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談鬼說魅慶鬼節(完) 紅衣入殮 瑪欣徳尊者
2013/09/23 22:27:05瀏覽677|回應0|推薦0

也談紅衣入殮

一翻開報章,我們會發現幾乎每天都會有人死亡。死因舉不勝舉,有車禍意外死、有工作意外死、有天災死、火災死、溺死、患重疾死、被謀殺死、自殺死、犯重罪被判死、打戰死、宗教沖突死等等。在這個年代,人們很少是壽終正寢的,也許這些死亡對現代的人來說已經常見得麻木不仁,若一天沒有人死才是奇聞。不過,在報章裏許多的死亡新聞報導中,也許有出現那麼一則引起納悶的標題:「被殘酷淩虐至死的少女以紅衣入殮」。怪了,紅色在華人的傳統文化中是象征著吉祥興旺,為何會把紅色用在五內俱崩、痛不欲生的喪事裏呢?原來自古有傳說“席紅入殮化厲鬼”,好讓橫死的死者能向凶徒報複,早以了願投胎。也據說有一些內心受到極度委屈和怨恨的女性自己穿上紅裝後自盡,想可能是希望自己死後能對她不素的人報仇吧。 在進一步探討“紅衣入殮”之前,首先讓我們一起簡單的回顧四個發生在佛陀時代的故事,可能也是許多佛弟子已經熟悉的故事。然而,並不多人能夠體會到故事所要傳達的另一面深度的教育訊息,而且是與這課題相似的,非常值得我們再作深思與作為鑒戒,之後我們就會了解到底“紅衣入殮”會為亡者與家屬帶來什麼後果。 故事一:一群商人乘船出海經商,不幸遇上了大風浪,除了一個人生還以外,其餘的都喪命了。這個生還者抓住一片木板,漂流到輸帕羅卡(Suppàraka)岸邊。由於他身上沒有衣著,他就以一片樹皮遮住身體,手裏拿個破碗在路邊行乞。有些路人施舍他食物,有些人則以為他是聖者而向他致敬。有些人給他衣服穿,可是他拒絕穿上,因為他害怕穿上衣服後,人們會不再對他尊敬和供養了。有人說他是阿羅漢,他也樂在其中。因此,人們稱呼他為Bàhiyadàrucãriya,意思是穿樹皮者。 他過去某一世的同修梵友已經投生為梵天神,有一天,當他看到他過去世的朋友穿樹皮者有這樣的想法時,就在夜間下來找他,並告訴他說:「Bàhiyadàrucãriya,你還不是阿羅漢,況且你還沒有阿羅漢的素質。」「我承認我不是阿羅漢,但究竟這世界上是否真的有阿羅漢呢?」穿樹皮者回答。梵天王就告訴他在王舍城有一名阿羅漢,圓滿覺悟者,他就是喬達摩(Gotama)佛陀。 聽了梵天神的話之後,穿樹皮者就趕快啟程前往舍衛城去找佛陀。當他抵達舍衛城時,發現佛陀正在與比丘們一起托缽,他就很恭敬的上前請求佛陀為他說法。佛陀知道穿樹皮者剛剛長途跋涉,在一夜之間趕了一百二十多裏格路來到舍衛城,而且他現在的內心正雀躍不已,非能了解法的時候,所以佛陀就告訴他說:「現在是托缽的時候,不是說法的時候。」但穿樹皮者再次懇求佛陀為他說法,佛陀再次拒絕他,第三次穿樹皮者又懇求佛陀為他說法,並說:「世尊,一個人無法知道你我生命的危機,所以請您為我說法吧。」這時佛陀知道經過兩次的拒絕後,他的心已經平靜下來,能夠體悟到法了,於是佛陀就站在路邊為他開示:「Bàhiyadàrucãriya!當你看一樣東西時,你知道你所看到的東西;當你聽到聲音時,你知道你所聽到的聲音;當你嗅到、嘗到、觸到一件東西時,你知道你所嗅到、嘗到、觸到的東西;當你在想東西時,你也應該知道那是心在作用。」 當穿樹皮者聽完佛陀簡短的開示後,由於他過去的波羅蜜成熟,當場就證得阿羅漢果。於是他就向佛陀請求讓他加入僧團,佛陀吩咐他先為自己准備袈裟、缽和其他做比丘所需要的必需品。但,就在他走去准備這些物品的途中,被一只惡夜叉化身的牛犢撞死了。 當佛陀與比丘們進食完畢後回來時,在路上發現穿樹皮者的屍體。佛陀就吩咐其他比丘將他的遺體火化,將骨灰供養在塔(ståpa)中。回到祇樹給孤獨園時,佛陀告訴僧眾那穿樹皮者已經證得涅槃,而且是眾弟子中證悟阿羅漢果最快速的大弟子。 故事二: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國(Magadha)首都王舍城遊化,向一位名叫拔伽瓦的陶器制作師傅要求借住一晚。 陶匠拔伽瓦說:「世尊!我無所謂,但陶屋裏已經有一位出家人先來借住了,如果他沒意見,那就隨您住了。」那位先在陶器制作屋借住的出家人,正是仰慕佛陀而自行出家,穿著比丘服的尊者弗區沙提(Pukkusàti)。 佛陀進屋後,對已經在屋子裏的尊者弗區沙提說:「比丘!我想在這裏借住一晚,你同意嗎?」「道友!我無所謂。這屋子很寬敞,你就隨意選個地方睡吧!」   於是,佛陀那晚就在陶器制作屋內,與尊者弗區沙提一同住下。 當晚,尊者弗區沙提跟著佛陀禪坐到很晚。他這樣好的耐力,引起了佛陀的關注,就問他說:「比丘!你的老師是誰?你是跟誰出家修學的?」「道友!釋迦族的沙門瞿曇是我的老師,我就是跟他出家修學的。」「比丘!你見過他嗎?」「沒有!」「如果遇見他,你認得嗎?」 「不認得,但世尊是值得供養者、圓滿的覺悟者、真理與正行的實踐者、完善幸福的終結生死者、徹底了知世間者、受調教人的無上領導者、天界人間的老師、覺他的自覺者、世間最尊貴者,因為我很仰慕他才出家,所以,世尊是我的老師。」 佛陀心想:「這位善男子因仰慕我而出家,我應當教導他。」於是,佛陀對尊者弗區沙提法說了很多法。聽了佛陀教的法後,尊者弗區沙提即刻遠塵離垢,得證法眼清淨。他心想:眼前這位一定是我仰慕已久的老師,一定是世尊了。於是,趕緊從座位上起來,向佛陀頂禮,並對剛才直呼佛陀為道友的冒犯,表示了真誠的懺悔,並期望能在佛陀處出家成為真正的比丘。 由於尊者弗區沙提還沒准備做比丘應該擁有的袈裟與缽,所以佛陀要他先去准備。結果,衣與缽還沒備妥,半路卻被狂奔的母牛抵死了。 佛陀記說他死時,已經是三果不來聖者。 故事三:有一個名叫Suppabuddha的麻風病患者在一個場合中,坐在群眾的外圍聆聽佛陀的開示後就證得初果,心中想讓佛陀知道他已經收到的賜福,但不敢闖入人群中。於是,他等到群眾離散後跟隨著佛陀回寺院。這時候帝釋天王想試探他對三寶的信心,就以神通在空中翱翔,並對他說:「Suppabuddha,你是個貧民,人家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沒有人可依靠。我將給你無限的財富,只要你願意說:那佛陀非佛陀,那教義非妙法,那僧團非僧團。」 那麻風病患者問道:「你是誰?」「我是天王Sakka。」「愚蠢、無恥的人!你不配跟我交談,我不是沒有人可依靠的貧民,我具有聖者所有的七聖財:信、戒、慚、愧、聞、施與慧。擁有這些財富者不被佛陀與僧團稱為貧民。」 帝釋天王聽後就離去,到佛陀那兒把他與Suppabuddha之間的對話告訴佛陀。佛陀對帝釋天王說:「Sakka,即使有一百塊金子,甚至一千塊金子擺在這麻風病患者Suppabuddha面前,他也不可能說:這佛陀非佛陀,那法非法,那僧團非僧團。」 過後,Suppabuddha也來到寺院,向佛陀敘講他剛才所遭遇到的奇事。當他回家的途中,被一只牛犢撞死了。他的死訊傳到了佛陀住的寺院,比丘們問佛陀Suppabuddha已經投生在哪裏?佛陀說他已經投生到三十三天(Tàvati§sa)去了。 故事四:有一名叫Tambadàthika的劊子手已經為國王服務五十年了,由於年紀已老,無法一刀就把犯人的頭砍下,於是就向國王申請退休了。在退休的那一天,他從刑場回來,吩咐僕人為他煮甜奶粥,然後獨自一個人到河裏沐浴。 回到家後,當他正要享受甜奶粥時,看到舍利弗尊者來到他家門外托缽,他趕快請舍利弗尊者進屋接受供養,為舍利弗尊者安排好席位,把甜奶粥倒進舍利弗尊者的缽裏,再淋上新鮮的酥油。供養完後,劊子手Tambadàthika就站在一旁為舍利弗尊者扇涼,無微不至的侍候舍利弗尊者用餐。 舍利弗尊者用完餐後就為他說法,可是他無法集中精神聽法,因為他的心不斷想起過去擔任劊子手時的種種往事。當舍利弗尊者知道他的過去之後,就機敏地問他是否出於憤怒或仇恨而行刑?或是只為了執行任務而已?劊子手回答他只是接受國王的命令而行刑,個人並沒有任何殺人的惡意或願望。舍利弗尊者就說:「既然如此,你覺得自己有罪嗎?」 劊子手認為自己沒有罪,心才平靜下來,繼續聽舍利弗尊者說法,一面修習止觀禪一直到行舍智的階段。舍利弗尊者離開時,劊子手恭敬的陪同舍利弗尊者走了一段路,在回途當中,他被一只夜叉化成的牛犢撞死了。 黃昏時分,佛陀來到了僧眾集會的場所,他們向佛陀匯報劊子手的死訊,佛陀告訴僧眾他已經投生在兜率天(Tusita)了。 以上四個故事的人物都有一個很明晰的共同點,他們的下場都是被牛犢撞死的。他們之死並不是偶然,原來這故事還有前文的。他們為何會感召這樣的果報呢?那我們就必須再回溯他們的過去世。 原來在過去很久以前的某一世時,有四個富家子是好朋友。有一天他們聘請一名妓女到公園裏尋歡作樂。天黑後,其中一個人起了很邪惡的念頭,他向他的朋友們建議:「趁著天色陰暗,也沒有人在場時,我們不如把她殺掉,這樣不僅不必付酬金,還可以占有她身上的珠寶和一千個銀幣。」其他三個朋友也同意了。於是他們四個人殘酷地攻擊這妓女。妓女對他們感到切齒腐心,憤怒到極點,心想:「你們這些卑劣無恥的男人發泄了欲望後,還出自於貪欲殺害我,我並沒有做錯什麼,我現在很無助,這次就讓你們殺死我,我要發願未來生生世世做夜叉向你們索命!」就這樣,她抱著極度怨恨之心死去,背負著強大的願力,她展開了古往今來的複仇之旅,許許多多世她投生為夜叉對這四個男人進行報複,一直到了喬達摩佛陀的時代也如此。 當然,即使該妓女沒有發願對這四個男人報複,自然界的法則也會懲罰他們。當這惡業在他們臨死前成熟時,他們會投生在地獄煎熬了許久,投生為人時許多世都是被妓女投生的惡鬼或夜叉害命。然而,雖然這四個男人因為一時的愚癡而造下這樣的惡業,跟這妓女結了大惡緣,但他們也不斷在提升自己的生命,一世又一世的淨化自己的內心,一直到了喬達摩佛陀的時代也在修行。 那麼,整個故事的下文呢?這四個男人就是後來的穿樹皮者(Bàhiyadàrucãriya)、弗區沙提(Pukkusàti)、麻風病患者(Suppabuddha)以及劊子手(Tambadàthika)。Bàhiyadàrucãriya已經從無始的輪回解脫出來了,永遠地止息輪回所附帶的一切痛苦;弗區沙提將在三果聖者居住的淨居天度過其餘的生命,永遠不會再投生欲界,並在那裏證得無餘涅槃,解脫苦海;麻風病患者Suppabuddha只有最多七次的人天界流轉後,就能證得最後的解脫;劊子手Tambadàthika的行舍觀智將使他更靠近聖道果,繼續邁向解脫的康莊大道。他們都是從黑暗走向光明,再從光明繼續走向光明的好典範。 我們再看回來那可憐的妓女,由於她發了不如法的願,生生世世要報仇的對象居然是不斷在淨化內心的人,讓她在輪回路上的每一步都是那麼的沉重,而且越陷越深,每一步都是把自己推向水深火熱的深淵,一直到無可挽回的地步。現在,她已經殺死了一位阿羅漢、一位三果聖者、一位初果聖者和一位有觀智的凡夫,阿鼻地獄的大鐵門已經為她打開,在她殺死他們的那一世過後,下一世是肯定的投生在阿鼻地獄,因為她造了五逆重罪的其中之一——殺阿羅漢。自然界的法則絕對不會因為她在很久以前被他們殺死過而寬恕她、可憐她而讓她免受地獄之苦,因為依照自然界的法則,任何人只要在當生造下五逆重罪其中一個,下一世肯定無法逃脫阿鼻地獄之火焰。 這妓女所造過的惡業能讓她在地獄裏折磨很長的時間,若在未來有幸能從惡道脫離出來投生為人時,殘餘的無盡業會讓她繼續在人間遭受許多痛苦。當她過去的惡業成熟時,那些在她周圍,內心稍微不夠把持、沒有正念、沒有戒德、不會自制的人們會對她的惡業起反應,恐怕到時會有許多人會在她的身上造新的惡業,替她消業障。這妓女就是從黑暗走向黑暗的典型,至於未來她能不能從這樣無止盡的惡性循環中跳出來,從黑暗走向光明,那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誠然,從世俗的角度來看,這個妓女的確是非常可憐的,有誰能夠在這樣的處境下不會怨恨呢?我們必須承認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夠在如此惡劣的處境下還能不起嗔心的。雖然不容易,但如果她的心中有法,能戰勝自己不起嗔恨,帶著如理思維自己是業的繼承者,能遭遇到這樣不幸的事一定有原因,是過去曾經造過什麼惡業成熟才導致那四個男人對她的業起反應,幫她消業障。不僅如此,還要悲憫他們為自己造下地獄受苦的惡業。如此思維的話,她就不會在苦果成熟時再造新的苦因,也許她死後會投生到善趣繼續提升自己的生命,從黑暗走向光明。說不定她還會遇到佛陀,並能在佛陀的教導下證得聖道果,從此找到最安穩的快樂,而不是掉入阿鼻地獄。天堂與地獄只是在念頭的轉換之間,就只是刹那間的如理思維就足於讓她的未來天壤之別。 了解自然界的法則之後,縱然遇到再怎麼奇恥大辱之事也好,一個真正懂得愛惜自己的人是不會再為自己累積讓自己在未來受苦的苦因,不做能為自己的未來帶來傷害的事。 我們在承接上面的故事所傳達的殷鑒來探討“紅衣入殮”。讀到這裏,相信有智慧的讀者們已經心中有數,所謂的“紅衣入殮”到底會為人們的思想帶來什麼傷害。 根據自然界的法則,要得到任何好的東西,就必須要付出應付的代價;想要往生到天界或人間,或者想要成就一切善願,“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應付的代價;那麼,若一個人想要投生做鬼做夜叉去害人呢?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嗎?他只需在臨死之前讓心傾向於做鬼,他就很容易地如願以償,不需付出什麼代價的,所以做鬼不做鬼跟死前的衣著毫無關系。如果一個人臨死之前有善業成熟,即使穿到滿通紅入殮也不會變成厲鬼,就像一群人在河邊把酥油倒進河裏,然後一起對著酥油祈禱:「沉下去吧!酥油,沉下去吧!酥油」,無論他們怎樣祈禱和呼喚,酥油依然不會沉下河裏一樣的道理。 事實上,雖然“紅衣入殮”對於已經死亡的亡者並不會帶來任何影響,但卻對活人帶來許多傷害,因為“紅衣入殮”一開始就是心錯誤的導向,只會招引一連串的不幸。心就像汽車的方向盤,錯誤的導向就像把方向盤擺向懸崖絕壁一樣,最後汽車肯定會落得支離破碎的下場。 亡者在生前已經遭受那麼多的痛苦了,難道還不夠悲慘嗎?為何還要期盼亡者繼續赤手緊握著火紅的火炭不放,讓嗔之火炭燃燒手心呢?前方無始的輪回路已經充滿荊棘載途,重重埋伏著的陷阱已經夠多夠凶險了,為何還盼望亡者背負著這麼沉重的垃圾包袱繼續上路呢?到底亡者的親屬是愛他?還是愛著他們自己內心的嗔恚?如果是真正愛亡者的話,那就更不應該隨順著內心的嗔恚牽著走,而是願亡者消完業障後,能夠往生到更好的地方去過著另一個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期待著亡者變成厲鬼向施暴者尋仇! 縱使一個罪行累累的惡人今生逍遙法外,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他所造的惡業如牛車緊隨著牛的足蹄、如影子不離身。 Mano pubbaïgamà dhammà 諸法意先導 mano seññhà manomayà 意主意造作 Manasà ce paduññhena 若以染汙意 bhàsati và karoti và 或言或行業 Tato na§ dukkhamanveti 是則苦隨彼 cakka§ va vahato pada§ 如輪隨獸足。 《法句經·1偈》 自然界的法則也會待時機因緣成熟時好好收拾造惡業的人們,不需要自己動手,那只是把自己的雙手弄髒而已。無論他們有沒有被繩之於法,造惡者現受的果報是他們無時無刻都要受到良心的責備,每天活在懊悔和忐忑不安當中;他們每天過著疑神疑鬼、提心吊膽的生活,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幾時會被揭發;他們也非常畏懼死亡,因為他們不知道未來將會去哪裏。也許有多少回的夜半裏,他們都是汗流浹背地從惡夢中驚醒過來的,誰知道呢?這些都是他們在當世所要承受的煎熬,雖然他們生活在人道,其實他們已經像活在惡道中一樣,而且那還是前戲而已。 當這些惡業成熟,無論他們是在活著或要面臨死亡時,自然界的法則會在他們的身心起作用,讓他們的六根們所接觸到的事物都是不可喜的,會帶來痛苦的目標,他們死亡後也肯定逃不過苦界的羅網。地獄的恐怖是我們非常難以想象的,佛陀甚至在《中部·空品·129賢愚經》中說過沒有任何的譬喻能夠形容地獄之苦,一個犯人早上被刺一百刀、中午又被刺一百刀、晚上又被刺一百刀,一天共有三百刀,刺足一百年所要承受的痛苦,還不及地獄所帶來痛苦的千萬分之一!殘餘的惡業繼續在他們投生為人成熟時,那些內心沒有法、沒有涵養、沒有戒德、心隨境轉的人們自然會對他們的惡業起反應而在他們身上造惡業,很冤枉的“幫”他們消惡業。 “紅衣入殮”對活人構成的傷害是不斷地把邪見、傷感和嗔恨灌注亡者家屬的心中,每當回想起來時心中總是隱隱作痛。當他們要臨終時,若因為這件難忘的事故而耿耿於懷時,會導致他們投生到惡道去!要知道極度傷感也會下地獄的。“一人犯罪,百人受苦”,請問值得嗎?這些苦是必要受的嗎?造惡者已經讓亡者承受很多痛苦還不夠嗎?還要連家屬也一起跟著承受痛苦嗎?為何允許造惡者為亡者和活者兩方都帶來痛苦呢?如果自認有足夠的理智和智慧的話,那麼就請讓無濟於事又帶來長遠損害的悲憤停止吧!請記住,一個被錯誤引導的心對自己所帶來的傷害,遠比惡毒的敵人對自己所作出的傷害來得更大,就像前面故事中的妓女一樣,四個男人在一世對她帶來傷害,而她自己的心卻為自己帶來更長遠的傷害。 Diso disa§ yam tam kayirà 仇敵害仇敵 veri và pana verina§ 怨家對怨家 Micchà panihita§ citta§ 若心向邪行 Pàpiyo na§ tato kare 惡業最為大。 《法句經·42偈》 沒有永恒的敵人,沒有永恒的仇家,也沒有永恒的殺人犯、盜匪、汙蔑者、毀謗者、恐怖分子等惡人,即使再怎麼惡劣的人也是煩惱一時掩蓋而鑄成大錯而已,他們也有可能被淨化成聖者的一朝。一個著名的例子是殺人魔央掘摩羅(Angulimàla),他殺人如麻,嗜血成性,凶暴殘忍,許多村莊、城鎮與地區都因他而荒蕪。他不斷的殺人,然後將受害者的手指串成頸煉掛在脖子上,所以人們都稱他為“指鬘”。後來佛陀親自前去度化了他出家成為比丘。不久後,在精進的修行下,央掘摩羅從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強盜蛻變成一名阿羅漢。 一天早晨,央掘摩羅尊者到舍衛城乞食時,有人朝他扔了一個土塊,有人朝他扔了一根棍子,有人朝他扔了一片碎陶片,他的缽被打破,衣袍被扯壞,頭破血流地回到佛陀身邊。佛陀勸他要忍耐,他此生此地所受的業報,原來可能得在地獄中受數年、數百年、數千年的業報。對央掘摩羅尊者來說,這些遭遇只是重業輕受而已,但那些在一位阿羅漢身上造惡業的人就慘了。打破阿羅漢的缽,扯壞阿羅漢的衣,又讓阿羅漢頭破血流的惡業足以讓他們投生到地獄,投生為人時有很多世都會遭受到他們如何對待央掘摩羅尊者一樣的果報。為何他們會對一名阿羅漢造惡業,為自己的未來帶來痛苦呢?因為他們被內心的嗔恨擊敗,不能如理作意,無法自制,沒有在當下重新認識一個人。他們憤怒地想:此人殺了我的父親、此人殺了我的母親、此人殺了我的親人、此人害我家破人亡,他們不能原諒央掘摩羅尊者以前是殺人魔時為他們帶來的傷害,所以,因嗔恨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若硬要跟一個人生生世世結惡緣真的是很愚昧的事,一個人赤手起焰熱的火炭丟人時,無論有沒有丟中他人,肯定的首先燒傷的是自己的手;一樣的道理,無論對方有沒有受到傷害,第一個先受到傷害的肯定是自己。但是,因為煩惱的促使,許多人偏偏要把結果弄成雙輸的殘局。還沒有了知四聖諦的凡夫,未來還要很長很長的旅途要走,幾乎看不到盡頭的,而且路途艱辛險惡,處處虎潭蛇穴,暗流洶湧,多結了一個惡緣就像是給自己未來的路多刨了一個泥坑,多挖了一個陷阱和多掘了一個墳墓給自己而已,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掉進自掘的泥坑、陷阱和墳墓裏去了。 有一句話永遠都是對的:多一個朋友總是好過多一個敵人。明白到這一點,真正有智慧的人是不要結惡緣,為自己帶來危害的事。面對他人無情的攻擊、苛刻的批評、毀謗、玷辱、欺侮、壓迫、殘害等等,都不以怨恨回報怨恨,不以暴易暴以暴治暴,不以牙還牙,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Akkocchi ma§ avadhi ma§ “彼罵我打我, ajini ma§ ahàsi me 敗我劫奪我”, Ye ta§ upanayhantu 若人懷此意, vera§ tesa§ na sammati 怨恨不能息。 Akkocchi ma§ avadhi ma§ “彼罵我打我, ajini ma§ ahàshi me 敗我劫奪我”, Ye ta§ na upanayhanti 若人舍此念, vera§ tesåpasammati 怨恨自平息。 《法句經·3和4偈》 在佛教發展的曆史中,曾經面對異教徒的摧殘,佛教聖典、曆史聖跡、佛像一一被摧毀,寺院也慘遭毀滅,僧侶和信徒被大量屠殺,即使遭受到如此慘無人道的滅頂之災,佛弟子們也不曾向任何宗教發動過聖戰,或采取報複行動。佛教各傳承之間也不曾發生過流血沖突事件,雖然彼此之間有些見解不相容之處,但大致上大家都依然互相尊重,保持友好,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 許多人認為佛教徒消極是因為佛教徒奉行逆來順受,不反抗,不報複,學習“吃虧”,絕對忍辱與犧牲的精神會對社會產生負面的影響。他們有如此成見是情有可原的,這是因為“眼障”所構成的框框,讓他們的世界觀只停留在這框框裏面的範圍而已,導致他們對事物的了解很片面。什麼是“眼障”呢?馬有馬眼障,一只被套上馬眼障的馴馬,其視野只有前方九十度左右而已;同樣的,人也有“人眼障”,一出生就被套上“人眼障”的人們,其人生觀的視野只能看到今生一世而已。佛陀的出現已經為世人開顯了解除“眼障”的方法,無論一個人是否佛教徒,也無論是無神論者、無可知論者、一神論者或者多神論者也好,只要能夠依照正確的修行次第,任何人都有機會卸掉拴在眼睛的“眼障”。 卸下“眼障”後,人們才會瞥見因果貫穿三世,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公平不公平、合理不合理的事,一切發生的事物並不是偶然的,有其果必有其因,因因果果在經緯萬端地交織著、循環著。佛弟子們只是從更深層的角度看待問題,解決問題。他們只是主動性的從無止盡的冤冤相報中來個了斷,不在受苦果時再造新的苦因,從惡性循環裏抽身出來而已。所以,若要說消極,那麼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消極?一個勇於戰勝自我、在極度痛苦中也能克服嗔心、能在逆境中擺脫錯誤的思維模式、能不被業牽著走的人消極?還是一個讓自己的心隨境轉、讓嗔之火焚燒自己的心、讓錯誤的思維模式套死、寧願讓心被業牽著走、讓自己繼續翻滾於苦境的人消極呢? “紅衣入殮”就探討到這裏為此,分享了那麼多,相信有足夠理性和智慧的人們已經心知其意,進而擇善而從,為了自己和親人們長遠的福利和安樂,我們應當把“紅衣入殮”的謬論從思想裏摒棄掉。 有一句話叫“有仇不報非君子”據說是從古代武俠世界中萌生出來的,現在還在廣泛毒害著大部分華人的思想。這種心錯誤的導向已經搞得古代“武林界”劍拔弩張還不夠,還要繼續讓它貽害現代社會嗎?為了後代的幸福,作為前輩的我們應該是時候把“有仇不報非君子”糾正為“有仇不報真君子”了。“忍得辱中辱,方為人上人”,有仇能夠以慈心化解,有辱當做修忍辱波羅蜜,能戰勝如此難勝之戰的人,實為人中豪傑,人中大丈夫。 朋友問答篇二 beizhuannan:如果用漢語念誦可以嗎? 答:使用漢語念誦也是可以的,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因為出自對於佛陀的語言表示崇敬,通常上座部佛教的佛弟子們會比較喜歡使用巴利語念誦,而且據緬甸傳承說法:許多高級的天神都會聽巴利語,他們之間甚至使用巴利語溝通的,因為他們許多都是在佛陀時代見過佛陀的,並在佛陀親自教導下修福慧,死後投生為大神力的天神,他們當中也有許多已經是聖者了。由於他們都非常喜歡聽法,當我們念誦佛陀的經文之前一般上會邀請他們也一起來聽法,所以我們當然也使用他們熟悉的語言。佛陀入般湼槃至今,對我們來說雖然已經過了兩千多年,但對天界的眾天神來說只是剛剛過了幾天而已,這要看是哪一界的天,對兜率天的天神來說還不到一星期呢,所以如果我們能夠使用佛陀的語言念誦佛陀說過的法,天神們更有親切感,更歡喜的聽法。 使用巴利語另一個重大意義是:團結僧團,尤其是當佛教開始從印度走向世界時,巴利語更顯得額外可貴。當來不同國家和文化背景的僧團相聚在一起時,依然可以在同一個巴利體系下統一,如一起誦經、誦戒和做羯磨。有一些精通巴利的長老們還可以互相使用巴利語溝通呢! 再者,一些巴利文字在翻譯上很欠缺,很難找到完全貼切的詮釋和翻譯,而且巴利字的一音多義也常見,所以使用原本的巴利字會比較適當。 leothl:請問如果有人搬進新屋,半夜醒來看見廚房的碗碟飛來飛去要怎樣辦?要念誦甚麼經?這是有位朋友的親戚遇過,他們隔天就搬走了,而那屋子已經快變廢墟了。請幫忙問問禪師有何解決的方法嗎?謝謝。 答:可能他們要向他人顯示這裏已經“名屋有主”了。建議還是使用老老實實、老套又可靠的方法,就照上文曾經提過的方法:念誦護衛經、散播慈心與分享功德。首先我們邀請諸天,接著念誦佛隨念、法隨念和僧隨念,之後,我們建議大家念誦以下幾部護衛經: 1. 大吉祥經《小誦·第5經》《經集·第2品·第4經》Mahàmaïgalasuttaü(Khuddakapàñha 5; Suttanipàta 2.4) 2. 寶經《小誦·第6經》《經集·第2品·第1經》Ratanasuttaü(Khuddakapàñha 6; Sutta-nipàta 2.1) 3. 應作慈愛經《小誦·第9經》《經集·第1品·第8經》Karaõãyamettasuttaü(Khuddaka-pàñha 9; Suttanipàta1.8) 4. 蘊護衛經《增支部·第4集·第7品·蛇王經第7》《律藏·小品·小事篇》Khandha Parittaü(Aïguttaranikàya 4.7.7 Ahiràjasutta; Vinaya-piñaka Cåëavagga Khuddhavatthukkandhaka) 5. 旌旗頂經《相應部·第1品·第11相應·第1品·第3經》Dhajagga Suttaü(Saüyutta-nikàya 1.11.1.3) 6. 阿達那蒂亞經《長部·第32經》(小段摘錄)añànàñiyasuttaü(Dãghanikàya 32) 念完護衛經後,不妨加上無畏偈和一些祝福與護衛的念誦。以上的護衛經、無畏偈、祝福與護衛普遍收錄在一般的南傳巴利課誦本裏,對祝福,保護遠離恐懼、畏怖,化解暴戾、解除危難都很有效,可以學習受持。 念誦護衛經時切記是抱以一顆慈心來念誦,同時散播慈心給他們,而不是抱著為了要趕走他們而念誦,若越想要趕走他們反而他們會越鬧,因為這是抱著嗔心來念誦,以不正確的心態念誦護衛經當然達不到什麼好效果。 此外,建議以他們的名義做功德後回向給他們,雙管齊下。實行以上的方法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會見效。若還是不行,建議可以嘗試與他們溝通溝通,做做朋友,大不了就與他們和睦共處而已,同時繼續實踐以上的方法:誦經、慈愛與分享功德,日久後,如果他們還在,也會成為你們和那間家的守護神了。這些方法永遠錯不了的,只要一直注入對的因,果永遠都是對的,只是需要經過時間證明,可能習慣快餐文化的現代人不是很有耐心接受這些有機的方法。 清淨心:劊子手不因為私人仇恨而殺人,只因為工作原因而殺人,是否有罪? 答:謝謝提醒。殺人肯定是有惡業的,無論自己動手還是是叫他人動手,或者只是被人聘請殺人,而自己卻無意殺人,這都是有罪的,而且,照理來說,雖然是國王是主凶,但執行劊子手本身所造的惡業會比國王更多,因為雙方殺人的心路過程,劊子手處理殺人的場面比較久,心的印象也會比國王強得多,所以論在殺人時的心路過程造下的速行心,劊子手是不少於國王。 但,對於上述的故事是有點特別,當舍利弗尊者發現劊子手無法專注聽法時,才問他是否自己有意殺他們,或者只是執行任務而已?那麼劊子手說只是因為任務的需要才殺人,那麼當舍利弗尊者問他若只是因為執行任務而殺人是否有罪時,劊子手思考後覺得自己並沒有罪。但事實上是肯定有罪的,記得,舍利弗尊者並沒有說他無罪,是劊子手不了解,認為自己無罪而已。然而,舍利弗尊者也沒有必要去糾正他,這是舍利弗尊者的善巧,讓他自己能夠暫時解除掉自己內心的追悔心,才能繼續聽法一直修到行舍智的階段。 因為舍利弗尊者的善巧而讓一個原本將會投生地獄的劊子手轉成投生天界,然而,當殺人的惡業若遇到因緣成熟時,他依然要承受其果報,除非他已經證得初果,永遠關閉惡道之門,否則當劊子手的惡業還會在未來產生投生地獄的果報。 後記 如果說一個佛牌經過誦經加持後就算是開過光,那麼這篇文章也算是“開過光”了吧。在還沒有正式發表之前也為此文章誦了一些護衛經祝福,願“開光”的能量也能夠透過互聯網或書傳送自然界法則的信息,傳送法的力量、傳送筆者真摯的祝福到世界各角落。所謂“開光”的目的並不是讓這篇文章變成辟邪物或護身符,然後把它存放在thumbdrive後掛在頸項,而是願頌所有的讀者們都能夠善用自然界法則的力量,開展與轉乘法的力量,並能夠實踐文章中所提供的方法提升內心的力量,驅動內心的發電機來照耀自己與整個世間,除了可以自行充電之外,也可以幫有需要的人“充”他們的“心電池”。當一個人懂得實踐自然界法則時,法的力量自然會為他與他周圍的眾生帶來無窮無盡的法益。 這篇文章帶有僧團的祝福,帕奧禪師的祝福,吉祥尊者的祝福,瑪欣德尊者的祝福與筆者的祝福,願此分享能為世間所有的有緣人們帶來真惠——真實的惠益。 筆者修行尚淺,只能與大家分享到此,舉筆獻醜主要是希望能與大家一起學習,並鞏固大家對法的信心。 由於筆者並不通曉巴利語,文中的引用與資料都是參考多方的中英編譯與著作而東拼西湊的。基於筆者的水平粗淺,若文體中有任何的過失與疏漏,或者在聽寫的過程中若有任何的差錯也全歸於筆者負責。 筆者深切地感激慈悲的吉祥尊者在百忙中抽空檢閱與作些補充,也深切地感激瑪欣德尊者很耐心的解答筆者的問題,並提供許多寶貴的經驗和意見。謹以此法施的功德回向予戒師——尊貴的帕奧禪師、敬愛的吉祥尊者與瑪欣德尊者,還有所有幫助提供資料的尊者們以讓這篇文章成形,他們是Ukkamsa尊者、U ¥aninda尊者和尋法尊者,非常感謝這些尊者大德們。為了世間長久的利益安樂,願尊貴的帕奧禪師、吉祥尊者、瑪欣德尊者與所有僧團兄弟成員們健康長壽、吉祥安穩。 筆者也把無畏施的功德與Raññhapàla同梵行賢友分享,因為這位美國的同修也害怕鬼,願此無畏施能為他帶來無畏、無怖,一直到最後證得真正無可動搖的安穩無畏。也不忘祝願所有讀者們都得到無畏,無怖。 願所有的眾生不再畏懼不應當感到畏懼的,願所有的眾生畏懼應當感到畏懼的。什麼是不應當感到畏懼的呢?鬼、夜叉等非人都不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什麼是應當要感到畏懼的呢?身、口、意的惡行,哪怕只是微小的惡業都是我們應當感到畏懼的;貪嗔癡之鬼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心錯誤的導向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帶給我們無限痛苦的邪見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生、老、病、死的壓迫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輪回的痛苦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墮落惡趣的痛苦是我們應當要感到畏懼的,這些才是我們真正應當要感到畏懼的事。 整個文章所要傳達的訊息是:畏懼真正的畏懼事,請認清楚什麼是真正的畏懼事,因為我們沒有看清楚什麼是應當畏懼的事,所以我們無始以來一直都在面對著同樣的畏懼事,我們一直在恐懼中重複著一樣的恐懼。唯有了解了什麼是真正的畏懼的事,我們才能真正的從恐懼中解脫出來。 也不忘祝願所有剛剛除下眼鏡,進行了鐳射手術的人們都能成功擺脫眼鏡族,做個真正“英俊漂亮”的明眼人。 最後筆者願與敬愛的父母、導師、師長、親戚朋友、所有的讀者們以及一切眾生共同分享編寫此文章之功德。願大家福慧增上、早日解脫輪回之苦,證得涅槃的至上樂。 Sàdhu! Sàdhu! Sàdhu!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hooray&aid=866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