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個案事件25之15 醫療糾紛
2009/12/08 21:10:27瀏覽617|回應0|推薦2
 十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我們正在連集合場開週會,副哨匆匆忙忙從二樓跑下來通報,連長關老大一面聽著,便一面朝向我這邊看,然後要我立即上樓。我有種不祥的預兆。這通電話是禿頭醫官劉董打來的,那時約早上八點半。

 

        在三總住院的阿甘,上週我去探望時,他還好好的, 不料當天一早起床就告情況危急,院方正急救中,情況不甚樂觀。我趕緊通知阿甘的家人,其實醫官含糊的病情說明,也讓我不知從何說起。

 

        阿甘的家不久前才剛喬遷, 個人資料上留的電話是舊的,還好,我曾和他父親通過電話,留過新號碼。我找了五分鐘,於八點四十五分輾轉聯絡到他父親。阿甘的家長反應很平靜,可能以為是小狀況而已。不一會兒,旅上醫官又打電話來說,還不確定是不是我們連上那一個病號有狀況, 真是耍寶! 人命關天的事怎麼可以弄錯?! 九點鐘,醫官第三通電話打來,只簡單的說:「人已經走了!趕快上去協助處理吧!」不會吧!怎麼可能!?我心中那一點點希望弄錯人的烏龍期盼竟然落空;我趕緊回報給唐三藏,他一聽便問:

 

  「有沒有派看護?」

 

        我說:「沒有!」

 

    唐三藏臉一沉,死人表情又再度呈現,我也懶得多說詳情。我於是帶著原本的看護~大柱子。準備搭飛機去台北;大柱子原本被我派去醫院看顧阿甘兩個月,病患阿甘十月初開完第二次刀後,護理長便篤定認為沒事了,便遣大柱子先回營,所以當時在三總已沒有看護兵隨側。在我臨去三總前,我請安全士官再打通電話回阿甘家,告知噩訊。

 

       一抵三總,我們便被安排進入會議室,這個會議室,前一個禮拜才剛剛舉行過金門彈藥車事件的記者會。阿甘的父母老甘已先坐定,我與他們數目相望, 氣氛凝重、  神情尷尬。護理長、主治醫師、社服科輔導官一字排開,他們開始描述事件過程,然後一場醫療糾紛於焉而起。  

 

        話說 十月二十四日 ,阿甘曾於開刀一週後, 向醫生表示想回高雄老家看看家人, 醫生坳不過他的撒嬌, 便准了他三天假。 一直到星期日當晚六點鐘, 阿甘才提早收假回到三總。 後來阿甘曾向鄰兵表示還要出去約會,殊不知他竟在台北談起了小戀愛,但是當晚九點點名時,阿甘也都能準時就床前定位。 後來約十一點時, 阿甘似乎曾有不舒服的現象, 因為記錄上他曾搭著交通車至民診部大樓的耳鼻喉科看診。  鄰兵印象深刻的說被吵得睡不著, 因為一整晚阿甘都輾轉難眠、  翻來覆去、  口中唸唸有辭。鄰兵說, 阿甘也曾向護理站走去, 但似乎沒有院方的護理人員特別過來看, 只是值班護士有讓阿甘使用氧氣瓶。  大約凌晨四、五點時, 阿甘好像有安靜過一陣子, 大概於此時睡著了, 孰料早晨六點十分, 當護士巡房時,發現阿甘叫不醒, 隨即也注意到他手指發黑, 於是才緊急召來醫生急救。 據說住院與主治醫師, 分別於六點半、 七點才趕到加護病房; 七點三十分, 阿甘呼吸停止,院方一直急救他, 到了八點四十分, 才宣告死亡!  由此大節看來, 其中還有不少疏失或疑點,有的扯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357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