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果粉型左膠
2020/11/24 21:45:11瀏覽5429|回應1|推薦3
很多人會發現我自稱曾經是個「認真」的左膠,所以左膠有不認真的嘛?
 
不但有,而且這一型左膠可能才是現代左界的主流,我們稱他們為果粉型左膠。
 
在這世界上想要養成「品味」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以古典音樂為例,你要分辨出這張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唱片是卡拉揚還是伯恩斯坦指揮演出,或是給你聽卡拉揚、阿巴多、拉圖的貝多芬九號,然後放一張馬勒二號交響曲問這是三位當中的哪一位指揮,你要聽多少唱片才分辨的出來?(別懷疑,羅文、費玉清、殷正洋都唱過〈塵緣〉這首歌,只要你聽過三人的歌聲,隨便播一個版本你都不會分不出來那誰唱的,古典音樂的版本比較,也是可以經由長久的練習分辨出來的)。
 
麻煩的是,即使你很認真的、在聽古典音樂上培養出一定的品味,能了解你的品味的人,本身對古典音樂也要有足夠的認識,所謂知音難求,起碼看得懂你寫「我覺得阿巴多指揮琉森那個版本的馬勒三號交響曲終樂章,好像內含了一個完整的小宇宙。」這種敘述的人,本身恐怕也聽過不下百張古典音樂唱片了。
 
也就是說,如果你想要在社會上贏得一張「有品味」的標籤,用來標榜自己不同凡品,還真的沒那麼容易,不但自己要下苦功,還要期待有人聽得懂你講什麼。
 
不過根據供需定律,有人需要的東西就會有人供給,於是出現了快速贏得品味者稱號的商品,也就是所謂的「品牌」。
 
於是在星巴克咖啡使用蘋果電腦,就成為一種速成的「品味者」途徑。天知道星巴克咖啡在真的咖啡鑑賞者的評價是「如同馬尿」,天知道那個蘋果電腦使用者,只是用微軟的word處理一些簡單的文書。重點從來不是這樣做是不是真的有品味,而是社會已經認同「將這種行為型塑為有品味」了。
 
如果說果粉利用使用蘋果電腦來贏得「品味者」標籤,那果粉型左膠就是利用自稱政治立場左傾來獲得「好人」、「社會平等追求」、「弱勢扶助」、「環境保護」等標籤,當然最終目的就是要獲得「我比你更高級」的優越感。
 
和認真型左膠對各種左派理論如數家珍不一樣,果粉型左膠對左派的認識大概就是會寫社會主義這四個字吧,對果粉型左膠來說,左派大概就是一種偶爾一時興起會去扶老太太過街(真的要天天去扶他們大概就會嫌累拒絕參加了)、然後大家彼此稱讚對方好有良心的團體,對於社會主義者的印象就是切格瓦拉抽菸看起來好有品味,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好爛漫,至於切格瓦拉當年主張什麼、做了什麼,一概不知的機率非常高。
 
由於目地是刷優越感、而不是真的希望透過社會主義達成他們自稱的「夢想」(例如讓弱勢脫窮、社會更公平),果粉型左膠很怕人家跟他們討論「真實的左派是什麼」、「真實的社會主義主張什麼」,他們的反應千篇一律是「你為什麼覺得我不知道,你看不起我嘛?」「你現在是要教育我嗎?告訴你我不需要」。或許某些左膠習慣性喜歡質疑別人不讀書,就是因為不讀書又容易被激怒的果粉型左膠太多的關係吧(汗)!
 
同樣的也因為果粉型左膠聲稱自己左傾的原因是刷優越感,而不是真的在乎所謂的弱勢死活或是社會不公不義(事實上如果社會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用標示自己是左派來刷成就感的捷徑一定要行不同,如果動動嘴皮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那誰還想努力)。這讓你跟他講共產黨怎麼個惡貫滿盈,總是會讓他們抓狂,因為那等於對他們宣告那條捷徑不存在。甚至宣告他們的救世情懷根本是假的,從一開始他們考慮的就是自己(的名聲),守護的當然也是那些可以創造他們好名聲的標籤,而不是他們口中的弱勢或正義。
 
反到是很多年輕時希望從社會主義當中尋求救世之路的人,例如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在發現那不但不是解藥甚至是毒藥,總是會直接脫離,甚至成為堅定反共的人。
 
果粉型左膠成為左派的主流後,一是整個左派的操作都更像一個潮牌而不是政治團體,這條路線的極致就是瑞典蒿爹優少女全球跑透透,沒有人在乎她根本不可能懂她自己講的是什麼(那個年紀可以懂複雜的大氣流動計算,應該是超越愛因斯坦的科學天才了吧),只是狂熱地期待自己也能從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生活逃離,搭乘很潮的風帆、享受全世界當自己是先知甚至彌賽亞的爽感。
 
至於不在乎,甚至反對了解成本和代價、習慣虛假和自欺欺人的這些人,會讓全球左派運動怎麼改變,仍是現在進行式。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errickx&aid=153811862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30 12:54
不簡單
長篇大論
仍搞不清什麽叫左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