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表弟肇禍_我與大表弟挨打!
2015/12/19 12:16:43瀏覽254|回應0|推薦16

表舅媽電話裡的聲音很輕鬆,很緩和,但這不表示她要我處理的事已晴空萬里__沒事了。通常要我出面的事,凡夫俗子看起來都比較棘手,她一向「臨危不亂」,旁觀者清不是?所以她每次有「事」發生,都以旁觀者身份置身事外,叫「外甥」我來她就更「清」了,這已是外甥的事,表舅媽活得比「貓熊」的日子更懶洋洋的悠閒。

我趕到時,表舅媽請我「坐」,意思是請我站。狹窄的小屋,堆了幾年在她是有回憶可尋價值的櫥櫥櫃櫃,藤椅,稻草人似的衣架吊掛一團布衣…站著幾乎要貼身了,那裡坐?有地方站已經是很幸福了,表舅媽常常這樣說。

「舅媽!」我希望她趕快說的眼神:「什麼事?」

「你來就沒事啦…」表舅媽說‧

是二表弟與五、六位朋友騎機車遊北海,在台北縣三芝鄉碎石仔路滑倒摔傷,跟在後面的友車煞車不及,衝上來壓成一堆,前頭一位騎單車後座載米糧包的老農民伯伯也倒地不起。朋友們看看田野沒人,「走!(落跑)」,一人駕車,一人拖抱二表弟上車,自己再坐後座護著,昏迷的二表弟成了漢堡的餡,被兩人挾持著,四輛車啪!啪!揚長而逃。

一般出事的人,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趕快離開現場,因為「現場」是危險的,離開現場就脫離險境。兵荒馬亂中這幾個「和尚」顧著逃逸,卻忘記沒把「廟」(表弟的機車)也搬走。警方從「廟」裡情資,追查到家來。

「死了…」

「舅媽,誰死了?」

「老農夫。」表舅媽說‧

舅媽啊舅媽,說半天妳把最切身的大事擺在後面講,那可不是妳外甥我能解決的小事啊!

人家舅媽不管,她呼一口煙,因為近身站著,胡椒粉似的煙塵直闖我鼻孔,嗆得我苦苦嗽。「你咳得兇,找醫生看看。」舅媽妳別對我吹煙,我想咳都咳不起來。

找到大表弟,約他一起去三芝鄉代小表弟「賠罪」。

 大表弟穿一雙運動鞋,潔淨的襯衫‧「我們不是去相親,趕快去換十幾年前的補過的破衫破褲穿。」博人家同情,要賠錢看看窮酸樣,期待少賠一點錢__親友捐點錢‧

我們提一盒水果去三芝鄉,路中叮嚀他少說話,多彎腰賠罪,苦主怎麼罵都不辯,辯駁會挨打的。

三芝鄉一家三合院,空曠的廣場有幾十人,在議論紛紛什麼?我走近問他們:「…你們知道那一家前幾天發生老先生車禍…」

「你是?」

「我是台北市潘天生的表哥…」

話還沒說完,人潮如漩渦般圍堵擠壓著我倆,「打呵死!」「撞死人做你走!」我與大表弟比周美青慘,她祇要九十度彎腰拜票,我「東施效顰」卻苦笑表情「謝謝賜打」。噪雜聲中有人在喊話:「嗯好啪(不要打)!」身上已經感覺出憤憤不平的拳腳交加之痛,從痛的感覺測知苦主的憤恨有多深;很深,因為很痛!

 

有人扶護我們進客廳,有椅子坐但不敢坐,一位掙脫拉他的人,跳到我面前右手延伸好直好長,像一把利劍指著我,扭曲的淚臉邊哭泣邊罵我:「你有良心嘛?我老伯(爸)透早人好好的出門,給你撞死,也摩(無)想救人,就這樣走!(逃)…」

大表弟張口時被我肘節撞一下:「定定!」他要說的是他弟弟撞的,不是表哥撞死的。苦主何至糊塗到會認定是我們兩個撞死他父親?只是情緒高漲,凡是我方人即是肇事者‧

就讓失控「頓失父親」的中年兒子發洩滿腹溢到喉頭的憤怒情緒吧,祇怕他不打、不罵;因為從打罵中洩掉很多恨之入骨的洪濤,不至崩坍壩閘__祇記住當對方憤憤不平時,閉嘴!閉嘴!閉嘴!失父的兒子上前又給我一拳,挨了這一拳,我知道風暴已近尾聲,因為打得很輕,只感覺觸碰一下‧

一位青年族人吧?他氣沖沖的罵:「幹xxx!他本人嗯免來向我阿公拜祭喔?」群情又激憤起來,不過我倒安詳的回他一句:「他還在加護病房急救中…」‧聽得他們像洩了氣的汽球,那表情還含點歉意,客廳裡站著的、靠壁的、坐椅條的,…沒人說話,似乎在等誰打開話匣。

一位老先生從外面進來,從大家肅然起立看得出來老先生份量。拉我坐在他旁邊,低聲又慈祥的說:「看你穿著也不是有錢人,ㄟ…」老先生又對亡父的兒子的耳朵說什麼不知道。祇聽失父的兒子說:「你決定就好。」

「這樣啊__」老先生低頭沉思後說:「兩百萬….」

「他家是政府救濟貧戶啊…」我不能再閉嘴,弄個十萬都要我們親戚共襄盛舉啊,兩百萬?天文數字啊!

大家臉色好像怒濤盪漾,好像怎麼這樣衰?遇到窮鬼?

「沒有關係...」我來不及阻擋,大表弟說話:「我一個月工錢兩萬,每月付一萬五,還有我老婆的金飾嫁妝賣掉也有一萬多,我再做個『零頭會』,有一萬多,沒有房子可賣,分期…」‧

一位老阿嬷被兩位少婦攙扶著,由後面走過來,抱著大表弟拍拍肩膀「痛哭流涕」:「甘苦歹命子啊你!難得這麼老實囝仔…」‧老人家是慈濟人,很慈悲‧

失父的兒子滿臉「算了」的表情,引我們去靈堂,跟幾十人一起跪下,他哭訴:「阿爸!照你的臨終交代,沒有為難他們…安呢好麼?」

大表弟額頭都叩出血來,感恩、謝罪、…都有。

「拉他起來!」老阿嬷喊話。三個族人把在叩頭如搗蒜的大表弟強拉起來,把他當家人一樣,按下身坐著,還倒熱水給他喝,好像是他們做錯事,好像向我們賠罪,請我們寬恕似的。

回程路中,兩人默默無言,事情發生時是驚濤駭浪,大表弟幾句掏心話,迅即風平浪靜,這結局有點不符合邏輯道理啊‧「憨人有憨福」、「天公疼憨人」吧?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39353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