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個案事件25之20 檳榔記-下
2009/12/17 22:28:18瀏覽475|回應0|推薦3

到了哨所,衛兵臭屁王看到出事的又是龍哥,眼睛簡直快噴火似的,氣憤地指著龍哥的鼻子:「你要把連上弄成怎樣,你才甘願?」可見龍哥做人有多失敗,沒人作他朋友也就罷了,所有人也都認為只要有錯就一定是他的錯!

 

龍哥接著把兩條槍繩串在一起,往窗外向下一拋,動作似乎很純熟。並說..「當時廖俊的老闆由某方向靠近哨所,說我們連上向他們訂了一桶油漆。並有軍閥連的人,訂了四包檳榔要我們一起拿。我便要麻糬打自動電話回連上問,可不可以幫軍閥連拿東西,但沒有說是檳榔。連上的安全士官說:「這是最後一次,下次不可再這樣!」於是我照老闆教的方法,向麻糬借槍繩將東西一起吊上來,然後下樓將檳榔藏在草叢中..」你看看!這個時候若真有不法人士攻擊哨所時,他們有招架能力嗎?

 

「你下樓時,槍放在哪?」

 

「靠著牆放!」

 

「媽的! 又多一樣槍隻離身的罪,你準備判軍法!」

 

麻糬呢?他還是不承認。現在要追究的就是到底檳榔是用丟的,還是用吊的。若是前者,麻糬有可能不知道,否則他就是知道又說謊,本人生平最恨人說謊。

 

「好!你說是廖俊老闆託你送的?」

 

「是」

 

「確定?」

 

「確定!」

 

好,我於是拿起自動電話聽筒,撥起店家號碼, 問 :

 

「喂!老闆嗎?我想向你求證一件事,請問你今天早上是否曾送檳榔到我們哨所來?」

 

「沒有啊!我們從來不送檳榔的!絕沒有這件事,可能是你搞錯了!」

 

我看了龍哥,這下他更慌張了,我要他自己跟老闆說吧!

 

「老闆,你怎麼這樣,你自己要我幫你拿的,你這樣害了我!」語氣很是可憐。

 

我再次接過話筒,只聽見老闆改口說:「輔仔,我跟你說實話好了,我從沒有賣過檳榔,今天剛好有人向我隔壁店家叫檳榔,你們連上也向我訂油漆,我就一起送過去的,檳榔是軍閥連他們已經退伍的老兵訂的,要送給他們學弟吃,和你們阿兵哥沒有關係,你們那個阿兵哥很乖,你不要怪他,我知道幫人家送東西是衛哨失職,要判軍法的,我也當過連長,麻煩你跟你們連長求個情,叫他有事來找我好了!謝謝你!」

 

「是這樣就好,我也是不相信我們連上會有人叫檳榔,那我很好奇,東西是用吊的,還是用丟的?」

 

「油漆是用吊的,檳榔是用丟的」這老闆還真機靈,他還知道用丟的和用吊的是程度不一樣的犯罪,任誰也知道,要就一起丟、一起吊,誰會那麼功夫,還分兩次,不過老闆的用心也很堪佩服。OK!至少有一樣東西用吊的,也就是說,麻糬一定知道囉!

 

真相已經漸漸明朗化了!

 

接著我就個別找來了麻糬,告訴他我已經全盤掌握了所有事情真相。

 

「我不想再追究這件事,但你最好把實情親口說一遍,否則你自己承擔後果!」

 

「就像龍哥說的那樣,他向我借槍繩,然後由哨所把東西吊上來。後來是我先下哨,把東西帶回去的,買檳榔的人就在我們連上等我們...」

 

「你為什麼剛剛不承認?你是不是別人不敢吃,專吃龍哥?」  我的正義感又心生起來...

 

「報告輔導長,也沒有,也只有這一次而已。因為我剛剛從輔訓隊管訓回來,不能再犯錯!原來我們都說好有事要他自己擔,事情本來就是由他惹出來的,今天帶他上哨的謝鳥(安全士官)剛才也和我們約定,不要讓事情再擴大,會害慘很多人的。」

 

喔!原來龍哥上哨前還被行前教育了一番,難怪他說謝鳥也知道這事。

 

「最後我再問你,拿到檳榔你有沒有吃?」

 

「沒有!」「沒有?」「沒有!」我豈會相信?

 

再叫龍哥「你一開始,為什麼不就把事情說出來?」

 

龍哥說:「我本來也不想說了,可是麻糬實在欺人太甚了!」

 

「最後我再問你,麻糬拿到檳榔後,有沒有偷吃?」

 

「有!」「有?」「有!」這場羅生門的遊戲,還沒完呀!不過這都不重要!

 

「我們拿到檳榔時,麻糬就說「不如我們吃吃看」他提議完,便吃了一顆,我又好奇,又不敢吃,便往上衣口袋一塞,這就是後來的結果了!」

 

為了追查這件事,我已經犧牲了半天假期,接下來只想好好的休息。

 

對了!錄音機還在走,來聽聽他們說些什麼吧!

 

「你說話不算話!」

 

「你們才過份!」

 

「你要害死我們!」

 

「我就該死嗎?你為什麼不承認?」

 

「為什麼要害我?」

 

……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3598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