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Diotima的闖蕩江湖:吉他
2009/06/14 20:55:39瀏覽803|回應6|推薦49

http://mymedia.yam.com/m/385598

有些跟吉他有關的回憶,就像是變幻詩章,還蠻有趣的。大學時代有個學長,在我們入學之前就畢業了,傳說他彈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吉他。當時系上學長有的彈古典的,有的彈民謠的,據說都被這位學長調教過。他當時已在高中任教,還不定時會回來到宿舍看我們,熱心無私地檢視學弟們的吉他功力。記得他一頭長髮,人蒯蒯的,兩手各提著一具吉他匣,看上去像是提著兩副武器彈藥。裡頭果真一把古典一把民謠。有次他還秀了一把 12 弦吉他,孤陋寡聞的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明明按著同樣的合弦,卻總彈不出 John Denver 那麼繁複的音符。原來是他有這種那麼方便的秘密武器。頑皮的我不忘即席出題給這位學長。有次我要他彈出 Whitney Houston 那首 對我來說充滿詭異合弦的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 (點入可聽),他邊哼著就邊把主旋律和合弦摸出來了。在那個外國琴譜不好取得而又還沒有網路的時代,這種才能可被視為英雄啊!

我只有幾次伴奏的經驗。班上有個最聰明的女同學,她的眼睛幾乎沒有眼白,整顆黑溜溜的。有次我們辦個小聚會,她唱You Light Up My Life 美得出奇,連我這個伴奏都覺得非常榮幸。後來聽說她嫁到美國矽谷了。最糟的伴奏經驗偏偏是在要命的比賽。那次還是個跨校比賽,我幫一個外系同學伴奏,她唱甚麼我記不得了,只記得下台之後朋友就跟我說好像器材出問題,我的吉他聲音根本沒有出來!當然,我們的表演就毀了。

還有一些跟吉他有點相關的奇遇。詳細經過我也忘了,總之因為「青春之星」比賽的緣故,認識了一位本系的學姊和外系的學長。他們兩個是拉小提琴的,原本就相識。有次學長一時興起,要我們三個「結拜」。那天晚上,他就帶我和學姊去人跡較少的草坪上,突然掏出三炷香,說要「玩真的」,進行結拜儀式。我呆了一下,說我是基督徒,不能拿香。後來到底怎樣,有沒有唸誓詞之類的,我全忘了。總之我生平頭一遭冒出義兄義姊,以後應該也不會有了。

有次看陳明章的表演,會後他私底下跟我們幾個人聊天,說他年輕時甚麼爵士、藍調、搖滾都玩過了,才慢慢回來嘗試把土地的質感和台語語音的特有調性注入吉他這種「外來樂器」裡面。我很喜歡他的 < 戀戀風塵 > ,這是少數我還記得怎麼彈的曲子之一。另外一位樂手邱晨走的方向不太一樣。他在 921 地震前後還創作客家歌,但聽說近年來更狂熱於追求技巧上的精進。有個朋友上網抓「電吉他搖滾版卡農」給邱晨看,他就狂練卡農。幾年前,邱晨拿起電吉他,在客廳表演進化版的卡農,果然玩得出神入化,連客家調「天空落水」都編進去了。以他的即興能力,若非有體力限制,還真可以飆個一整晚哩!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otima&aid=3042758

 回應文章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當小二
2009/06/17 01:38
你敲三角鐵?那我只好當小二,給你扶三角鐵。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diotima) 於 2009-06-17 17:12 回覆:
扶三角鐵?高招,這樣看起來太可憐了,大家都會投銅板給妳。(原來賺最多的是黑月啊~)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禁止的誘惑
2009/06/17 00:19
禁止是天神的誘惑,引誘人類突破禁止的界限,去尋找被禁止的完美。
沒有這個誘惑,人類只能淪為飽食終日無所希求的懶惰族群。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diotima) 於 2009-06-17 01:29 回覆:

啊哈~上一則好像回覆得太神話了。嗯嗯,翔任回歸正常了。話說翔任兩個喜愛的民謠歌手,John Denver和Jim Croce,都無巧不巧死於墜機哩~唉~

另外啊,如果高手如雲的城邦要組一個走唱團,以翔任的功力,能敲個三角鐵就不錯了~


ok9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十八般武藝
2009/06/17 00:08

翔任還有什麼十八般武藝可別藏私喔,要慢慢挖出來

等酷弟(他也玩吉他的)大考完,一定要他來翔任的格子拜師學藝

翔任(diotima) 於 2009-06-17 00:53 回覆:
翔任沒甚麼才藝啦。如果把我丟在地下道,要我靠表演為生,那麼我大概十分鐘就玩完了~
酷弟一定很強的啦。以下這傢伙把吉他之神Jimi Hendrix精彩的間奏都編成一塊,可真神了:

little soph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憶
2009/06/16 19:34

聽翔任說起學生時期吉他伴奏的點點低低,我情不自禁的回憶起學生時代的口琴社團生活。學校生活的點點滴滴,現在回想起來,大半是口琴與社團的記憶。當過社長、與清大交大合辦口琴營、參加無數次的口琴合奏比賽、獨奏、二重奏、四重奏、編曲....,啊,讓我覺得當學生真好,那段多采多姿的生活,有我最快樂的記憶。大ㄧ時,我原本想參加吉他社的,後來沒加入的原因是因為吉他攜帶不方便,於是,我選擇了熟悉又攜帶方便的口琴。吉他,我只會一點點,是還在臨床當實習醫師的學長教我的,他彈得真好,我們還一起上台表演過呢~那是一場期末社團的成果發表會,我請學長當我的伴奏~

^ ^

翔任(diotima) 於 2009-06-16 23:52 回覆:
所以小蘇一定會邊彈其他邊吹口琴喔?其實我很羨慕會吹口琴的人哩。之前大學同學還有一把小口琴,可以當墜子項鍊掛著。唉~說到伴奏,如果現在叫翔任上台的話,大概手會抖不停吧?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海闊天空的樂團
2009/06/15 17:07
在異色那兒跟她合唱了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現在來到你這兒,請你彈一首John Denver的Like a sad song 吧,彈John Denver的確需要十二弦吉他,但是你的吉他效果肯定比我的古典吉他好,並請異色主唱,我配個合音,歌詞如下:

Usually in the morning I'm filled with sweet belonging
And ev'rything is beautiful to see
Even when it's raining
The sound of heaven singing
Is simply joyful music to me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sad song
Like I'm all alone without you

So many diff'rent places
A million smiling faces
Life is so incredible to me
Especially to be near you
And how it is to touch you
Oh, paradise was made for you and me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sad song
Like I'm all alone without you

I know that life goes on just perfectly
And ev'rything is just the way that it should be
Still there are times when my heart feels like breaking
And anywhere is where I'd rather be
Oh, and in the nighttime I know that it's the right time
To hold you near and say I love you so
To have someone to share with
And someone I can care with
And that is why I wanted you to know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sad song
Like I'm all alone without you

這是我特別喜愛的一首John Denver。
謝謝你,異色,你的歌聲真美!
謝謝你,吉他手,彈得很有John Denver的味道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diotima) 於 2009-06-16 23:21 回覆:

起初,天地混沌,普羅米修斯從眾神那裡盜取了一首歌。他用歌聲灌注這個荒蕪洪荒,大地遂開始獲得她光彩豐富的樣貌。當大地滋長快完成時,普羅米修斯就遭宙斯逮捕監禁。於是那首人類被禁止聽到的歌,就沈寂在天地玄黃之中,有待人類去諦聽,繼續吟唱,才能一圓殘缺的寰宇。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前
2009/06/15 05:55
我也彈民謠
不過很久沒玩了     忘的差不多了
現在文字的誘惑大些~~

翔任的興趣好多樣呢
是屬於好奇寶寶那一國吧~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翔任(diotima) 於 2009-06-15 21:53 回覆:

哈哈,好奇寶寶翔任嘛~就是甚麼事都半弔子啦~唉,沒救了。

葉莎應該也彈琵琶古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