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九十翁回憶 "初戀老愛"
2021/02/17 11:37:13瀏覽718|回應0|推薦27
九十翁回憶 "初戀老愛"
.
我的腳常常帶我去貞(14歲)的小攤舖,貞不等我問,知道我又來挖很多洞格子的洞洞獎盒,就會踮腳從架子上取一紙盒,"這盒還沒有人挖過,給你挖..." 她端著等我接盒子。
因為貞知道我沒有不要她選的洞洞盒過。
今天接過紙洞洞盒,貞手指指向一張圓矮凳,那是我每次坐的矮凳子,只
今天換個地方隱藏,貞大概怕被別人拿去坐,所以藏著給我的。我會乖乖
坐著,肩膀掛著書包,幾小時都不打緊,只要不收攤舖就好,手撫摸洞洞
子,偷偷閃電瞄貞一眼,看小姐是不禮貌的,偷偷看不算沒禮貌我這樣
為,這點我受娘"家教"洗禮過,被罵沒家教很對不起娘的,娘不可以因我
損耗尊嚴的。
有時候被貞的眼光掃到,一道羞死人觸電,電得我把頭埋低低的玩洞洞
子,沒有動指頭去挖破洞洞,真怕挖中手槍,有手槍,就沒抽手槍的理
囉,我就不好意思繼續呆在舖子,就看不見貞,貞很好看,像一本長篇
說,我要慢慢的看慢慢的一頁一頁翻,太快就看完了,我不想太快看到
局,好比好吃的食物要放在嘴裡細嚼慢品,誒,我就是要那種口感,吞下
嚨就沒有了味覺了,那只是滿足自私的佔有欲望罷了。叫我害羞孩子也好
叫我在釣貞?不是,我不懂釣也沒想釣,還不懂唱戀歌聽戀曲,只是花幾
錢泡一兩小時而已,我的欲望很小,很容易得到滿足。
洞洞裡藏匿密碼,那不是我想要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常常去抽我不真正想
的大獎,真的不知道,只是一種愛窩在小攤子摸摸紙盒,有貞同在的那種
覺就好,潛藏的想法是,不要讓我挖中手槍,挖中就讀完貞這本每次都有
潮迭起的溫馨劇情,那才是我一放學有個取樂的桃源啊。
獎品最大的是那把手槍,花幾毛錢到攤鋪子裡,我每次對阿婆(貞的阿母_
張相片最胖那位就是最疼我的準岳母大人)說要抽那把手槍。阿婆罵我憨
仔,抽不到的,為什麼抽不到不是我關心的事。
一天,阿婆給我一把手槍,那是五十格洞洞挖到只剩幾洞洞時的紙盒,沒
人想挖了,阿婆從那壁掛拿一把手槍給我:"憨囝仔,藏匿洞洞裡的密碼都
挖啦,...。"
"阿婆!妳怎麼知道那一個洞洞藏密碼?妳好厲害喔..."。
我的意思是妳很"雞婆",給我槍不等於不讓我再呆下去嗎?我不要,我要
慢的抽,醉翁之意不在酒(槍)。我只是在那有貞的攤位,看貞。
貞很快搶先拿走手槍,貞為什麼不給我手槍?有位女立委說:"女人說no就
yes",到現在才講,到現在才知道貞拿走槍是要"留我",我就有藉口久久
硬矮凳呀。
阿婆瞪她:"妳賺這唐山囝仔很多銀角子啦...",意思是叫女兒"君子愛財取
有道"。
生於清朝的阿婆不懂女兒心,給槍是很"雞婆"的棒打鴛鴦知道嗎?
我讀西螺農校時常到貞的攤位,花幾毛錢抽獎,其實我只是走著走著就走
攤位來。十四、五歲的貞溫溫文文,很少說話,我課餘都到阿婆小攤位
店。西螺那一陣子雞瘟肆虐,阿婆一群雞患雞瘟,吃完一隻又死一隻,阿
殺瘟雞炒麻油雞,都叫我到她稻草屋蓋的家裡吃瘟雞,好好吃。
一次,好幾天雞不患雞瘟,貞知道我愛吃雞,去抓那隻健康雞,瘟雞跑不
很輕易逮到,貞頭一次與我"謀吃害命"追健雞,看我追得慌亂不堪,她叫
包抄,兩人對向圍剿,雞卻從我倆腳底溜走好幾次,我只抓到幾根雞毛,
得太兇,我的頭與貞的頭對撞,貞用手撫摸她的額頭,但我不敢去撫摸貞
痛頭,那年代是男女授受不清,摸村姑的頭被看到的話,貞會變成"沒乾淨
軀",會找不到婆家的。我說不是雞瘟雞,饒了牠吧,貞不理我,抓到一隻
康的"倒霉雞"。
"健雞"有沒有罵我踐踏"雞權"?不知道。不久牠成一塊塊雞肉,我對著桌
一大碗公被切成一塊塊的雞塊肉,瞪著:"你有辦法再逃呀",貞看我罵雞塊
臉上笑波蕩漾,美呆囉,好好吃,好幸福,貞頭一次挾一塊雞翅膀給我吃
那不只是翅膀知道嗎,那代表她自願上我的鉤啦,不對,這樣講很沒家教
意思是她有點喜歡我的感覺,這感覺很重要,會讓我侄兒老師看到我自己
人做功課時臉上突如其來的微笑,侄兒老師不懂,那叫"笑逐顏開"知道嗎
不過,幾十年來,心裡有點對不起那隻健雞因我”英年早逝"的愧疚。
阿婆殺雞時都替雞唸超生咒:"做雞做鴨無了時..."手起刀落:"給你去做好
人(富貴家)的仔兒...",雞呀鴨呀就去富貴家投胎做他們的兒女囉。
你知道嗎?立法院委員們、大富大貴的兒女都是前世"砍頭雞"投胎的哦。
那是很久很久前的往事,一百年,十年,一年,一個月,昨天,現在;
是"荳蔻年華"的貞,只忘"歲"的往事並不如煙。
已八十七歲的貞,她昨天告訴我,王爺在樓下叫她,問我為什麼把門鎖死
把她關在家裡?我對著貞左耳(只有左耳還聽得到大聲話),帶點歉意說:"
是關妳一個人呀,我也關在家裡呀,怕妳偷跑出去,會再跌破頭啊..."。
"我會跑那裡去?"貞委屈的喃喃自語。
貞呀妳就是有太多"那裡"可去呀,才用鑰匙鎖住門。
貞癡癡站門前沉思,很專注的聽,告訴我,王爺在叫她。我告訴管家,妳
阿嬷去樓下走一下吧 。
八十七歲的貞,十四歲的貞,同人不同心啊,但她比小攤舖時的貞更使我
,我覺得她現在不能沒有我,沒有我的話會很無依無靠,可憐的感覺,應
這樣說,我現在不能沒有貞,即使她這樣"無為活著"我也有小攤舖子那種
在的感覺,這感覺對一位像我這樣老翁來說,是活下去的有意義的感覺呀。
貞沒有賺我"毛毛"(銀角仔),因為每次都把銅錢偷偷放回我的書包。
我半夜被叫醒,不再拿她聖嚴師父的話勸她:"...妳師父說,妳聽到的都
的...",因為沒有用囉,我總覺得管家管貞太多:"阿嬷妳不能吃肥肉...飯
半碗就夠了,太胖會走不動...",我怕貞有被我與管家管得太沒人道感覺
這感覺絕不可以有,會使貞傷心,會使我難過歉疚,雖然她不知道什麼叫
心,什麼叫煩惱了。
貞"返老還童"的很幸福,我很同意美國精神科名醫說的名言:"...別說我不
治好這些人...就是能的話也不想治好他們...他們活的多快樂,想當皇帝
是皇帝,在十字路口指揮交通沒警察敢處罰他...",我常常告訴管家,對
嬷說話不要命令式的,說這不可以那不可以,要婉轉一點口氣說不可以的
因,不要讓阿嬷有被妳欺負的感覺。
"阿公,我為阿嬷好呀...",我知道呀,貞好壞感覺不出來,但阿公我會代
嬷感覺到呀,這感覺很不人道呀,很欺負病阿嬷呀知道嗎?
我叫管家帶貞去樓下看看,貞繞一圈回來說,王爺走了。我安撫貞,輕輕
拍貞的肩背,貞又傻呼呼的坐客廳看歌仔戲。


.貞拿出這把七十一年前的玩具槍,你看貞雖然有病在身,還蠻有架式的舉槍作射狀。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56475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