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創作連載小說 《蘿蔔乾》【三 驚魂】- (5/完)
2013/03/16 07:30:22瀏覽329|回應1|推薦5

   【一 戰禍】 

小說 《蘿蔔乾》 【三 驚魂】- (5)     編著

 

阿狗抓起一片完整的蘿蔔糕,放進自己嘴裡吃了起來,還不住點頭說道:「哈啊!這蘿蔔糕倒是好吃……」站起身又想來取牛車上的行李。
突然之間,婉玉想起了這聲音,原來是在船上,就在天剛亮的時候,曾經聽到阿狗也發出這樣的笑聲。
婉玉伸手指著走向牛車來的阿狗,咬牙切齒說:「你這個阿狗!大哥早認出了你們是錢家的人,遲早找到你們……還我丈夫的命!」
騎在馬上這惡人還當真歹毒,眼見身分敗漏,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便想將這些人都殺了滅口。舉起手槍,對準了牛車上的婉玉,說道:「妳去找妳丈夫吧!全部都殺了……」

呆立於牛車上的阿傻害怕到了極點,此時看到馬上那惡人的手槍指了過來,就怕自己也會被這手槍打死在地上,突然發起狠來,怒目大吼了一聲,倉惶間抓起手邊的一根扁擔,奮力擲了過去。
不料這扁擔卻擊在馬頭上,這馬長嘶一聲,人立了起來,將馬背上這惡人給摔在地上,他手裡一把手槍被自己甩出了老遠,落到了田裡。

阿傻極度驚恐,這股害怕死亡的傻勁卻轉變成了一股拼勁,心裡強烈抗拒著,不願再看見這些蒙臉歹人的目光,從牛車上狠狠一腳,就將阿狗給踢翻過去,接著就像瘋了似的,跳下牛車,拾起地上的這一根扁擔,衝過去一陣狂舞,全擊打在這幫土匪的頭上、臉上。

這群匪徒無心再戰,抓緊已經搶得的財物,躲著阿傻掄過來的扁擔,就想上馬走人,那帶頭的惡人剛剛摔得極重,還站不起身,被拉起來伏在另一匹馬背上,一幫人落荒而逃,十分狼狽,全沒了來時的威風。

 

這時少剛卻轉醒過來,顫顫巍巍站起身,舉起手上握著的長刀一瞧,刀身上多了個彈孔凹痕,剛才自己舉刀順手一擋,子彈就擊在這長刀上,發出「噹」的一聲,身體受了這衝擊,向後一仰暈去,人卻沒事,看到眾人圍著大哥,也跟過去關心傷勢如何,一看到大哥胸前插著的這一刀,當真慌了手腳,直接跪倒下來,絕望哭喊著:「大哥啊……」

婉玉見丈夫中槍倒地後又再轉活,實在是不敢相信,如此悲喜交替,內心一陣翻攪,哪還能忍受得住,揮淚放聲大哭了出來,伸出手緊緊攬著丈夫臂膀,再也不肯放開了。

少堅癱軟在地,眼珠直轉,嘴唇微微張著,似乎想說話。

綺梅輕輕扶起丈夫的頭,枕在自己腿上,少堅顫抖著擠出聲音:「壞……壞阿狗,好……好臺灣……」由於失血已多,意識不清,聲音含糊,語焉不詳,過了一會兒又說:「好……阿傻也……很好……」

少剛眼看大哥傷勢極重,真是不知所云,只怕血流完之後就要不活,握著大哥的手說:「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找到他們,幫你報仇!錢家這些人這般歹毒,尤其是這阿狗!我們一直待他極好。」

「不可……」少堅突然睜大了眼,望著少剛說:「你聽大哥的,別……別去找了,記住……我們以後跟姓錢的……都別再往來……」
少剛激動哭喊著:「我不甘心,我……嗚……」說到後來,聲淚俱下,沉痛悲憤,難以言語。

少堅緩緩的說:「別去找姓錢的了,聽我的……少剛……陳家要交給你了……我們買塊地躲起來,好好過日子就好……這……蘿蔔糕還在……」說到這處,勉力抬起頭來,急著要找那藏著金條的蘿蔔糕。
綺梅忙將丈夫的頭給枕高,婉玉爬過去將整包蘿蔔糕捧了過來,好讓大哥瞧著。

「你看……我們還有……蘿蔔糕要收好!太好了……」這句話講完,少堅臉露安詳繼續說道:「啊!你看看,那山色好綠啊!我覺得這裡風景真好,我們這附近買了塊地,我想要睡在這裡就好,太好了!」沒想到大哥這一段話講來極是平順自然,卻是迴光返照,已經在交代自己身後事,眾人一聽,皆嗚咽哭了出來……

「不要哭啊……阿家交給妳了……阿梅!」少堅伸手擦去了妻子臉上的淚珠,這時竟然笑了起來,說道:「哈哈!剛剛阿狗還說這蘿蔔糕好吃……我真想吃一口……」
婉玉撿起一塊蘿蔔糕送到大哥嘴邊,大哥微微張口咬下,眼睛一閉,便再也不動了。
眾人圍著哭喊、叫喚,卻也是喚不回來了!

附近有農家聽得槍聲,這時扛著鋤頭、釘耙,聚眾趕了過來,看到了眼前這一景,也不禁落下淚來。

       

《蘿蔔乾》【三 驚魂】- (4) ----- 《蘿蔔乾》【四 揉背】


 

 蘿蔔乾的故事其實是《蘿蔔糕》的記二

阿狗與錢家等人被阿傻一陣亂棍打跑,難道就這麼死心了......而陳家眾人又要如何來應付?陳家大哥被一刀刺在心臟,這筆血債,又該由誰來討?而婷兒與阿傻之間,究竟是......

故事不停衍生發展,只好獨立出另一個故事《蘿蔔乾》

若有興致,故事也可以由以下的連結接過去:

*. 《蘿蔔糕》【九 土匪】

*. 《蘿蔔糕》【十 蒸糕】

*. 《蘿蔔糕》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筆下角色的愧疚
2013/03/16 08:24

「有時也會感到對這些有如活起來的角色多有愧疚,因為筆下操弄著他們的命運,有時會想著,這個人物讓他死了沒關係,而另外這個人物要用這般故事來折磨他,似乎不妥或感到不忍。」
這是在《蘿蔔糕》後序所提到的一段話,所謂對筆下角色的愧疚,或許便是指這陳少堅了。願少堅於此好好安息……日後會讓阿傻與老崔幫你討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