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斯里蘭卡D9] 一張車票的緣份--- 尼貢伯
2016/03/23 20:02:48瀏覽1728|回應0|推薦22

古城艷陽天

當清晨第一線陽光從窗沿照射進來,我在充滿異國風情的氛圍中醒來。窗外可見有歲月痕跡的紅屋瓦,讓我聯想起曾經駐足過的法國南方小鎮,如亞爾,艾克斯。這麼有情調的地方,我理當用一顆從容的心來慢慢欣賞。

走出旅館大門,南方的豔陽已經讓我有著熾熱的感覺。我住的地方就是在加勒的古城之中,這裡的街道小巧,時而筆直,時而曲折,老舊的房子或被改成民宿,或被用作商家。由於腳痛未復,我便積極搜尋著可以租腳踏車的地方。

透過熱心當地人的幫忙,終於讓我以200Rb租到半天的腳踏車。一出店家,我幾乎就快迷路,因為這些老街長的都很像,有濃濃的回教風:拱門,圓頂,土黃色系,很有北非國家的味道,原來在加勒的古城裡,住著許多早期移民的穆斯林。據悉有商業頭腦的穆斯林,在斯里蘭卡算是非常富有的一群,戴著白色小帽,穿著白色制服的穆斯林學生,經過我身邊,我像來到阿拉伯世界一般新奇。

當時城牆在

加勒位於斯國的南端,因為其自然形成的優良海港,以及卓越的海上戰略位置,使得加勒自古以來便是航海大國兵家必爭之地。曾經歷經葡萄牙,荷蘭以及英國的統治,今日的加勒留下各式充滿殖民風情的建築,如:古城牆,鐘塔,市政廳,教堂..等。也因為這份迴異於其他城市的異國風情,讓這座古意盎然的小鎮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遺產,近年來火速翻紅,吸引世界各地的旅客前來。

加勒古城就像一座突出的半島,四周由高聳的城牆包圍住。這道城牆最初是由葡萄牙人興建的,但至今仍存在的市街,碉堡或城牆,卻是後來佔據的荷蘭人大肆拓建的,所以初看此古城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她與我們的安平古堡,紅毛城有點像呢!據當地人說,加勒城牆還曾在2004年12月26日的南亞海嘯中拯救了這座古城。當時斯國南部各地,就連加勒新城也受到侵襲毀壞,古城卻因有厚實的城牆保護而幾乎無損,城內的古蹟也才得以維護保存到現在。

古城牆的地標--鐘塔一帶,可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傘海。由於近年來斯里蘭卡的年輕人時興自由戀愛,因此許多情侶們會在風景好的地方談情說愛,為了避免被干擾,他們會帶一把陽傘以隔開別人的異樣眼光,也形成十分特殊的景象。此外18公尺高的燈塔,也是另一個城牆邊碉堡上的地標。燈塔下方的海灘是當地人前來戲水的好地方,尤其不難發現親子關係和樂的回教家庭。

新城漫騎

遊罷古城,我把腳踏車往新城騎去,陽光燦爛地像發燙的火爐。新城的街道寬廣,車輛繁忙,每個大路口幾乎都有圓環以維持秩序。雖說是新城,但不時會看到台灣五六O年代的復古景象:傳統市場還在用砝碼秤重,牛車仍在為米倉奴役..,但是新城可愛之處,就是在她對我們這些來自文明之國的遊客又提供了便利,我又可以刷卡了!火車站附近的連鎖super market--food city提供我補充能量,比水還便宜的椰子一顆20~30Rb,讓我百喝不厭,品嚐當地的木蘋果汁很酸,但聽說是清血的好飲料,此外炸的看來很好吃的魚肉捲,至今仍教我懷念。加勒是個海邊城鎮,沿著堤岸走,就像在普羅旺斯的隆河旁一般,只是這樣浪漫的觀光小鎮曾經也是讓三千屍首橫躺的人間煉獄,海洋的變化無情不禁令人膽戰心驚。

北上列車

原本我要搭下午兩點半的火車回可倫坡,但火車仍是遲到半小時。往可倫坡的火車是沿著海岸線北上,景色煞是優美,不時可看見銀色的沙灘與成排的棕櫚,南洋的情調表露無遺。沿線陸續經過如:希卡杜瓦,班托塔...等渡假小鎮,每站都可見許多外國觀光客上下車,這些海邊城市可都是他們的衝浪聖地。雖然從加勒到可倫坡總里程不過96公里,但火車也開了將近三小時。快抵達可倫坡時,海邊戲水的人及傘海的景象又出現,窗外的夕陽正緩緩垂落,天色迅速地轉為朱紅而暗沉。火車在進入市區之前會經過一長排低矮髒亂的木屋,與前方高級的大樓形成強烈的對比,顯見大城市嚴重的貧富差距。

這班列車是要續往坎迪的,但我今日的目的地是首都可倫坡北邊的尼貢伯,所以我打算在可倫坡下車,到市區小繞一下,再搭公車去尼貢伯。

電車奇遇記

當火車抵達可倫坡的車站時,一位剛剛坐在我身邊的女士,指著月台另一邊的電車,說那班車就是要往尼貢伯的。我一聽到便打消出站的念頭,跟著人群擠上電車,這一回我終於沒有位置坐。站了將近四十分鐘,我怕坐過頭,一直問旁邊的人,大家都似知道我要去尼貢伯,熱心地指引我,一直到某中途站,人走了一大半,我才有位置坐。這電車的座位是兩排長排對坐的,人淨空大半後,車廂變得安靜而空曠。

等坐定之後,我發現地上有一張車票,我揀起來看一下日期,問鄰座是不是她的?她說不是! 於是我把它放回去。五分鐘後,鄰座的女士好奇,也把它拿起來看,然後也放回去。沒事做的我忽然想研究起這張車票,於是接著再把車票揀起來看,我發現此車票的起點是可倫坡,終點是尼貢伯,這不正是我可以用的票嗎?鄰座也看到了,向我點點頭,示意既然這車票是沒人的,我就可以拿去用,我心想自己真的很幸運。

我的對面坐了一位媽媽,她帶了兒子與兩個女兒一起搭車,她的小孩看到外國人好像很好奇,偷偷地瞄我,媽媽則屢屢露出靦靦的笑。當我把車票握在手中時,忽然有個念頭,不對呀!如果這車票是要到尼貢伯的,那麼掉車票的人應該還在車上啊,那麼是誰呢?十分鐘後,我發現對面的媽媽好像在找什麼遺失的東西似的,慌張地翻皮包,摸口袋,還對我露出尷尬的微笑。我越想越不對,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撿到她的車票,22Rb的車票對我而言是非常小的數目,但是對她們呢?於是我便把車票伸直給她看,她更不好意思了! 就尷尬地收下那張車票---真的就是她掉的!為了解除尷尬,我邀她們全家一起拍照。

十分鐘後電車終於到站,我下車第一件事是要去補票。站長弄懂我的意思後,我給他22Rb就離開,結果站長又跑出來把錢還我,他大概是覺得補票很麻煩,所以請我坐霸王車,我也樂於接受,有點好心有好報的感覺。然後走出車站,我就要問人怎麼去找旅館,這時我發現那位媽媽還沒離開,還在等我。她很高興地向我道謝,說她剛才以為票掉了,很緊張,幸好我幫她找到車票,我感到她們真的很客氣又善良。因為她是當地人,我便把旅館的地址給她看,問她怎麼去?她驚喜地說就在她家附近,她說我們可以一起坐嘟嘟車到她家坐坐,然後她會請她先生用摩托車載我去旅館。她的誠心讓我感覺像是遇到貴人,又像見到故友般的自然和愉快。

奇妙的旅途插曲

當抵達她家大門後,我快速有風度地付了120Rb車錢,然後進她家參觀。她們家比我想像地乾淨舒適寬敞,那是一個一層樓的平房,有小庭院,屋內有四間房。媽媽趕緊呼喊家裡的阿公阿媽,像要熱烈歡迎訪客似的,沒多久她先生也被她用手機call回來。她先生Ronald是鑽石切割的技師,在斯里蘭卡算是很不錯的工作,然後她就準備紅茶,還有一些小菜請我吃,她先生也拿出一瓶椰子酒要與我共飲。接著他們熱情地翻出先生學生時代短跑的冠軍獎杯,以及她們家族的照片,也一一介紹家中成員的名字與年紀讓我知道,好分享她們的點點滴滴,就好像我們是許久不見的遠房親戚似的。酒酣耳熱之際,我也融入這個和樂家庭的溫情之中,我幫較少拍照的他們留下數張全家福並互留住址。

最後Ronald非常熱心地幫我找到旅館,並幫我議價。當他得知我明日將赴機場搭機返台,也打算載我去機場,我滿心歡喜並心存感激地與他約定,心覺這又是一個有收穫的旅途中的插曲。明天將是在斯里蘭卡的最後一天了,尼貢伯肯定將有我最溫暖的回憶。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51179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