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清淨道論--序  論 覺音 尊者 著 譯者 葉均
2013/09/25 09:44:03瀏覽227|回應0|推薦1

清淨道論--序  論

經中這樣說:

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

有勤智比庫,彼當解此結。(注一)

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據說:世尊在舍衛城時「於夜分中,來一天子,為除自己的疑惑,提出這樣的問題:

內結與外結,人為結縛結,

果德瑪我問汝,誰當解此結?(注二)

這問題的大意是:「結」是締結,與愛網同義。因為上下於色等所緣境界而屢屢生起愛著 猶如竹叢中的竹枝糾纏而稱為枝網,故名為結。因為對於自物他物,或於自身他身,或於內處及外處(注三)而生愛著,故說「內結與外結」。以如是生起愛著,故 說「人為結縛結」。譬如竹叢為枝結所纏,一切有情為愛網所纏結,這便是人被結纏、纏縛、締結的意思。由於這個結的問題,所以「果德瑪我問汝「。果德瑪是稱 呼世尊的姓。「誰當解此結」,是問誰能解此纏縛於三界之內的堅牢之結。

天子這樣問了之後,那位於諸法中得無礙智行者、天中之天、帝釋中之勝帝釋、梵天中之勝梵天、證四無畏、具十力、得無障智及慧眼的世尊,為答此義而說此偈:

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

有勤智比庫,彼當解此結。

大仙(佛)所說之偈的戒等種種義,

現在我要如實的解釋:

對於那在勝者(世尊)教中已得難得的出家,

不得如實而知色攝戒等安穩正直的清淨道,

雖然欲求清淨而精進,

可是不得到達清淨的瑜伽者;

我今依照大寺住者(注四)所示的理法,

為說能使他們喜悅極淨決擇的清淨道;

是故一切欲求清淨者,

應當諦聽我的恭敬說。

此中:「清淨」,是除了一切垢穢而究竟清淨的涅槃。到達清淨的道路為清淨道。「道」,是至彼的方便。這便是現在我要解說的清淨道。

有些地方,清淨道只是毗缽舍那(觀)的意思。所謂:

一切行無常,若以慧觀見,

得厭離於苦,此乃清淨道。(注五)

有些地方,則作禪與慧的意思。所謂:

禪意兼有者,彼實近涅槃。(注六)

有些地方,則為業等的意思。所謂:

業與明及正法,戒與最上活命,

人依此等清淨,不由姓與財淨。(注七)

有些地方,則為戒等的意思。所謂:

一切戒圓具,有慧善等持,

精進勤勇者,渡難渡暴流。(注八)

有些地方,是念住等的意思。所謂:「諸比庫,有情的清淨……作證涅槃的一乘之道,即四念住。」(注九)四正勤等亦然。

但在這裏,佛陀解答天子的問題,是以戒等的意義來顯示的。現在來略釋本論最初的頌意:

「住戒」,即安住於戒中。這裏指圓滿(受持)戒律的人而稱為住戒者,所以圓滿戒律便 是住戒的意義。「人」是有情。「有慧人」,是由業生三因結生的慧(注一0),為有慧者。「修習心與慧」,是修習三摩地(定)和毗缽舍那(觀)的意思。這裏 是用「心」字來顯示三摩地,以「慧」字而名毗缽舍那。「有勤」,是有精進的人。因為精進可以燒盡一切煩惱,故稱為熱(勤),具此熱力的人稱為有勤。「有 智」,智名為慧,即具有那智慧的意思。這句(有智的智)是指含藏慧。在解答問題的這個頌文裏,曾有三次說到慧:第一(有慧人的慧)為生慧(生來的慧),第 二(修習心與慧的慧)為觀慧,第三(有勤智的智)是主導一切所作的含藏慧(注一一)。見輪回而生怖畏者為「比庫」。「彼當解此結」,「彼」,是具備此戒及 由心字所顯示的三摩地與三種慧和勤等六法的比庫。譬如一人立於大地上,舉起最利的刀而斬除大竹叢一樣,他則站於戒地上,以精進力策勵于含藏慧之手,舉起由 定石磨得很利的觀慧之劍,而解除斬斷及摧毀使他自己(的諸蘊)相續沉淪的一切愛結。他在修(四沙門)道的剎那叫做解結;在證(四沙門)果的剎那,他便是天 界和人界最上應供的解結者。所以世尊說:

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

頌中所說「有慧人」的慧,不是現在所能造作的,那是出宿世業力所成就的。「有勤」,是說常作精勤的人。「有智」.,是有正智的行者。「心慧」,即止觀。這便是說有勤智的比庫,既持戒而又修止觀的意思。當知在這一頌,世尊是用戒定慧三門顯示清淨道的。

進一層說,這頌也是闡明三學,三種善教,為三明等的近依(強因),避二邊(極端)而行中道,超越惡趣等的方便,以三相而斷煩惱,違犯等的對治,三雜染的淨化,以及 -5-為須陀洹等的原因。怎樣闡明的呢?

一、(三學)這裏的戒是闡明增上戒學;定是增上心學;慧是增上慧學。

二、(三種善教) 戒是闡明初善;所謂:「何為初善法?即是極淨戒」(注一二),又 如「諸惡莫作」(注一三)等語,都是說明以戒教為首的;複次得無後悔之德故為善(注一四)。定則闡明中善;如「眾善奉行」(注一五)等語,是說明定教為 中;又得有神變等德故為善。慧是闡明後善教,如「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注一六)等語,是說明以慧為最上及最後;又因那慧對於好惡的事物視為平等故為善。 所謂:

譬如堅石山,不為風所動,

毀譽不能動,智者亦加是。(注一七)

三、(為三明等的近依) 戒是闡明為三明的近依(強因),因為只有依於戒的成就而得通達三明的。定是闡明為六神通的近依,因為只有依於定的成就而得六神通的。慧是闡明為無礙解的近依。因為只有依於慧的成就而得達四無礙解,不是由於別的原因所成就的。

四、(避二邊而行中道)戒是闡明回避稱為沉溺欲樂的極端行為。定是闡明回避稱為自苦的極端行為。慧是闡明行于中道之教。

五、(超越惡趣等的方便) 戒是闡明超越惡趣的方便。定是超越欲界的方便。慧是超越一切有的方便。

六、(以三相而斷煩惱、 戒是闡明以彼分斷而斷煩惱(注一八),定是以鎮伏斷而斷煩惱(注一九),慧是以正斷而斷煩惱(注二0)。

七、(違犯等的對治) 戒是諸惑違犯(注二一)的對治。定是纏的對治,慧是隨眠的對治。

八、(三雜染的淨化) 戒是闡明惡行雜染的淨化。定是愛雜染的淨化,慧是惡見雜染的淨化。       

九、(為須陀洹等的原因) 戒是闡明為須陀洹果及斯陀含果的原因。定是阿那含果的原因。慧是阿拉漢果的原因。因為證得須陀洹的人稱為戒圓滿者,斯陀含果亦然。證阿那含果的稱為定圓滿者。證阿拉漢果的稱為慧圓滿者。

因為這樣,故說此頌也是闡明三學、三種善教、為三明等的近依、避二邊而行中道、超越惡趣等的方便,以三相而斷煩惱、違犯等的對治,三雜染的淨化,以及為須陀洹等的 -7-原因的九類並其他像這樣約三德(注二二)。

這是序論。

附注

注一:S. I, p. 13; p.165, 『雜阿含』五九九經(大正二.一六0)o

注二:同上。

注三:內處(ajjhattikaayatana)即眼耳鼻舌身意。外處(baahiraayatana)即色聲香味觸法。

注四:大寺住者(Mahaavihaara vaasii),即『西域記』所說的「摩詞毗訶羅住部」。大寺在當時錫蘭的首都阿努羅陀補羅(Anuraadhapura),覺音住在該寺造論及作三藏的注疏。南傳的佛教即是屬於大寺派的。

注五:Thag. 676; Dhp. 277, 法句經道行品(大正四.五六九a)。

注六:Dhp, 372.法句經沙門品(大正四.五七三a)。

注七:M. III, 262; S. I, 24, 55, 『雜阿含』五九三經(大正二.一五八c)。

注八:S. I, 53, 『雜阿含』一三一六經(大正二.三六一c)。

注九.D. II, 290, 『中阿含』九八經(大正一.五八二b),『增一阿含』卷五(大正二.五 -8-
六八a),『雜阿含』六0七經(大正二,一七一a)。

注一0:業生三因結生(kammaja-tihetukapa.tisandhii),是由無貪、無瞋、無癡的三因善業所生的。參考底本四五七頁。

注一一:含藏慧(paarihaariyapa~n~naa),主導所作,如取定境、發問、發奮教育等。

注一二:S. V, 143165, 『雜阿含』六二四經(大正二.一七五a)。

注一三、一五、一六:D. II, 49; Dhp, 183, 法句經佛品(大正四.五六七b)。

注一四:因具戒律則不作後悔的罪惡。

注一七:Dhp. 81; Thag, 643; Mil. 386。法句經明哲品(大正四.五六四a)。

注一八:彼分斷(tada'ngappahaana),分分而斷,以各種善而對治各種惡,如以燈破暗一樣。

注一九:鎮伏斷(Vikkhambhanappahaana)以初禪的近行定等而伏斷煩惱o

注二0:正斷斷(samucchedappahaana)以四沙門道而決定斷煩惱。

注二一:違犯是惡行。

注二二:其他三德為三遠離(viveka)、三善根、三解脫門、三無漏根。

 

( 在地生活桃竹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hooray&aid=8689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