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看到這樣的新聞 你還能容忍嗎? _政變篇
2014/03/21 21:07:27瀏覽941|回應8|推薦20

今天王金平院長亮出兩招,這兩招可是壓垮駱駝的根稻草

、他宣稱學生暴民闖佔立法院議場是屬於社會治安問題,不是國會被佔的問題;如此他表示,堅決不同意使用國會警察權來驅逐議場内的學生暴民。

二、他向社會發表聲明,總統府二度來電要求他出席院際會商,他嚴正表明本次爭議根源在於朝野黨團對服貿審查程序歧異,目前尋求問題根本解決最要緊。他已明確拒絕出席。

 

簡單的講,這樣的態度就已明白的向社會表示,他是支持學生暴民的行爲。

這麽一來,也就等於立法院長自行向社會宣告,「立法院的機能停止」。

 

整個事件發展至此,顯示出局面已然走向為一場『政變』的格式。

由於幕後策動者對政變成功的機率估算稍微保守,於是將學生暴民安排成幕前第一現場的發動者,現今加上陸續參入的各學校内“民主”社團;而第二現場由幕後的操作者(暫時不明說如果政變成功但看之後的新實力派領導人便知道了)動員地方與社會各界;而最重要的後方資源補給(包括物資、媒體協調、財力、國際宣傳......等)就是那股大勢力的長項了。

因爲所有的演出都是由第一與第二現場在耍弄,因此即使最後萬一『政變』的謀算失敗,也沒人會連想到此時曾有過這個擧動。

 

我之敢如此判斷,乃在於:此時國家最高立法機構是正被一股暴民行爲所侵佔,可是身負衛護國會功能的立法院長居然表示認同該暴力行爲,而不準備做任何反制暴民的處理動作,還主動向社會表達了一份聲明。他的聲明其實就是等於目前將國會議堂放手交給這群暴民。

再加上反對黨這兩日來的“全力”積極動員,社會上所有的反對派也此起彼落的輪番呼應與遍地興風作浪,已然使得這股由學生暴民發動的騷動展延到全島。

同時除了立法院長的主動放棄保衛其所主持的國會主體,連國會所在的台北市長也同時表示:不會使用警察權去驅趕學生暴民。

這幾種情形在在都顯示出有股力量正在聚合,並準備趁這個時機逼使現有的國家領導班底俯首。

 

以目前的形勢看來,如果國民黨内不能“完全”團結,行政院又無法統合内政部、法務部、國防部、警政署等各單位待命,那麽甚至馬的提前下台都是近期内很可能會發生的事。--- 我的意思是這場政變的成功機會很大。

 

小子雖然對暴民的行爲極端忿怒,但是至此,既然了解這根本就是一場政變的格局;也就不想再去抨擊那群暴民了。

有網友蔡阿公在一段回應文中表示,如果這群學生是暴民,那麽現在的政府就是在實行『暴政』。從某個角度而言,這句話還似乎有點靠邊呢!

 

現在我比較會去可憐那位翩翩風采的國家領導人了。

近六年來,他除了用自我迷醉的帥哥容顔與一路標榜的清廉口號外,簡直表現不出什麽真正的治國能力。

他不了解,他之能居於廟堂之上的原因是許多個利害勢力所扶以至。而這些利害勢力都是抱有某種目的的。結果他在這一路上卻連續地消弭了好幾個利害勢力。還有,自從上任以後,他頻頻地到處『誠心誠意』邀請各路幫手擔任各個内閣閣員大任,卻又分別由於該閣員實在是濫竽充數或是失去他的支持,於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陸續去職。如此這般使得他身邊的人馬只剩下一些在政治圈内屬於幼稚園程度的娃娃兵。據我個人所知,好像只有金、龍二位老班子還又回到他的身邊。(我的一位小學同學倒是跟著他從研考會、陸委會、台北市政府到總統府簡任十三職等事務官職務)

去年他居然錯誤到以爲已經抓到立法院勢力龍頭的小辮子,於是想要藉此機會擧著『是非大旗』將這只龍頭給掉。

結果,幾個過招下來,甚至加上前日法院再次確認了龍頭的黨籍;也就是說,龍頭的位子從今後將如磐石般堅固,沒得可扳倒!呵呵,龍頭沒給做掉,如今,回火反而燒到他自己的眉梢!

 

我個人相信,對岸的統治者正虎視眈眈的注意著這場政變的方向,如果有任何情形顯示出離偏他們的長期目標傾向,那麽可以說:未來島内的局勢將是不很樂觀的。

 

【參考新聞】

馬總統二度致電 王金平拒參與會商

王金平:不會動用警察權 不會驅趕學生

 

王金平發聲明 籲馬體察時局傾聽民意

【聯合晚報╱記者蔡佩芳╱即時報導】2014.03.21 02:51 pm

立法院長王金平上午缺席馬總統主持的院際會議後,稍晚發出了王聲明,說明他認為不宜出席的理由。也詳述他三度向總統表達不出席的經過。

王金平在聲明中提到,憲法第44條院際調解權規定,與這次兩岸服貿協議審查屬於朝野黨團爭議,性質截然不同。他幾經考慮,認為為符憲政規定,不辯出席院際會商。

王金平在聲明最後還寫到,「金平籲請主席能體察時局,傾聽民意,促成朝野共識,儘早解決爭議,讓立法院恢復秩序。」

 

王金平聲明全文

一、按憲法第44條係總統對於院際爭議處理之規定,與本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係屬立法院內部朝野黨團之爭議,性質截然不同。金平幾經考量,為符憲政規定,未便出席總統依上開規定所召集之院際會商。

二、金平於會前函呈總統報告上開情形,嗣於總統來電要求與會時,再度說明未便參加之立場。隨後於曾副主席奉總統指示來電邀請時,金平再次請其轉達前述立場。總統二度來電時,金平仍嚴正表明本次爭議根源在於朝野黨團對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程序的歧異,目前尋求問題的根本解決最為要緊。

三、金平身為院長,目前正透過各種途徑持續溝通協調,並徵詢朝野各黨意見,必要時,將於近期召集黨團協商。同時,因馬總統身兼執政黨黨主席,金平籲請主席能體察時局,傾聽民意,促成朝野共識,儘早解決爭議,讓立法院恢復秩序。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arly60&aid=11883843

 回應文章

dmwma
2015/07/03 23:25
讚!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馬江可能會不夠硬
2014/03/23 09:00

馬江可能會不夠硬.  這裡的 "硬", 指風骨, 指執著於天地浩然正氣, 指印度聖雄甘地所謂的 satyagraha (對真理的堅持).

在群魔亂舞的時刻, 他們首當其衝, 咱們也很難去要求他們 -- 沒本事啦.

其實, 馬總統已錯過黃金時機, 他應該在第一時間就出來定調: 立法院的事情由立法院長解決.  他實在太不 "雷厲風行" 了, 顧忌這, 顧忌那, 有人佔據及破壞立法院, 本來只200人, 到500人, 到現在三萬人, 當時就應該視為民變或民亂 (revolt, uprising, insurgency), 不碰立法院, 但切斷立法院周圍與外界的補給.  那些暴民都是草莓族, 一點苦都受不了.

黃世銘的事也一樣.  明明立法把黑手伸入司法, 這是憲政問題, 馬總統卻讓黃世銘獨自去應付狼群.

所以嘛, 小肉球雖然蒐集偌多資料, 懶得寫文章, 俺預測馬江沒脊骨撐住.大笑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4 02:56 回覆:

只是「滔滔江水入海流,波起波落空憂憂!」——咱們這把草繩能耐哪能拿來栓豆腐喲!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變在企圖蛻化為政變中
2014/03/23 05:32

(1) 文中提到蔡老大, 他老人家本來就是綠的.

(2) 小肉球認為這318民變, 原本是一個有計畫的民變, 它早就包含轉化成政變的因子.  此事表面上為了反服貿, 暴民攻佔者為立法院, 這問題是立法院長王金平的問題.

(3) 當民變主事者, 暨在野黨, 改變口號, 喊出 "總統沒正當性" 時, 此民變分明在企圖推翻現有的行政體系, 所以它已從民變轉化成政變.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3 08:09 回覆:

謝謝您再度的回應。

對於政治立場,我自認是非藍非綠;2012年雖然全力支持宋楚瑜先生,但我也不是橘色的。我明白表示自己是個“銅牌”(統派),但我交往的仍是有獨派朋友。(註解:以現今全台民調,獨派可能是第二名,不統不獨也許是第一名,統派是遙遙落後,肯定的第三名——所以就只能拿銅牌了。又,像我這號沒顔色的,講得好聽叫做中立派,但是又被指罵為騎墻派!

對於佔據立法院的事件,我以爲只要能號召、動員,民進黨可以發動十萬人將立法院層層圍繞住,讓這個早已沒什麽實際功能的國會癱瘓掉,我絕對不在意;但是要是到現場去支援那群以暴力行爲(破壞議院設備、公物,傷害護衛警力)闖入國家民主議場的“學生”,那是我極度厭惡與排斥的。

同樣,對於江小弟以一位執國家行政單位最高負責人居然前往犯行現場去與暴力首要分子協調商談,我更是以此君行爲為笑談的話題;還別説去年他那不懂分寸地站在馬小哥身旁聽『是非』的畫面了。


我一直蠻喜歡看的文章,可惜他最近談的多為孫子/女與廚藝之題目,而偏偏這兩方面是我的缺憾,屬於草繩掛豆腐的話題;不過我可是頗羡慕他能蓄出那兩撇小鬍子的!嘿嘿。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23 03:17

這不是政變,也不需要政變,國民黨本來就不是馬能控制的。

這只是正式宣告,羊頭馬英九確定架空跛鴨了。

馬的黨中地位本是假的,他一向只是,眾家賣狗肉的共同推舉高掛的羊頭罷了。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3 08:12 回覆:

馬小哥可能自己現在都還疑惑:「為什麽大家都不喜歡我,我可是事事都在依著民調呀?我連在鏡頭前走路的姿勢都謹慎小心,不敢顯出任何氣勢,怎麽大家都看不出呢?」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22 23:11

以下為自我的補充: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2 23:36 回覆:

對於本文提到的政變一詞,有些網友不以爲然,認爲我在小題大作,借題發揮。

 

這兒我簡單地用《維基》對政變的闡述來説明:

『政變(又稱兵變)是指統治集團內部一部分人通過密謀策劃,採取軍事或政治行動,奪取國家政權的行為。

政變如果成功會造成權力的轉移、政府的更迭或政體的改變。在古代,一般政變國民並不參與;然而在現代,民間舉事要成功,往往需要政府的軍警倒戈支持民眾(起碼是保持中立不聽政府之命鎮壓),而舊有統治團體的遊離份子於舉事後在新政權擔當要職的情況亦不罕見,故此與「革命」的界線較模糊。常見的類型有軍事政變和不流血政變。』

 

許多人誤以爲政變就一定是含有軍事動武行爲,其實從同一維基條目中就可看到好些個例子都沒有動用武裝力量,其整個過程僅是發動群衆對付當政者。

在同類型的行爲中除了使用政變的字眼,有時還會用奪權,甚至革命等更強烈的詞彙。

政變有成事的,也有失敗的。那位#3060?(真糟糕,我都忘了他現在的編號了)以前在任還曾獨創了一個『柔性政變』的名詞來表示一次他定義為失敗的政變。

在1989年大陸的『六四事件』,如果不是被壓制,很可能就是策謀精密地一次成功的政變;相對而言,有多少人能夠辨得清在1976年9月的四人幫在懷仁堂被捕捉的事件其實就算是一次成功的政變嘞!

政變的方式與動作各有不一,其進行的程式有的是突然爆現,有的是由隱而顯,但是不能以爲其僅如外表(或起初)的群衆騷動或示威運動。其實在某些操弄(策動)者的盤算中是隨時依整個行動的弱強進展可以作收放的後續對應動作。簡單的再以2006年的紅衫軍事件而言,如果不是主事者決定作『收』的動作,那誰敢說其不會成爲一個政變呢?


林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22 22:59

若如版主所言,有人操弄圖謀政變,那動用警察權反而是火桶,情勢將一發不可收拾。

王金平已經聲明堅決不動用警察權,且避開院際會議,府方若動用警察權,就上當了,還好沒有。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3 00:10 回覆:

迄至目前,我也覺得負責維安的警方處理的非常適宜——完全避免了暴民“學生”可能將事件的擴大(其實很可能那群幕後的策動者正希望警方使用強制驅散的動作)

就如同許多建言者的提議:「就將那些人擺在那兒涼快,反正立法院的無所事事也不是今天才有的現象。如此十天半月或甚至一個月下來,看看誰的氣長!」

這和當年大陸的六四情況不一樣,大陸因爲地大人衆,如果不及時處置,其可能會由天安門一路沿(延)燒,時間久了,再想比氣長,那時已爲時已晚;所以當時的主政者下達了立刻清理的決定。

至於這次「318事件」,只要政府將群聚的民衆分開:議場外的示威抗議民衆和議場内的吆喝學生,並明確表示未來只會對場内的暴力衝撞、闖入、破壞等犯行追究法律責任與嚴厲懲治。

王金平以立法院長實在不宜作那種聲明,因爲這些學生的動作的確已經傷害到國家議院的立基!他是院長,怎能那樣公開地表達暴行無罪的言詞呢?他是一個深謀計算的人,不會不了解這個情形;既然是如此公開聲明,就表示其背後一定有些盤算。我不再多說,有些事情的發展,如果不會對小市民的生活有太大的影響,大家就坐在台下磕瓜子看戯就是。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22 18:36
這, 本來就是政變.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3 00:12 回覆:

謝謝您的認同,我也做了一段補充説明。


AZ9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3/22 10:51

唉!

小子心 —— 四平圓無限,方寸環空間(early60) 於 2014-03-23 00:16 回覆:

唉,只要太陽明天還是從東方出來,開門七件沒得少,那我們就只有靜下心來看好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