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大「中醫特考第四名」
2020/08/13 11:04:49瀏覽545|回應0|推薦10

老大「中醫特考第四名」

.
守華由營橋國小、萬中、附中、中原理工學院機械系畢業。服完預官役後,我建議他讀中醫,繼承我衣缽。

寶貝兒子口才一流,他對我說起道理來了:「…爸你是白手起家的,現在功成名就,多有成就感。我如果當中醫師,基礎都是爸你替我打好的,我再怎麼成就,人家都會說我是靠爸背景,不會覺得有成就感…」。

他考進「中頂工程公司」,後到金山核能發電廠上班。待遇還不錯,聽媳婦說,整個辦公處那麼多人,一人一張辦公桌,沒人說話,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會聽得到聲音,守華坐在大冷氣機前,凍得常常生小病。一年左右,想法不一樣了,發現早去晚歸,上班一個月的收入,還沒老爸治療兩、三位痔瘡患者多,冷氣冷得他實在受不了,告訴我,他要讀中醫,長這麼大了,不能再靠老爸,找到一個高中,當兼任教師。

我說:「這樣不容易考上,辭職,專心讀。」

「這樣我家庭生活費,…」。

「大概多少?」

「房租不算,一萬八…」。

這孩子聰慧,日夜苦讀,讀得瘦瘦弱弱的,我三弟婦叫嚷:「哥哥啊!守華身體讀壞啦,不能勉強他啊!」天地良心,這次可是他自己選擇的,我可沒逼迫他。

檢定考很快過關了。接著準備特考。

特考前幾天,貞去找「後門」,我不反對,只要兒子能拿到中醫師執照,花一點「後門」錢也是應該的。

考試前一天,我問貞,妳都打點好啦?到過那裡叫「鬼推磨」?到底管不管用?

「放心!我是先打通關節,說好了,也答應我了,」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賢內助,貞真是當之無愧,「龍山寺的觀世音菩薩、文昌帝君、民權東路的恩主公、迪化街城隍爺、…都請祂們保佑,考上了再來謝!擲茭都是『應茭』(答應了)。」(註:我前面所說的「後門」,是指向各廟寺神明燒香許願,非指向考官行賄,請勿誤會)。

台灣連當神明都沒得閒,賭鬼、色情業、簽六合彩、各種學校考試、連考中醫都找來了。有的輸得傾家蕩產,連神像的手腳都被砍斷丟棄,真是「神不了生」啊!

一早就開車送到木柵考場,守華進場後,該我忙了。人參湯、腸胃藥(中途不能腹痛瀉肚子)、薄荷油、針筒、點滴輸送管、綜合維他命B群注射液…、一一點一遍,擺好,什麼狀況用什麼藥,看他瘦弱不堪,真擔心昏倒考場。上午兩堂考完,車內開冷氣,午餐後,躺著休息,順便吊一瓶500cc葡萄糖加5ccB群維他命。兩天考完了,問一下考情。

他說:「爸,都有寫,對不對就難講了。」想想你才讀一年多,考不上也不能怪你,有的人考七八次才考上,更有一輩子都沒考上的呢。

放榜日,一早就載貞、華兒、大媳婦,去看榜。一大堆人頭擠著看,我料定他考不上,從低分的榜尾逆向看,人家眼睛尖,「爸!有啦!」什麼有啦,爸我沒看到就不算「有」。

怕沒考中的人傷心,他低聲告訴我:「第四名!」我還是擠近一點看,嘿!果然有ㄝ。我這次之高興,可與日本投降時之高興媲美。開起車來,飄飄欲仙,貞、大媳婦坐後座,低聲對前右座華兒說:「幫爸爸看馬路!」

「我有照駕駛!怕什麼?」

「不是啦!」貞說:「不是講你不會開啦,怕行人亂亂走闖啦!」

貞護夫始終如一,我對了當然對,我錯了,還是對,有妻如貞,「夫」復何求?一到家,長串鞭炮點了,這是我家第二次放鞭炮。

第一次放鞭炮,是我考三次才考到駕照,孩子們高興能坐車環島去玩,為我放的,想起來那次鞭炮放得實在不光彩。

這次一、二、三名都在南台灣,北台灣華兒等於第一名,憑「名份」,就在他家客廳開中醫檢、特考補習班,兩三期賺了百萬元,做開診所本錢,華兒沒有誤人子弟,好幾個學生,陸陸續續考上中醫師執照。

(摘自"戲說人生"拙作,2002出版。西醫老三:守安週二直播這一本書)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46148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