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安息,牛仔--我看《斷背山》
2021/03/30 21:04:29瀏覽1342|回應4|推薦17

李安導演的經典名作《斷背山》的編劇Larry McMurtry(賴瑞 ·邁可莫特瑞)辭世,作家Stephen King(史蒂芬·金)以推特悼念 :



“RIP, Cowboy. Horseman pass by “(安息,牛仔。 騎士經過)



簡短的悼詞流露深沈的情感。《Horseman, Pass by》是邁可莫特瑞的小說傑作,書名出自愛爾蘭詩人葉慈(W.B. Yeats, 1865-1939)臨終前一年的詩作《Under Ben Bulben 》的最後一句,此詩的末三行,鐫刻在詩人的墓碑上廣為人知: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冷眼一瞥



生,死。



騎士,經過!



生死,不分種族性別年齡,乃人類共感。《莊子·知北遊》:「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李白的「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中外哲人與詩人,不約而同,以白馬、行人、騎士,具象化時光的消長,死生的幻滅。


人生自古誰無死,所幸生命過程的「殊途」,給了文化創作無盡的題材。創作,源於企圖捕抓生命的樣貌,窺探死亡的面向,思索自身的處境。生既無法掌控,死亦無法逆轉,無計可施的脆弱人類,能反制時間的最安全手段,就只能靠意志混淆它了。許多時候,我們得靠文字架構的小筏,漂遊藍海,忘卻天地。


文學給了我們機會,一種成為美麗人類的可能。邏輯的論文
,有助建立理性;朦朧的詩句,可纖細感官;動人的故事,幫助了解處世。遺憾的是,許多人來不及長大,即已崩壞。字海泥沙俱下,不停拍打小筏。狡辯歪斜,包藏禍心的論述當道,只能無言以對;飾智驚愚的碎語,夾著尖酸,迎面澆灑,無從躲避;魔幻故事暗礁滿布,漩渦處處,人生失去可對照的方向....。


頭髮花白的李安先生最近慨嘆:「愈活對世界愈搞不清楚,反而年輕時很多事有明確的答案。」


此心聲非其獨有。有些年紀的我們,不都正在見證曾奉為核心的美好價值,被攪進加速度的時代渦輪中,消融成煙?有些東西不可逆轉地失去了。


原諒我,
2005年的片子,我一直沒看。或因那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令不喜一窩蜂的我裹足;也因為太多評論嚴重劇透,使我興致缺缺。


16
年後的今天,為了多了解編劇邁可莫特瑞,我先是讀了《斷背山》原著短篇小說,才找電影來看。我用「做學問」的態度剖析每段話,每個畫面。如此刻意抽離的我,在劇終時,竟還不免涙流滿面。


影片忠於原著,卻是靠編劇細膩地鋪陳原著缺乏的心理轉折,才讓觀者逐漸認同劇中人。


李安的導演與運鏡,讓這部原應充滿爭議的電影,有了史詩般的磅礴。一股溫厚的同情,馴化了一座惡山,浪漫了一齣悲劇。


開幕,當恩尼斯的卡車駛近,銀幕左方那幾支像十字架的電線桿,就已預告了他的命運。許多人不了解他之後的
20年,即使已離婚,何以還多次拒絕傑克同住的邀約,只肯不定期地在窮山惡水中相聚。童年被父親硬拉去看一個老同性戀死於淩遲的慘狀,是抹不去的惡夢。


邁可莫特
特意加進不少與基督教有關的台詞,反應聖經帶的暴民意識。例如兩人初試雲雨前,傑克提到其母虔信美以美教派及Pentecost (五旬節),說道「她說像我們這種人會下地獄。」 未婚的恩尼斯甚至沒聽過那個名詞。(註:五旬節,源於猶太教,是摩西在西奈山領受耶和華所訂立《十誡》的日子,是個「感謝律法的紀念日」)


之後
,小教堂的婚禮中, 恩尼斯複诵牧師的誓詞:


“ And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ose who trespass against us, leave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不讓我們陷於誘惑,但免於邪惡。國度,權柄,榮耀,永是袮的。)


『十誡』中其實從未列出反同性戀條款,不到
20歲的恩尼斯在斷背山踰矩,自此令他深陷自我否定。打零工時,某工人無心聊道「我的家族,背很強,但意志力太薄弱...」。 聽在他耳裏都像是種嘲諷。兩次與陌生人打架,甚至差點對前妻動粗,都在企圖證明自己是條直漢子,恩尼斯這個角色困惑得讓觀眾心疼。


傑克娶的德州富家女,在書裏只在電話上獻過聲。電影裏卻對剽悍善馬術的她多有著墨,總盛妝穿金戴銀,與傑克之母的樸素大相逕庭。美以美教有類似貴格派的清教徒,編劇藉此暗示傑克的叛逆與物欲;相較於恩尼斯的忠實安貧,傑克百無忌憚,也因之惹火上身,慘死道途。他與有錢的丈人在感恩節飯桌上較勁的那幕,其妻面露微笑,亦頗微妙,會不會她其實是個反父權的隱藏「蕾絲邊」,否則這麽可能對丈夫的明顯性向裝聾作啞那麽多年?


恩尼斯嘗試重返直男軌道,交了個女友,亦告吹,他再也回不去了。“ 
lonely, sad and blue”(寂寞,哀傷和憂鬱) 酒吧裏的歌聲道出了屬於他的永罚。


然而,「斷背山」卻也成了他的救贖之地,這是編導對恩尼斯的安慰吧?那是個遠離人設法規與殘蠻的伊甸園,沒有電線桿文明的干預,他們是大自然裏的兩個裸體亞當,純潔快活。


李安悼念邁可莫瑞特,說道「他是偉大的作家,在拍《斷背山》時,他給予我很多的教育還有幫助,非常懷念他。」


只要人世間還存在種族,性別,性向的問題,這部電影,就會一直有人看。導演和編劇已然名垂不朽,因為偏見永遠不會消失。



3/30/2021)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ao&aid=158695419

 回應文章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7 18:30

此文3/30寫的,今4/7/2021 欣聞李安先生獲英國奧斯卡終身成就獎。

少年pi,我第一時間到戲院看了,在中時發表一篇影評《少年pi的深情》,之後,那片得了奧斯卡大獎 :)

好就是好!


njmozar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4 05:40
信仰,是叫人知道自己罪惡, 最而非定人罪惡. 而許多人太過於專注後者.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4-04 10:52 回覆:

甚是!

我常在自己文下留言自問自答,然後刪除。謝謝您留言,說出我想說的話。

對於宗教和政治,我們得謹言,神看看就算了,人可是會千刀萬里追來,因為犯著了他自以為是的“信仰”。神是信望愛,熱衷報复懲罰的是人。大能的神沒那麼小鼻子小眼。

遠離信仰狂熱的人,無論是對宗教,政治,還是文學。版面是他們的,他們就是真理,道路。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3 11:05

宗教與政治議題,治絲益棼。而總是執拗者,而不見得是真理,站了優勢。這是世道,文學藝術亦然。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31 22:11

十誡裡的“不可姦淫”,應非只限男女夫妻。

同性戀無罪,只要遵守"一夫一妻"制,守誡命,應可蒙福。

不敢妄稱耶和華之名,這是個人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