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來西亞3] 檳城藝術漂流
2015/12/06 00:06:39瀏覽745|回應0|推薦17

老香港似曾相見

在檳城的第三天,我把行腳範圍縮在喬治市的碼頭一帶,早早便出門,這一帶老房子比肩林立。檳城好吃的都藏在巷弄內的小店,還有許多某某茶室,門面很不起眼,但直覺上就覺得應該是名店。不知是否是檳城的早餐店太少(檳城沒有像台灣美而美之類的西式早餐店),許多茶室裡賓客已上門吃早餐,每家都是門庭若市的光景,檳城的茶室不一定只賣茶,有家碳烤麵包好吃到爆,塗上椰汁醬,加上特調的白咖啡,簡直是人間美味,太早去還買不到。客人太多會把老闆捧得跩跩的,愛搭理不理。然而茶室也有老香港的味道,甚至還有推著推車,賣起港式點心的茶樓,這種店已在香港式微,許多香港七、八十年次的年輕人,沒經歷香港那個年代,紛紛來檳城尋找長輩們口中的回憶。走在這樣復古的街道裡,真有種時光凝結的感覺。這裡的婦女應該要穿旗袍,坐三輪車似的。三輪車!沒錯! 這裡另一項懷舊的交通工具,便是觀光的三輪車。車伕們在特定的老街穿梭,好比民初的感覺原味呈現,我又好像看見張愛玲筆下的世界。 好夠味!

漂流在檳城的街道,不難發現當地政府的努力。他們致力推廣藝文活動,豐富文化深度的創意處處展現。比方說路牌 : 每條喬治市裡的街道,都有一塊精緻、解說清楚的路牌,上面有中文、英文、馬來文的對照,甚至也有歷史典故的說明。某些歷史場景,還有鑄鐵的街頭藝術做為導覽。比如有一條街,有舞龍舞獅的鑄鐵圖案,它說的是,以前英國總督不懂華人過春節時有舞龍舞獅的傳統,遠遠看到有人身上罩著一塊獅皮,頭上露出獅頭,以為背著一頭真獅,還嚇了一跳的新鮮故事!又比如戀愛巷,說的就是以前某位已婚的總督,他在戀愛巷的某間房子金屋藏嬌,後來被發現,但他為了愛情不惜辭去總督之位,這故事便被流傳開來 。戀愛巷上還特別畫了有人爬牆幽會的情節漫畫,著實有趣 。



包容的社會 奇妙的街

除此外 還有打鐵街、賣麵街、船員街 等等 都讓人很容易聯想到當年的故事。而檳城更是國父籌畫革命在南洋的根據地,許多洋房都是見證當時國父商討國家大計的歷史現場,據說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就有四人來自檳城。

有意義的還有一條椰腳街,這條不到200公尺的街道上,竟有四大宗教的建築物聚集在一起,有代表佛教的觀音亭、代表基督教的聖喬治教堂、回教的甲必丹武吉清真寺,以及印度教的興都廟,這在在顯示馬來西亞人對宗教的包容,事實上馬來西亞人是很溫和的。有人說馬來西亞是多種族的國家,為何馬來人的經濟力總是不如華人,是否他們較為懶惰不上進?我曾與Oswald 請教過,他告訴我這是偏見,應該是馬來人價值觀與華人不同,馬來人他們寧可與家人多相處,不喜歡加班,重視家庭關係,追求精神層次,不像華人為了賺錢,甚麼都不顧,寧可犧牲美學、人文、環境、家人和健康,確實是如此,我們都被士大夫的觀念箝制太久了。人生的價值與成就其實取決於你心中的天平,你的天平是平衡的,你就會是快樂的。我開始對馬來人有了不同的欣賞角度。



用雙腳行踏發現細微的美

忽然看到一群人聚在一堵牆前,我也好奇地走過去,這面牆上畫著戴安全帽的少年,騎在摩托車上,畫面好cute!此時有兩位女生正在畫前請我幫他們照相,然後告訴我一則故事: 一位立陶宛的背包客恩尼斯(Ernest Zacharevic)來到檳城,住在某戶人家家裡,有所靈感,徵得同意後,便以那戶人家的子女為題材作畫,不料贏得好評,恩尼斯陸續又在檳城老街完成一共九幅藝術創作,這位作家因為此事,紅回立陶宛,也成了網路及臉書名人。恩尼斯的畫引起遊客紛紛來此朝聖,很多人還與畫中人創意互動,為藝術集體再創作,恩尼斯還在FB上為這些回應作評比,是否很有趣?現在只要google 檳城與立陶宛的關係,竟然都會搜尋到恩尼斯。 因為發現這則名人軼事,於是一整個早上我都在尋寶,尋找他那些在檳城街道留下的畫,我想起之前在法國亞爾尋找梵谷作畫場景的樂趣。因為有目標、有動力穿梭在檳城巷弄間,腳程也變輕快了!!最後我一共找到八幅畫,只留一點小遺憾。

好奇恩尼斯是怎麼畫這些畫的呢?據說他是先拍好照片,然後透過筆電,再投影至牆上。他的畫不只是畫,其實是畫與裝置藝術的結合。例如小孩惦起腳尖站在椅子上,伸手鉤住窗戶,那小孩是畫的,窗戶與椅子卻是實物。他的作品之所以深得人心,重點是他畫的題材都是當地人的生活,貼近他們的日常寫照,舉凡三輪車車伕、水上人家...等等小人物,都是檳城人熟悉不過的場景與角色,難怪引起那麼大的共鳴。他後來的作品,還是檳城市府請他來為藝術季"魔鏡計畫"起筆的呢? 不過也有些人說,為何推展本地的藝術,需要外國人來做呢?好像每次遇到公共事項,都會遭遇正反兩面的評價。

 



姓氏橋上水上人

恩尼斯在檳城的其中一幅畫作,畫的是船家的生活,這幅畫在姓周橋上。姓周橋? 這是怎樣的地方? 話說早期華人移民馬來西亞檳州,最早就落腳在渡輪碼頭邊,之後再沿著海建起一座座橋樑,在橋上搭起生活的居所,每條橋就是一個姓氏的生活圈,形成相當特殊的華人聚落文化,也反映不同姓氏的世系風情。姓氏橋在古時候嚴守一姓一橋的原則,有些住在隔壁的以前在中國就是同鄉鄰居。除了姻親,不同姓氏的外人不能進到裡面。在2008年,姓氏橋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至今最長的一條是姓周橋,曾有電影"初戀紅豆冰",就是在此拍攝的。其他姓氏橋還有姓楊橋、姓林橋、姓陳橋、姓李橋等等。 橋上的生活環境並不好,冬冷夏熱,所以經濟有成的人早已搬離。當地人對台灣人很友善,聽到我來自台灣,並熱情地說她們也來過台灣,多喜歡台灣,甚至還討論起他們多愛看台灣的本土劇,夜市人生、娘家,他們每天都看呀!我不得不相信,這也是一種台灣之光 。



旅行有感

檳城、馬六甲、新加坡,分別是麻六甲海峽北中南三個大停靠站,然而檳城與馬六甲原本都因新加坡的崛起而日漸沒落,但是每座城市都有其不可被取代性,都是獨一無二的,於是憑藉悠久歷史文化的資產,檳城與馬六甲獨特的氣質又再次被注意。2008年,她們同時入選為世界遺產,用觀光重新找回競爭力,如今都變成熱門的旅遊勝地。我想我們每個人也都是一座城,也都該如此,找出自己的核心價值,並且發揚自己的價值,這樣就能讓所有人看見我們,而這正是麻六甲三城為我上的一課。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37819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