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畢飛宇<我有一個白日夢>
2021/02/27 20:20:04瀏覽498|回應0|推薦9
    一直很喜歡畢飛宇,跟著他從上個世紀讀到下個世紀,雖然世界已經不是從前的世界了,但是有些東西永遠不會變,譬如,「愛」這個東西。
    畢飛宇的白日夢中有三十二篇散文,談天說地,對於想要認識作者的讀者而言,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源。他談自己的童年、創作的靈感和對於生活的態度。身為小說家,他說小說家的使命除了寫出好作品,小說家「也有提升自身生命品質的義務」,在他看來「生命的品質取決於一件事,做為一個人所擁有的情懷」。
    我想,情懷就是善良的情感,是無所求的愛,是除了自己,也關注他人的感受;除了自己,也在乎世間萬物。因此,他能寫出<推拿>,自知自己是個軟心腸的人。寫出<平原>,將情懷放在農民的悲歡上。
    也只有他,寫出了動物園裡的獅子。他說:
    「我常與獅子對視。從他那裡,我看得見生命的崇高與靜穆,也看得見生命的尊嚴與悲涼。…生命的高級與否往往取決於一點:有無孤寂感。高級動物們都有一種懶散、冷漠、孤傲的步行動態,都有一雙厭世不群的冰冷目光。他們無視世界的接受與理解,只在懶洋洋的徜徉中再懶洋洋的回回頭,看看自己留給蒼茫大地的蹤跡,他們便安靜地沉默了。他們的沉痛與苦楚都是隱蔽的,他們的喧嘩與歡愉也是靜悄悄的。這種沉默可能來自於他們涉足過的廣袤空間。巨大的空間感是易於造就巨大孤寂感的。在孤寂裡,生命往往更能有效地體驗生命自身與世界。」
    這就是駱以軍說的至福時光,藉由閱讀,帶引我們到超出我們所在或所能感知的世界好幾倍的所在。
    我想的至福,則是遇見一位作家,他,說出你心裡的話。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ainetung1967&aid=156881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