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東馬古晉D3] 10/8 與型男室友的叢林探險記
2019/01/05 03:25:57瀏覽832|回應0|推薦20

[東馬古晉D3] 10/8 與型男室友的叢林探險記 

早餐依然在Hilton吃,這麼澎湃的食物, 讓我硬是多留了半小時,用完餐後就不捨地check out。然後背著大背包來到巴士站牌,據說每小時有一班車可到國家公園。在等車時,一位金髮型男也加入等車行列,一看就是同路人,可是他行李好少,應該是要當日來回。和他打過招呼後,他說這裡的巴士班次不固定。言下之意是想包車... 

說時遲那時快,型男馬上往街上攔下一台van(廂型車),問好價錢,一人RM10,便示意我上車吧,果然是明快果決。 

型男名叫艾略特(Eliott),來自法國,而非我猜測的俄羅斯。他花一個月假期在東南亞旅遊,要在古晉待四天。我們在11點左右抵達BAKO國家公園碼頭。園方有人向艾略特解說國家公園內的生態,艾略特知道自己可玩的時間不多,因為他沒有事先訂房,傍晚勢必就得匆忙離開,似乎很惋惜。 

我看出艾略特的為難,趕緊告訴他,可以來和我share房間。我迫不得已行前已先包下三人房,若他能一起分攤房價,那就皆大歡喜了。於是艾略特決定留下來,幫我分擔一半(RM50),我立即省下NT500元。 

從國家公園入口,要先搭20分鐘的船過河,湊滿三人以上才出發。船夫三不五時嚇我們說河裡有鱷魚,讓這裡充滿小亞馬遜的神秘感。沿途船夫也介紹起奇岩、留鳥,並與我們相約明日回航的時間(3pm)。 

上岸後,進入島上的接待所,這兩天就要在島上居留。由於下午才能進房間,寄放好行李,艾略特便迫不及待想去冒險,不讓我有片刻懈怠。 


園內有8條主要健行路線(Trail),我們選了其中之一(路徑3),開始出發。由於兩人同為背包客,看到有人雇請嚮導跟著走,而我們只能自立自強。然而艾略特眼很尖,總是能眼觀四方、耳聽八方看到東西,因此我也有收穫。 

我問艾略特來自哪裡? 他遲疑一下說馬賽,大概怕我不知道,我告訴他自己曾去過南法,一一細數那些小城,亞維儂、亞爾,當說到艾克斯普羅旺斯,艾略特張大眼睛,說這就是他的家鄉,他家就在四河噴泉的附近。艾克斯是畫家塞尚的故鄉,難怪他也有股藝術家的頹廢氣質。 

穿越濕熱的叢林,我們第一個到達的是有長鼻猴出沒的海岸,看到海岸我很想下水,但艾略特就以鱷魚為由不敢造次。接著我們還要征服兩條路徑(Trail 5,6),一開始的連續上坡讓我轉趨保守,因此打算輕鬆走,便不再和他同行。在半路上遇到國家公園的常客,他們告訴我可以先到路徑5,再走回主幹道,最後走到路徑6終點,那裡有座海灘,傍晚時分會有船進來拉客,可以坐他們的船出海看岩石,接著直接坐回接待所。我想到可以不必走原路回去,就精神大振起來。 

走到路徑5的盡頭是在一座峭壁上,可以看見腳下有個海灣,非常像在香港麥理浩徑行山看到的景象。此處除了瞭望台以外,也沒別的東西。我在此休息一刻,就再趕路去。在路上終於又見艾略特,他已先去過路徑6,我告訴他路人的情報,他懷疑說沒有海灘啊。我也納悶了! 好不容易經過重重叢林的阻礙,最後又急降數十公尺,走過滑石與棧道,終於來到路徑6的終點。 

這裡明明是有海灘,只是棧道的終點--階梯已被漲起的海水掩蓋了一些。海水將沙灘與階梯隔開約15公尺,我本想冒險游過去,又怕回不來。出門在外,還是要以安全為重。已被熱昏頭的我又很想玩水,最後便把階梯當做海水浴場,讓一波波海水沖上來,洗去塵勞。看著大海與浪花,又想起佛性本質與偏用、體與相的關係,真是中毒太深。就這樣在一個小小漲潮海灣,渡過了熱天午後。因為我躲在山壁一腳,經過的船也沒看到我,也沒想到有人會來這,我也懶得招手,於是最後算好時間,便乖乖沿原路下山。 

晚上在國家公園沒事做,就與艾略特閒聊。雖說歐洲人常有一個月的長假可休,但他可是把工作辭掉才出來玩的。艾略特特別愛亞洲,因為他喜歡Jungle(看得出來)。我們分享去過的地方,如 斯里蘭卡、緬甸,火花不斷。而光是印度他就待過三個月,並非常喜歡那裏的建築藝術和不可思議。他說自己下一個規劃是想去加拿大working holiday。我說那可是有年齡限制,這時他說他才28歲。西方人高大成熟,早早就老起來等,讓我無法猜透他們真正的年紀。我請他也猜猜我的,他說是不是32? 這...足足讓我暗爽很久。 

艾略特讀書時念商業科系,19歲那年為想賺錢就辦休學。他說自己不後悔,我明白他很清楚自己要什麼。我發現他有獨特的攝影眼,拍照有專業水準,於是告訴他要讓自己的旅行變得有意義,也許可以多分享作品、或投稿、或成為Youtuber,他說這也是他的目標之一,於是我們順勢分享彼此的Blog。最後我鼓勵他可以學中文,他說太困難。可是當知道中文沒有時態問題,不像法文有十種時態時,他感到興趣盎然,也跟著學起"謝謝"、"你好"。 

那個晚上我也向艾略特解釋大小乘佛教的來源與藝術的不同處,還教他如何冥想打坐。我透露最不能接受的,是許多古城的老街被西方遊客把酒吧文化帶進來,將原貌都破壞。於是問起他們的酒吧文化。他說只要有錢,自己大約一星期去一次酒吧,喝酒、吃東西或跳舞,他們大部分人都有這種習慣,直到成家。但他能理解我的不爽。我覺得來古城上酒吧,就像爬百岳還要邊聽熱門音樂一樣違和。 

這一晚欲罷不能,一直聊到接待所熄燈,我們才回到小木屋就寢。這一天累了,晚安! 國家公園。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2304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