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追夫行】(一)初遇~補上圖文
2013/05/13 15:21:42瀏覽795|回應0|推薦9
【追夫行】由《追婚計》《追夫行》《張家有喜》三個中篇系列集結成一冊,已在MagV上架,歡迎購閱~

【追夫行】

 

(一)初遇

「妳幹嘛?」芝沁好笑又無奈地側過臉。都快到家了,駕駛卻停靠路邊開始了每次都要來一遍的「全身大掃除」 

陳芝沁的死黨好友林莉莉,剛通過難纏的國立大學博士班畢業口試。這會兒,趁著週末,駕著她新買的騷包捷豹,載芝沁返苗栗鄉下準備同享「天倫之樂」。 

可轉進岔道不遠就快到家了,林莉莉卻停車,拉起剎車桿。只見她小姐先對著跑車後視鏡檢查儀容,再由後座撈起老舊的小羊皮大背包,低頭專心地左掏右撈的翻出口腔芳香劑,張大嘴上下左右噴。噴完再對著手掌哈氣,秀氣的鼻子嗅了嗅,不大放心,再噴一次。這還沒完,大小姐又把黑絲襯衫前襟扯起,用力聞聞,再嗅嗅兩手袖子…… 

「妳乾脆把煙戒了不好?」芝沁徒勞地老調重談:「百害無一利的事。每次去我家還大費周章的除臭,妳不煩呀妳。」 

「不要!」莉莉放下剎車桿同時踩油門:「我只介意陳爸和阿姨,他們不習慣煙味,我的生命不值錢。坐好了!」熟稔的將方向盤一「旋」,車胎快速橫向移動發出尖銳的「吱——」,聽得芝沁一陣瑟縮。 

見狀,林莉莉大笑。 

芝沁沒空理她,忙著坐直身子又調整好安全帶,這才橫那洋洋得意的同伴一眼,徒勞地怒叱:「我的生命很值錢,高堂父母可少不了我。」 

可惜那聲音腔調太嬌柔,倒像撒嬌。 

「是是是。」林莉莉嬌笑依舊:「我這就把小姐妳安全交回,噯喲~」 

已到家門口了,她又怎麼了?芝沁順著莉莉視線往左望去,不由莞爾一笑:「鄉下地方嘛。」躬身下了跑車,對家門口附近的四、五位婆婆媽媽微微彎腰,柔聲笑道:「找我媽媽嗎?進來坐呀。」 

「妳回來了。」有把年紀的一位老太太覷著跑車另一邊的莉莉,挨近芝沁小聲道:「那電影明星是誰?」 

芝沁噗嗤一笑:「婆婆,莉莉啦,林莉莉。」 

林莉莉笑咪咪的大步繞過黑亮跑車尾,拍拍捷豹XJ屁股:「我給自己買的。慶博士論文和囗試一次OK。如何?婆婆,這XJ黑美人夠酷吧?」 

一群女人瞠目結舌地呆視她。莉莉說些什麼,她們是有聽沒有懂。這黑絲衫褲、黑墨鏡的高挑時髦美人,她們「本來」很熟的。只是上星期前她的衣著還很「普通」,開的車也很「普通」,才一星期不見,這丫頭竟…… 

「妳交男朋友了!」老太太肯定道。 

「別詛咒我,婆婆。」莉莉拉下臉來。這是她最討厭的話題。 

「莉莉?」 

這遲疑的輕柔聲,立刻將莉莉臉上陰霾掃光,旋身伸出雙臂:「阿——姨!」一把抱緊嬌小的婦人:「通過了,通過囉。」抬眼見一旁含笑的矮小男人,莉莉鬆開婦人就要去抱。 

男人笑容加深,擺手搖頭:「消受不起,消受不起。恭喜妳了,就知道妳沒問題的。」側臉面向女兒,笑意擠出更多橫七豎八皺紋:「芝沁。」 

「爸。」芝沁抱抱老爸又攬住母親細瘦肩膀:「別誇她,這人夠得意了。」 

芝沁媽由高她一個頭的女兒身側伸頭打量莉莉:「妳怎麼……這麼,這麼……」指指她衣服又指指車,一時也不知自己要問啥了。 

跟仍呆愣著瞪視莉莉的一群女人含笑揮揮手,芝沁擁著母親進屋:「莉莉說,不念書就是成年人了,車子得換自己喜歡的,衣服嘛,當然是她愛怎麼穿就怎麼穿。以前呀,你們都被她騙了,她在臺北都穿得辣著咧。」 

「對對對。」莉莉嬌笑著跟進門:「我去跳舞,上身穿黑絲小可愛,裡面故意不穿胸罩;下身穿緊身超低腰白牛仔褲,露一丁點兒黑色丁字褲。一群呆子圍著我吹口哨、流口水,芝沁嚇得都快暈了。」 

芝沁媽笑著抬眼看高出她一個半頭的美女:「原來妳到我們家都經過偽裝喔。這麼些年來可委屈妳了。」 

「好說好說。」莉莉做個鬼臉:「校長家嘛,怎麼也得裝一下淑女啦。」把背包滑下肩往籐沙發一丟:「渴死了。」自顧往廚房方向走去:「好香好香,阿姨在燒我喜歡的菜。」

 芝沁跟母親對視一笑。只要是芝沁媽燒的菜,莉莉全說是「我喜歡的菜」。陳家二老喜歡莉莉在他們家的自在、隨便,就像個偶爾會任性的女兒。 

這兩個女孩是陳校長夫婦喜悅的泉源。 

「陳爸!」莉莉在後院大呼小叫:「你弄了個菜園子了呀,會累死的。」 

「活動筋骨怎麼會累死。」陳爸跟到後院,得意地環視他的一星期血汗:「退休沒事,做老農挺不壞。種些有機蔬菜,吃了對健康也好。」 

莉莉皺眉打量著她看來挺大的範圍:「我找人給蓋個溫室。活動筋骨得適量,大太陽下會晒出病來的。」 

「莉莉。」陳爸呵笑道:「妳別看這地方多大似的,附近有幾個我以前的學生,粗活兒都他們做了,我們老倆囗就只研究有機肥料和種什麼而已,不累的。」 

「我不管肥料什麼的。」莉莉往客廳走回去,由背包掏出真皮記事本:「淋雨、晒太陽都對老人不好。」拿筆的手指點點陳爸警告:「芝沁和我都在臺北,阿姨有氣喘不能住城裡,你們別讓我們倆每天都不安心。要當老農,行!我找人來蓋個溫室你們儘管玩。」 

反正跟這丫頭也辯不出名堂,退休的陳校長對老妻無奈地揚揚眉。 

前幾年他們想種種花,才興致勃勃地買了幾株小花苗回來,莉莉就大驚小怪找人蓋了個花房。 

也好,陳爸教育家本色抬頭,微笑想到:那花房倒是小學生們很好的教學場所。多個溫室蔬菜園,對孩子們更好。坐下來笑道:「隨妳吧。找到工作了?」 

「早內定了。」莉莉撇撇嘴:「大家都說我是用美色贏的。幾個老傢伙喜歡我,干我屁事。競爭對手是男生,腦子不錯,心術不正,贏了他,我不慚愧。」 

「反正是男人都沒好的,對不對?」芝沁媽輕柔打趣。 

「陳爸以外,是沒幾個好的,我覺得——」 

「莉莉。」芝沁媽打斷她很可能的滔滔不絕:「這!」將手中紙袋遞給她,笑咪咪道:「妳那包包還是考上大學時我們給的,是不?都舊成那樣了……這個,對妳來說大約不值錢,陳爸和我送妳的禮物。莉莉博士!」 

莉莉眨眨眼,由不怎麼起眼的紙袋中拿出個皮製物:「背包。」低喃了一聲後,她欣喜地聞聞高級皮革特有的香氣,這才專心欣賞手上的禮物。好柔軟的皮,好細的工…… 

手工製。翻看內部後,莉莉肯定。不是名牌,也沒有廠牌……有了!莉莉瞪著背包蓋上的金色標誌半晌,不解地抬頭來回看向二老。 

「喜歡嗎?我們想妳什麼都買得起——」芝沁媽柔柔的聲音帶絲不安。 

「這金色凸起Lily花體字……還有這朵百合……」 

「噢,那個。」芝沁媽微笑:「妳陳爸有個『老學生』是做皮件的老師傅,他現在是大老板了。呵呵,老師請他給女兒做一個,他當然一口答應。我們跟他說了妳的身高和喜好、需求,他親手設計縫製的呢。這Mark妳專屬喔,以後的皮……莉莉!」 

「喜歡喜歡,好喜……嗚嗚……」莉莉一把抱住芝沁媽,眼淚隨著嗚咽不絕而出。接著,嗚嗚咽咽竟成了號啕大哭。 

喜悅,有時是以傷心的方式傾瀉而出的。 

這莫名傷感的場面幸好被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 

「誰的電話?」芝沁媽拍拍莉莉,見她跟著女兒去洗手間了,隨口問老伴:「找你下棋可得推掉,這兩天是女兒她們的。」 

陳爸有些啼笑皆非,瞄一眼兩個女孩消失的方向,壓低了聲音:「梁老板來為兒子提親的。不知哪裡得來芝沁回來的消息,想約吃飯。」 

「又來了。」芝沁媽嘀咕:「都說過幾遍了,女兒婚事我們隨她自己。」 

「怕不那麼容易死心。」陳爸無奈:「提了三年了,真是……」 

「怎麼了?」芝沁和莉莉回客廳,擔憂地看向父母:「誰的電話?怎麼憂心忡忡的?」 

「沒事。」芝沁媽往廚房走去:「妳爸的老同事約下棋的。過來幫忙給豬腳燙燙、拔毛……唉,老花了還真不方便。」 

「得了,阿姨。」莉莉毫不留情拆穿西洋鏡:「妳夠絕了,每次撒謊都邊逃邊說,誰信呀。又是來給芝沁說親的是不是?」 

冷哼一聲,莉莉把身子摔進籐沙發中,老竹滕不勝負荷,抗議的尖「吱——」一聲:「要娶我們芝沁嘛,倒也容易,我批准就行。但如果是姓梁的,免談。三年了,高考沒考上,靠老爸有點錢,關說進縣府,沒出息!姓廖的也免談。工作發展不大,薪水沒芝沁多,成天油頭粉面的光重外表,一副豬八戒德性。誰的電話?」 

「沒出息的那個。」芝沁媽回來坐下,好笑地搖頭:「莉莉呀,妳是找偵探了嗎?每個男人妳連人家祖宗八代都查個一清二楚。」 

「咦?」莉莉的驚訝表明了十成十不信:「我沒說過嗎?把我當棋子生下來的那個女人,她家就開著一家『頗.具』規模的徵信社呀。很好用,跟我有關係的人我全給弄個檔案。」對兩位沒笑容的老人家一笑:「放心,沒你們的。」 

「莉莉!」芝沁媽徒勞地無奈道:「妳這多疑、不信任人又憤世嫉俗的個性,很不好,會吃大虧的。而且,『那個女人』,畢竟是忍了多少痛生妳的人,叫聲媽,妳又不吃虧,妳這是何苦——」 

莉莉跳起來去抱芝沁媽:「我有媽媽呀,就是阿姨妳!」用力親老女人臉一下:「阿姨,那兩個人是不知道『父母』兩個字怎麼寫的。」安撫地拍拍老女人背脊,莉莉退回去坐好:「這世上,真的確確實實有種人,除了『不要臉』,你們找不出形容詞的。那女人最近在法國包養的情人,年紀還小我三歲哩……對了,有件事,陳爸你防著些就好,可別生氣,也別上當。」 

莉莉板臉嚴肅道:「鎮上有謠言,說我和芝沁是同性戀。我認為這是給你們二位製造輿論壓力,好達到把芝沁盡快嫁出去的目的。」 

兩老對看一眼,陳爸微微苦笑,感慨道:「真心相愛,廝守到白頭,多難呀。就算芝沁跟妳同性戀,我還安心些哩。」接著呵呵笑道:「妳又有出息又有錢,還對我們十分孝順,賢婿,呵呵,賢~婿~喔。」 

雖是笑談,聞言,莉莉仍然眼圈一紅,這是天大的信賴。「我們不是。陳爸,我只是不想把芝沁隨便嫁了。」 

「我了解。」老人點頭:「謝謝妳。」 

「唉。」芝沁媽感慨萬千:「婚姻,大事啊,好不容易找對了人,還得看老天爺肯不肯讓你白頭到老哩。像有守……咦?」老太太起身往外走。 

外面傳來一聲剎車聲,隨著輕「砰」關車門,一陣爽朗笑聲響起:「呵呵,師母,好久不見,來打擾囉。老師在嗎?」 

「在在在。」芝沁媽看來很高興:「聽著就你的車聲音……巧哩,說人人到,正想著你呢!進來進來。」 

莉莉揚揚眉無聲地問芝沁。 

芝沁來不及回答,迎著微低著頭一腳跨進客廳的男人嬌笑招呼:「張大哥,好久不見。」 

「張大哥」是個身高至少185以上,體重不會少於100公斤的高大中年歐吉桑。前額髮線正退潮,小腹微微凸出,衣著乾淨、整齊。莉莉快速打量完畢。無害。

 「哎喲哎喲,小師妹,我瞧瞧。」隨著一陣朗笑,男人一把握住芝沁雙肩,推到一臂外上下打量:「水喔,水喔。不得了,才半年不見,怎麼更漂亮了,這可叫臺北那些小伙子如何是好呀。」 

明明是溢美之詞,但說的人表情、語氣都透著十分歡喜,聽來只覺親切。

 芝沁笑著正想介紹莉莉給她最喜歡的老大哥,人家已發現一旁的美女了。「咦,有客人?哎呀,老師,沒先打電話就跑了來,失禮了,失禮了。」

 「莉莉不是客人。」陳爸笑咪咪道:「是我們另一個女兒。莉莉,介紹妳認識一下,這位是私立光華高中張校長。芝沁小時候還說要嫁他哩。」

 「可是張大哥不等人家長大就急著結婚了。」芝沁對莉莉笑道:「張大哥以前可是帥到不行的一品男。妳絕對查不到問題的一品男。」

 「莉莉?」張校長才坐下,這下專心一意的打量一旁美女,接著呵笑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喔。回去我得告訴小林那傢伙,他費神費力給做的背包主人,原來是這麼個大美人兒,他怕不樂壞了。」

 「小林就是做妳那新背包的;我的『老』學生。」陳爸笑著解釋:「他跟張校長小學是同班同學。兩人都住在臺北,常來往。」

 「以前沒見過莉莉。」張校長關心道:「在哪兒高就?」

 「我們莉莉是博士!」芝沁媽一臉驕傲:「剛出爐的博士。」頓了一下,眨著眼想想,不好意思的笑道:「好像跟什麼細菌有關的博士……記不得了。」

 陳爸立刻補充:「生化科學。莉莉研究生物病變。」

「那可真不容易,恭喜了。」張校長對莉莉誠摯地恭賀完,側過臉對陳爸笑道:「老師,我常想:從事教育這行,沒有比看年輕人努力上進更欣慰的了。」

 「是啊是啊。」陳爸點頭如搗蒜:「我們莉莉是很上進。」

莉莉有些啼笑皆非。就像見兩個老頭閒聊自己兒女似的,夠滑稽了。「得了吧,陳爸。」她撇嘴自我挖苦道:「莉莉哪兒是上進。不像芝沁一下子就找到了好工作,我是沒事做,只好繼續念書的。」 

「妳這女孩就是尖牙利嘴。」芝沁媽瞪莉莉一眼:「跟芝沁去廚房給豬蹄拔毛去。是要做妳『最.喜歡』的菜用的。」 

張校長對莉莉呵笑:「回臺北後,找哪天跟芝沁一起,我做東請妳一頓,祝賀妳吧。對了,老師。」張校長站起高大的身子往後走:「電話裡聽您說闢了個菜園子要做老農,我特地瞧瞧來的……喝!」 

那不以為然的大「喝」,把兩個女孩也逗了過去。 

「老師,不行喔。」張校長邊搖頭邊掏出褲袋後一個小本子,又由胸前拿出枝削好的小鉛筆頭:「這範圍太大了,得給您弄個溫室,種些……你們笑什麼?」 

張校長轉身,一臉莫名其妙地看看笑不可抑的陳家三人和要笑不笑的莉莉。 

「真的……是有……有同一國的人哩。」芝沁媽好不容易止住笑,掉頭往回走:「有守,進屋吧。這事兒你甭操心了,有人早了你一步囉。」 

「這話怎麼說?」張有守佇在廚房後門,依然皺眉打量剛整地完畢的五「大」塊地:「太大了……弄兩塊範圍就行了……」 

「張大哥。」芝沁笑著勾住他膀子,打斷他憂心忡忡的自言自語:「莉莉已經包下這工程了啦,她會為爸媽指定工作範圍的,放心啦。」 

「哦?」張有守立刻轉向一臉不在乎的女郎,關心道:「莉莉家是做建築的嗎?一個溫室不管多小,花費都不會少,我可以分攤一半費用。」 

「不必!」斷然拒絕後,莉莉掉頭而去,揚聲道:「拔豬毛囉~」 

芝沁揚手指向不遠處的花房笑道:「看到沒?那就是莉莉找人建的。她家沒做建築業,但莉莉就是錢多,我爸媽都隨她了啦。」 

「啊,我還以為是老師自己找人建的呢。一個年紀輕輕女孩……」張有守訝道:「難道莉莉玩股票賺了大錢?」 

「才不是。」芝沁先是揚起一串嬌笑,喘順了氣,膀子稍用力拖大個子轉回客廳方向,指指在廚房工作桌上拔豬蹄毛的女郎笑道:「莉莉小姐。」不理會女郎的瞪視,芝沁邊走邊道:「她的雙親以金錢代替『家庭』,所以聰明的莉莉便購置許多房產,其中有三棟辦公大樓專出租收費。夠有錢吧!」 

「噢。」張有守莞爾一笑:「大資產家!那就好,那就好。」說著人繼續往外走,站到藍色休旅車旁打開車門拎下個大紙袋,回頭交到跟上來的芝沁手上:「這兩瓶陳高拿進去。裡面還有塊手工繡的桌布,師母會喜歡的。」 

「要回去了?這麼快?」芝沁跟在他後面又進屋。 

「中午我在新竹有個飯局。」對陳家三人說完,張有守再對由廚房出來的莉莉笑道:「再恭喜妳一次。回臺北和芝沁一起找我,我請客慶祝。」伸出手一擋:「留步,老師、師母。我下星期有空會再來的。」 

高大的身子不失俐落的上了車,揮揮手,張有守來去如風,離開了! 

芝沁媽帶些悵然嘀咕:「從他老婆死後,就沒一次留下來用餐的。不放心老師,大老遠來又連口水都不喝……」 

陳爸喟嘆:「藉忙碌來遺忘吧……」側頭見芝沁放在桌上的紙袋:「妳張大哥又拿什麼來了?叫他別送東西也不聽。」 

芝沁拿出大紅絲綢布包隨口道:「你愛喝的陳高……啊——」忍不住睜大雙鳳眼嬌聲驚呼:「好漂亮。張大哥說媽一定會喜歡,老天,這麼漂亮!媽,妳快瞧瞧,是要送妳的呢。」 

「眼鏡!」芝沁媽急得四處打量:「唉呀,老花眼鏡哩?喔,謝謝。」對把籐椅上眼鏡遞給她的莉莉感激一笑,老太太戴正老花眼鏡後,小心拿起深藍色細麻布。才打量一會兒,臉色一變,抬眼往老伴看去:「這是……」 

陳爸早已打量完畢,凝重道:「沒錯,就是。」 

「啊……」老太太眼眶霎時一紅:「這麼貴重的東西。」 

芝沁和莉莉不由自主趨近打量。那是塊深藍色似細麻卻又透著些光澤的布料,四角各繡著春夏秋冬四季風景,布緣則以密縫細細滾了邊。 

芝沁從小看著母親做女紅,自己做不好但卻懂得好壞,小心拿在手中翻來翻去地細看,不覺嬌呼出來:「天啊,蜀繡……」 

「什麼,什麼?」莉莉皺眉:「什麼?」 

芝沁看她一眼,又忍不住低頭邊欣賞邊解釋:「繡花作品有很多種,一般較為人知的就是湘繡和蜀繡了。如果以國畫來比喻,湘繡像寫意畫,蜀繡就像工筆了。妳看仔細……看到沒?正反兩面完全相同,找不到一丁點兒線頭痕跡。」 

即使莉莉這大外行都瞧出了苗頭,不禁嘖嘖稱奇:「對耶,正反兩面都可以用耶,不過,」明媚大眼滿是疑惑:「這是藝術品,會有誰捨得用嗎?」 

輕嘆聲,陳爸搖頭:「偏我們就見人用過。要不,也不會認出來了。」 

兩個女孩一旁聽得一頭霧水,但也感受到了空氣中此刻的傷感。莉莉拐芝沁一下。芝沁看她一眼,問出兩人共同的疑問:「是張大哥用過嗎?什麼時候?」 

「看到秋景右下方有塊不同的地方了嗎?」陳爸不答反問。 

確實,在淺淡土色地面有片落葉看來很粗糙。芝沁翻過來看,一個樣兒:「爸,難不成這裡曾經被破壞過?」

(待續) 

backpacker1947-darkgreen原創小說,嚴禁轉貼,謝謝!》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rkgreen&aid=7618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