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祖姑娘
2018/10/04 10:54:47瀏覽698|回應1|推薦13

馬祖姑娘

黃金海懂馬祖話、福州話,是炮兵指揮部本部連伙食委員,大半由他坐陳奮勵駕駛炮指部指揮官座車下山買菜。

這一天,他提一袋魚,到王老闆店家買雜貨,王老闆一看到魚,問:「依弟啊(福州人暱稱:阿弟)你這魚那一家買的?」王老闆叫女兒來說:「依花啊,妳跟這位依哥去換新鮮魚。」一位穿藍色旗袍黑長褲、留長馬尾,輕輕搖甩的女孩,由店後出來問:「那一家買的?喂~你那一家買的啊?看我幹什麼?」她問。黃金海回魂過來說:「過去那一家……」他側身右手指著後面方向。王依花笑他,說:「你指公共廁所啊。」黃金海不好意思摸摸後腦袋說:「比錯了……」

「這位依哥是鄉親。」王依花對老闆說,魚販老闆哈哈道歉忙說:「依弟講普通話講的好,沒有福州腔,聽不出來是福州人,不知道自己人,換、換新鮮的……」趕緊換新鮮魚給黃金海,還多抓兩條魚送給他,哈腰送人。

後來,黃金海只到王老闆家買雜貨,他悠閒的坐吃王老闆準備的豆漿油條,王老闆會配菜,替他去買一連阿兵哥吃的菜餚。王依花看黃金海軍服肩膀有破裂,她指指肩膀以「你把衣裳脫下來,我給你補補破洞」的眼神看他。黃金海懂了──很會看「話」意,就脫給她。她抓一件衣裳,給黃金海先穿著,像媽媽樣子,邊整衣領邊問:「福州那裡?」「林森縣南通鄉……」黃金海說。

往後一年,黃金海差不多,假期休閒日,走呀走就走到依花店,坐坐、看看,王老闆夫婦,有時候看他與依花說小聲話,對妻子投去「我們到後面去吧」的眼神躲開。王依花帶他去「寡婦村」買黃瓜魚──漁船剛回港的大條魚。漁夫說人家早訂購完了,王依花不理,她從漁夫手上搶過魚:「我依哥要!他是老鄉ㄟ!」她說。

這一晚風和月麗,他與依花就地坐下,面對東方台灣方向。她雙手像粗繩索,合抱自己膝蓋,下巴靠膝蓋上的手腕,低頭想,不知道想什麼,就是在想很多事的樣子。黃金海坐比較靠伊身邊,彼此動的時候,能夠碰一碰手臂,碰到時像觸電感覺,那感覺很玄之又玄,說不上來。看看天空,天色特別暗藍,皎白月亮如鏡,很低,伸手摘的到似的。海邊嘩─嘩─浪潮衝撞岩壁,月光下,白白花浪,激高起來,嘩─嘩─浪花又墜落…。夜深了,涼涼意,金海脫下衣裳,披依花身上。「金海哥…」她自言自語似的:「有人說坐這裡可以看到台灣……。」她想以後坐這裡看金海哥。

部隊兩年要換防一次,這幾天就要移防台灣,換防是軍事機密,日期不知道,只是裝備隨身行李都準備好了。黃金海去王老闆店,他要告訴王依花,要離開馬祖回台灣。看到店,他想還是不說的好,回頭走。想想,不告而別,依花會傷心,他又向王老闆店走幾步,抬眼看看,還是算了,他回頭走…。

部隊準備「演習」(移防)禁止外出,黃金海無法告訴依花,他揹著行軍包,邊上船,邊回頭看,在人群中,尋找依花有否在山岩上,老郭與老蔡,勸推勸拉,他是倒著退步,退走上船去。船身開始慢慢移動,喔─喔─一聲長吼,島上山谷也長長柔柔迴響,喔─喔─繞著山谷迴音綿綿。

王依花聽說黃金海部隊回台灣,追到山岩,站岩礁高處,對船揮手喊著:「金海哥再見…再見…。」揮啊揮,船變小、變小……,在濛濛海霧中,小了…小了…不見了。

王老闆找好久,遠遠看到依花,他快步跨上岩石,默默抱著女兒肩膀。依花賴在父親胸部「爸啊……」。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17158853

 回應文章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10/05 08:18

戒嚴時期服役軍人與外島姑娘的愛情悲歌屢傳不斷,在金門服役時,

就常聽到金門人說台灣阿兵哥很壞專門欺騙金門女人。

其實那是時代悲劇,相信當時阿兵哥絕大部分都動了真情,而非故意欺騙女方感情。

他說沒有女朋友(ctingjing) 於 2018-10-05 15:28 回覆:
瑞祥兄說的是,是法律禁止婚姻,
更生是福州人,有二十幾人同期訓
練同鄉去馬祖服役,故鄉人相見都
比較容易打成一片,所已有幾個與
她們情意濃濃,但無緣結成連理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