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字母G看台灣亡國感
2019/10/13 11:46:30瀏覽2433|回應4|推薦22

 

  「亡國感」字面意念明確,換以「芒果乾」台灣國語諧音,初聞滑稽,卻粗俗沒力。但,扯到英文字母G比扯鈴還扯吧?

  首先,請自問如何發G這個音?然後請點所附的youtube,花約8秒鐘來驗證自己是否念對了。https://youtu.be/xOmdZtUlE-E

  如果堅持把G唸成「居」的你仍不服氣,認為這個影音不過是以偏概全,那麼請Google搜索,若能舉出任何一個英語系國家正統教學把字母G發音成「居」的例子,則本人公開承認這是篇廢文。

  把G唸成「居」,似乎是台灣特有現象(請找東亞國家中日韓人測試),積非成是,蔓延的速度驚人。我曾被年輕人反糾正,因為: 「在台灣,學校老師都是這麼教的呀!」,「也有洋老師唸居啊」(故意?),最令我傻眼的回答是:「G,是個破音字!」

  原以為只有年輕世代會這麼唸,最近發現已經蔓延到50歲以上的族群,把G唸成居了。G為何只在台灣GG,是個值得探討的現象。在我看來,當一個民族瀰漫亡國感時,才會不在乎文化傳承,才會人云亦云地盲從,才會瞎得指鹿為馬,以傳播偏狹和錯誤訊息為己任。芒果乾好吃,炒作亡國感則是白痴!

  「語言」(Langue)從哲學層面來看,是思想的載體;就文化層面而言,是承載文化訊息的容器。而思想和文化訊息界定了人類文明的進展。當一個民族的語言被輕薄,被遊戲化,動輒被改造與「創新」,必然會喪失明確意念與傳遞功能,這是刻意地斷絕過去的承繼與對未來的連繫,如此社會將淪為喪屍文化!

  亞里斯多德認為,人因語言表達情感和經驗,因之方能異於禽獸,成為理性動物。西方語言學家/哲學家,從古至今,同樣都在進行思想的論辯。西方若無希臘語的結構與特性,則羅馬語法不存,也就無拉丁語曾經的至尊。即便後來的新興語言看似敗壞了古典語言,然而西方一脈相承的文化精神,以語言承載的思辨,從未間斷。

  18世紀英國殖民擴張,如何改造被殖民國的文化傳統,首要就得從語言下手,因此興起了一門新的學科語言學。殖民帝國語言學家深入探查各地語音系統,語法和詞彙,藉以連結被殖民者的思想和邏輯,掌握其文化命脈。

  何以1949年國民黨撤台後,實行中文教育禁台語,卻不符殖民定義?就在於大多數台灣人的語言閩南客家語,語音雖不同,但其傳達思想邏輯的語法與華夏文明是相通的,亦就是,思想文化的載體並無二致。台灣人的宗教信仰,倫理道德,表達的情感與經驗,與中國大陸的文化體系,具是一脈傳承。這將確保這個文明的可大可久,緜遠流長。

   台獨人士引進西方各式待驗證的激進學說理論,企圖以之解構與重建台灣文化,截斷與中國大陸的血緣臍帶,台灣人自外國際的獨立性,或可從G這個英文字母被硬扭成「居」見一斑。

  西方現代語言觀的最大特性之一即是「任意性」與「交際性」,然而即使各式學派林立,語言符號叫得漫天嘎響,森羅萬象的闡釋影響了西方文學,美學,人類學但,尚未聽聞把英文26字母媚俗變音的革命。

  因為字母—It’s a fundamental thing—是根本,是基礎,是原理。抽離此基礎,語言則斷然失去約定俗成的共時性。語言學家或哲學家習慣以複雜的名詞來解釋語言的構成,界定語言符號所謂的能指(signifier)和所指(signified)本身即具任意性,詞的意義只能通過它們彼此間的形式關聯來理解。

  台獨人士自創的台灣文字,或以羅馬拼音或肢解漢字,均是對島民思維邏輯不可逆轉的戕害。符號所連繫的不再是可憑借的歷史與文化事物和名稱,而只是一時的聲音和概念。是以島民被訓練跟著感覺走,做事全憑衝動。風行草必偃,一會兒鬧衛生紙之亂,499吃到飽之亂,下一秒衝去日本拉麵館排長龍,群眾既多無厘頭之舉,也就顧不到上位者的倒行逆施,貪贓罔法了。只要稍微炒作一個小話題,全民注意力馬上被轉移。總找得到脫困之道的無良政客是「打不死的蟑螂」藏在芒果乾裡,民眾卻一口接一口吃得真順口。

  標準的政客,奸商,愚眾鐵三角,牢不可破!

  「芒果乾」,這種諧音中文的任意性質,已全然脫離正統語彙的描述和意義。充斥台灣島內的流行語,正一點一滴在腐蝕中華文化的筋骨。台灣人正面臨損及自身存在的失語危機,卻完全不當一回事。

 

  人人皆知「把洗澡水連嬰兒一起倒掉」很愚昧,但這卻是去中者正在做的事。中華文化像是一甕陳酒,自有其糟粕,然而只待激濁揚清,自有其撲鼻香的酒醪。有志氣的台灣人要做新中華民國人,是整個中國的承繼;放眼未來,在此時刻,是項艱鉅的任務。因為太多人選擇棄正道,專抄小路,炒作粗劣,心中缺一把秤,兩膝骨質疏鬆,遇政治只貪近利,沒有大是大非,彎彎曲曲算計,連帶誤了年輕世代的性命。

  放諸四海皆準的國之四維--「禮義廉恥」--不是高尚人類必備的德行嗎?居然被一國行政首長以粗俗諧音輕薄,這樣的國家還有救嗎?

  雖說人不輕狂枉少年,鬧過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回首當年,可有一絲懊惱?你的輕狂,給了政治蟑螂通行證,橫行台灣,竟還標榜民主清流;當然,你們有繼續吃牠們爬過的芒果乾的自由。用選票來噁心死別人,或是你們僅剩的小確幸吧?

  德國語言學者洪堡特(Wihelm von Humboldt)是現代先驗理性主義語言學派先驅,他認為語言決定人對世界的理解和解釋,而語言的不同決定思維體系的不同,他說:「一個民族的語言就是他們的精神,一個民族的精神就是他們的語言。」

  台語很美,但堅持使用台文字,不說典雅的中文,則是種精神分裂。台灣人和中國人同文同種,卻捨經過時代驗證後的優秀語言載體不用,而去創造莫名其妙的語言,謀殺中文,自廢邏輯。沒有堅實的文化精神載體,註定如無錨小舟,失根浮萍。即便你的英日法文呱呱叫,在他們眼裡,你只是隻會叫的鴨子。

  是的,年輕人,教改後,因你們早已習慣被餵啥就吃啥,所以某位後現代語言學家決定拿你們開玩笑,在台灣寶島這個後現代主義的遊戲實驗場,把G這個「破音字」灌進你們的小腦袋,於是你就居來居去,媒體助長魔音穿腦,影響另一堆沒有定見的島民,也跟著飄來飄去。

  明年大選,中華民國鐵定GG了,如果你還是決定要跟著大家把G唸成居。

10/12/2019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ao&aid=130043686

 回應文章

Retiredbu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5 20:42
Excellent!  Please also refer to my previous writing 飛白 at http://blog.udn.com/kkuo0810/120627691
刁卿蕙(ctiao) 於 2019-10-21 12:10 回覆:
讀了貴文,閣下的英文功力了得,若能中英對照,嘉惠更多讀者,是幸!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5 11:22



謝謝Tom參與討論。


按理說,教語文的老師應該會較敏感,很奇怪。


我不用FB,只能在udn回覆。


馮紀游(陸游:最後的食譜麒麟之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4 19:36
有趣的引言,深入的解析、立論,語重心長的結語.....精彩!
刁卿蕙(ctiao) 於 2019-10-15 11:19 回覆:

謝謝陸游!

情勢險竣,年輕人再不覺醒,中華民國就要成了"傷心橋下春波綠了"(陸游詩)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14 09:30
以前任田納西,好友住亞特蘭大常去拜訪,我女兒與他女兒也成好友。後來他們返台。

有一次,女兒回台與好友見面。事後,女兒驚異地向我說道:「她說五千年文化是五千年垃圾。」

記得讀過一篇文章,說三K黨員向子女灌輸種族仇恨觀念是child abuse。台灣許多人充滿仇恨意識,四處發表hate speech,不輸三K黨。
刁卿蕙(ctiao) 於 2019-10-15 11:17 回覆:
無言,我跟您一樣無言了。那孩子很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