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八九翁墜入時光隧道
2020/11/20 16:48:38瀏覽640|回應0|推薦17

八九翁墜入時光隧道

.

我十來歲時,娘帶我去福州,娘工作的紡織廠,求老闆,讓我做紡紗童工,換吃飯,不要工錢。

老闆摸摸我的頭,「這麼小...」他說。

我趕緊說:「我不會吃很多飯...」。吃很多飯,怕老闆不要我。

娘聽到了,眼睛泛紅。老闆說「好吧...」,那是試試看吧口氣。

老闆走開了,娘蹲下身,低聲說:「等太平了,娘帶你去台灣找爸爸,要吃幾碗飯就幾碗飯...」。

「娘,太平,還要幾天?」

「快了」,娘說,那是「但願如此」的口氣說的。

我很快就會紡紗,都比別人快。一天,工頭給娘一些錢,「老闆給妳和孩子的...」。

娘驚喜的愣愣看著,說「謝謝...」。

真好,我會幫娘賺錢了。

「老闆說,現在景氣不好,廠裏要減少些工人,景氣轉好了,再叫妳回來...」。

啊?不要我們了?

我又看到娘的臉,那又是「怎麼辦啊?」無助的表情。

「我會長大,賺很多錢給娘!」娘臉蕩起欣慰笑容,點點頭:你會!的意思。

我十三歲,娘帶我去潘厝村舅舅家,告訴娘弟弟:「廷錦會幫忙做田,除草,踩水車...你暫時收留一段日子...」。

舅舅喜歡我,「好啊!」

娘謝謝舅舅,舅媽。又叮嚀我:「要幫忙做事,要聽舅媽的話,知道嗎?」說完走了。娘不敢回頭看,我看遠去的娘背影,手一直貼臉上,沒有放下來,一定在拭淚吧?

房間內傳出舅媽罵舅舅,自做主意收留我。我聽了,拔腳追到娘,嚇壞了娘:「你!?」

「舅媽不要我!」我告訴「滿臉怎麼辦」的娘,「我要去做學徒,學工藝賺錢...」。

我十三歲,親人介紹到福州「下路街」木工廠學木工,先學洗衣衫,挑水,煮飯...

我十四歲時,一天,褔州市鞭炮聲處處爆響,煙霧瀰漫,滿街上都是瘋子,跳啊,叫啊,互相抱一下,推開,再抱別人,「日本投降啦!日本投降囉!我們勝利啦!太平啦!...」。

老闆娘推我一下:「去玩,今天放工囉!」

我撥開人群,擠啊衝啊,去娘的織布廠找娘,半路遇到了娘,娘叫著:「好啊好啊,太平了,爸快回來了!」

很久沒有爸的消息。勝利歡欣雀躍漸漸淡遠去,太平歡欣鼓舞是別人的事。

一日...

一月...

一年......

瓜山村小橋頭,陳常吉先生由台灣回來,娘詳細的問他知道張冠雄嗎?他說:「有聽過這名字(爸名),他在台北,我在嘉義,依嬸妳安心...」。

聽過爸名字,娘臉上洋溢著「還活著真好啊」的驚喜,就安心的帶我回家,走幾步,又轉身去,「娘,妳已經問人家三次啦...」。

娘不管,拉我再去,快到他家了,看看房子,「回家吧...」,娘喃喃自語,低頭沈思什麼,不知道。

一天,滿天烏雲壓下來,嘩啦啦猛下雨,在屋簷下,娘捧著我的臉,含淚說:「你爸大概不在了...」,哀戚的愁容說:「你回去褔州學藝吧!老闆娘很疼你...」。這口氣,好像要託孤,我想起西廂房,七叔嬸吊死在床頭,「娘啊~我害怕啊!」我心裡在嘶喊。

「你在娘在」娘曾多次說。我知道,沒有我,娘就不想活下去。

第二年,爸回來(1946),到木工店找我,他說台灣回來的,「你是?...」我疑惑的問他。

「他是你爸啊~快叫爸!」老闆娘催促我叫爸。

「爸...」我不好意思的小小聲叫在嘴裡。

爸罵我:「憨子....」。這是福州話寵孩子的罵,很親切很溫馨的疼愛意。

帶爸回鄉下家,我一路上告訴爸許多娘燒香拜佛,盼望著爸的消息...

走半個多小時,上小渡船,回家。小渡船一靠岸,我跳上岸,一路奔跑,一路喊叫「台灣爸回來了,台...」。

把村裏的人都喊到家裡來,娘頭髮洗一半,抓乾布橫衝直撞擦拭,找衣服,放衣服...慌的不知所以。

「妳?」爸訝異凝視娘。

「你?」娘愣愣看爸。

「老頭,你老爸老娘怎啦?」

俺爸十幾年後,見同是三十七歲的娘,表情是「妳怎麼這麼老啊?」

俺娘看三十七歲的爸,表情是「這帥哥是孩子的爸嗎?...」。

「後來呢?」

就來台北市赤峰街啦(1947-3-09)。

我樓下診所休診上樓。娘(67歲)拍拍沙發椅子叫我(45歲) 坐在身旁,拉著我的手,摸啊摸啊,端詳我,哪眼神充滿離情依依,輕聲細語說:「來台灣二十九年嘍,時間真快,...」娘停話,直看我....

「老頭您娘又要去福州布廠織布囉...」。

那樣就好囉。

娘住進台大化療,...走了,六十七歲(1976),43年了。

想娘她,會不會找到西天的爸?

( 右:我騎機車載娘基隆仙峒~~左:我45歲在開處方箋...)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53523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