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素貞去台北打工
2020/07/22 11:00:09瀏覽716|回應0|推薦16

素貞去台北打工

  素貞有一個遠房親戚,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條通」附近開「彭淑媛婦產科」,其先生大富巨賈,叫妻子不要開診所,其妻說:「我讀到醫學博士,白天也只到台大醫學院作作醫學試驗,家裡這麼大屋子,隔幾間我用,我學那麼多醫術,也要救濟人,…」

     素貞本不想去,阿婆不好意思拒絕,有錢人開了口,就是「聖旨」,只好母女倆和我,吃過飯,在神桌油燈旁聊聊天。阿婆說的話很深奧,我似懂非懂,素貞深思什麼不知道,氣氛很沉悶。

   兩年多的相處很自然,只是走著走著這雙腳就向阿婆家走,也只是覺得與素貞在一起,有說不出的舒暢感,沒有談情說愛,沒有談到兩人私事,素貞除了這一次跟警察反抗及看到我臉頰紅斑斑,激烈地情不自禁擁抱哭泣外,平常都很理性的對待我。我嘛!滿腦袋只想「錢途」、讓「媽媽過好日子」。突然素貞要離開,心裡有說不上來的失落感,茫茫然不知說什麼,只是默默呆若木雞坐著。

     後來總廚婆(專門替人包辦宴席廚師)進來,新街廟一帶幾乎所有的人都喜歡我,「外省孩子」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總廚婆說話慢慢溫溫地,經常拿著銅水煙斗,看她老人家抽煙動作十分藝術,煙袋抓一撮煙草,在手指間搓揉成一丸,放煙管頭,尺把長紙條近嘴一吹,冒出火花去點煙管頭煙草,吸一口,鼻孔嘴巴煙柱齊噴,很好看。

     「阿錦,」總廚婆把煙管頭往上輕輕一拉,同時吹口氣,把吸過的煙蒂吹上一兩尺高而後彎曲落地,說:「你老爸老母有說什麼?」

   「沒有!」我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素貞要去台北市,」總廚婆說:「你要順便帶回家給老爸老母看看…」她又抽一次煙,「你也不到一年就畢業了,先掛個戒指,以後的事再談。」

喔!總廚婆說親來了,我壓根兒就沒想過,心裡只想讀完書,賺錢養父母,尤其是讓媽媽過好日子。

「總廚婆!」我說:「妳等一下!」我拉素貞到屋後,告訴她說我家境很苦,又是外省人,妳哥哥、姊姊們會同意嗎?總廚婆不提,我還沒有婚姻的念頭,她這麼一提,我突然怕妳去台北,好像去了就不會再見到妳了,還好總廚婆今晚提出來,好可怕,我以為我們會永遠就這樣在一起,向來沒想過會離開這檔事。

「阿母疼你,比疼哥哥還疼,」素貞低頭慢訴:「英姊姊最反對,勸阻無效,同阿母吵架,阿母罵她:『從今天起,妳不要回家!』合姊姊、粉姊姊、月里姊姊、…她們只是不放心,你們家怎麼樣都不知道,說苦嘛我家也苦,我六歲就沒有老爸,阿母一個女人,養不起十個兒女,銀姊姊、粉姊姊、三歲的素珠妹妹,都送給人,老爸的墓碑都沒錢買,豎一塊石頭當墓碑,…」我看她邊滴淚水邊泣訴,好心痛,苦命兒才能感受苦命兒的心酸。

「我不怕苦!」我真的不怕苦:「妳怕不怕?」

「苦嚇不倒我!」素貞在當心什麼:「不知道伯父伯母喜不喜歡我…」

「媽沒問題,爸比較嚴肅,我也怕他,」我非常堅強的說:「不過妳放心,老爸不是不講理的人,萬一太委屈妳了,我會為妳力爭,妳安心好了。」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43698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