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翻臉了的生活-讀畢飛宇
2020/07/26 19:28:55瀏覽650|回應0|推薦11
    「時間讓太陽烤鬆了,蓬散開來顯得臃腫多餘。時間的剩餘往往成為感傷和哀怨的初始動因。時間折磨人時殘酷而又富於哲理,讓你加倍的疼痛與清醒。」
    因為太陽烤鬆了時間,得以聽見畢飛宇的文字靜靜地在書店一角吐納,看似不經意,但悠悠氣息飄忽而來,只見「邊緣」二字模糊在生活中,還有迷茫的線條在書衣下散發著強烈的暗示。果然,剪不斷,越理越亂,塵世裡有說不完的故事,也有躲不過的溽暑。
    三篇小說,起於大熱天,止於生活邊緣,中間穿插著敘事,三篇以人物的悲歡連結,大至國仇,小至家恨,都在最後的血淚裡終結。第一篇特意標出一九九四完成的年份,臆測作者是想讓讀者知道今非昔比。我是這麼想的。前邊有刻意的雕琢,漸漸的痕跡隱沒,到生活邊緣一篇最好。可見時間折磨人不單帶來疼痛,作者說的「清醒」就是值得付出的代價。
    生活邊緣。我們都在邊緣中生活,在邊緣中晃悠,時而苦,時而樂,總是得過。小說中的人物在失落與甜蜜間徘徊,微笑的同時堵著胸口的酸楚,或掛著淚於城市中放逐,為的都是從來說不出口的話,或是以為就是那樣。
    「生活這東西真是被人慣壞了,處處將就它,順著它,還能說得過去……」
    一旦不如它的意,小說家說它便翻臉不認人。
    這約略就是人生吧。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lainetung1967&aid=144755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