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紀州庵一遊
2013/06/30 15:00:00瀏覽261|回應2|推薦14

 紀州庵一遊      

昨日午後到「紀州庵」參加這活動:

由中華民國筆會主辦的「我的文學因緣」系列演講,6月29日(星期六)下午三時,將邀請詩人焦桐演講「保持飢餓狀態」、作家宇文正主講「最初的夢」,由小說家林黛嫚主持。地點在紀州庵文學森林(台北市同安街107號),免費入場,歡迎踴躍參加。

聯副文訊/我的文學因緣


 

「紀州庵」在台北捷運古亭站下車,順著同安街走到底就是了!距離不遠,但我得闖入沿途的兩家便利商店,吹一吹冷氣,才能繼續步行過去。
大熱天頂著午間的日頭,踩著地面上自己人頭的影子……

 

  •  焦桐「保持飢餓狀態」

面色紅潤、腮幫子留著鬍子、看來粗獷的男人,戴著眼鏡倒是斯文,說話給人的感覺也很細膩,簡言描述他踏入文學的過程,非常有戲劇性,發人莞爾,雖然我直覺這必定多少加油添醋過了,但這樣的分享方式在這樣的場合,真的很有意思。

節錄幾句焦桐的話:
「從小就喜歡寫作文,卻一直寫不好……老幻想著國文老師能在班上朗讀出我的作文,到時我一定會說,那沒什麼,我亂寫的……」(高一之前)

「升高二暑假閱讀文學課外書,作文開始得第一,因為有效,更加迷戀文學。」

「人生充滿了各種偶然與錯誤!」

(此為  個人手記,非焦桐完整之言論,僅供參考!)

 

註:焦桐有一系列飲食文學的書:《臺灣味道》、《臺灣肚皮》、《臺灣舌頭》
我在現場翻了翻,內容中卻找不到「蘿蔔糕」,便把書放回去了,後來在另一本《臺灣飲食文選》找到「蘿蔔糕」一文,卻不是焦桐所寫,我又把書放回去了……真不知我在想什麼!

      

 

  •  宇文正「最初的夢」

忘記是國二還是國三的事,家中翻到一本師大國文系阿姨所留下的「紅樓夢」,但有些內容還不甚了解,如:吃胭脂的情節,害得她也去試吃家裡面的口紅……小說故事卻讓她發現自己性格中愛恨分明的部份。

(個人覺得,懵懵懂懂時就植入心中的印象才是影響最深遠的。)

 

高中同學的影響:
某個星期六午後,因為……與同學從中華路跑至重慶南路,她同學對書店老闆、對每本書都熟,那時丟給她一本《齊瓦哥醫生》翻譯小說,還說:「這本好看!」
之後成為公車上翻著大大書本的女高中生,甚至還聽過公車上男生的損人對話:「小心她拿那本磚塊砸死你!」

雖然與同班女同學日日見面,仍會互相寫信,信的內容也有許多是彼此所閱讀書中之內容。

(個人又認為,經常練習落字,激發筆感,也是寫出好文章的關鍵。)

 

節錄幾句宇文正的話:
「我知道自己心裡是不平靜的……」「寫作人想捕捉自己的心!」

「於是開始寫小說,不然青春歲月就這麼逝去了。」

「回頭看我的文學因緣,或許,在打開紅樓夢的那時就開始了。」

(此為 個人手記,非宇文正完整之言論,僅供參考!)


註:滿地紅(經典文本重寫武俠)將刊上聯合報副刊就是宇文正發Mail通知我的,當時我想著,他一定是個大好人!後來又通知「聲聲慢慢」(另一篇經典文本重寫武俠)也會入選,但現在我還天天等著哪一天會上報……
上報後才會貼文,在此先賣個關子。

Mail讓我過去一直以為,「宇文正」是個男的……


 

  • 發問的阿伯

第一個發問的是個高中國文老師退休的阿伯,他說:「人的際遇難以全然掌握……我在高中時曾經寫過一篇作文《論自由》,振筆直書,一寫就把整本作文簿給寫完了,老師看了很不高興,因為一本作文簿應該要寫上六七次的,就把我的作文丟在地上……後來,我把這篇作文拿去投稿參賽,也得了獎,我想,學校老師的程度會比外面評審的程度高嗎?我……」
阿伯這一講恐怕快超過十五分鐘,已成為第三演講人,主持人看了看時間,不禁站起來,很有技巧地感謝他的分享,然後請他坐下了,大家一陣熱烈鼓掌,有人掩嘴偷笑著……

 

這類的活動相當有趣,日後若有空會多多去參加吧!
也提供給各位文友參考。

 

 

 以下為工商服務:

紀州庵文學森林-與老樹蔭相伴,台北最自在的文學角落。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7848488

 回應文章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紀州庵文人之家
2013/06/30 21:17
封德屏社長把紀州庵經營得很好,是文人之家!又:樓下我貼文錯一字,文常話多應是文長話多!好奇,怪,貼文錯字沒得改!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常話多
2013/06/30 21:08
哈哈,那阿伯文章長長長,說話也長落落,閩南話形容(長屁股),雖不好聽,但適合寫長篇小說啦!
雲明(coolcatcom) 於 2013-06-30 22:23 回覆:
是的,這橋段絕對可以用在小說裡:「振筆直書,一寫就把整本作文簿給寫完了,老師看了很不高興,因為一本作文簿應該要寫上六七次的,就把我的作文丟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