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樓夢的Fashion Show
2018/12/06 22:50:23瀏覽699|回應0|推薦10

張愛玲從小就愛美,在她許多文章中都可看到對時尚的狂熱追求。收錄在《童言無忌》中的一小篇《穿》寫著:「八歲我要梳愛司頭,十歲我要穿高跟鞋,十六歲我可以吃粽子湯糰,吃一切難於消化的東西。」她為自己設計衣服,中西合璧新舊混搭,西裝搭配旗袍,要不就旗袍外面罩件短襖招搖過市,桃紅柳綠參差對照,髮型自是講究的。很敢穿,很愛現,自成一格的審美情趣,旁人卻視為奇裝異服。

 

張愛玲最愛讀《紅樓夢》,是她寫小說一切靈感的泉源。正因為太愛了,後來著魔似的百般考證,比較各家版本的差異及紅學專家的眾說紛紜,寫了一本《紅樓夢魘》。她把衣服當作是一種語言,隨身帶著的袖珍戲劇,在《紅樓夢》裡的幾個主要人物,曹公更是藉由服裝品味、傢飾擺設來彰顯人物的性格,把他自幼生長在南京江寧織造府對布料、皮草、配件、穿搭美學的耳濡目染,如數家珍揮灑在寫作上,每個人的服裝都是一場戲。

 

光是第3回王熙鳳的出場氣勢就讓夏姥姥目瞪口呆:

頭上戴着金絲八寶攢珠髻,綰着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帶着赤金盤螭瓔珞圈,裙邊繫着豆綠宮絛雙衡比目玫瑰珮,身上穿着縷金百蝶穿花大紅洋緞窄褃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縐裙。


這一大串落落長描述,即便當中有些字音不會唸,光是這般璀璨華麗就知道王熙鳳少奶奶的貴婦裝扮何等講究。其中「金絲八寶攢珠髻」,某次在徐少知老師的演講中提到,鳳姐所戴的是假髻,上綴珠翠金簪,也就是訂製好的漂亮頭套,早上起床披頭散髮不打緊,頭套一戴seto一下即可著裝出門,方便省事且不用常洗頭,在當時的富貴人家頗為流行,你說清朝人是不是很時尚。

後來讀到第49回,曹公把王公貴族的服裝藝術發揮到淋漓盡致。話說這天大觀園裡來了兩位新姪女,邢夫人那邊來了位依親的邢岫烟,薛姨媽這廂來了進京待嫁的薛寶琴,眾人嘰嘰喳喳商議要在蘆雪庵賞雪作詩。黛玉、李紈、寶釵、湘雲、寶玉、探春,曹公用了極工筆白描的文字,細數他們身上做工精緻的服飾,特別是史湘雲一身中性打扮,長串文字一洩而下令人嘆為觀止,要不是對照後面的注釋,真不知該如何斷句明其所以。

 

原文這麼寫的:

貂鼠腦袋面子大毛黑灰鼠裡子裡外發燒大褂子,頭上戴着一頂挖雲鵝黃片金裡大紅猩猩氈昭君套,又圍着大貂鼠風領。

 

以上這段文字,說實在有看沒有懂,但若加上標點符號約略可揣摩出一二:

貂鼠腦袋面子,大毛黑灰鼠裡子,裡外發燒大褂子,頭上戴着一頂挖雲鵝黃片金裡,大紅猩猩氈昭君套,又圍着大貂鼠風領。

*翻譯年糕:以貂鼠腦袋皮為面子,以大毛黑灰鼠皮作裡子,表裡都是保暖性極高的發熱衣,頭上戴著大紅色毛料的風帽,上綴有鵝黃色的雲朵圖案,閃爍著耀眼的金光。脖子上旋繞著禦寒的大貂鼠圍巾。

 

下面這句更絕了,曹公用了整整25個字,一氣呵成的雲錦妝花緞,看得我頭好昏:

靠色三鑲領袖秋香色盤金五色繡龍窄褃小袖掩衿銀鼠短襖。

 

簡直就像繞口令般氣喘吁吁,夏姥姥試著加上標點符號如下:

靠色三鑲領袖,秋香色盤金五色繡龍,窄褃,小袖,掩衿,銀鼠短襖。」

*翻譯年糕:衣領袖口以三種同色系的錦緞鑲邊,在秋香色的紗衣上,以盤金繡法繡出五色龍形紋飾。小腰身、窄袖、大襟,立領和袖口鑲銀鼠皮的短襖。

 

諸如此類的長文串衣飾白描法,書中散見處處。不知是否曹公刻意所為,用文字形塑感官意象的奢華,鋪寫一種輝煌氣勢,就好比有些意識流小說如咒語般綿長,把服裝當成一幅畫來佈局。

 

張愛玲三個字,非僅名詞,而是一種海派美學品味的形容詞。她的文字看似一襲華美的袍,伸手觸摸,卻是爬滿了蚤子步步驚心,就像《紅樓夢》這部天書,不在於寶釵黛的三角戀,最精采好玩的地方正是這些貴族生活的衣食住行、戲曲詩歌、骨牌酒令、民俗遊藝。對大小人物的細膩描寫、人性厚黑學的深刻觀察再再令人讚嘆不已。尤其對白寫得活靈活現,人物躍然紙上,彷彿大觀園的伸展台上,每位金釵都穿起各自的高級訂製服傲嬌走秀,三不五時來個名模生死鬥,爭取來自台下讀者的鎂光燈。每天都在高牆大院裡辦趴飲酒作樂,住在各自的衣服裡隨心所欲,以為繁華永不落幕。



 

( 心情隨筆愛戀物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di0896&aid=120977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