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般涅槃經---第五章
2013/11/20 10:58:53瀏覽142|回應0|推薦1

第五章

 爾時薄伽梵告尊者阿難說:「來,阿難,我等去醯連尼耶瓦提河之彼岸,拘屍那羅的烏帕瓦塔那,馬拉之娑羅樹林。」「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於是佛與大 比丘僧眾向醯連尼耶瓦提河之彼岸,拘屍那羅的烏帕瓦塔那,馬拉之娑羅樹林進行。到已,語尊者阿難說:「阿難,請為我敷設床具於娑羅雙樹間,其頭北向,我倦 甚,欲偃臥。」「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即于娑羅樹間敷陳床具,其頭北向。時世尊心境安穩,偃臥右側,將其雙足疊並,作獅子睡。

 爾時娑羅雙樹忽于非時鮮花開發,繽紛散落在如來身上以供養如來。天上的曼陀羅華亦從天下降,繽紛散落在如來身上以供養如來。天上的旃陀羅香屑亦從天下降繽紛散落在如來身上以供養如來。天上的音樂亦從天演奏以供養如來。天上的歌唱亦從天發出以供養如來。

 於是世尊告尊者阿難說:「阿難,娑羅雙樹忽于非時鮮花開發,繽紛散落在如來身上以供養如來。天上的曼陀羅華亦從天下降繽紛散落在如來身上以供養如來。天上 的旃陀羅香屑亦從天下降繽紛散落在如來身上以供養如來。天上的音樂亦從天演奏以供養如來。天上的歌唱亦從天發出以供養如來。「阿難,並非如此是對如來有適 宜的恭敬供養。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繼續擔負大小責任,持身端正,依止戒律--如是,其人是對如來有適宜的恭敬供養和最有價值的敬禮。是以阿 難,汝應繼續負擔大小責任,持身端正,依止戒律。阿難,應如此教化。」

 爾時尊者烏帕宛那立於佛前以扇扇佛。世尊對他不悅並告之曰:「汝退出,比丘,不用立在我面前。」尊者阿難自念:「此尊者烏帕宛那親身奉侍如來已為時很久。 現在於臨終之際,世尊對之不悅並告之曰:『汝退出,比丘,不用立在我面前。』究竟是何因緣,世尊對他不悅而發出此語?」

 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此尊者鳥帕宛那親身奉侍如來為時已久。現在於臨終之際對他不悅並向他說:『汝退出,比丘,不用立在我面前。』究竟是何因緣, 世尊對他不悅而發出此語?」「阿難,十方世界無數天神雲集來瞻仰如來。環拘屍那羅的烏帕瓦塔那,馬拉之娑羅雙樹林十二由旬的附近,無一容髮尖之縫隙沒有被 具大威神的天神所佔據。阿難,此諸天神埋怨說:『我等自遠道來瞻視如來,正等正覺阿羅漢如來之出世是甚為稀有。在今晚更末如來將取涅盤,而這位有名的比 丘立於其前遮蔽之,我等不得於臨終之際瞻仰如來!』阿難,諸天神如此埋怨說。」

 「但世尊認彼等為何等樣的天神?」「阿難,在天上的神祗還有塵世意念,彼等或披發而哭,或挺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轉而哭,當一念及:『薄伽梵取涅盤何如是其 迅速,慈尊取涅盤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滅何如是其迅速!』「阿難,在地上的神祗還有塵世意念,彼等或披發而哭,或挺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轉而哭,當一念 及:『薄伽梵取涅盤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盤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滅何如是其迅速!』「但諸離欲的神祗泰然自攝忍受之,並憶念及:『緣會諸法實是無 常,若不如此,實不可能。』

 「世尊,往昔諸比丘于各地坐夏後皆來覲見如來。我等接待諸長老,使晤見及侍候如來。但於如來去世後,我等不能接待諸長老使晤見及侍候如來。」

 「阿難,有四處,具信仰之族姓王子應朝禮致敬,何者為四?「()阿難,信仰者於一處能說:『此是如來降生處』,則為應朝禮及致敬之處。」「()阿難, 信仰者於一處能說:『此是如來證無上正等正覺處』,則為應朝禮及致敬之處。」「()阿難,信仰者於一處能說:『此是如來轉法輪處』,則為應朝禮及致敬之 處。」「()阿難,信仰者於一處能說:『此是如來入無餘涅盤界處』,則為應朝禮及致敬之處。」「阿難,此為四處,具信仰之族姓子應朝禮致敬。阿難,信仰 者--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將赴上列各處並說:『此是如來降生處』、或『此是如來證無上正等覺處』、或『此是如來轉法輪處』、或『此是如來入無 餘涅盤界處』。「阿難,當彼等朝禮諸聖地,其有信心而死去時,彼等於身壞命終將上生快樂的天界。」

 「世尊,我們對於婦女將何以自處?」「阿難,不要看她們。」「若見了她們,我們將何以自處?」「阿難,不要交談。」「世尊,若她們向我們攀談又將如何?」「阿難,當自警惕!」

 「世尊,我們對於如來的遺體將如何處理?」「阿難,你們向如來的遺體致敬不必顧慮,我請求你們當自勉、當專重於自善、當自精勤不懈及注法於自善。在刹帝利、婆羅門、居士中有智者,他們對如來有堅固信仰;他們將對如來的遺體致敬。」

 「世尊,對於如來的遺體當如何處理?」「阿難,如人處理轉輪聖王的遺體,對如來的遺體亦應如此。」「世尊,如何處理轉輪聖王的遺體?」「他們以新布包裹轉 輪聖王的遺體,繼以親淨棉,再以新細布,如是一層布、一層棉,至各有五百層為止。然後將其安放在有油之金()棺內,複以另一金棺蓋之,用諸種香作火葬 場以焚燒轉輪聖王的遺體;於十字街頭為之建塔。此為人們處理轉輪聖王的遺體之法。「阿難,人們如此處理轉輪聖王的遺體,對如來的遺體亦應如此;也應在十字 街頭為如來建塔。若有人對之奉獻花香、圖繪或禮拜,其人將獲永久福利及快樂。」^□巴厘文AYASAYA原意為「鐵」,或「銅」,佛音謂此地應作 「金」。

 「阿難,有四種人應值得為之造塔,何者為四?「()正等正覺如來應值得造塔。()辟支佛應值得造塔。()如來的聲聞弟子應值得造塔。()轉輪聖王 應值得造塔。「阿難,雲何正等正覺如來應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為正等正覺如來的塔』之時,那將使很多人內心平靜及愉快。他們既得內心平靜快慰,於身壞 命終之後能轉生快樂的天界。阿難,此為正等正覺如來應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難,雲何辟支佛應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為辟支佛的塔』之時,那將使很多人內 心平靜及愉快。他們既得內心平靜快慰,於身壞命終之後能轉生快樂的天界。阿難,此為辟支佛應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難,雲何如來之聲聞弟子應值得造塔?若人 念及:『此為如來聲聞弟子的塔』之時,那將使很多的人內心平靜及愉快。他們既得內心平靜快慰,於身壞命終之後能轉生快樂的天界。阿難,此為如來的聲聞弟子 應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難,雲何轉輪聖王應值得造塔?若人念及:『此為公平正直轉輪王的塔』之時,那將使很多人內心平靜及愉快。他們既得內心平靜快慰,於 身壞命終之後能轉生快樂的天界。阿難,此為轉輪聖王應值得造塔的理由。「阿難,此為四種人應值得為之造塔。」

 爾時尊者阿難走入精舍,立於門楣,哭泣自念:『現在我還是一個聲聞,未獲道果,而慈湣的導師即將入涅盤!」爾時薄伽梵告諸比丘說:「諸比丘,阿難在何處?」「世尊,尊者阿難走入精舍,立於門楣,哭泣自念:『現在我還是一個聲聞,未獲道果,而慈湣的導師即將入涅盤!』於是薄伽梵語某一比丘說:「比丘,你 稱我名告阿難說:『阿難師兄,導師喚你。』」「是,世尊。」該比丘回答說,遂走向尊者阿難所在處。到已,他告尊者阿難說:「阿難師兄,導師喚你。」「是, 師弟。」尊者阿難回答說,遂走向佛陀所在處。到已,向佛作禮,退坐一面。

 當尊者阿難就座後,薄伽梵向他說:「止止,阿難,不要自苦,也不要哭!是否我于往昔曾告訴你萬物實性如此,其與我們最親近者將要與我們分別隔離?當一物既 生而成形,即具分離的必然性,不要其解離,此何可能?且必無此理。阿難,很久以來,以你的慈而善的愛行、愛語、愛念親近於我,永不更變及莫可計算,甚堪嘉 獎。阿難,當自精勤,不久你也將獲得漏竟。」

 爾時薄伽梵告諸比丘說:「諸比丘,於過去世正等正覺阿羅漢諸佛有忠誠的侍者為諸如來服務,正如阿難之對於我。而未來世若有人作正等正覺阿羅漢諸佛,亦有忠 誠的侍者為諸如來服務,也正如阿難之對於我。「諸比丘,阿難為一智者,他知何時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大臣、外道及其信徒等去覲見如來是 最為適宜。

 「諸比丘,阿難有四種稀有特質。何者為四?」諸比丘,若有(1)比丘眾往訪阿難,謁見後他們充滿欣悅,彼遂向之開示法要。他們對其所說充滿欣喜;當阿難默 然不語,則諸比丘殊覺不安。「諸比丘,若有(2)比丘尼、(3)優婆塞、(4)優婆夷往訪阿難,謁見後他們充滿欣悅,彼遂向之開示法要。他們對其所說也充 滿欣喜;當阿難默然不語,則諸比丘尼等殊覺不安。「諸比丘,轉輪聖王有四種稀有特質。何者為四?「諸比丘,若(1)刹帝利、(2)婆羅門、(3)居士、 (4)沙門等眾往謁轉輪聖王,覲見後他們充滿欣悅,彼遂向之開示法要。他們對其所說充滿欣喜;當轉輪聖王默然不語,則他們殊覺不安。「諸比丘,正如此,阿 難有此四種稀有特質。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眾往訪阿難,謁見後他們充滿欣悅,彼遂向之開示法要。他們對其所說充滿欣喜;當阿難默然不語,則彼等 殊覺不安。「諸比丘,此為阿難的四種稀有特質。」

 當其作如是語已,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請不要在此鄙陋小城,荒毀之地,證取涅盤。因為更有大城如:瞻波、王舍、舍衛、薩克陀、柯善必、波羅奈等,請薄伽梵於其中之一證取涅盤,彼處多諸富有的刹帝利、婆羅門、長者居士--信佛弟子。他們對如來的遺體將致敬仰。」

 「止止,阿難,不應作如是語:此是一鄙陋小城,荒毀之地。阿難,往昔有一王名大善見。他是一正直之人,以正直禦世,擁有七寶,征服全球,為四天下之主,並 為人民保護者。此大善見王之首都名拘舍婆提,即在此拘屍那羅城。其城東西長十二由旬,南北寬七由旬。「阿難,此拘舍婆提首都甚為廣闊繁榮,人民彙集,充滿 各種食品,正如諸天之首都阿拉卡曼達,廣闊繁榮,民眾及諸天神薈集,各種食品充滿。阿難,拘舍婆提首都亦複如是。「阿難,此拘舍婆提首都日夜發出十種聲 音,如:象聲、馬聲、車聲、鼓聲、手鼓聲、琵琶聲、歌聲、缽鐃缽聲、鑼聲及「吃、喝、嬉笑聲」。

 「阿難,你去拘屍那羅通知該地的馬拉說:『瓦舍塔們,今晚更末如來將取涅盤,你們請自便,不要後來自責說:『如來在我們的鄉村圓寂,而我們失去最後覲見的機會。』「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他遂著衣持缽,有另一比丘作伴,走向拘屍那羅。

 爾時拘屍那羅的馬拉正集於會廳商議公事。尊者阿難走向該會廳。到已,他告訴馬拉說:『瓦舍塔們,今晚更末如來將取涅盤。你們請自便!不要後來自責說:『如來在我們的鄉村圓寂,而我們失去最後覲見的機會。』

 聞尊者阿難如是語已,馬拉們與其少年、少女及妻子皆悲哀慘淒,中心憂傷,當一念及:「薄伽梵取涅盤何如是其迅速!慈尊取涅盤何如是其迅速!世界之光熄滅何 如是其迅速!」他們或披頭散髮而哭,或伸臂而哭,或自投地宛轉而哭。爾時馬拉們與其少年、少女及妻子皆悲哀慘淒,中心憂傷走向烏帕瓦塔那、馬拉的娑羅樹林 尊者阿難的所在處。

 爾時尊者阿難如是思維:「若我許拘屍那羅的馬拉們一一向佛作禮,恐全部禮佛未畢即將天明。今且令彼等分隊站立,每家為一隊向世尊引見說:『世尊,今有某某 馬拉與其妻子,侍從,親友等頂禮佛足。』」尊者阿難遂將拘屍那羅的馬拉們每家組成一隊向薄伽梵敬禮說:「世尊,今有某某馬拉與其妻子侍從親友等頂禮佛 足。」採用如此方法,尊者阿難於一更時分已令拘屍那羅的全部馬拉進前禮佛。

 爾時有一遊行者蘇跋陀抵達拘屍那羅。彼聽說:「今晚三更時分沙門喬達摩將入無餘涅盤。」於是遊行者蘇跋陀如是思維:「我曾從諸長老、師父與弟子遊行者處聞 來:『正等正覺阿羅漢如來之出世是甚為希罕。』但在今夜三更時分沙門喬達摩即將入涅盤。今我心有疑。然我對沙門喬達摩有信心;我想他能揭示真理,用釋我之 疑惑。」

 於是遊行者蘇跋陀走向烏帕瓦塔那.馬拉的娑羅樹林,尊者阿難的所在處。到已,他向尊者阿難說:「尊者阿難,我曾從諸耆宿長老、師父與弟子遊行者處聞來: 『正等正覺阿羅漢如來之出世是甚為希罕。』但在今夜三更時分沙門喬達摩即將入涅盤。今我心有疑。然我對喬達摩有信心;我想他能揭示真理,用釋我之疑惑。尊 者阿難,或者我也被許可去見沙門喬達摩?」「止止,朋友蘇跋陀,請不用勞擾如來,他很倦乏。」第二第三次遊行者蘇跋陀向尊者阿難說:(其詳見上)

 當薄伽梵聽到尊者阿難與遊行者蘇跋陀的談話,彼告尊者阿難說:「止止,阿難,不用阻攔蘇跋陀,且聽他瞻仰如來。隨彼所問,是因求知而問,非為勞擾;而隨我所答,彼將迅速瞭解。」於是尊者阿難向遊行者蘇跋陀說:「請進,朋友蘇跋陀,如來已給了許可。」

 遊行者蘇跋陀遂走向佛前致敬,與之互相問訊後,即就座其側,白佛言:「喬達摩,彼諸宗教領袖,門徒之首領,教派之創建者,遠近知名,群眾欽仰其為賢者如: (一)富蘭迦葉,(二)末伽梨舍梨,(三)阿浮多,翅舍欽婆羅,(四)波浮迦旃延,(五)薩若耶梨弗,(六)尼犍子等,依照其自稱,是否他們已徹底了 解諸法?或有瞭解,或有不瞭解者?」「止止,蘇跋陀,且放下:『依照其自稱,是否他們已徹底瞭解諸法?或有瞭解,或有不瞭解者』,我將向你說法,且專心諦 聽!」「是,世尊」,遊行者蘇跋陀回答說。

 於是薄伽梵說:「蘇跋陀,若於任何法中無八聖道者,則無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門果。若於任何法戒中有八聖道者,則有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門果。今 我法戒中有八聖道,蘇跋陀,亦有第一、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門果。外道諸師之法皆空幻,無沙門果,蘇跋陀,若比丘能行正道,則世間不會缺少阿羅漢。『蘇跋 陀,我年二十九,出家求善道。自出離已來,已逾五一年。道法廣闊界,常遊巡仰企;於其領域外,實無沙門果。不但無第一沙門果,且無第二、第三及第四沙門 果。外道諸師之法皆空幻、無沙門果。蘇跋陀,若比丘能行正道,則世間不會缺少阿羅漢。」

 當其如是語已,遊行者蘇跋陀白佛言:「世尊,你之法語優妙絕倫,正如傾者扶之,晦者顯之,迷途者示以正道,住黑暗者示以明燈,因而有眼者能視外物。薄伽梵以眾多譬喻為我開示真理亦複如是。因此,世尊,我皈依佛法僧,甚願能許我在佛前出家及受具足戒。」

 「蘇跋陀,若人先為外道門徒,欲來此法戒中出家或受具足戒,他應有四月試習;四月期滿,諸比丘喜悅聽其出家或受具足戒。但我宣佈此事是因人而異。」「世 尊,若人先為外道門徒欲來此戒法中出家或受具足戒,此人應試習四月;四月期滿,諸比丘喜悅,聽其出家,或受具足戒。現我願試習四月,四月之後,諸比丘喜悅 聽我出家或受具足戒。」爾時薄伽梵告尊者阿難說:「阿難,聽許蘇跋陀出家。」「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

 爾時遊行者蘇跋陀向尊者阿難說:「阿難,你親從導師沾潤而為此僧團之弟子,你獲大饒益,你得大福利。」是時遊行者蘇跋陀于薄伽梵之僧團出家並受具足戒,尊 者蘇跋陀於受具足戒之後即堅定精勤,離群獨居。不久即證得最高梵行境界。為此之故,族姓子捨棄各種家庭利益與舒適而出家。誠然,于現世以自力證取最高目 標。他自知生死已斷,梵行已立,所作已作,今生後不再有來生。尊者蘇跋陀成了阿羅漢之一,他為薄伽梵所化的最後弟子。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hooray&aid=9546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