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個案事件25之19 檳榔記-上
2009/12/16 23:15:03瀏覽407|回應0|推薦3
某日下午,看見龍哥要上哨,我心血來潮,對他來個大搜身,先問他是否又帶違禁品,自己交出來,他仍是堅決的說沒有。問也是白問,每次沒有,還不是又搜出香煙、打火機、隨身聽……,於是我直接啦!就當我要搜身時,就看見他的手遮遮掩掩,迎了上來....果不奇然,就在他上衣右口袋裡,我搜出了一顆檳榔。

 

「你吃檳榔嗎?」印象中他是不吃的。他也搖搖頭。

 

「那為什麼會有檳榔?」他又使出他耍賴的閉嘴死撐功,那副神情,更讓人想發火!

 

龍哥等著要上哨,我也不想他拖到別人的哨,就說等他下哨回來再算帳吧!當時他站的是要帶槍的外圍哨。恰值高裝檢前,需要運送料件或訂購物品時,我們都會非法藉當時站哨所的是自家人的關係,隨便放行。殊不知,哨兵的責任,不僅是保護營區安全、防範逃亡,也要檢舉攤販和交易,結果我們自己行其方便,先做起違規事來,這在參謀主任無脖雄的規定裡,是要關禁閉的。事情會被捅出來,就是壞風氣所帶來的結果。等龍哥一下哨,我便開始監視他:

 

「檳榔是從哪裡來的?你不吃檳榔,不是嗎?」

 

「檳榔是我幫軍閥連的人拿進來的。」

 

「是嗎?拿了幾包?」

 

「五包,一包放在上衣口袋,那只檳榔就是不小心掉出來的」你信嗎?好笨的謊言!

 

「你為什麼要幫軍閥連的人拿?和你站衛兵的是誰?他應該知道囉?」

 

他慌張地忙著辯解:「因為廖俊(營區外的唯一一家雜貨店)的老闆對我很好,曾幫助我。他要我幫他帶東西進來….,當時是麻糬和我一起站哨,他不知道這件事,因為他那時正和戰情室通電話,我騙他要下樓上小號,就到哨門口,當時老闆就在圍牆外,將檳榔包丟進來,我接住後,先藏在草叢中,下哨後再帶回連上。」

 

他既如此說,我第一個便要查證麻糬,問他是否知道送檳榔一事。一問,麻糬說不知道,再問他是否龍哥曾向他報備要下樓上廁所,他說有。那時他正在與旅戰情通電話,再問麻糬當時龍哥下去多久,則發現事情非如此單純,於是我追著龍哥問。我實在不太相信,光憑龍哥一個人就能搞定,於是我威脅他!

 

「你這一次又是衛哨失職,是要關禁閉了!」「參一,送禁閉單來!」  

 

 

「報告輔導長,我說了!」  

 

龍哥這傢伙愛說謊,心思卻淺的很,很容易被人玩弄於股掌間。我發現他顯然已被逼急了,現在的他驚嚇地像隻小綿羊。於是我問:

 

「說什麼?」 

 

「這件事,麻糬也知道,」我轉向麻糬:

 

「你知道嗎?」

 

麻糬一臉鎮定加無辜地說:「不知道呀!」

 

龍哥說過太多次謊,他又拖累過別人,一時間讓我不知該如何相信?

 

「好,!麻糬知道什麼?」

 

「報告輔導長,我招好了!東西是由哨所吊上來的,是我向麻糬借槍繩,用兩條槍繩吊起來的,這個方法是老闆教我的。」

 

喔!這麼說,麻糬一定也知道,更可能是共犯,我要看他們兩大天王的攻防戰,我轉頭向麻糬:

 

「你知道這件事,對不對?」

 

麻糬矢口否認,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不知道啊!當時我正在接戰情的電話,龍哥你為什麼要害我。」

 

「好!戰情的電話,幾點幾分?」麻糬想了半天,終於勉強說十點半,於是我直接打電話去查問,可是戰情官早已忘了,當時已是晚上六點半,搞不好,戰情也換了人,這樣問是不會有結果的,於是我再向麻糬說:「戰情官說沒有這件事!你說謊,既然沒有人要承認,參一!(我提高聲音分貝),兩個人都送關禁閉!」

 

龍哥這下緊張了。

 

「報告輔導長,不管我要關禁閉或送軍法,有一句話我一定要說...」好啊!龍哥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正義凜然了?

 

「說什麼?」我問。

 

「麻糬在說謊!他確實借給我槍繩,這件事謝鳥也知道!」

 

喔!這關謝鳥啥鳥事。快把謝鳥叫出來,問:「這件事你知道多少?」

 

「不知道呀!」謝鳥表情很嚴正。(好啊,謝鳥可以下去領錢了。)

 

 

「你說謊!」龍哥罵麻糬。

 

「沒有啊!」麻糬道。

 

「有」 龍哥道。

 

「沒有!」麻糬道。

 

「有!」 龍哥道。

 

........

 

......

 

...

 

× oD…..啊!別吵了,讓我靜一下。我走出房間,偷偷留下walkman,並一再故意地說,「對啦!兩個都是」「禁閉啦!」「一個月」….。

 

十分鐘後,為求證實「好!我們去現場實際演練一遍!」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3595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