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捷運小故事 - 渲濛之色
2020/06/20 05:55:00瀏覽596|回應0|推薦39

  

捷運小故事 - 渲濛之色

破曉之前,細雨綿綿,渲濛之色在捷運各站蔓延,梅雨不知還要下多久?
這日趕早出門,搭個捷運卻如身陷迷霧,所幸捷運是行駛在單向獨行的軌道上,不必擔心視線不良會出什麼事,是城市中最安全便捷的通行方式。

望著捷運從茫茫雨霧之中駛來,直到列車停妥,車廂外還飄帶著滾滾迷濛煙雲。車門一開,小夢沒想太多便走了進去,找個靠角落的位置坐下,車窗外仍白茫茫一片,連帶渲染了車內的空氣,看什麼都像隔了一層淡淡薄霧。
小夢覺得奇怪,揉揉雙眼再看,眼前似乎更加矇矓,想到自己最近讀書太認真,或許近視度數又加深了,於是閉眼休息一下,不覺沉沉睡去。

 

列車行駛飛快,卻異常平穩,幾乎沒在動,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小夢反而醒了。
捷運跑在軌道上,通常會發出卡答卡答的催眠聲響,現在沒了這種規律的聲音,實在不好睡,捷運局不應該沒事把這聲音修好的。
小夢睜眼看了看左右,才發現這車廂內只坐著她一位乘客,前後全是空椅,心裡不禁越想越毛,只能告訴自己:「可能真的太早了,居然一個人也沒有……」

 

沒多久,捷運駛進月台,車門一開,進來的是一隻藍眼白貓,步履慵懶。
月台上響起催促乘客的啾啾之聲,車門一關,捷運列車慢慢駛離月台。
小夢心想:「可能真的太早了,進來的這位乘客不是人……」看那隻貓長得一臉呆萌,身上白毛潔淨,便隨口發了聲:「喵喵……」想逗弄牠。
藍眼白貓望過頭來,一雙深邃貓眼打量小夢,張開貓口:「喵,妳叫我幹嘛?」

「咦?喵喵你居然會說話?」小夢驚呼,心裡倒覺得有趣。
藍眼白貓問:「妳有帶吃的嗎?」
小夢想了想,還認真回答:「有啊!我有帶兩根香蕉跟一個蘋果,你要吃嗎?」
白貓瞇著雙眼:「那是什麼?可以吃嗎?先讓我聞聞。」小夢從包包取出香蕉與蘋果,藍眼白貓將鼻子湊上去聞了聞,隨即撇開頭:「噁!這根本不能吃。」

小夢收起香蕉與蘋果,突然覺得自己不知在幹嘛,竟想拿水果餵貓!想想又發覺眼前之事太過怪異,於是問:「咦?你……怎麼會在這裡?」
藍眼白貓打了個大哈欠:「我來這兒吹冷氣打盹,外面又濕又熱,真不好睡。」說完縮身到座椅下,側躺在地,蜷起身子睡著了。

原來貓也知道捷運車廂內好睡,所以一隻藍眼白貓出現在這也不足為奇。

 

捷運又駛進了月台,車門一打開,先竄進來一隻長尾老鼠,圓鼓鼓的腮幫子十分可愛。
小夢心想:「可能真的太早了,進來的這位乘客竟然是……」腦中明明未想完,已經聽到自己嘴巴開口問:「咦?你……怎麼會在這裡?」
長尾老鼠抬頭一望,見到有個人也沒啥害怕,動動腮幫子回答:「我來坐捷運,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妳不也是來坐捷運嗎?」

「咦?你居然也會說話?」小夢驚呼,一時忘了自己剛剛先問過啥。
這隻長尾老鼠有些生氣了:「我會說話,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妳不也會說話嗎?妳到底想問什麼呢?」
小夢想了想,帶著歉意回話:「也對,也對,我……我是在想……啊!剛剛有隻白貓上車了,我在想,你不怕貓會吃你嗎?怎麼敢待在這裡?」
長尾老鼠轉頭望了望車廂前後,見到那隻正在打盹的白貓也不為意,聳了聳肩,說得一派輕鬆:「啊,那一隻我認識,現在的貓只懂亂吃飼料,吃飽就睡,睡完發呆就能過日子,這年頭已經不流行怕貓了。」

小夢還認真跟長尾老鼠對答:「是喔,以前怕貓居然是一種流行,好奇怪?那我問一下,現在流行什麼?」問完低頭看,那長尾老鼠一溜煙,不知躲去哪裡。

月台上響起催促乘客的啾啾之聲,忽地從門外灌進一陣風,眼前晃過不明黑影,車門關上,捷運列車又駛離月台。

小夢坐回原位,赫然發現身旁的博愛座多了一隻鳳頭蒼鷹,剛剛趁關門前飛入的不明黑影就是這傢伙。捷運開得飛快,一路如騰雲駕霧,這隻鳳頭蒼鷹轉頭望向窗外,忽然兩翅一展,輕輕揮動,彷彿自己飛了起來似的,眼中顯露神采飛揚,無比得意之色。真不知靠著捷運假飛有什麼好得意!

鳳頭蒼鷹是少數能夠適應城市生活的猛禽,小夢雖然感到害怕,還是照例問了:「咦?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鳳頭蒼鷹眼神銳利,張嘴回話:「我來坐捷運,有什麼問題嗎?」
光是憑這眼神,小夢氣勢就輸了,嘴上卻不甘心:「嗯,坐捷運算沒問題好了,但我的意思是……你坐的這是博愛座啊!」
怎料這鳳頭蒼鷹的眼神瞬間一轉,改散發出幼弱之光,張開嘴也成了稚嫩之聲:「啾啾……我還不到半歲呢,只是個小寶寶而已,啾!」

「原來你只是個小朋友,嗯,真的看得出來,那你坐這沒關係哦,不好意思。」
「啾!」這鳳頭蒼鷹兩腳一軟,蹲成了母雞孵蛋樣,軟爛狀趴在博愛座,轉過頭又張開尖尖嘴喙:「大姊姊,妳要餵我嗎?」

「咦?剛剛忘了問,你居然也會說話?」小夢驚呼,再拿出剛剛的香蕉與蘋果,皺起眉頭:「你的嘴巴好尖啊!我只有這個能餵你……你要吃嗎?」
鳳頭蒼鷹小寶寶連聞都沒聞就嫌棄:「噁!這根本不能吃。」

「那我沒東西可以餵你了。」小夢反而鬆了一口氣,收起香蕉與蘋果。

「沒關係,我是來這抓鼠鼠的,啾!」鳳頭蒼鷹從軟爛之姿一躍而起,迅如疾風飛至下一車廂,不一會兒又飛了回來,腳爪上已多了一隻垂死掙扎的老鼠,長長尾巴加上圓鼓鼓的腮幫子,細看纔知,方才那長尾老鼠就是進來躲蒼鷹的。

「啾!大姊姊,妳要餵我吃肉嗎?」鳳頭蒼鷹小寶寶問。
這鳳頭蒼鷹雖是不到半歲的小朋友,其實已經學會了飛行獵殺之能力。要大姊姊餵食大概是幼鳥仍舊牽連著對母鳥之依戀。
「啾!大姊姊,妳要餵我吃肉嗎?」鳳頭蒼鷹小寶寶又問。

小夢不知所措,銳利鷹眼逼著她,難道真要撕開老鼠肉身來餵食一隻鳥?這一幕曾經在某個網路鳥直播中看過,母鷹拆開老鼠的皮肉內臟,一一餵進蒼鷹幼鳥的嘴裡,直到吞下長長的老鼠尾便可以結束了。
「啾!啾!」鳳頭蒼鷹小寶寶伸長了頸子,不斷催促著,事已至此,小夢含淚也躲不過,非要沾惹上這種餵死老鼠的倒楣事。

 

所幸那藍眼白貓睡醒說話了:「捷運站內不是禁止飲食的喵?」小夢驚心一喜,我們捷運有此規定真是太好了!
「啾!啾!」啾啾之聲其實是月台上催促乘客的警報,沒注意到列車又已入站,捷運車門還開著,門外一片渲濛之色,根本看不清楚究竟是哪一站。小夢顧不了那麼多了,急忙丟下一句:「我正好要下車了,再見!」飛也似的衝出去,回頭望去,捷運車門關上,正慢慢駛離月台,車廂外籠罩著滾滾迷濛煙塵。

坐在月台上長凳緩了緩心情,小夢心有所悟,原來捷運不只是人類的捷運而已,也是生活在這城市內各種小動物的捷運。

「咦?我……怎麼會在這裡?」小夢如此自問,人竟然坐在一大早走進站的月台上,回想剛才搭乘的那過程,一切皆十足真實,然而心裡越想越覺不對勁,於是走下月台,向捷運站服務台反應這件怪事。

 

「小姐,我們捷運首班發車是在清晨六點哦,現在才五點五十五,如果妳要反應的事情是在這之前,那麼……我不太確定,妳剛剛搭上的究竟是什麼?」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38896730