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看不貳偶劇《崖山恨》
2021/03/21 19:07:59瀏覽1572|回應7|推薦19




昨晚(3/20)我到大稻埕先是買了一大包香菇,拎著它,去看了一場讓我想哭的布袋戲。


開演前一小時就去排隊,對這齣原創劇碼《崖山恨》的好奇其實多過期待,想知道台灣青年藝術家如何以掌中戲來演繹宋朝悲慘的亡國史。之前從沒看過不貳偶劇團的任何作品,這次刻意不先讀其文宣。


事前不作功課,向來是我參與藝文活動的態度。無知,應是普通觀眾必備的資格,觀後感會是很純粹的喜歡或不喜歡。喜歡,內心會充滿感激;不喜歡,則可船過水無痕,輕易解除尷尬甚至罪惡感。


這齣《崖山恨》很讓我挫敗,因無法用我的簡單二分法來表達感受。



坐在露天劇場塑膠凳上的我,並不忌妒那些有舒適靠背椅可坐的貴賓,卻有點羨慕那些高官和當地仕紳可以早早離席。不早退,也是先生的堅持,他是位鐵血文青。就連我拿出棒棒糖請他吃,他還會斥我「不可脫下口罩!」。我悻悻然地把糖果收起,瞧了眼前方那不戴口罩的耆老,不久前,他才咳了一聲,往地上啐了口濃痰。


我耐住性子陪著我的文青看戲,專注偶師的技法,看樂師的演奏與互動。那6位音樂家非常出色,尤其欣賞那位引導全場節奏的女鼓手,自信得霸氣,旁邊那位年紀較長的男士,亦步亦趨,精準配合敲鑼搖鈴,頗辛苦。音色渾厚的大提琴取代了胡琴,笛音悠揚,不聞瑣吶(還是我沒聽出?),以前老嫌胡琴單薄,瑣吶吵,這會兒卻有點懷念它們的野勁兒。


慶幸我沒中途離席,等到偶師全體現身謝幕。那刻和先生對望,彼此眼神帶著詫異:「怎麼這麽年輕?!」前場偶師是撐起戲台的靈魂人物,這幾位技法驚人的年青人是一下娘胎,就套上布偶的吧?是他們,讓這齣很難看的戲變得好看。




舞台極簡,設色雅致,四層設計,給了偶師更有機效的表演空間,值得稱許;偶人的雕功精緻,服裝樣式,配色亦符宋代的高雅美學;舞台上方投影宋朝畫作,有巧思;燈光音效也賞心悅目。


以上既都滿意,且打了高分,何不直接按讚,痛快地說聲「我喜歡」,省時省力,還跩啥文?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布袋戲常用語),含糊吞吐帶過,其實對不住那些有實力又賣力的表演工作者。


誠然我的意見不是意見,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都是種主觀;但,一個普通觀眾的觀點,不同於象牙塔學者的視角,有時更容易接近真實。


為何想哭?絕非因為買了那包貨真價實,原味的香菇。


看到青年演出家站在台上,眼神流露執著與驕傲,既感動又不捨。和其他的藝術工作者一樣,他們挑了難走的路。偶劇梨園勾欄同是講師承的嚴苛行業,沒跟對人,很難出頭天。勉力打進圈子,盼獲提攜,就得與傳統勢力磨合妥協,付出遠離本真的代價。


而自以為跳出了傳統框架,被加諸使命感,搞創新,渾然不覺掉進一個更大的坑。埋頭創造,其實在往下挖掘更深的隧道,一條又一條,看似四通八達,卻暗無天日。


《崖山恨》的宣傳單上,一位戲劇顧問,某中文系教授,寫了篇文章,標題〈以偶戲寫春秋〉不經意地道出了那個難解的Oxymoron(矛盾修辭)。


史家春秋之筆,豈可偶戲?可用偶戲表達的,豈是真春秋?偶戲乃假中之假,戴著一號表情面具的木偶,由人操弄,可傳承信史嗎?偶師身著忍者式的黑衣帽,蔽在台後,是種再明白不過的隱喻。


台北市藝文推廣處推出的這齣《崖山恨》(英文名 Three Brothers, The Last Child-Emperors Of  The Song Dynasty,  三兄弟,宋朝的最後兒皇帝),講述孤臣陸秀夫馱幼帝跳崖殉國的經過。


始於忠臣岳飛被陷構處死,兩個饞臣,用一匹象征皇旨的黃色長綾,一左一右,繞住岳飛的脖子,進行絞殺的一個動作,長達一分鐘。直到人偶倒地,抽搐後停止。從沒有看過木偶用如此殘酷的方式取走另個木偶的性命,看得我目瞪口呆。


宋度宗沈溺酒色的模樣亦頗嚇人。台上投影是某春宮畫的男女頸上表情,下方則擺了大小不同的三個酒器。他一個個喝,原以為他會爬進大缸淹死了事,或還有點趣味,編劇卻開始鉅細靡遺地描寫色欲。他拉下女偶外衣,兩人偶拉來又扯去,滾在地上親來又親去,長達兩分鐘(或兩個世紀?)之久,很怕他們會開始裸體實戰,來真的。之後,女偶好心地幫他蓋好衣服睡覺。他在第一層台上躺著不動很久很久,直到白紙從兩側掛下,各書「一命嗚乎,駕鶴西歸」,觀眾才知道他真的死了。


每每蒙古軍出現,上方同時會投影藏傳佛教唐卡畫面,再燃香播放悲咒,確保觀眾搞得清楚那些戴獸皮帽的是異族。宋恭宗被俘,困在西藏被迫出家,30多年後仍難逃被獵殺的命運,這回兩個喇嘛勒頸鎖喉過程挺快,知道觀眾的忍耐是有極限的。


最讓我最難受的,是看到一位全身著黑,戴朱紅色小面具的真人出現,他小臉凝著笑,側背一口朱紅色木箱,從暗處走出,在戲台右下方,開始「科白」。這個似講書人的角色與肢體動作,稍具知識的觀眾一眼就看出是在仿日本能劇。


人俑劇在唐宋時期傳入日本,觀阿彌與世阿彌父子發展成一種尚幽玄的本土特色,戴面具的演員來自夢境,穿梭現實與幽冥,這種異質精神的表現型式風靡了世界,它成了日本美學的聖杯,任誰都可模仿其樣式,進行改造。但代表日本傳統文化的能劇,始終保持純粹,不容染指。看得懂與喜歡的人並不多,但從來沒有日人鼓吹改良能劇,突破傳統,以吸引觀眾。它的獨特,在於已臻傳統的完美,毫無被取代或進化的可能。


英文投影字幕簡稱那陰風慘慘的面具人為artist(藝術家)。他慢動作以魔術師的手法,從盒裏拿出一個提絲木偶,每隔一段時間就剪斷一根絲弦,直到木偶墜落。劇末,他在重覆音節到邪乎的音樂聲中,一個一個收拾台上的木偶。任你帝王走卒,不管忠奸將相,宋人或元人...盡收朱紅盒內。這段表演直白到令人懷疑有其他動機。怎麽中國的歷史人物,由一個鬼魅般的「能」來終結?



中國歷史慘烈悲涼者所在多有,宋朝300多年敗亡,中國首次被外族統治,不貳偶劇團特意挑出這段重中之重的慘劇,是其初衷嗎?上網看了團長郭建甫的資料,看了一小段以前的視頻,才知他拜師學藝偶戲久矣,從雕製到操演人偶,具相當火候。觀其創作片段,雖也滿含日本能劇元素,但對偶戲的編寫,仍保存著中國戲曲的抽象趣味,情感表現亦細膩。或與他提到小時候常隨著奶奶看京戲,自幼浸淫中華文化精華有關。


劇終前,出現一大段字幕,顯示戰爭受害兒童的數據,採自聯合國記錄。由宋朝三個悲劇小王子,連想到800年後的今日戰爭兒童,實在頗牽強。如果某英人拍了部木偶劇,有關15世紀都鐸王朝的兩位小王子,被叔叔禁錮在倫敦塔,下落不明。然後,片尾也來這麼一段聯合國保護兒童的呼籲,除了豆先生,有文化的英國觀眾大概也會覺得唐突吧?


後現代流行多元文化,莫不致力把Culture大寫的C,改成小寫。以偶戲寫春秋則反其道,是企圖把小寫的c放大。戲劇寓教於樂,傳達正向力量,改善人心,凝聚民族,在此荒亂顛錯的世界,愈見其必要。掌中戲的生命線,源於傳統,要牽動更多人心,就得往自家民族求。為走向國際,追求短暫的「認可」,而不惜變臉國粹,炒成大雜燴,是捨本逐末。日本的能劇不去求認可,卻獲許多人認同,其中奧妙關乎國運。如何令自家文化傳統可長可久可大,考驗著中華青年。


(3/21/2021)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ao&aid=157790030

 回應文章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15 01:01

文筆好,也想的多,發人深省讚啦

不過,多元文化就是這樣,你如果希望他不是台拼裝車,但原廠材料已經不足,不拿點東西加料,連發動都不行了呢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4-18 11:48 回覆:

"拼裝車“是個妙喻!一時炫目,走不了多遠就可能解體。

多謝blackjack留言 好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7 23:28
好文章🤗👍🙏⋯⋯藝術之路,實在不易
訪老友 賞楓園(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疫中迎新年 元旦升國旗
旅遊福和市 重溫西部榮景(刊載在世界日報世界週刊)
兒子的水族箱(刊載在世界日報副刊)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4-08 12:13 回覆:
這年頭每條路都難走。看到AI畫畫的影客嗎?
人把自己困入絕路了。
謝大俠美言。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26 18:43
3/25 謹供有志“改良“傳統文化者思考:


“喪失了自己文化的主體性與固守傳統文化,既無法發揚自己文化的獨特性,也無法將外來文化的營養融入,成為主體文化有機組織的新血。最壞的情形更可能是外來文化的異質性首先衝擊毀傷傳統文化的生機;傳統文化的渣滓很快腐蝕,歪曲外來文化的精髓,以致傳統與外來文化的優質部份皆雙雙敗落,劣質部分卻攜手共存。”(何懷碩,《珍貴與卑賤》p.44, 立緒出版社)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24 10:51
既然表演者很年輕,應是仍在摸索階段,尚未創出自己的風格吧。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3-24 12:49 回覆:
希望如此。莫忘初衷。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23 16:22

多元文化

多元詮釋

傳統文化如何發揚

考驗國人智慧

謝謝分享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3-23 20:41 回覆:

先不論”多元文化,多元詮釋,考驗國人智慧“,

我只祈禱未來看護我的長照人員,不會是看這類布袋戲長大的....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22 14:45
感謝!妳是在notepad上起草,然後貼上來的嗎?我這樣做,結果字跡太小,空行太多。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3-23 21:01 回覆:

到現在仍搞不清楚,唉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22 08:16
字跡太小。請體恤我這種「老」友。
刁卿蕙(ctiao) 於 2021-03-22 10:33 回覆:
稍早我也發現字變小,不能放大。現在好像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