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以色列 D1] 越界、紅海、到聖城
2020/04/07 18:17:19瀏覽862|回應1|推薦24

1/22 Day5 埃拉特 Eilat


從約旦飛奔到以色列


結束瓦地倫之旅,約旦的行程就要暫告結束,今早我就要前往以約邊界 Wadi Araba Border Crossing station,由南關口進入以色列。在約旦邊最近的城市是阿卡巴
(Aqaba,或譯 : 亞喀巴),是約旦南部紅海邊的邊防城市。

昨日我們同車的伙伴,包括一對義大利老夫婦、以及一位來自丹麥的女生,他們都要去阿卡巴。因此導遊安排我們包一台計程車一同南下,邊界就在往阿卡巴的路上。

這計程車司機看來是個很機靈的人,一路上電話不斷,也頻頻逗得笑點很低的義大利老婦吱吱笑。然而我發現有點不對勁是,他一路往阿卡巴的方向前進,沒有要去邊界的意思。我趕緊提醒他,我必須10點過海關,才趕得上開往耶路撒冷的巴士,當時已經9:10了。

司機回應我說來得及,我心想:到海關還有一堆未知的程序,又不是買了車票就上車這麼簡單的事,但礙於語言不同,實在很難解釋這麼多。司機接著說他要先載其他三位到阿卡巴,再載我去邊界,還說兩地之間很近。當時我心覺不對,但已無法挽回。原本"我是順路"變成"我是專程",這車錢怎麼算,那時想問終究沒開口。

終於到了阿卡巴。下完三位朋友的行李後,司機告訴我從瓦地倫到阿卡巴24JD,我們四個人平分,一人6JD,然後去邊界,一人11JD,所以總共17JD。我哩咧! 原本順路只要5JD(前人的案例),竟搞成這樣,於是我抗議不從。只是時間迫在眉睫,那丹麥女生還說便宜。我哩咧! 於是我先上車,司機問我覺得多少合理,我說只願給10JD,不知是我太客氣還是他理虧,總之是他點頭了。然而這樣一搞下來,到達約旦邊境時已經9:50。

我以跑百米的速度,通過約旦海關,沒甚麼人排隊,也不需繳離境稅,然而很快便離開約旦。

進入以色列這邊,果然檢查較嚴格。以色列海關是把安全看得比禮貌更重要百萬倍的生物,驗護照、行李,一點都不馬虎,與機場規格無異。幸好也沒甚麼人,於是我真的就在9:58通過以色列關口。只是最難的一關,是要從關口走路到外面的公路搭巴士,這段大約1Km。


多出來的紅海之旅


我揹著行李快步前走,兩步併一步,一直走到類似交流道匝道的地方才停下來。問過路人後確定前方是縱貫公路,巴士招呼站就在上方。此時我看見綠色車身的巴士在路上奔竄,已感到不妙了,時間早已過10:02,要趕上車應該是無望。我身上還沒有以色列貨幣(ILS,新謝克爾),如何換匯反而是要先解決的問題。

印象中下一班車是在兩個小時後,舉目四周並無商家,只有往南的方向有大樓,我知道那便是埃拉特,我要搭乘的444號巴士也是從那兒發出的,中間間隔兩個站。一股傻勁的我於是打算徒步走過去。這一走便是一個小時。

埃拉特相當於以色列的墾丁,位於國土最南端,緊鄰紅海,距離北部的主要都市,中間隔著一大片內格夫沙漠。近年來發展成旅遊城市,每到假日,以色列人開著車南下,來到這個世外桃源潛水,或者在沙漠中探索,甚或由此地穿越約旦邊界,進入瓦地倫。

傻傻地走,終究會到目的地,我往市中心方向去,陸續完成兩件事,一是換匯,一是找到巴士站。令我訝異的是下一班往耶路撒冷的巴士竟然是14:15 - 將近3hrs後。這下因禍得福,原本沒有遊覽埃拉特的計畫,如今也有機會來瞧瞧。那為摩西分海開路的紅海,即將完整地出現眼前,令我十分雀躍。耳邊彷彿響起陳建年的歌曲~海洋,心情變得好輕鬆。

選擇在晴空萬里的這一天
我背著釣竿獨自走到了東海岸
徜徉在海邊享受大自然的氣息
忘卻所有的煩憂心情放得好輕鬆

雲兒在天上飄
鳥兒在空中飛
魚兒在水裡游
依偎在碧海藍天
悠遊自在的我
好滿足此刻的擁有

啊嗚 ~ 喔 ~ 海洋
啊嗚 ~ 喔 ~ 海洋
海洋


埃拉特在歷史上舉足輕重,大衛王和所羅門王都曾把此地當成邊防重鎮。傳說示巴女王曾經過紅海,在埃拉特登岸拜訪令她愛慕的所羅門王。1960年代,這裡逐漸發展成旅遊勝地,各式的水上活動吸引各國遊客前來度假。我往海邊的方向移動,一直走到Shopping Mall - Mall Hayam Eilat,紅海就在其身後。

這一天陽光燦爛,與在約旦的寒冷大相逕庭。沿著紅海沙灘,高級飯店林立,我已感受此地物價的高昂,只有紅海水是"無價"。行至海邊,雖不能像有備而來的乘客下水游泳,但我也捲子袖子,親近紅海的習習涼水。眼前的紅海,往西看便是約旦的國土,往南則是埃及。位置的巧妙,也讓許多背包客把埃拉特當作往來埃及、約旦間的跳板。

聖城,你好冷

在埃拉特流連,感受度假的氛圍,也讓我有些不捨離開。由於太晚回巴士站,往耶路撒冷的巴士居然滿座,幸好有人改搭下班車,我才得以有座位。乘車路上便見以色列國土荒漠無限、景觀單調。離開溫暖的南方,又開始下起惱人的雨。這段漫長的公路,馳騁了五個小時,終於在晚上七點時,抵達耶路撒冷中央巴士站。

中央巴士站是個像台北轉運站一樣的地方,許多荷槍實彈的士兵走來走去,有些小隻的女生也扛起長槍,那畫面看來有些滑稽。我在公車售票口買了Rav-Kav,是以色列版的悠遊卡,儲值100元,之後交通費用就靠它。我也穿梭商店看以色列人吃些甚麼,結果全都是賣相不好、內容貧乏的麵包。我買了唯一讓我感興趣、未知名的幾款點心,卻全是同一個味 -- 甜到我舌頭發麻。最後我在市場買了一盒誘人的草莓,打算吃它兩餐。

入夜的耶路撒冷氣溫驟降,初到這清一色由灰、黃、白,耶路撒冷石所打造的城市,我感覺有些晦暗、肅穆與冷酷,那種城市氛圍就好比二戰電影裡的歐洲街頭一樣詭譎。我用離線地圖找到訂好的青年旅館Stay Inn,一位室友熱情地向我自我介紹,說他已經住一星期了,狂讚這家青旅有多好、交通多便利。值得稱許的是,這家青旅的床邊都有拉簾,兼顧個人隱私,確實深得我心。

室友Alex說他來自巴西,因為要去土耳其進行植髮手術,所以借道中東旅行。他說在土耳其進行手術比在巴西便宜許多。這樣的非典型資訊讓我瞠目結舌,原來土耳其的植髮與韓國的整型、以色列的植牙同樣擁有盛名,我也算長知識了。

註 : 以色列的鑽石切割技術在世界上也是遠近知名的,想來他們的植牙技術與此有關。不過也有一說,牙科的起源是來自古老的中東文明,故現今最精練的植牙科技就在以色列,也不奇怪。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32392527

 回應文章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7 19:19

我去年10-11月才去了這裡,從約旦進以色列過關花了不少時間。好在你沒碰上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