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葡萄牙 D7] 科英布拉
2019/06/10 09:18:30瀏覽1398|回應0|推薦25

2/1 [葡萄牙 D7] 科英布拉

法蒂瑪大採購

這一天要繼續北上。昨日雨中沒有好好看看法蒂瑪,這日早起補去大廣場兜轉一下。

法蒂瑪的大廣場約中正紀念堂般大小,有點像梵諦岡的圓弧設計,這裡沒有複雜花俏的花樣,連廣場左前方耶穌受難的圖騰,也僅是用鐵條搭成的形狀。很難想像這個地方就像伊朗的馬什哈德,印度的菩提迦耶、瓦拉納西,甚至是猶太聖地耶路撒冷,或佛教四大名山一樣神聖、重要。我沒信八大宗教,卻總有幸親臨聖地,奇哉!

在法蒂瑪的紀念品店裡,最特別的是到處都有聖母塑像的販售。大小聖母透過商店的橱窗,像在護佑整個城市的平安。我在商店看到自己喜歡的毛帽、圍巾、手套、雨傘,一時欣喜若狂。最後把所需一次買齊,讓店員手忙腳亂。也算有聖母保佑啦!

科英布拉小夜曲

接著趕去巴士站搭車。葡萄牙中部都是美麗的山丘,沿途景色頗為秀麗。但車開到一半,又烏雲密布、雷聲響起,不覺讓人心煩。約70分鐘即抵達曾為葡國國都的第三大城 - 科英布拉(Coimbra)。

科英布拉是座大學城,遠遠地在巴士站就可看到山坡上的大學。而科英布拉大學不只是葡萄牙最古老、也是歐洲第二古老的大學,由迪尼什一世( Diniz I)創建於1290年,僅比西班牙薩拉曼卡大學(B.C.1218)晚了70多年。現今全球共有5所大學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科英布拉大學就是其中之一(另外四所大學分别是美國的弗吉尼亞大學、西班牙的埃納雷斯堡大學、委內瑞拉的加拉加斯大學、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她曾為葡萄牙培育出唯一的諾貝爾得主,而著名的大詩人卡蒙斯(Camões)也是從此畢業的。我住的地方就在大學旁邊,也就是說在山上。但首先我要去山下的火車站買明天的車票。

這時又飄來一場太陽雨,當我要打開傘來用時,發現卡不住,傘根本是壞的。先前刷卡買毛帽、手套...最後才加買雨傘,然於車上查看收據時,發現少了雨傘這一項,以為賺到了,沒想到傘是壞的,這樣與店家也兩不相欠了。

科英布拉的車站非常古典優雅,大門進去兩旁各有一個八角形的候車室。在此,我又遇到施、林二人組,她們也是特別來看車站的,我先前不知道這車站還有看點,當年的主政者確實有用心。

隨後我鑽進彎曲的巷子,朝往大學去的方向步上階梯。這一路向上的艱辛,像在暗喻追求學問的歷程。行至1/3處,一位帥氣的年輕人看到我停下來喘氣,便問是否需要幫忙,然後他就自願當人肉導覽地圖陪我爬上階梯,直到他的咖啡小店才停住。他告知我旅館就在前面50公尺處了,有空可以來找他喝咖啡。

這段階梯已到末幾階,前面的教堂旁就是我要打尖的小夜曲旅館。前檯的傻大個說要下午兩點後才可Check in。這住房規定到哪裡都一樣,我只要能先寄放行李就好,已無法再背背包爬上爬下,我並希望到時他幫我安排下舖(Bottom)的床位。他說No Problem。

午後的美酒佳餚

雨又停了,我知道開始 "下假" 的了,準備吃午餐去。這時又遇施、林二人,她們剛訂好晚上欣賞Fado的票。我也躍躍欲試想聽聽這裡學院派的風格,問清楚買票資訊後,相約晚上見。

買票與表演地就在階梯路的中央,購票完我問哪裡有美食? 售票美女說其一就在隔壁啊,外面有擺紅椅子的那家。感謝這一問,讓我吃到旅程中最美好的佳餚。

這餐我點了煙燻鮭魚沙拉、烤牛肉,及一杯白酒。光是四塊煙燻鮭魚,我就想頒獎狀給廚師,再來那盤牛肉更鮮甜,我可以晚上陪廚師泡茶聊天了(韓國瑜的梗)。總之,好滿足。那時我倚坐窗邊,看著午後的新陽照在紅椅上,啜飲沁心的白酒,腦袋放空,這種人生享受啊~ 飲食絕對會為旅行加分,尤其在歐洲,我盡量不省吃飯的花費。

飯後,再走幾步路就到門牌53號的咖啡小店,我說我來了,就與年輕老闆瞎扯起來。年輕人是自己一人從巴西來此打拼的,緣份只是因為去年來過一次。這股勇氣讓我想起"里斯本夜車"裡的男主角。我驚呼Amazing! 雖然他只開店三個月,但願認真專業、熱情可以支持他到最後。

下午二點,我開始進入大學舊校區裡逛,諸多有歷史的建築像老學究傲立身旁。行走於校園中,看到年輕的學子,不知為何,一直有像到了魔法學校的錯覺。在參觀舊禮堂時,又再次碰面香港夫婦與施、林兩人。

我覺得在葡萄牙的老城裡由於街道狹窄,在城市中很容易會和一個人一次又一次重遇,若有一天你有勇氣上前和那個人搭話,說不定就一起去酒吧、餐廳或看一場表演了,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比你所想像的要深。我在緬甸、伊朗也有這種感覺,大概是彼此會去的地方都太接近了,這樣是了無新意的意思嗎? 應該是英雄所見略同吧!

接著參觀大學裡最有價值、世上最古老的圖書館時,先要購票並分批進入。圖書館裡有珍貴的木造金箔書架,以及數不清的典藏古冊籍。我想起有部電影"偷書賊",裡面有過類似的藏書場景,不知是否曾借鏡於此? 置身滿室書牆中,除了瞠目結舌,真不知該如何反應,一方面感到學問浩瀚深似海,一方面嘆息凡夫無知渺如粟。

學院派的法朵浪漫

晚上六點,我準時回到表演廳為欣賞Fado。Fado源於拉丁文Fatum,意為命運,由於歌詞充滿悲劇性的宿命觀,曲調也偏向哀怨傷感,這種音樂方式已是葡萄牙的國粹。科英布拉是除了里斯本外的第二大流派,不同的是科英布拉的法朵表演者都是男性,有來自大學的背景。他們穿著像哈利波特的黑色制服~斗篷,用聲樂發聲技巧唱出略有民謠風的歌曲,增添無數浪漫氣息。

那位帥氣的葡萄牙吉他手神韻有如雷恩葛斯林,琴藝更是驚人。看他指尖在高把位來回變換,彈奏如行雲流水不著痕跡,讓人不得不讚嘆他們專業的天籟演出。

表演後,主辦單位請大家喝一杯波特紅酒,曾一起參觀圖書館的義大利情侶認出我,前來寒喧。我藉此做國民外交,宣傳台灣的高山百岳壯美、人民友善,希望這些玩家們將台灣列入必遊清單。

睌餐當然又回到紅椅子餐廳,這回沒有初見的驚艷,但仍是一次好嚮宴。在旅行的中點站,科英布拉這個小城不張揚,不誇耀,不是主旋律,對我卻是著實重要的小夜曲。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27334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