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花開花靜,水流涓涓
2020/09/19 20:49:25瀏覽511|回應0|推薦18

    認識童元方女士是因為陳之藩先生。在陳先生的散文中曾多次提及童女士時常信手拈來各種國學典故,我心儀已久。這本〈水流花靜〉是科學與詩的對話,自然有著陳先生與童女士的認識過程,也談及各種主題,是散文式的對話,也將對話散文式了。一如書名,如賞花聽水流聲,從大師們的知識寶庫與生活小故事中學習文學,也學習思考。

    因著作者文字如水流花靜般的舒適恬靜,便再讀了作者的第一本著作〈一樣花開〉,此為作者於哈佛十年的生活記錄,討論了許多文學。她研究李漁,說他「雖然是客觀敘事的小說,實在是說惆悵的自己;雖然是喧天而響的鑼鼓,實在是說寂寞以終的人生。」      她談古詩與現代詩,論述史記,講詩人的故事等等,什麼都說了些。懂得的,我細讀;不太熟悉的,唸過去也好像摸了點古典文學的邊兒。

    如果對文學有意,對散文有情,花靜花開都值得賞析。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ainetung1967&aid=150793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