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沒有面子的孩子
2020/09/23 11:00:06瀏覽614|回應0|推薦19

沒有面子的孩子


.
很久前,台南市蔡氏(假姓)中醫診所鞭炮聲震耳欲聾,地上炮灰紙屑有一寸厚,花圈盆栽擺到鄰居店面走廊去。

蔡氏中藥房,蔡老仙的長子司法官訓練所第二名畢業,「法官大人」ㄟ,老人家臉頰都因笑太久,而扭曲變形,呵呵向親友抱拳道謝,親友都與有榮焉的猛「錦上添花」。

從小跟班,的在藥鋪裡打雜的次子,忙得不可開交:端茶遞煙,親友連斜眼都不瞄他一眼,好像不認識他,他感覺自己成了不存在的「店小二」。

「笨手笨腳,」蔡老仙順便K他:「嗯(不)認真讀冊,高中考不上,給我沒面子,沒路用…」‧

一天,蔡老弟突然向父親要求:「阿爸!我想自讀,準備考中醫…」‧

「你~給你伯(爸)店裡的事做厚伊好,不要笑想,中醫如果容易考,你伯早就考上了,還輪得到你啊?…」‧

蔡老弟下決心讀醫書準備檢定考試,老爸不同意,是怕店裡的早晚裝卸板門開店、關店,研磨製藥、掃地沒人做。

蔡老弟意志堅強,早晨四、五點就去附近寺廟苦讀,晚上關店後,又苦讀到午夜,店裡的工作照舊做。

兩年勞累下來,身體健康大不如前,胃潰瘍甚至出血,流鼻血,瘦骨嶙峋,但不放棄。

第一次上台北市考中醫檢定。「名落孫山」的通知到家,聽第一句話是:「你伯的話不聽,乖乖啊給你伯在店裡做…」‧端茶遞菸給人客‧

父親的輕視,親友的眼中笨孩子‧更加強蔡老弟非考上不可的決心‧第二次檢定考試被他考上‧蔡老仙還是沒鼓勵他:「這拜(次)算你好運…特考更難,檢定及格的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考上,你以為那麼好考喔…」‧

蔡老弟再接再厲的K書,心臟擴大,抱病做店裡雜務,趁早晨、深夜苦讀,沒有一句安慰,鼓勵話,祇有懼老公,的老娘偷偷勸他身體要緊,偷偷燉雞給他吃,偷偷給他錢買書…‧

蔡老仙全心都放在長子「準法官」身上,祇有長子能讓他在台東有「面子」。不過很久很久,長子都沒接到上任的公文,他託人打聽結果,臉上光彩退隱了。因為司法官畢業典禮時,第一名留學德國去。由其長子在台上代表接受證書。頒發證書的司法部部長伸出手,他卻因其非正科班出身,而是靠裙帶關係當上部長,拒絕與之握手‧致使「品行」每次祇得79.5分,差0.5而丟掉蔡老仙面子,法「官」當不成,使蔡老仙路遇親友,都能躲則躲,能避則避‧爬得高摔得重,寄望高,這一摔很重‧蔡老仙卻因煮熟的鴨子飛走,痛心疾首,默不作聲的,低頭把脈,鬱鬱寡歡,當抓藥日子的「醫師」

蔡老弟卻在其老爸無臉見江東父老時,特考及格,算是給老爸「雪中送炭」__卻也給伊老爸很重的慚愧。

舊戲重演,店裡門庭若市的親友道賀,鞭炮聲又響起,想不到這店裡的打雜孩子也能考上中醫師,蔡老仙興奮還沒過去,聽一句打雜的「新科醫師」兒子話,又悶悶不樂。

「媽妳別擔心,...」蔡老弟對慰留他的母親說:「我這次去台北市見見世面,趁機磨鍊磨鍊醫術…這位章醫師為人厚道,呆在鄉村沒什麼長進…」‧

「人家是外省人,」蔡老仙說:「連骨頭被吃掉,你還不知道怎麼死的…」‧

剛到台北市開業,與章醫師合作,自己印宣傳單自己去西門町散發,到台大醫院分發,還被警衛驅逐,一雙舊鞋都磨損穿透了,吃饅頭配開水,再沒錢都不動其母親偷偷給他的三千元。

有親友碰到他,回台東告訴他母親:「妳子曬黑黑的,瘦瘦的,像乞丐…」‧

老媽無懼於丈夫的臉色,連夜趕到台北市,看見兒子如此疲憊不堪,淚流滿面的說:「回家,阿爸如果敢像以前一樣罵你,我就跟他翻臉…」‧

「阿母啊,」蔡老弟說:「萬事起頭難,現在慢慢轉好了,章醫師這人很照顧我,妳放心…」‧

三年後政府施行醫師法,無照行醫的話,以「密醫論處」,處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藥房再不敢為病人打針給藥,傳統漢藥房醫師都是無照把脈給藥,但政府開始抓密醫,蔡老仙打幾次要蔡老弟回家掌店,都被兒子婉拒。

有次緊急求助:「你要回來啊!附近幾家店鋪招牌,都被拆下,抓得緊啊…」‧

「阿母的意思呢?」蔡老弟問老爸,母親意思如何?

「妳趕緊叫他回來!」話筒裡聽到其父親,求母親的話‧

母親一句:「你回來吧!」

「章醫師~對不起...」他說:「我阿母出嘴~不回去不可以...」‧
第二天,他就趕回台東。

蔡老仙含愧的眼神,點點頭,把這店交給不給他面子的兒子掌理。蔡老弟望重鄉野,患者排長龍,他電話告訴章醫師:「鄉下人不管看診時間,透早透晚敲門看病...」‧當台東醫師公會理事長、台灣省醫師公會理事長。

寄望最深的長子,費盡人情,謀個中學教職__哪時候教師,是被輕視「呷死頭路」的人,沒人要嫁它們(附註:不過幾十年後,退休,他倒懂得玩,每月領到的幾萬塊退休俸,去大陸到處租房一個月,再擇景觀租房住,遊山玩水,羅漢仙‧)

最叛逆的老四,初中都沒畢業,在台北市闖出一片天。書讀不好,口才好,為人忠懇,他大公司無法撈一票的儀器大公司,他卻能替老闆打進。新客戶要挖他當業務經理。

「謝謝好意!」很堅決的婉拒話使新客戶更欣賞他,老闆得知即時升他當經理。

除夕夜,長子使出渾身解數,盡力而為,包個三千元紅包給父母;他卻掏出十萬元,使蔡老仙又慚愧一次。

兩個中學生學歷,卻讓老仙「倒啃甘蔗」,甜在後頭;長子「準法官」煮熟了的鴉子卻飛了__卻也撈得遊山玩水晚年樂‧世事如此難料變幻莫測,老仙除了愧疚,總是愧對最不照顧的兒子。

(蔡老弟也七十七歲了,雙親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 )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50886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