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葡萄牙 D4] 辛特拉,里斯本
2019/05/16 00:51:27瀏覽1176|回應0|推薦22


1/29 [葡萄牙 D4] 辛特拉里斯本 

微雨中的莊園遊賞
 

是日的早餐非常豐盛,看得出民宿主人的用心。主人原是生化博士,喜歡攝影的他改以開相館為業,奈何收入有限,只好經營副業。這棟大房子是他租來改成民宿的,屋裡的家具都是祖父時代留下來的古董,所有裝潢設計則源自他的構想。牆上展示許多他的攝影作品,說明了他是很認真的一位藝術家。他經營的民宿在網路上的評價很高,長榮空姐就是衝著這點而來的。 

早上我只想去一個私人莊園,聽說路途並不遠,決定省錢走路去。臨去前,我送給匈牙利女士一串金剛經吊飾,願她無所求,內心平靜,無所住而生其心,也提醒自己如是心。 

依然是濛濛細雨,我在微雨之中穿過辛特拉市區,來到雷格萊拉莊園(Quinta da Regaleira)。這座園邸幾度異主,在20世紀初由經營寶石、咖啡豆成功致富的葡裔巴西商人蒙泰羅,買下後開始重建。義大利設計師依據主人的童心與想像カ,在此大玩創意的空間遊戲,將這錯綜複雜的大宅院,改造成浪漫主義的實驗場。

撲朔迷離的雷格萊拉莊園,藏有許多令人讚歎的細節與巧思,轉個彎,常常不自覺就從A場景,來到B場景,前一分鐘還在瀑布前,下一分鐘竟然就置身於神秘洞穴裡,簡直太神奇。尤其是那深達27公尺的天井最經典。順著石砌的迴旋樓梯下到井底,居然又見幾條的密道,可通往水池或密井,所謂別有洞天,在此完全體現。 

雨中的莊園更增添她詭魅的氛圍,始終讓我有種走入咆哮山莊場景的錯覺。比起前一日的景點她更吸引㦱,在迷宮似的莊園裡繞,彷彿墜入時空的長廊裡。

下午一點半,結束偌大莊園的參訪,回民宿取完行李,這次我改換到房主曾介紹的第二家餐館用餐。這一次卻不慎踩到地雷,因為吃不慣侍者推薦的羊肉,因此邊吃邊噁,第一次感到痛苦,宣告這餐大失敗。


又見里斯本
 

不如歸去里斯本,在里斯本,最後將有近24小時的停留時間,於是我仍然購買交通一日券,但這回也加買含有渡輪的。因為我首先就要越過太加斯河到對岸去,要從彼岸回看這座城市。里斯本也有個仿巴西的大耶穌像,從索德烈(Cais do Sodre)碼頭出發,搭渡輪到達對岸的卡其利亞什(Cacilhas)碼頭後,只要在碼頭搭101號公車,坐到終點就是了。

大耶穌像(Cristo Rei)的位置極優,尤其居高可眺望整個里斯本天際線,與河上那醒目的紅色大橋。不要以為這是舊金山的金門大橋,雖然是出自同一建築事務所的設計,但它真正的名字是4月25日大橋,用以紀念葡萄牙人推翻專制、建立民主的歷史。那段白色恐怖的專制歲月,曾經重創葡萄牙的發展。有部令我印象深刻的電影 "里斯本夜車" 就紀錄了發生於黑暗時代的故事。

”里斯本夜車”的故事主角是一位高中教師,每天就在日復一日白天學校教書、晚上回家與自己下棋的固定節奏中度過,生活漫無邊際。直到有一天,他阻止了一位女孩跳河自殺,並從對方留下的衣服口袋中發現一本書。從書上,他看到觸動自己靈魂深處的字句,以及一張往里斯本的車票,引發他到里斯本找尋作者的奇想。後來他發現作者在康乃馨革命前曾經發生一連串變故,最後還為革命捐軀,彷彿別人的生命燦爛而有意義,自己的卻微不足道。最後主角雖無緣見作者一面,但在溯往追尋的過程中,救贖了失落的內心並找到真愛。

我常問自己,如果有機會脫離尋常生活的軌道,去進行對未知生涯的冒險,是否有勇氣前往呢?我羨慕能放得下一切的人,因此把自助旅行當作就是這樣的捨離、冒險過程。

1974 年 4 月25 日,被稱為康乃馨革命(Revolução dos Cravos)的軍事政變發生,當時軍人用康乃馨取代子彈,插於槍口,在沒有發生大規模暴力衝突下,成功終止了總理薩拉查長達 36 年的獨裁統治,實現葡萄牙的自由民主化。之後葡萄牙政府為弭平殖民地的抗爭、並挽救經濟,願意放棄殖民政策,讓海外殖民地紛紛獨立,此一決定為人類的殖民歷史進程記下重要的一筆。


Time Out Market的偶然
 

本想在耶穌像前的平台待到太陽下山拍它個夠,不料天空飄起細雨來,小雨越下越大,我只好知趣地逃離現場。

回到里斯本的索德烈碼頭,附近有家美食廣場Time Out Market,雖是舊市場改裝,卻非常時尚。哎呀! 好惋惜太遲找到這裡來,許多貌似好吃的料理已無緣多品嚐。 

在此巧遇來自臺北的施、林女子二人組,建議我點章魚餐,料雖不錯,CP值卻不高。當我點了杯利口酒,一直在玩相機拍酒杯,遲遲不喝時,坐在斜對面的愛爾蘭正妹竟好奇起來,嬌羞地為我優良的RX100前來搭訕,我們聊得不亦樂乎,我有被撩到的感覺。 

整夜雨下不停,既有免費車票就拼命坐車,不過光要找個Bica纜車就讓我鬼打牆好久。面對里斯本上上下下動輒45度的斜坡,我讓我的雙腿應該恨死主人了吧。很爛的導航硬是讓我找不到著名的巴西人咖啡館及最老的書店。只好坐上28路電車,去那還沒走過的角落瞧瞧。我喜歡伍迪艾倫的一部電影“午夜巴黎”,而里斯本的電車就讓我彷彿置身電影的畫面中,像我在溫暖的鎂光燈下演出這場電影。 

幸好下雨,雨中的里斯本,一切街景皆美麗,一切倒影皆夢幻。曲終人散,回頭一瞥,嗚~這在里斯本的最後一夜,豈是浪漫二字可道完。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26716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