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剎那》第一章 相親(下)
2015/01/30 12:42:36瀏覽788|回應3|推薦50




《剎那》第一章 相親(下):(四)綠色隧道。(五)因為你就是你。(六)迷思



綠色隧道

隔天吃過早餐,季偉平和賀羽向吳亦剛夫妻告辭,出發去集集。當車行至聞名的「綠色隧道」時,她睜大雙瞳,驚呼地左顧右盼,這公路的兩旁種植的是枝葉茂密的老樟樹,樹葉繁盛交錯於路中央形成了隧道式綠蔭大道,穿越其中令人感到心曠神怡。

「這裡好漂亮哦!」她的神情像個孩子。

「嗯。」

「可以下去走走嗎?」她發現有人走在路旁時轉頭問他。

「當然。」通過隧道後,他找到一處空位停車,兩人便朝隧道方向走。

迎著微風,並肩走在綠色隧道中,陽光穿透過葉縫照在他們的臉上和身上,遊走在她臉上的光影和她隨風展露的微笑嘴形讓她看起來不同於他印象中的乖寶寶形象,多了點俏皮和自由,也多出一份似曾相識的模糊影像,只是他接不起來腦子裡的片段畫面。這兩天她都是清爽的學生模樣打扮,淺粉色馬球衫、寶藍牛仔褲、白色球鞋,和相親那天是迥然不同,或許這才是她的原貌吧!目光移到地面上浮淺移動的一高一矮光影,他笑了。

「嗯?」她略仰高頭看他。

連他都還摸不清不知所以的情愫又如何說給她聽呢?他一笑帶過。她也不再追問,仍是輕快地走著──時而仰望著翠綠的枝葉,時而觀賞左右側的枝幹,他們靜靜陪伴彼此,分享著一段靜謐的時光。

回到車子,他們繼續往集集前去。他快速瞥過她清亮的側面,忽感慶幸媽媽為他爭取自立門戶的機會。上一次婚姻失敗的原因之一就是和父親住在一起,他不想讓那樣的事發生在賀羽身上,就是不想。

偉平偶爾會起念,如果當年他也自立門戶搬出去,他還會走上離婚的路嗎?

大哥季偉夫之所以可以自組門戶,是來自他岳父的要求,起因是季家的家規太過怪異,以致親家公跨越禮俗提出要求,不惜會破壞兩家的關係,也要為他們的獨生女馮曉絮爭取權利。馮家是中部喊起來鏗鏘有力的建築世家,儘管季運成有些不願卻也不太委屈地答應。至於是什麼怪異家規呢?

季家的女眷是不可與男人及丈夫同桌用餐、同步並行的。

小時候,偉平總以為是媽媽和妹妹還不餓才會慢上桌,殊不知她們是常常挨餓等在廚房裡;總以為媽媽是因為個子比父親小,才總會落後兩步,他是長大後才知道這完全與腳的長短無關。

季偉夫的妻子馮曉絮是她父母捧在手心的寶貝,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新女性,在獲悉這家規時差點掉頭就走。憑良心說,這種家規講給任何一位現代人聽都會讓人嗤之以鼻的,幸好這婚事還是以喜劇收場。

 

行至集集,季偉平整合思緒,在鎮上找到車位即和賀羽散步到馳名的集集車站。

單層的車站,小巧古樸,造型簡單,牆面上全是木框玻璃窗,車站內的椅凳造型古意像是在黑白電影片中看到的畫面。

「這車站很有懷舊的氣息。」賀羽驚喜地說。

「現在要找到這樣風貌的村鎮已經不多了。」

「其實在日本鄉下還滿多的,他們對傳統建築很用心在維持的。」

「所以嘍!大家一談起日本總會聯想起寺廟和傳統建築造型,不過我們臺灣的人情味、民風和善又是他們望塵莫及的。」

「不見得吧,見仁見智。」她帶笑,軟聲說。

「嗯……」的確,每個人成長的環境和過程會讓人有不同的體會和感受,一樣米養百樣人,可不是一句話即可概括解釋清楚的。至此他更加確定自己對她的第一印象了,她是有自己想法的人,有些人會為了討好對方而將真正的想法壓下來,她並沒有;即使想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溫和,他欣賞這點。

他們漫走在街上,欣賞著純樸的屋舍,然後去吃簡便的小吃,她表示她喜歡這樣的遊玩方式,的確讓偉平大大鬆了一口氣。原先他有點擔心,她會不會覺得這種玩法太悶了,畢竟現在的年輕人喜歡去跳舞、上酒吧徹夜狂歡,或是新鮮又刺激的活動如高空彈跳之類的,他這一把老骨頭可玩不起任何向心臟挑戰的玩法喔。

看著她年輕的臉龐,他有點心虛。

 


因為你就是你

數日後,季偉平和賀羽一同前往日本,他寄住在媽媽的朋友位在京都的家裡。

到達日本當晚,他立即到大阪拜訪江秉裕和李靜夫婦,他們和藹親切,雙方交談甚歡。論起婚事,他們並不苛求,只希望他善待賀羽,讓他放下一顆忡忡的心,卻也多了份沉重的責任。

「小羽就像我們的女兒,請好好照顧她。」李靜的表情慎重,莊嚴地把賀羽的手交付到季偉平手上。

「我會的。」這是因商業利益而結合的婚姻,面對李靜夫婦的謹慎、賀羽乍顯的嬌羞,望著放在自己掌心裡的手,此時的氣氛讓他以為他們是一對相愛的戀人,正受到家長的祝福。

 

離開江家後,賀羽陪季偉平散步去車站時,她告訴他一件足以震破耳膜的事。

她淺笑,眼神專注地凝視他:「在日本,我有另外一個名字──大宮美羽,我的爸爸是日本人。」

他難掩驚訝。

「二十三年前,我媽來日本旅行時和我爸認識,她回臺灣三個月後,才遲鈍地發現她懷孕了。現實生活裡,她的婚姻早已搖搖欲墜,所以當賀爸發現後,正好逮到機會以此要求離婚。不過我媽要求他讓我從賀姓才肯離婚,他因一心想要結束這段婚姻就答應了,這是我姓賀的由來。」她述說自己的故事不帶一丁點感情,像是在談論別人的事。

面對沉默的他,她低頭又說:「我爸在事後曾追到臺灣向我媽求婚,可是她瞧不起我爸,認為他只是一家飯店的職員,上不了她家的檯面,換句話說,我是她不甘不願生下來的。」

「如果她不願意,為何還要……」他不解又不好過問太多,趕緊停止問題。

「當她發現有我的時候已經將近四個月,拿掉太危險,她才勉強生下我。」她轉頭看他,「她為我取名賀羽,大概是希望我像羽毛一樣,輕飄飄的不容易被發現吧!」

他驚訝、難過、不解,無法言語。

「十八歲那年的生日,小阿姨認為我是成人了,有權利知道自己的身世,才把所有的事告訴我。也是在那時,我才恍然大悟賀爸爸對大姐、二姐是疼愛有加,對我卻是不聞不問的原因。呵,嚇到你了吧!」

她回眸瞥見他不可置信的模樣,對他無奈一笑。「我和爸爸相認時,小阿姨告訴我,我爸從我十四歲起便替我繳學費,還分攤我的生活費。」見到他皺起眉頭,善解人意的她又說:「我媽根本不管我,她認為既然小阿姨收養我,責任就全歸小阿姨。」

偉平很難相信她怎能如此風輕雲淡的。

「你現在還來得及後悔的,小阿姨那邊我會處理。」賀羽說。

「為什麼妳認為我會後悔?」

「如果你父親知道,或許會瞧不起我這個非婚生子女。還有,這個婚姻的利益對你們家不見得有利。你想,以我在我媽家的地位,真的有事的話,他們也不會替我想的。」

她竟然向他透露她媽媽和外公的想法!她像是在開大盒包小盒的神奇寶盒,一層又一層地開,每開一盒是一個故事,讓他覺得這趟旅行比較像是驚奇之旅而非提親之行。

「妳的出身並不是妳能選擇的,千萬不要這樣看自己。我答應妳小阿姨會照顧妳的,妳剛才所講的就留在我們之間,我父親不會知道的。」原來這便是她比同齡者更早面臨成人世界的複雜的原因,難怪她總是一副旁觀、淡漠、看透世事的模樣。當他發現自己還是期待與她結婚,偉平被這想法嚇住。

「妳呢?妳也可以反悔,不必勉強嫁給我。」他小心地詢問,事實上卻有些擔心她會改變心意。

「你是我選的,我不會反悔的。」賀羽雖低著頭,但口氣肯定,爾後,抬起臉對著他一笑。

他的心頭撲通撲通跳著,情生意動了嗎?他一震!「賀羽,妳……」就他對她的認識,以她的個性應該是會抗命才對,他依然想知道她選他的原因,她接受這婚姻是為了孝順?還是對他有特殊的感情?

「什麼?」

她晶亮的眼睛閃耀在街燈下,看得他心神翻動。「為什麼選我?」他終於問出口。

「因為你就是你啊!」說完,她轉身就跑,到車站售票處替不會日語的他買票。

唉!有答等於沒答。愈認識她就愈不瞭解她,愈不瞭解她,他就愈好奇。

 

 

迷思

在日本的第三天,季偉平隨同賀羽前往梅田,是受賀羽的爸爸之邀,此行也是為了參加賀羽同父異母的妹妹的成人禮而來。大宮政男在後來有了自己的家庭,育有一女一男。大宮家人和偉平有語言上的障礙,只能以生硬的英文來交談,偶而賀羽會從中翻譯。

偉平稍加觀察了大宮政男,他是個沉穩內斂的人,也不動聲色在觀察著自己。知道了賀羽的身世後,偉平發現自己並沒有被這事實影響到一絲一毫,自然希望在大宮政男的眼裡,自己會是個合格的女婿,也就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了。

 

成人禮設在梅田的一個禮堂舉行。這天,賀羽穿著粉橘色紙鶴圖形的和服,梳起傳統髮髻、淡掃蛾眉、微露著頸背靜悄悄地坐在季偉平身旁。他讀過一篇形容女人魅力的文章,作者認為女人的頸部對某些男性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會引發這些人的情意。當時他只當那是作者的個人經驗,因為他沒體驗過,甚至也沒在前妻身上感受過,怎麼也沒想過,結果是在賀羽的頸部得到答案!最讓他吃驚的是其吸引力超越他的想像,威力如波浪往他身上衝,驚慌的他趕緊轉移目光。

自從前妻凌濟珊離開後,這是偉平的第一次感情出走,原以為不會再有悸動的心情了,但接二連三從賀羽身上接收到的電波使他必須好好想過。媽媽說賀羽該是開啟他心結的鑰匙,她能嗎?他陷在迷思裡。

決定婚事的那夜,季媽媽那時極度懊惱地說:「我只向你爸提過一次,想介紹賀羽給你的想法,他和李櫻就急著把你們送作堆,連交往都沒有就要結婚,這根本不是我的原意,我不想讓兩個我喜歡的孩子陷入這種沒選擇的狀況。」難得抱怨的媽媽看起來有人氣多了。

他忍住笑:「媽,妳和父親結婚前認識多久?交往多久?」

季媽媽輕嘆、低語:「哪有什麼交往呀!我看過你爸的照片,和他的全家聚會一次,然後,曾經隔著一條街看過他的背影,就嫁了。」

「媽,妳好勇敢!」他捉弄地笑。

「時代不一樣了!在我們那個時代都是父母作主,我大表姊甚至連照片都沒見過,新婚之夜才見到對方,就像在抽獎一樣,輸贏個人的命。」

他攬著媽媽的肩安慰說:「那我比妳幸運,至少我和賀羽喝過咖啡、談過話,現在又要去見她的親人,不是嗎?」

媽媽盯著他,幾度欲言又止。

 

「怎麼啦?」賀羽略傾斜頭看他。

「呃,沒事。」

「儀式已經結束了,走吧!」她起身從上往下看著他。

「嗯。」甩甩頭,趕快站起來,他原本想好好請教賀羽關於日本成人禮的過程,居然神遊給遊掉了。

他們在禮堂外和賀羽的妹妹美枝子會合。美枝子笑吟吟地站在偉平面前,嘰嘰喳喳的,不知在說些什麼?站立在她身旁的賀羽,臉蛋緋紅,大宮政男和他的妻子靜子,以及他的兒子河雄都跟著嘻嘻笑。

偉平恍惚地看著這一家人,他會的日文是少得可憐,幸好他會這句:「對不起?」

美枝子笑得更燦爛,揮動著和服的振袖,完全不理會拉著她手臂的賀羽,再對著他說一大串日文。他求助於賀羽,她卻不肯幫忙,應該是不想讓他知道的事。他倒是聽得懂美枝子喊他「尼桑」,那是姐夫的意思吧!眼前是賀羽和美枝子兩人輕嬝嬝移動的身影,一來一往的嘻笑喧鬧洋溢在正月初的沁涼空氣裡,形成一幅愉悅的畫面,他為賀羽能在日本找到家庭溫暖而高興。倏然,活潑的美枝子蹦蹦跳跳地跳到他跟前,他趕緊停步以免和她相撞,穿著和服的她居然還能如此輕快地移動而不會絆倒,讓他替她捏了一把冷汗。這就是年輕吧!

美枝子端詳著他,轉過去瞧瞧賀羽,再回頭時,盯著他說:「紅豆你?(真的嗎)」

他下意識地應聲:「綠豆我。」

接下來,十隻瞠圓的眼來回互望,最後全回到他臉上。

就說嘛!從吳亦剛那裡學來的笑話一點也不幽默,哈,這個笑話大概是太冷了,偉平只好乾笑兩聲自我解嘲。

首先回神的是賀羽,她不顧形象地捧腹大笑,頻頻擦拭她的眼角,左手靠在弟弟的肩頭,全身顫抖著。等她冷靜下來後,向她的家人解說他是故意扭曲發音的,剎時,那四人像是在演喜劇似的笑不可仰、東倒西歪,方才極度保持的莊重形象當場破滅。

「你實在不像是會說笑話的人才會讓我們這麼驚訝。」賀羽笑說。

大宮政男走到偉平身前,慈愛地望著他,彎腰鞠躬以英文對他說:「請好好照顧我女兒。」

「我會的。」他連忙鞠躬回禮,他是真心誠意的,雖然心裡有點沉重。

大宮政男隨後邀偉平去他家用飯,偉平見到了賀羽臥病在床的奶奶,奶奶緊抓著他的手好像在交代些什麼。

「妳一定要翻譯奶奶的話給我聽。」他正色地對賀羽說。

「她只是希望你疼我、照顧我而已。」賀羽囁嚅著。

這是偉平來日本後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壓力愈來愈大了,他依然回應:「我會的。」

老人家這才安心地閤眼休息。

至於,美枝子說了些什麼?正如同賀羽為什麼選他的原因一樣,石沉大海,沒有答案。不過他相信,早晚他會找到答案的。



【小說(電子書)已出版,試讀版上傳至此】 Aisha/拙陶 2015-01-29

電子書:

PUBU電子書城

MagV線上閱讀網

Mybook電子書(台哥大)

遠傳

群傳媒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2/28 16:01

賀羽真是謎一樣的女人
季偉平一步步走入她的佈居中

而她也正如自己預期般的收網

精彩!

Aisha / 拙陶(daysofvancouver) 於 2015-03-02 11:35 回覆:

謝謝同學的閱讀和鼓勵!

畢竟賀羽在這部分是先主動出擊的人,就要負責收網嘍;她得耐心等著他入網啊!^^


swallow(已更換肖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2/02 12:10

給您按個讚

Aisha / 拙陶(daysofvancouver) 於 2015-02-03 09:37 回覆:
謝謝swallow! ^^

‧新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30 21:11
拙陶你好棒!給你拍拍手。
Aisha / 拙陶(daysofvancouver) 於 2015-02-03 09:11 回覆:
謝謝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