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談鬼說魅慶鬼節(下一) 朋友問答篇 瑪欣徳尊者
2013/09/23 22:01:39瀏覽1386|回應0|推薦1

吉祥尊者早幾年出家的日子大部分都是過著行腳、雲遊的頭陀生涯,有時住山洞,有時住森林,難免也會遇到當地的居民、猛獸與非人的考驗,尊者都是以慈心一一過關斬將的。尊者說到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考驗是他在斯裏蘭卡過雨安居時住在一個山洞的經曆。有一次當他在睡覺時,就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中看到有兩個人的黑影走向尊者的背後,對著尊者的右腰開槍,感覺是類似冰彈的東西射入身體裏面,要說夢也不是夢,尊者頓時在驚痛中醒過來,身體依然感到非常痛楚,覺得腰部幾乎被打壞掉,而且整個身體感到很冰冷。這時尊者的第一個自然反應就是生起慈心祝福對方:May you be well and happy(願你平安快樂),說也奇怪,當慈心的念頭一閃過後,身體的痛苦就馬上消失了。
過後,尊者便走到山洞外面小解,當尊者抬頭望天空時,瞥見天空有一條由雲團組成的黑雲棒,尊者形容該雲棒又大又粗的、非常固體化的,對准著尊者睡覺的位置,他從來沒有看過如此詭譎奇怪的天景。尊者說若非當時的慈心夠強,這關考驗是不容易度過的。由於出家人住森林或山洞久了,慈心也非常容易培育出來,當散播慈心已經變成一種自然的反應,有很多次遇到不測時也被慈心化解掉了。
相信這裏不少人也曾經曆過“鬼壓床”吧,民間把它稱為夢魘。所謂鬼壓床的狀況,就是醒來時卻突然發現全身不能動彈,雖可以聽見周遭的聲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卻發不出聲音來,有時還會隨伴著各種幻覺,有兩個原因能導致鬼壓身的現象,一是可能在睡覺時睡勢不良使心髒被壓迫或身心異常虛弱所導致,在睡眠神經醫學上是屬於一種睡眠性麻痹(Sleep Paralysis)的症狀;另一種則是真的有非人在幹擾,有一類似的非人可有這樣的能力,不過後者是屬於比較少數的。如果睡覺時經常經曆這種現象的話,無論是什麼原因導致都好,毋需費力掙紮呐喊,或者破口大罵粗話,內心只需嘗試去默念慈愛經,或散播慈愛,祝願一切眾生快樂安穩,不管以什麼語言即可,最重要的是心,語言並不重要,相信不久身心就很快的恢複自主,而且寧靜祥和地清醒過來,不像過去要搞得滿身大汗,氣喘如牛,疲憊不堪,好像剛經曆一場激戰一樣。
民間也傳說某些人在半夜或無人曠野、墳場獨自趕路,明明是朝著一個方向走,可是走了一段路程後赫然發現自己還在原點,最後在同一條路或一個固定的地方繞圈子,這樣的情形可能連續維持一夜至數日之久,這是民間所謂的“鬼打牆”了。那麼遇到這樣的情況時,有傳說要把內褲脫下,然後再套在頭上,就可以擺脫這個“鬼陣”,相信有的人在急起來時也會那麼做的。如果這個方法真的有效的話,也許是因為布陣的鬼看到這個怪舉後會笑到肚爆死掉,因此而破解“鬼陣”的緣故吧,唉……如果一個人懂得佛法,會懂得散播慈心的話,就不會去相信如此荒誕無稽的傳說了。
對那些時常在外留宿、公幹、雲遊、露營的人,這裏有一個小叮嚀: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時,無論是住在在旅店、廉價賓館、宿舍、寺院道場、廟等地,乃至到親戚、友人家作客過夜也好,在外搭帳篷野營也好,禮貌上應該養成一種先對那裏的眾生散播慈心的習慣,無論是裏外的、有形或無形的、可見或不可見的都好,尤其是當地的守護神,讓他們能感受到來者的善意,可以減少沒有必要的麻煩。
當一個客人到訪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時,若他懂得尊敬當地的領袖或長者,也懂得尊重當地的文化習俗,再加上能給他們遞上一些見面禮的話,肯定能給他人留下一個好印象,自然不會遇到什麼麻煩。同樣的道理,除了散播慈心之外,如果平時有布施、持戒和禪修等功德,記得與當地的守護神、鬼神和一切眾生分享。分享功德就是我們帶給當地眾生的見面禮。而這種見面禮是能隨身攜帶的、沒有限量的、隨時隨地都能派送的。
還有希望擁有膚色亮麗、容貌光潔的人,慈心就是最好又免費的護膚霜和化妝品。一顆充滿著善良、慈愛、溫雅的心會產生許多優質、輕快、柔軟、適業性的心生色;反之,一顆時常充滿著嗔恚、怨恨、嫉妒、不滿的心所產生的心生色是粗劣、沉重、僵硬、不適業性的,這是為什麼時常愛發脾氣,嗔恚心重的人其臉色會很醜怪又晦暗,而且很容易感召惡疾、腫瘤、癌症的原因。不僅如此,還會時常被敵人和邪靈鬼怪所糾纏,又經常感召不幸事件。俗語說:「相由心生」、西方格言:“You are what you think”也不無道理,這是不變的法則之一。以上只是培育慈愛所得到的現法利益,還沒有提到將來遠久的利益呢!在《增支部·無記品·第58經》裏,佛陀有說:
「樂就是福業的同義詞。我知道於長時間作種種福業就會有長時間的可愛、可樂、愉快之果報生起。我修七年慈心,於七次大劫不再來這世間。在世界壞劫之時,我實生於極光淨天,世界成劫之時生於梵天界的梵宮為大自在的大梵天王,又成為三十六次的帝釋天帝,再為多百次的轉輪聖王以正法征服四方到海邊際之地。」
 
最後,讓我們再看佛陀在《相應部·有偈篇·無始相應·苦惱等品》裏的開示:
「在如此長遠的輪回裏,很難找出未曾成為我們父母親、兄弟姐妹、子、女兒的眾生者。」

那些鬼朋友,很多曾經是我們過去的父母親、兄弟姐妹、夫妻兒女等,只是我們都換了新的五蘊,忘了對方,可是他們有些還沒有忘記我們,如果我們有真正實踐佛陀的教導,其實並不難對一切眾生培育慈心。
總結
分享了那麼多,那麼如何讓自己免於非人的幹擾?遇到非人時應如何對策?我們可以來個小總結:
第一:誦經——每天能撥出一點時間誦經是給自己一種無形的保護網,哪怕只是簡單的禮贊佛陀與三皈依,其力量也不可忽視。護衛偈的力量主要是來自真實語的力量,真實語是佛陀在過去行菩薩道時所累積的真實語波羅蜜,有好多回菩薩是運用真實語的力量解脫險境和挽救他人。
若能夠在誦經時也能同時了解經文的涵義會更有力量,能幫助誦念者的心傾向於經文中所倡議的良好素質與品德,使誦念者的心境趨向明亮。不要老是以為只有高僧誦出來的經文才有力,我們不應該有這種思想的極限,只要經過適當的訓練與開發,每個人的心都有機會展現其無限的潛能。只要有恒心,初哥也會越誦越好,信心慢慢加強,心會越來越明亮,力量也漸漸的提升。到時,你也是一架很強的“發電機”和“充電器”。遇到非人時,隨時都可以發揮護衛偈的力量給自己作護衛,也可以給別人“加持”。
此外,在一般的南傳佛教課誦,在還沒有開始念誦經文之前會念誦這段偈文:

Samantā cakka-vāḷesu從世界系中各處,
Atr’āgacchantu devatā;願諸天神來此地,
Saddhammaṁ Muni-rājassa聽聖者王之正法,
Suṇantu sagga-mokkhadaṁ. 導向樂處與解脫。

Dhammassavaõa-kàlo aya§ bhadantà.(x3)
這是聽聞佛法的時候,大德們。

由於天神很喜歡聽法,每當有佛弟子在念誦佛陀的經文時,他們也不忘邀請諸天神一起來聽法的。出家人在寺院念誦時,若有天神想聽法時會到寺院去;當在家居士在家誦念時,若有天神想聽法就到居士家去,一個時常有天神到訪的寺院和住家是吉祥之處,因為那裏充滿了光明,許多低等非人也不敢靠近。
第二:散播慈心——由衷而發出祝福對方幸福的心。若只是念誦《應作慈愛經》或《慈心誦》而不懂其涵義那並不是在散播慈心,只是念誦經文而已。要完全發揮慈心的力量就必須真心誠意的,把情感完全投入地散播慈心:願一切眾生無敵意無危險;願一切眾生沒有精神的痛苦;願一切眾生沒有身體的痛苦;願一切眾生保持自己的快樂。慈心的力量依不同的層次而定,最頂峰的力量是達到慈心三禪,在慈心禪的威力下能保護一個人刀槍不入、火燒不了、毒藥不侵,即使一鍋沸騰的油倒在身上也猶如清涼的水流過般。一個慈心很強的人也時常有天神在守護著他,鬼神也喜愛他,諸非人都不想幹擾他。
第三:分享功德——養成一種每天與所有可見或不可見的、有形或無形的、在遠或近的眾生一起分享功德的習慣。當然,首先我們本身要有功德,就像一個慷慨善良的人要與貧困的人們分享食物時,他自己首先必須要有足夠的食物一樣,不同的是,分享功德不僅不會減少功德,反而會讓功德轉乘增倍。累積功德很簡單,修十福業就是一切功德的源泉,上述已經提及,隨時隨地都可以積功德。
眾多功德當中,禪修的功德特別強,能讓許多非人得到快樂,所以一個禪修者會遇到非人討功德一點也不奇怪。因此,一個禪修者在每次禪修後,在下座之前最好主動把禪修的功德與一切眾生分享,不要等到非人上門討功德。一個每天與眾生分享功德的人,無論他去哪裏都會無所怖畏,因為他會感覺有很多好“朋友”。就像一個樂善好施的慈善家來到一個地方時,受過他恩惠的人們都會說:看,我們的恩人來了……我們的親戚來了……我們的老朋友來了……他們會高興的出來迎接他,歡迎他,圍繞著他,這是一樣的道理。很多鬼很需要功德,所以,若你認為自己很有悲憫心的話,遇到鬼時不應感到害怕,應當對待他們就像對待親戚或朋友一般,然後把功德回向給他們。
筆者曾經在一個墳場過夜,在選中了一個中等的墳墓後就獨自禪坐,如往常的習慣一樣散播慈心,分享功德,累了就躺在墳墓前睡覺。那裏的氣氛讓人感覺到那裏的眾生很親切,好像都是熟悉的朋友,而且很奇怪連一只螞蟻和蚊子也沒有看見,不知是不是那裏的“朋友”幫忙驅蚊呢?Hey,謝了朋友們,那晚睡得很好。
一個有戒德和涵養的修行人可能會有他自己的守護神,這些守護神通常是因為過去跟某人有很好的業緣才投生為他的守護神。在帕奧禪林有一位女禪修者,她的修行很好,能夠看到她住所外面有一個類似門神的守護神在門前守護著她。當這位女禪修者對他散播慈心和回向功德給他時,那個守護神會感到很高興,當他高興時身體也會越來越亮,很明顯是該守護神因為隨喜功德而讓身上的光芒更亮。
第四:保持正念——一個時時刻刻能保持正念的人心比較有力,不容易散亂。經常保持正念的心是多數安住於善心,善心的特點是讓心明亮,因為心生色法是強而有力之故,外界的勢力如降頭很難入侵,非人也無法傷害到他。
還有一個非常簡單且很重要的是基本的三歸五戒,每天在出門工作之前最好先念一個三歸五戒,再上班,這樣一日一日的累積,就單單持之以恒的力量,日久後你會看到其不可思議的保護力。
以上的方法全都是一舉數得的,在實踐後能夠有保護力,又能夠為自己累積殊勝的功德善業,不需依靠他人。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沒有使用佛牌、聖水、符管、聖繩等等加持過的聖物來驅鬼,不是簡單不過嗎?
這裏不要快熟面文化,所謂的快熟面文化是方便、快速,卻沒有帶來多少真實惠益的。現代講究高效率的社會,樣樣要快速見效,很多人只希望下一點功夫,就期望迅速的收獲,所以導致荷爾蒙泛濫,農藥過量,基因亂改,抗生素濫用等,每一口食物都要吃得兢兢戰戰,再來花時花費來搞一番排毒。是時候我們應該回歸有機的,不要農藥,不要打什麼荷爾蒙,簡單又純樸,細水長流,且能為自己與他人帶來長遠的利益和安樂的。
朋友問答篇一

justdoit77是不是說多吐痰他們就有更多的食物

 答:人吐的痰有許多餓鬼搶著要吃,但也要看他們的福報,有些少福報的餓鬼連人們的汙穢物都吃不到。不過也不要以為這樣的理由而讓自己多吐點痰,我們都知道隨地吐痰是不好的習慣,這樣對環境不但不衛生,也恐怕會傳染病菌,這樣做不就變成只慈悲鬼不慈悲人類了?你也不希望有一天當你走在公寓下面時“中頭獎”或身體沾到什麼不明黏黏的液體吧。要就簡單的把水倒在剛吃完飯的碟子或碗裏,用手洗洗一下再倒在空地上那會比較好。

Das不知兄幾時講到焚燒食物,或所謂的火供、煙供?

 答:Das兄,這個課題已經‘輕輕’帶過了,若要再探討這課題恐怕會引發一些沒有必要的爭論。在火供和煙供儀式時,除了那些擺在壇位上的食物和氣味可以供依他施活命鬼眾吃之外,被燒的食物所產生的煙也能夠供給一些食煙的同類吃。

這課題不容易找到一個共識,因為個人都有他各自喜好的布施對象。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如果一份食物只能布施給人類或鬼其中一個,大多數人會選擇布施給人類會覺得比較實際;但其中也有一部分的人會特別喜歡布施食物給鬼類,也許鬼類比其他有情更容易引發他們的善心,這只是他們的選擇權,我們不能強行指使他人一定要布施給誰。就比如對一些人來說,畜生是特別容易引起他們生起善心的所緣,他們可能很少布施給一個乞丐,他們可能不曾供養過出家人,但他們卻很喜歡布施食物給動物吃,我們也經常看到一些貧窮的善心人士因為不忍心看到許多流浪狗無家可歸,而寧可自己少吃點也要收養它們。我們當然不能對他這樣說:“嘿,仁者,你應該收留孤兒而不是孤狗”吧,因為這是他個人的喜好,就像一些人比較喜歡布施給鬼類一樣。

然而,所有的布施都是善業,即使布施給鬼類或畜生也是能夠帶來果報的一種善行,只是我們依照受施者的素質和其福田的肥沃度來看,人類會比惡趣有情好得多。根據帕奧禪師開示的《無上的布施》裏有講解到若以一顆清淨無染的心布施給一只動物,預計可得到一百倍的回報,意思是說可以在一百個生命中產生效果。清淨心是指不期望任何回報和幫助的布施,並對業果法則有充分的信心;更上的是以一顆清淨無染的心布施給一個沒有戒德的凡人,預計可得到一千倍的回報;再上的是以一顆清淨無染的心布施給一個有戒德的凡人,預計可得到十萬倍的回報,還有更上的是征得禪那的凡人、四雙八輩的聖者、辟支佛、佛陀等。如是,受施者的素質越高尚,能為布施者帶來的果報和利益也相對的更殊勝。

如果有一個非常有心想要利益他人的善者,但他的能力有限度,那麼他應該運用他的智慧去分辨良田來播種,就像一個非常慈悲善良的農夫,他每天都很想幫忙村莊裏的貧民,但本身的米糧也有限;他明白到要解除別人的饑餓,首先自己必須要有足夠的糧食,自己有了足夠的糧食才是真正能幫到他人;所以,他明白到其實幫助自己,正是踏出幫助別人的第一步。那麼,他應當怎樣做呢?這位善良的農夫應當先利用自己的智慧去分辨、分析那一種土是肥土,避開砂土、沙土等貧土,然後確保所播下的種子品質都是最優良的,並種在最肥沃的良田裏。當他大豐收後,就可以毫無顧慮的幫助那些貧民了。

同樣的道理,如果有更好的良田讓他選擇,為了能使布施的善業帶來更殊勝的果報以便能夠有效的利益眾生,他應當只選擇比較好的福田播種,他可以運用自己的智慧從人類、鬼類或畜生中選擇更好的受施者素質來種福田。

 motion當遇到有人被鬼搔擾、被鬼上身時,身為佛教徒的我們剛好在現場時,應該如何處理?

 答:好的,現在我們就一起探討這個比較多人感興趣的課題——被鬼附身時該怎麼辦?在我們還沒有進入對策之前,讓我們先了解在什麼情況下一個人容易被鬼附身。

由於鬼是微細五蘊組成的有情,他們總是漂浮不定,喜歡附在有形體的物質如樹、神主牌、塑像、玩偶、石碑等,這也當然包括人或動物在內,無論對象是活的或是死屍。在經典中常有記載那些夜叉、阿修羅、鬼等非人能附在人身也不足為奇,現代我們也不時會聽聞到有人被鬼附身。鬼對人道比較接近,對人的生活也很向往,一旦有機會附上人身當然不嫌多。

帕奧禪師說在古時候的緬甸當有親人在異鄉去世的時候,其家屬希望能夠把亡者的屍體運回故鄉安頓,也許當時的交通要運一具屍體回鄉並不容易,也有可能因為家屬貧窮而付不起運輸費,於是他們就請了當地的巫師,進行一些儀式後,請鬼附在屍體上,然後讓鬼帶著屍體起來“走路”,一步一步地走回家,很像香港出名的僵屍片中的劇情,只是戲中的香港僵屍是以跳的方式,而“緬甸僵屍”是以走的方式。當“緬甸僵屍”走到目的地後,巫師就會請附上屍體上的鬼離開,鬼一離開,屍體就倒下來了。時代進步了,現在已經很少再看到有人利用鬼來運屍體了。這是禪師曾經與我們分享的一個趣事。

無論一個物體有無生命,只要一有機會,非人幾乎都想沾上。對於要寄附在一個沒有生命的物體說來還算容易,但對於有生命的物體,有時非人又怎樣能輕易就寄附得上呢?是什麼原因一個生命體容易被非人寄附呢?這裏就有人認為一個人陰盛陽衰,再加上時運低迷時很容易被外來的勢力入侵,有的則說頭發長到遮蓋額頭和左右肩膀是等於把自己身上的三把火弄熄,增加了被鬼附身的機會雲雲。到底有沒有根據呢?其實有其原理的,只是不懂法的人不了解而已。

所謂時運低迷是指一個人正在處在業的低潮期,陽代表善業,陰則代表惡業,陰盛陽衰是惡業成熟的機會多過善業成熟的機會。當一個心中沒有法的人處於業的低潮期時又不會如理作意,心時常生起一大堆的煩惱。由於過去的惡業帶來許多不可喜所緣,心不如理作意又招來許多惡緣,惡緣又繼續引發更多的惡業成熟,如此惡性循環著,再加上時常生起惡念的心是昏暗低劣的,所以讓跟他有業緣的非人有機可乘,占領了他的心。就像一間屋子的主人弱不禁風,小偷或強盜很輕易入屋偷竊或搶劫一樣,當一個人的心暗淡無力時被非人附身的機會比較高。所以一個人容易被非人附身的主要元凶是因為業的關系。

還有一類人也是很容易招惹非人附身,他們就是時常把自己的心的門戶打開給非人的人,如乩童、通靈者,以及喜歡練一些稀奇怪異的神功以求得神通或特異功能的人。就好像裏面有食物的家打開了門戶,外面就有很多饑餓的野狗會跑進屋子,今天趕走了一條野狗,明天又有一條野狗跑進來,只要門戶一直開著,這些野狗永遠也趕不完。

有些非人是附在受害者的嘴巴說話,有些則可以先讓受害者失去意識後控制他們的身體,這是非人自然的能力。

身為佛弟子若遇到有人被非人附身時,建議應當以一顆慈心為受害者念誦護衛經,並對附在人身上的非人散發慈愛,有禪那者最好是能先進入慈心禪,如果慈心夠強,通常會見效。

另一種是利用真實語的力量,如果過去有累積真實語的波羅蜜,那麼可以用真實語的力量來祝福受害者,如果真實語的力量很強,受害者通常會很快複原,許多護衛經也利用三寶的真實語之力祈福加持。

如果不行,再以自己戒行的力量勸導該非人不要再騷擾他人,如果本身有受持清淨的五戒或八戒,那麼因為你身上的戒德力使得該鬼不得不聽你的勸導。此時也不妨嘗試與鬼溝通,也許他真的有些苦衷,很需要到人類的幫忙,或者他只需要向某人傳達一些訊息而已,而逼不得已的附在他人身上。如果再不行的話,就表示這鬼是具有大威力的,只憑五戒或八戒的力量還是不足於令之攝服的,必須要請戒行清淨的僧人來調服,一位單單有戒德的凡夫比丘就可以有非常強大的力量,我們知道當一位持戒清淨的比丘在一顆樹下禪修時,其戒的威力會逼使住在樹上的樹神也不得不從其宮殿下來,因為他們不能處於清淨比丘的頭上。

如果遇到更棘手的大神力夜叉,出自於毫無選擇的話,只有靠僧團的力量才能夠對治了,可能需要念誦完整的《阿嗒那帝亞經(ātānātiya Sutta)》。當然這是不鼓勵的,通常這部護衛經是不能隨便念誦。可參考附錄2。還有一個不成文的驅鬼方法,老人家說的,用掃把從頭到腳的掃一遍,據說很有效。但還是不要嘗試使用以上兩種方法,因為會制造更多的仇恨,因為有些非人是因為出自於執著或者嗔恨一個人而附體的。

 “有機”蔬菜雖然長得瘦小又多洞,但它永遠都是最有益的;同樣地,許多情況還是需要以“有機”的方法來對治最為實際,慢是慢,但勝在老老實實不取巧,反而往往能夠一勞永獲地解決問題。若非人是因嗔恨而附體於某個人,散播超強的慈心與回向功德是兩種最有效的方法。嘗試與他溝通,並懺悔過去有意無意中所造下的過失。

一個人會被附身最主要還是因為過去的業,讓他的生命力顯得很弱,導致內心的頻率與這些眾生的頻率很接近,所以很容易被附體。反之,一個人的生命力很旺盛,心很明亮,非人是附不了的。真正要避免被這些非人沾上最好是修法透過布施、持戒、提升正念、禪修、來提升自己內心的法,一直到非人無法再相應。當內心的法變強時,非人也肯定住不下了,就像蝙蝠避開陽光一樣。

我們嘗試幫過被附體者,有些人有效,有些人還是幫不了。什麼人是我們幫不了的呢?有些被附體的人處在這種階段時,其心往往會特別的僵硬頑固,這是我們幫不了的人,因為他的心已經很低,又不能對伸手救他的人抱有誠信,他們的快熟面思想只是希望簡單又能夠立刻解決問題的,又要快又沒有副作用,請問世界上哪裏有那麼便宜的事?他們用了“有機”方法後覺得問題不能快速地解決就放棄。有些人就要找茅山道士捉鬼、布陣、掛道具、穿辟邪物、做小棺材困鬼等等,他們用盡了種種稀奇古怪的茅山術與道術驅鬼,只是在制造更多的冤仇,結上打結,仇上添仇。表面上看到非人的確是被驅趕了,但不知道同樣的事情幾時又卷土重來,而且新仇加舊恨,下次可能還會來得更凶的,越纏越緊,更不易擺脫,結果得不償失。對於這些不自愛的固執人,我們真的幫不了,只好讓任他自食其果,讓他好好上一堂人生的教訓。

徹底的解決方案是以耐心與恒心化解,因為過去曾經結過惡緣,非人不肯放人就需要忍耐。每天養成誦經、散播慈心和回向功德的習慣,以對方之名義做布施後回向予他,附體的非人雖然有的不懂我們的語言,但是他們可以通過心的念波感受到我們的善意。同時繼續提升自己的戒定慧,一直提升到他根本相應不來,因為心太強盛了,當他附不下去時就會自己離開。從來沒有一個心力很強的人被非人占據心的,通常被占據的人都是因為心很弱,正念不夠,明白到這原理就簡單了,只是不斷地加強自己的法,在因下足功夫,任果自己去解決問題。

古雲一正祛百邪,正氣浩然抵千煞,這是常古不變的天地真理。一個人的心一正,自然就百邪不侵。一個時常起善念的心是充滿光明的,一顆光明的心不容易招惹邪惡的勢力入侵和受到外來的負能量影響,因為他們也要畏懼三分,避而遠之。

 motion希望樓主接下來會分享關於“自殺”“血光鬼”、“攝青鬼”、“怨魂”、“找替身”等資料。先對你說聲謝謝!

答:當有某一家或某個地方發生了自殺、凶殺案、意外橫死等不幸事件時,總是會給人感覺到這地方陰深深、死氣沉沉的,乃至被人掛上“凶宅”、“黑煞”等不詳的名稱。是不是因為老是在一般人的觀念中覺得有亡者的冤魂不散、怨氣重重,想要進行報複或尋找替身吧?這些幾乎都是我們熟悉的恐怖鬼片老掉牙的劇情。

雖然有許多因素導致自殺者尋求死亡來解決問題,但最主要的還是可以歸納為一個主因,那就是“嗔”,無論是絕望無助、走投無路、為了解脫痛苦、對自己或對他人懲罰等都是以嗔根心為主。一個還在流轉的有情若當生沒有造過五無間業,其臨死前成熟的業雖然無可預測,但我們可以說自殺者死亡後投生到惡道的或然率是非常高的,幾乎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不過也有一些非常少數例外的自殺個案,比如佛陀時代的一些比丘修了不淨業處後厭棄自身而指使他人殺死自己,佛陀因此因緣制下第三波羅夷法(Pārājika)。禪修是與智相應的善心,由於臨死前的禪修業力成熟,一些自殺的比丘死後投生到天界去。也有因病而圖意結束生命的比丘由於過去的波羅蜜成熟,在自殺時能夠取身受為觀禪業處而證得阿羅漢果)。通常自殺者臨死的心路過程是嗔根心為主導,嗔根心越強,投生的生存界就越低等。殺自己也是屬於殺生,殺生的業若成為令生業自然會投生到惡道裏去。一個在跳樓自殺的人,在頭爆裂死亡前時那千萬億份之一的刹那,剛巧有可能會幸運的突然憶起過去的善業,但這可能性幾乎是非常的微小,比中大彩積寶的機會還要渺茫,尤其是那些平時並沒有做什麼善業的人。世間總是有著例外的個案,排除所有的例外的個案,自殺者死亡後肯定會投生到惡道,而且通常是投生到地獄。

其實一個人會選擇自殺來解決問題多數是因為持有斷滅見,即認為人死什麼也沒有、死後一切問題都自然一了百了。斷滅見也是定邪見,定邪見是五逆罪之外的第六個重業,持有定邪見的人臨死時依然不肯放棄的話,下一世肯定投生惡道。身為局外人的我們也不能怪自殺者有勇氣自殺,卻沒有勇氣面對殘酷的事實,因為他們看不清楚,不知道其實自殺並沒有因為死而得到解決問題,反而有更多、更甚、更久的痛苦正在後頭等著他去承受。如果他們知道真相的話,肯定會寧可默默承受短暫的痛苦,也不會去選擇自殺。但是,將心比心,當自己也身在自殺者的處境時,若心中沒有法、沒有輪回業果觀念,自己也可能步上這條不歸絕路。若自殺者能夠走出牛角尖,轉化完全相反的如理思維,善用坦然接受死亡的力量,那麼這股將是解決問題非常強大的力量,即使連最壞的死亡都能夠接受,那麼這世間還有什麼困境能比死亡還要難於接受的呢?

無論是自殺,或他殺、被人陷害冤枉而死的人,由於死前的怨氣太重,通常死後會投生到惡趣,嚴重的就投生在地獄,稍微好命的就投生為醜陋的鬼。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在敵人的折磨、冤家的陷害、凶徒的摧殘之下,內心依然能夠保持一顆平等、寬容、慈悲的高尚之心而命終。平時沒有經過訓練的心是不容易把持得住,能在承受極度痛苦中又不起嗔心。但是,佛陀在《中部》i,129說:

「諸比丘,即使眾強盜以一把有兩個把手的鋸子很殘忍地、逐一地鋸掉你的肢體,任何因此而於心中懷恨的人即是沒有實行我的教法。」

了解了阿毗達摩,我們就會知道佛陀開示此經的用意,這是完全為了弟子們長遠的利益著想。因為當一個被他人折磨、謀害至死時,內心卻沒有生起一絲嗔恨的人只是臨死前痛苦一陣子;反之,若內心生起怨恨的人不止臨死前痛苦,也因為嗔根心而投生到悲慘的生存界繼續承受痛苦。

「諸比丘,有七件發生於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嗔怒者的事,能使他的敵人感到高興。是哪七件事?於此,諸比丘,敵人希望他的敵人如此:「讓他醜陋。」為什麼呢?因為敵人不會因為他的敵人美麗而感到高興。如今,此發怒者是嗔恨的受害者,受到嗔恨控制;雖然他沐了浴,塗了油,修飾了頭發與胡須,以及穿了潔白色的服裝,但他還是很醜,因為他是嗔恨的受害者。這是第一件發生於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嗔怒者,而能使敵人感到高興的事。」

一個人在懷著嗔恚心死亡時,若很“幸運”沒有投生到地獄而投生為鬼,他將是一個非常醜陋的鬼。無論是被人冤枉害死的什麼“攝青鬼”也好、“血光鬼”也好、“怨魂”也好,無論這些鬼有什麼害人的能力也好,能附在他人身上折磨人也好,第一個受到嗔恨所帶來痛苦的人肯定是他自己,就像一個人拿起焰熱的火炭投向人時,無論火炭有沒有傷到其他人,首先燒傷的肯定是自己的手。

再者,敵人希望他的敵人如此:「讓他痛苦地躺著。」

……「讓他不會多財。」

……「讓他不會發達。」

……「讓他不會出名。」

……「讓他沒有朋友。」

……讓他在身體毀壞而死之後,投生到惡趣。

為什麼如此呢?因為敵人不會因為他的敵人投生到善趣而感到高興。如今,此發怒者是嗔恨的受害者,受到嗔恨控制;他於身、口、意造作惡業。如此地於身、口、意造作惡業,在身體毀壞而死之後,他投生到惡道、惡趣、墮處、地獄,因為他是嗔恨的受害者。」《增支部iv,94

一個因為懷著嗔恨心死亡而投生在惡趣的人,正中敵人的下懷。通過以相同的嗔恨來回應發怒的敵人,我們比那發怒者更為糟糕,所遭受的比敵人更痛苦,而且不能戰勝難勝之戰;嗔恨者對自己所做的都是在幫助敵人,順著敵人之意,讓敵人得逞的事。為了敵人而投生在地獄受苦,值得嗎?智者會省思嗔恚的過患,不做嗔恚的奴隸。

無論民間或傳說中如何為鬼標標簽,在眾多鬼類,可總歸納為八十種類,但只有一類鬼可以通過隨喜功德來做鬼唯一可以做的善業。其餘的鬼不是饑渴熱惱,就是百般無奈的受諸業支配,隨業周轉,無法自救,也無法縮短鬼的壽命。有福報吃東西的鬼一般是比較愛吃肉的,愛吃肉的人身上會散發出某種肉腥味,很容易引來了一些鬼和夜叉。雖然佛陀並未制止佛弟子們吃肉,但也制定不得吃十種肉:人肉、象肉、馬肉、狗肉、蛇肉、獅子肉、虎肉、豹肉、熊肉和長毛牛肉。吃了這些肉的人容易在凶猛野獸和非人出沒的地方如森林遭受到攻擊。由於業力,一些少福德的鬼不容易直接吃到肉類,但他們可能有能力附在一些沒有戒德的人身上,然後借著他的身體大快朵頤一番,事後當事人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肚子裏的食物也不知所蹤。

至於有沒有性行凶暴的鬼?鬼能不能害人?會不會“找替身”?只要自己時常持清淨戒,俯仰無愧,行為光明磊落,內心充滿善良的素質,這些問題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在這世間總是會找到一些例外的個案,撇開過去的一些不善業成熟不講,大致上一個過著聖潔生活的善人是不會被比人類較低等的鬼類騷擾的。真正要畏懼的反而是邪惡的人心,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害人,幾乎每天都有人在“找替身”,性行凶暴殘忍的人很容易就找到幾個。有多少人會害怕自己內心的三只鬼——時時刻刻圍繞著、暮暮朝朝相處那麼久的貪鬼、嗔鬼和癡鬼?有多少的人被自己的貪鬼、嗔鬼和癡鬼遮眼而不覺?畏懼外頭的鬼卻不畏懼裏面的貪鬼、嗔鬼和癡鬼,真正在搞得世界烏煙瘴氣的鬼卻是人類內心的貪嗔癡鬼而不是外面的鬼,真正給自己帶來傷害和痛苦的並不是外面的鬼而是裏面的貪鬼、嗔鬼和癡鬼。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hooray&aid=866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