不開眼睛。
這條路會不會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我的小木屋到了。
「好好休息一下嘍,等會兒見。」
他說,一樣是溫暖的微笑。我注意到他笑時露出潔白整齊的上排牙齒,有一種感性的質地,光影似乎會被吸附在他的笑容裏,而我見到這樣的笑容,似乎也感受到光的魅力。
直到那一刻,我的神經終於鬆綁。
海風徐徐,浪聲緩緩,我聞到,聽到,也看到了。
大海,我來了。

再見到他是二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我的小木屋面對大海,從陽台可以看見餐廳的範圍。他在靠邊的一隅喝著冰啤酒。見我走來,笑説:
「梅子啊,妳看起來輕鬆多了。」
我在他面前坐下。
「嗯,你一定不會相信,這是我第一次出國。」
「第一次出國就遇到我,妳很幸運喔。」
「我也是這麼覺得,怎麼會這麼巧。」
他若有所思般的注視著我,好像想對我說些什麼話,我把視線轉向遙遠的地平線。
他呷了一口啤酒,冰涼的啤酒瓶外沁滿水珠。
我不知道該不該問起他和鈴兒之間的事,順便打聽鈴兒的下落,掙扎不下,倒是他先開口了。
「梅子,有話就說吧,有些人是藏不住秘密的,我想妳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臉頰頓時灼熱,只好傻笑一番以掩飾自己的不安。
「皓昇,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未等他回答,我繼續說:
「你還有和鈴兒在一起嗎?」
「我們分開很久很久了,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說完,皓昇一口氣喝完啤酒,把空酒瓶推放到桌邊,眼望吧台,想是要再點瓶飲料。吧台四周空無一人,工作人員都不知躲到哪兒避暑去了。皓昇一副算了的表情,回神過來,這次換他欲言又止。我的心中浮起不祥的感覺,一股莫名的悲傷隨著潮水湧進。
「這中間發生了一些事,一時間也說不明白。你知道當時我準備要出國的事讓鈴兒很難過嗎?」
「我知道,那次我們約在茶館碰面,她看起來心事重重,很擔心你們不會再見面,後來到底怎麼了?」
鈴兒那天的紅色衣裙浮現腦海,那麼靜默的下午,茉莉茶香卻不再漂浮。
皓昇沉默一會兒。
「其實,我因為眼睛度數太深,不用當兵。那時我決定直接出國讀書,計劃是我們倆可以一起出去唸語言學校。本來還有連絡的,她聽起來還好,只是她一直推說工作忙碌,排不出時間碰面,後來就突然消失了。電話或信件都連絡不上她。住在她同棟公寓的人說她早搬家了。我沒有等她,大四畢業的暑假就到英國了。上個月我家人接到她這封信,轉寄到英國給我。」
說著,皓昇從襯衫口袋裏拿出一封對折為半的信柬平放掌上。
「這封信我一直帶在身上,當然,完全沒想到我真的會碰到妳…

突然之間,我們兩個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說:
「我的機票是鈴兒送的,你的也是對不對?」
皓昇用力的點了頭。
他將信遞給我,封面是熟悉的字跡,娟秀的筆劃,鋼筆仔細書寫許皓昇的名字地址,有幾處被水浸模糊了,想是隨身帶著,常常展讀的緣故。郵戳是「屏東」。
鈴兒怎麼跑到屏東去了嗎?護理長曾說他們正準備搬家,原來早已搬了。難怪我怎麼都找不到她。
「我可以讀嗎?」
「當然可以,她在信裡說我會遇到妳,我還想她的直覺可真靈驗,真的沒想到是她特地安排的。」
他微笑。
「妳是鈴兒唯一要好的朋友,我想妳應該要知道發生什麼事。鈴兒在信中提到,我遇到妳的時候,要將事情的原委清楚的讓妳知道,希望妳能原諒她為何不告而別。」
我正準備打開信封,皓昇突然輕拍我的手。
「梅子,我希望妳不要現在讀,晚上再看吧。」
「喔,沒問題,我先把它放回房間,順便換泳裝。現在太陽沒那麼烈了,游泳正好。你呢?」
「我再坐一會兒,很久沒這樣放鬆了。妳好好去游吧。」

回房間後,我把信鄭重的壓在檯燈下。                                        

五月,淡淡的季節,安靜的旅店,碧海藍天下,鈴兒、皓昇與我,共同交集在這封信的秘密裏,四周除了風拂葉梢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外,我似乎正飄浮在汪洋中的孤島上,而孤島靠著心與信的重量在時光中浮沉。
穿著出國前特地在百貨公司採買的深藍色比基尼式泳裝,腰間圍上紫色的長布巾,戴上太陽眼鏡,至泳池邊時,皓昇原來坐的位置上已空無一人,桌面還放著空酒瓶。倒是隔壁桌來了一對年輕情侶,男的雙腳高高翹在木欄杆上喝著冰啤酒,眼望大海,女的一手捧著書讀著,另一手輕輕的揉捏男友的肩膀。
我跳入泳池,冰涼的池水冷凍了我所有的感官,從水裏看被枝葉分割成片的天空,變成細碎的湛藍琉璃,一陣強風,似乎就要將琉璃吹落,灑遍大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ainetung1967&aid=3474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