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葡萄牙 D1] 阿姆斯特丹,里斯本
2019/04/26 00:22:50瀏覽2609|回應0|推薦29

來一場大航海時代的尋夢記 ~ 葡萄牙16日

Europe,我們好久好久好久不見。
上次竟是15年前...
想起鄭華娟的歌詞~

時間不知罪,換我兩行淚
我該如何將你挽回?

那一年我把人生中第一場壯遊獻給了你,
而你也報以我溫暖天氣,讓我一天抵兩日用,
那是個瘋世足賽的夏季。

這一回我將於冬日來臨,循文明進程的軌跡穿越至大航海時期。
我像水手般渴望南歐特有的陽光。

請讓我平安,繼續歡喜讚美這塊豐沃的土地。


旅行緣起 ~ 追尋大航海時代


會選擇葡萄牙當作重回歐洲的第一站,是因為她迷人的南歐風情: 陽光、沙灘與海岸,還有她相對其他西歐國家低廉的物價,近年來頻頻被達人譽為CP值最高的旅遊國家之一。當然在近代歷史上,葡萄牙是開啟大航海時代的先驅者,有如此豐富內涵的國度,更沒理由成為旅遊地圖上的遺珠。

開始計畫 ~ 搶得特價機票


為省旅遊經費,原本打算從香港搭國泰航空飛葡萄牙,再另外購買台北-香港的機票。幸運的是,遇到荷航重啟台北直飛阿姆斯特丹航線的促銷時機,回程只需一元,因此改由台北啟程,阿姆斯特丹轉機,里斯本進出,簡單許多,也省下幾千元。荷航與華航是同一聯盟,因此主航段就由華航負責。

起飛日趕在華航關櫃那一秒,抵達櫃檯,順利託運腳架。華航今晚滿座,大家都提早過年,幸好我也提前買機票~ 這兩天歐洲氣溫似有回喛,適合流浪~

1/26 [葡萄牙 D1] 阿姆斯特丹,里斯本

過境城市,舊地重遊


1/26 上午7:15抵達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這裡是舊地重遊。由於我有五小時的轉機等候時間,而市中心距離機場又只有15分鐘的火車時間,於是毫無懸念,直趨荷蘭門戶-運河之城-阿姆斯特丹。冬天的阿姆斯特丹八點才天亮,我得以記錄這段魔幻時光。

印象中阿姆斯特丹的市區不大,景點都在車站附近,如 : 中國城、紅燈區、水壩廣場、大教堂....等。這久違的經典之都幾年來變化有限,天氣依然陰鬱。倒是遇到幾位中國人,與當年的老中大大不同:以前老是遇到穿土西裝與皮鞋的老幹部,現在則是穿著品味提高的年輕人。阿姆斯特丹沒變,外在的環境與強權卻悄悄地轉換了。我的身份也沒變,我有些黯然神傷....

里斯本初相見

下午2:30 抵達首都里斯本,竟然連證件也不用查,領了行李就出關。接著要先買Sim卡,5G容量30天20歐元,希望夠我16天用。

在等候途中,遇到第一對閨蜜(郭、李組合),她們也將漫遊兩週,同樣搭荷航聯盟的華航班機來,她們去年四月便訂了票,買到四萬多元,而我在十一月中開票,賺到回程一元的特價機票,僅用了28000,有時觀望一下,結果會讓人意外。

由於她們拖著行李行動不便,即使想陪我去第一個景點也只好作罷。里斯本的機場交通非常便捷,搭地鐵即可快速抵達市區。但離機場不遠的地鐵站Orient,是雙鐵共構的里斯本鐵路東站。里斯本市區共有四個車站,東站是所有北上列車的發車站。這個因應舉辦1998世博會而改建的火車新站設計新穎,被許多建築師推崇,它的月台天篷像是用鋼鐵撐起的樹木,一棵棵連在一起,非常有氣勢。

另一個要來火車東站的原因是,這個車站前有座營業至午夜十二點的Shopping Mall,這在葡國是較罕見的。我要先來探路,回程時才知道該搜括哪些。不料未等回程,我已失心瘋在ZARA提了一袋,這裡的價位不到台灣的一半,加上出清折扣,於是我設法湊到62歐元的退稅門檻。大多是添購禦寒衣物。印證前人說葡萄牙很好買的傳言是真的。

家旅館,像回家

因為時間耗了不少,也不急著進市區了,順路逛進同為捷運紅線上的地鐵站Olaias。這個被評為世界十大最美捷運站之一的小站,與咱高雄美麗島車站相互輝映,但人潮少的可憐。車站內昏黃燦爛的琉璃燈影,讓人彷彿置身阿拉伯夢幻的彩色風情裡。

19:30 抵達目的地。一出地鐵 Baixa-Chiado 車站,我發現這裡似曾相識。黃色的房屋外牆、波浪圖案的地磚,以及高低起伏的地勢,與澳門好相像。可見澳門深受葡萄牙影響,連靈魂都一致。

首先我要先找到我在里斯本的家 - Home Hotel。經過一位台灣去的交換學生提起我才知道,原來這家旅館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背包旅館,難怪在網路上她的評分高達9.5。旅館的地點非常好,員工親切熱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我問及關於欣賞Fado(法朵)的訊息,櫃檯的朋友Juan立刻建議我當晚就去聆聽,他說周末夜的氣氛最好,只要抄捷徑-穿越地鐵地下道至出口另一頭,就可抵達人氣店家A Tasca do Chico所在的上城區(Bairro Alto)。

法朵的第一次接觸

從這條地下道的底部走到另一端-Chiado出口,共有四段手扶梯,終點已被抬高150公尺。不遠處就是里斯本的夜生活區之一 -上城(Bairro Alto),每到夜晚,熱鬧的人群必定聚滿小巷弄的酒吧,我找到那家小店- A Tasca do Chico,卻根本擠不進去。好不容易擠到櫃檯,跟著前面的客人一樣點了一份大香腸、一杯啤酒,這時才想起還沒吃晚餐。等了好久,廚娘竟不點自送一份麵包,然後還是沒座位,我只好霸佔櫃檯當餐桌吃了起來。

接著有位男士拉上窗簾,關起大燈,第一段節目就要上場。首先上場的是位女歌手,她身旁有兩位吉他手,分别為她伴奏葡式及西班牙吉他。女歌手一出聲便悲從中來,好像在說故事,她或高或低迂迴吟唱,又在高昂處嘎然停止,歌曲都不長,卻悠悠地扣住聽者的心。她共唱了兩首歌,接著下場。此時窗簾拉開,大燈打開,有人離開後,我終於得到座位。下一輪換男歌手上場,演唱的風格類似,又唱了兩首,如此反覆,便是酒館的輪迴。

原來這就是Fado(法朵),俗稱葡萄牙怨曲,是葡萄牙特有的音樂類型,源自於傳統民謠與早期移民所帶來的歌謠混合而成,它的原義為Fate(命運)。早年在港口附近的酒吧,歌手為自己或流浪的水手唱出鄉愁,吧女為出海的愛人悲嘆離情,於是演繹出哀怨的曲調,它寫實地表達引起共鳴,當然也有少數愉悅的歌曲。這種音樂透過導演文.溫德斯在電影"里斯本的故事“裡介紹,讓世人聽到了。

A Tasca do Chico - Fad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b0kDOtzqP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YlgHamP5-4

這一頓在里斯本的晚餐,有音樂當佐餐,共花了我13歐。原以為麵包是店主人的貼心,因為香腸很鹹,後來才知道,葡國的飯館都會先送上這些前菜,吃了就要另外付錢。甚麼都懵懂的我不懂行規,在里斯本的第一夜,就在法朵的餘音聲中進入夢鄉。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26145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