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個案事件25之22 酒魔出閘
2009/12/21 22:31:58瀏覽462|回應0|推薦4

自從強暴未遂事件被關,當阿南由禁閉室再回到連上時,我忽覺對他的態度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有些人大錯不犯,小錯不斷,如果不稍壓制他,連上其他弟兄會備受威脅,會沒有安全感。有這種我行我素、性格不服從的人在連隊上,也會使軍紀大受影響。阿南像是另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可能會引爆,只差時間的早晚!

 

        我不再與他嬉皮笑臉、稱兄道弟,因為那似乎會使他的沒大沒小更劇烈,使他的放浪形骸更縱容。我一再警告他「你要是再犯錯,就是送輔訓隊!」、「你不要企圖向權威挑戰,對於壞分子、不服管教的,我會抓你的把柄,把你揪出來,本官不是怕事的人,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阿南是我認為在管教上最失敗的一名新兵,因為他當菜鳥的時候,我們對他太好了!後來我對新兵的態度轉變,或多或少也是源自於這個案例失敗所做的調整。

 

        很多人會說,是這個人本質太差,任誰都沒法度!阿南依然會在集合時躲在最後一排,站著三七步,依然會在我沒看見的時候唱著那首秘密情人金包銀...「世間哪也這秣公平?」、「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不值錢..」,到處擾亂軍心。當所有人向我行禮時,他也不敢造次,因為他知道,我是玩真的!太白目,我會叫他重來。就這樣,許多阿兵哥請假會找我幫忙向連長說情,但是他不會,因為我大概也不會肯。

 

那天中午,我正忙著為一個新兵安排轉診,就見阿南一人在連長室前徘徊,蠢蠢欲動。我知道他八成想吐假,只是不知道他這回的理由是什麼?我暗自希望連長不要准假,一方面也是因為他不尊重體制~忘了有我這個輔仔的存在!但不幸,一個小時之後,他的假單出來了。我有點失望,本想與他家人聯絡,但公務電話線被剪斷了,我便作罷(該死的作罷!),誰知,沒想到當天晚上他就又出事了!

 

凌晨四點鐘,我再一次從睡夢中被安全士官叫醒,事實上, 我已經很畏懼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這次是高雄刑警大隊打電話來,說阿南跑出來搶劫 .....

 

「Fuck!你不為自己想想,也該為你老母親想想!」我直覺的反應,是想到阿南的母親即將心碎的畫面。 

 

這一個蒙塵的夜晚,從此改變阿南和他母親、還有許多人的命運。

 

............................................

 

當天阿南向連長請假,說是要去喝朋友的喜酒。又是酒,酒會害死他啊!當晚阿南喝完了酒,又借酒裝瘋,據說他還穿了雨衣,原來想去嚇嚇從前的女友,這女友當初曾傷了他男性的自尊,這回想讓她驚訝一下。不料他走錯間?  一腳竟闖進別人家家裡,然後他又拿出那邪惡本性與看家本領,丟狠話說是兄弟跑路--要尋錢、要搶劫, 並一手架住當家老者,行起勒贖戲碼。可那家民人哪會任其就範。說時遲那時快,民女趁隙吆呼,立刻召來五、六人將阿南團團包圍住,圍著他毆打三兩下,阿南被打傷了右眼,民人此時也召來警察,將他活活當場逮獲。

 

阿南在警察局做完筆錄,已是凌晨四點鐘,也就是在那時,我被安全士官叫醒,說警察局來電,阿南搶劫被抓。

 

第二天,報上社會版出現了這則 醉兵闖民宅, 民女智救父 的新聞, 標題像極了水滸傳的章回小說, 旅上又是為這件事鬧的滿城喧騰。旅長白頭翁的少將保衛戰,正在緊要關頭,怎容惡兵破壞,加上政戰主任一直想找人開刀。於是這個搶劫案例被他握在手上,當然又得大大檢討一番。

 

「為什麼准他假?朋友結婚怎麼可以請假,又沒有帖子證明?」

 

「報告長官,阿南這次請假並沒有來找我,因為他大概知道,來找我一定不准。」  我接著說:

 

「他直接找連長請假,連長起初也不答應,但後來他施展死纏爛打之功,連長問過參一,知道他還有3、5日的積假,基於給他們方便,因為對他們來說,朋友結婚是很重要的事!再衡量他承諾隔日中午就回來,並不影響裝備保養,所以就准其請假,並囑咐他不可逾假,要把請帖帶回,以示證明。」

 

「你們阿兵哥請假,都直接向連長請嗎?」

 

「這是很少的狀況,以前士官長(正好支援受訓去了)還在連上時,士官都會先經士官長批准,政戰士會先經我這邊,參四會先經保養官…等,就看他向誰負責,受誰管制」

 

「去把他的作文簿,個人資料交給我!」政戰主任說。我早已想到此節,早已準備妥當,所幸平日都按照規定填註,阿南是隨時會出事的人,怎可輕忽。

 

連長關老大最是無辜。批個假單都會出事,本想不刁士兵請假,大家有困難,儘量幫忙,放個福利給大家,沒想到這麼快就踢到鐵板了。好!今後要請假按各排組來,先向排長請假,排長審核完,再帶到連長室來請 --- 一切變得慎重而麻煩。這還不都是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的權宜之計,也是分散風險不得不的作法。

 

再好的命底,阿南這次也逃不過劫數,誰說世間哪也秣公平?上次阿南非禮其表嫂是告訴乃論,對方不起訴,就可以沒事過關,這次卻是公訴罪,他目前尚在假釋當中,這一次恐怕要關很久了,我估計再關十年跑不掉,最可憐的,就是他含莘茹苦的老母親。唉!莫非這也是命?

 

幾天以後的莒光日,旅長白頭翁突然親臨連上督課,對著連長和我說道:

 

「你們連上發生的這種搶劫案在裝甲部隊中是很少發生的(who knows!),裝步連素質較差,人數較多,發生了還沒話說,你們戰車連素質高,還會出這種事,要好好檢討!」他的語氣很不客氣、很不委婉,眼光凶狠銳利,並充滿殺氣。

 

當白頭翁督課詢查完,發現我們並未有失職把柄,便轉凶為和,不再責難。誰不知,他其實怕的要死~再有一個人去搶 7- eleven,他就要準備提前退伍回家吃老米飯了。  不過話說回來,據通靈人士穿鑿附會的說詞,營上會接連發生重大軍紀事件,都是因為挖次口徑靶場,破壞了萬金山虎穴風水所得的報應。如果真是這樣,罪魁禍首還不是他?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3610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