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與電影的對照集-三島由紀夫《春雪》
2016/07/10 17:16:00瀏覽829|回應0|推薦18

「無論如何改變,這個世界,依然有唯獨書本這形式,才最能傳達的思想感覺和訊息,是不會變的。」 -《村上春樹雜文集》

文字翻譯成影像實屬不易,尤其是文學上的文字,導演是「只取一瓢飲」的提煉文本,還是「照本宣科」的情節搬演?

文字創造腦海中的波動,留給讀者天馬行空與自由詮釋的想像空間,因此電影導演力圖以影像書寫文字,並融入個人主觀思維時,就很容易產生彼此認知上的落差。

再者,長篇小說改編不易,許多關鍵必須加以取捨,尤其是劇情片或大量生活細節堆疊、意識流的小說,例如:三島由紀夫《春雪》、畢飛宇《推拿》、張愛玲《紅玫瑰白玫瑰》、莒哈絲《廣島之戀》、村上春樹《東尼瀧谷》),訴諸於影像化的表達困難重重,不僅是小說改編電影最常見的滯礙,也是讓死忠讀者大為搖頭的原因。

就以目前手上讀的三島由紀夫《春雪》為例,一場男女主角在清晨搭乘馬車共賞雪景,大雪紛飛中,聰子一襲紫色披肩鑽進車內的描述是多麼美麗:

幾片雪花落在她的髮際和衣袖上,她和一些雪花一起飄了進來似的,細白光澤的臉龐帶著可愛的微笑……鑽進來的一堆紫色彷彿點燃了薰衣草的芬芳,清顯覺得在自己冷冷面頰周圍飛舞的雪花,頃刻間散發出了幽香。

三島的文字,把男主角清顯「愛的萌芽」細膩地表達出來,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夢中甦醒突然襲向自己的感覺。反觀電影版《春雪》,即便找來五官俊美的妻夫木聰飾演清顯,即便情節與小說殊無二致,但對於男主角心理不安的躁動與微妙的波瀾掌握不佳,因此我們只看到了一個裝腔作勢、疑心病和妒恨很重的男主角,再看以下這段文字:

她表面上對他雖然不含攻擊性,然而他總覺得她像含針的絹,隱藏粗糙內裡的錦,不管清顯的感受如何,只是一心一意地愛著他、無所怨尤的女人。他絕不會把她當作一個寧靜的對象擺在心裡,她像太陽。為了不讓她帶有批判性的銳利光芒從隙縫中射進來,他緊緊地關閉著他心靈的門窗。

正因無法抵擋那光芒、懼怕被看穿、快要被反撲的神奇力量,男主角才會如此扭捏作態、耍冷擺酷,直到女主角要嫁給別人才猛然覺醒。像這些細微的心理轉折,影像實在難以捕捉並引申其一二,於是乎,先看電影後讀小說的我,此刻有如獲至寶的滿足。

小說與改編電影好遠又好近的孿生關係,雖然大多時候讓人又愛又怕,但多年下來已能從中找到相互對照的樂趣,當作兩種不同形式的藝術創作。就像電子書永遠無法取代紙本書的手感、隨手眉批劃線的真實感,即便前者有101種喜歡它的理由,但我還是心甘情願、一本接一本,永遠成為紙本書的俘虜。

 

*圖:日本畫家Shimura Tatsumi 志村立美(1907-1980




( 心情隨筆愛戀物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di0896&aid=6468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