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慶堂哥來訪
2020/10/14 14:15:19瀏覽590|回應0|推薦19
慶堂哥來訪,我在治療室忙,我叫:「貞啊!倒茶給慶哥喝,我馬上就好了...」。

慶哥說:「奴(我)沒代誌(沒事)...」,說著走了。

有時候聊天,突然看到了掛鐘吃飯時間到了,馬上就走了,不用留,慶哥不在人家家吃飯。

慶哥多我二十歲,住昆明街,開木工家具店。他與福州老一輩人一樣,都謙虛的自稱「奴」,不稱「我」。

「你依嫂真厲害哦!」一天慶哥告訴我,阿嫂真厲害,「依哥(我)年輕時候,嘴巴不乾凈,出嘴就是煞(幹)妳娘...」。

慶哥回憶往事,一天阿嫂看他心情好,泡杯好茶,請夫君到閨房內坐,端茶畢恭畢敬的敬上。

「奴(我)就感覺不妙了...」,慶哥說:你阿嫂輕聲細語說:「阿慶啊!我有錯,你罵我打死我,都沒有關係,但我媽媽那麼老啊,你不要煞(幹)我媽媽好嗎?她那麼老啊...」。

慶哥說,「奴聽了無地自容,從那時候開始,奴都沒有罵她髒話,沒有罵親友們髒話過...」。

慶哥家教嚴,小兒子阿忠深夜回店,被關門外,媳婦,孫子們看夫君敲門,不敢開門。

天亮來找我,「叔叔啊,爸爸與叔叔最好,你帶我回家...」。

我就帶他回昆明街,慶哥在獨家專用的巷子口,濆溉花卉,我近身,他忽然看到我,「阿弟啊你這麼早去那裏啊?」

去那裡?帶你小兒子回來啊!阿忠很聰明,趁他老爸與我哈啦時候,溜進店廠去,他妻子向我小小揮一下手致謝。

慶哥牽著手拉我進店場,三十幾歲阿忠,拿起刨刀工作起來,叔叔我看到了愛笑。
今天,窗外雨打玻璃,嘀嘀嗒嗒,華中橋上,偶爾一二輛車子,四輪打水花,刷啊刷啊過去了,過來了...我想起慶哥,都二十幾年了,慶哥不會再來了...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51568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